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一百零八章 玄黃九蛟傘  
   
第一百零八章 玄黃九蛟傘

——

砰!砰!砰!

澎湃的戍土之氣狂湧吞吐,如山岳矗立,似萬星朝拱,三丈范圍的星斗大手印,在地面,山峰上連續砸出十幾個觸目心驚的大坑.

山岳搖動.

厚土爆裂.

頓時之間,陳汐就感覺自己似乎擁用了無窮無盡的毀滅性力量,輕輕一捏,就能碾碎星辰,抓爆日月.

當然,這是一種錯覺,除非登臨大道極致,天地本源法則,否則誰也沒有毀星滅日的神通.

不過《星斗大手印》的威力陳汐也看到了,一拍之下,地面塌陷,厚土爆裂,岩石山峰寸寸崩塌,威力大的不可思議.

這還是他剛剛練就,星斗大手印也只三丈范圍,有成就都算不上,隨著修為提升,這門傳自洞府主人的荒古大神通,要更厲害,更恐怖!

"這里的戍土之氣充沛濃烈,簡直無窮無盡,在此修煉,絲毫不弱于拿星魄石進行修煉.我得抓緊時間,好好提升一下修為!"

"並且這戍土之境乃是天峰試煉之地的第一重,按照季禺前輩的法,這里過去三天,外界才過去一天,時間流逝變得緩慢,對于修煉簡直有著逆天般的幫助."

"而距離明年龍淵潛龍榜大比還有半年的時間,這半年的時間,我若在這里修煉的話,就相當于修煉了一年半,足以讓我把修為再提升一個境界了!"

陳汐心中盤算著,先天境界的時候,修煉起來,想要增強一點肉身力量,不知道要汲取多少星煞之力,困難之極.而到了紫府境界,凝聚巫紋,轉化巫力,力量可以無限增加,這才是煉體紫府境的好處.

"對了,還有一件事忘了."

陳汐一拍額頭,心中一動,身體驀地憑空消失.

"季禺前輩."立在滔滔大河之畔,陳汐朗聲喊道.

嘩!

一抹光華從河水中飛掠而來,陳汐伸手抓住,赫然是一枚玉簡.

"這是《周天星戮鍛體之術》紫府境界的功法,你拿去吧,好好修煉,我正在施法幫劍魂與庚金劍竹融靈,沒有緊要的事還是莫要來打擾我."

陳汐之前獲得的《周天星戮鍛體之術》只記載了進階紫府境的功法,關于紫府九重的修煉功法卻是沒有了.

他此刻來拜見季禺,便是為此而來,卻不想季禺似早已猜出他來意,不等他開口,便即把功法玉簡拋了出來,陳汐不禁微微一愣,心中湧出一抹暖流,看來季禺前輩一直在關注我的修煉啊.

嗖!

下一刻,陳汐再次出現在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闖過這一重試煉之地後,他已可以隨意出入其中了.

《周天星戮鍛體之術》紫府九重,便是在身體肌膚上開啟微竅,凝聚出九個巫紋,功法也分作戍土巫紋篇,乙木巫紋篇,庚金巫紋篇,丙火巫紋篇,葵水巫紋篇……等九篇.

"原來《星斗大手印》是與《周天星戮鍛體之術》相輔相成的,兩者結合,才能發揮出強大的威力……好險!若是之前我在戍土之境沒有獲得星斗大手印的傳承,非把我後悔死不可."

跏趺坐地,看到功法中的內容,陳汐心中不由一驚.

星斗大手印第一重戍土之境,和戍土巫紋遙相呼應,戍土巫力越深厚,星斗大手印就越厲害.

同樣的——

第二重乙木之境,和乙木巫紋相呼應.

第三重庚金之境,和庚金巫紋相呼應.

……

可以,神通星斗大手印想要修煉到圓滿境界,離不開《周天星戮鍛體之術》的修煉!

呼!

陳汐長長吐了一口濁氣,感覺自己很幸運,一部煉體之法,一部神通之術,皆收入囊中,而不會再有兩者缺其一的遺憾.

"天地五行,土,厚德以載物,聚萬物之本源……"沒有再耽誤時間,陳汐開始盤膝運功.

土黃色的天地之間,只有他一個身影,靜默盤坐,漸漸地,他的身影與周圍天空,大地,山峰,宛如融合在了一起,天地間的戍土之氣,紛紛向他湧來,湧入背脊戍土巫紋,轉化為血肉皮膜間涓涓的巫力溪流.

一切,都是那麼安靜.

——

就在陳汐修煉的時候,在那瀚海沙漠邊緣,與戎狄草原接壤的地方,蘇定一等六位蘇家黃庭修士,心愈發煩悶起來.

"我受不了了!再這樣等下去,我怕自己會瘋掉!"袍光頭的大胖子悶吼出聲,打破那沉悶的氣氛.

"定威師弟,就你這種心性,再過十年也修不到黃庭中期!"蘇定一眉頭一皺,冷冷掃了過去,呵斥道.

黃庭境界,乃是汲取天地陰陽二罡,把全身真元淬煉捶打,使之陰陽交融,龍虎相生,分作初期,中期,後期,大圓滿四個等級.很顯然,名叫蘇定威的袍光頭大胖子,修為在黃庭初境左右.

蘇定威似是畏懼于蘇定一的威勢,撇撇嘴,不敢再發牢騷了.

"定柔師妹,傳音令送出去了麼?可有家族的消息?"蘇定一目光轉移,落在那名美豔婦人身上,問道.

"已經傳出,族長已派遣蘇冷師叔趕來此地,想必用不了幾日便能抵達."蘇定柔緩緩道.

蘇冷師叔!

聞,其他人皆神色一凜.

龍淵蘇家身為六大家族之一,能夠跟八大宗門,三大學府相抗衡,不僅是因為族人眾多,還因為其家族內,有著十多個兩儀金丹境長老坐鎮,這才是蘇家生存之根基,這些長老不死,蘇家便無可撼動!

他們這些黃庭修士,只屬于中堅力量,只有踏入兩儀金丹境,方能成為蘇家長老,掌握一方權柄,地位崇高無比.

蘇冷,便是一位兩儀金丹境修士,同時,也是蘇家的長老之一,威名赫赫!

"怎麼會是他……"蘇定威的聲音不自覺變得微弱起來,顯然,對于蘇冷這位長老,他心中有著不的怨憤和忌憚.

"放肆!你這態度乃是對蘇冷師叔的大不敬,再口出妄,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蘇定一沉聲訓斥道.

其實,蘇定一心里也不痛快,那蘇冷原本跟他們一樣的修為,皆是蘇家'定’字輩的黃庭修士.其身份地位,甚至連他們幾人都不如.

然而,這種況在半年前徹底轉變.

那蘇冷在一次外出曆練時,意外進入了一處神秘遺跡中,誰也不知道他獲得了多少好處,但是當他回到家族時,修為已從黃庭初境,一舉進階至兩儀金丹境!此事瞬間震驚了整個家族,地位也隨之水漲船高,躋身長老的行列,並且是眾多長老中最年輕的一個,一躍成為無數蘇家子弟敬慕的傳奇人物.

這次蘇定威被訓斥,卻是不再沉默,肥胖的臉上盡是不甘心:"追殺陳汐,本就是咱們師兄弟六人的事,若能成功,這子從劍仙洞府獲得的寶物,咱們也可以分潤大部分,如今蘇冷一來,咱們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什麼也得不到了?"

"蘇冷師叔……應該不會吃獨食吧?"旁邊,一個雙眉如刀的中年低聲道.

"不會?蘇定遠,你別以為你暗地里討好蘇冷的事,我們不知道!"蘇定威滿臉不屑地道.

"你血口噴人!"蘇定遠勃然大怒.

"我血口噴人?要不要我拿出點證據給你看?"蘇定威爭鋒相對,咄咄逼人.

"你……"蘇定遠氣得胸膛起伏不定,氣勢卻是明顯弱了少許,顯然,蘇定威的話擊中了他的軟肋.

"閉嘴!"見此,旁邊的蘇定一不在沉默,冷冷暴喝道,"你們眼中有沒有我這個大師兄?哼,整日就知道明爭暗斗,整個蘇家就是被你們這些害群之馬搞得烏煙瘴氣!"

蘇定威和蘇定遠互瞪一眼,悻悻閉上了嘴巴.

"不過,定一師兄,此事咱們也不得不防,萬一蘇冷師叔來了,要霸占那子身上的所有寶物,咱們豈不是白忙活了一場?傳回家族內,咱們的臉還往哪里擱啊."聲音細聲細氣,他人卻是一個粗獷大漢,高大威猛.

"嗯,定龍師兄的不錯,我也擔心此點."一直不曾開口的,中年文士模樣的男子緩緩點頭道.

這兩人,一個名叫蘇定龍,一個名叫蘇定空,在這六人中,也只有他們二人的話最少,一路默默無,只此刻涉及到自身利益,才相繼開口.

蘇定一見這兩個心思深沉的家伙也開口了,也不再拿捏姿態,苦笑道:"我也在頭疼的,換做以前,我還可以出面制止一二,但如今蘇冷已是我蘇家長老之一,地位懸殊,他若想吞掉所有寶物,我也是無可奈何."

"想不到我蘇冷竟然令大師兄頭疼了,真是意外啊!"

便在這時,極遠處,伴隨著一道冰冷的聲音,一道百丈長的虹光飛馳而來,只一眨眼便即出現在六人身前.

這是一名黑衣青年,嘴唇薄如刀鋒,面容冷峻,整個人猶如一把驚人利劍,渾身散發出的氣息,令方圓十里內的天地靈氣都紊亂潰散不已.

"拜見蘇冷師叔!"看見黑衣青年,蘇定一等六人渾身一僵,連忙起身,躬身相見.

"哼!"蘇冷掃了一眼六人,尤其多看了一眼蘇定一,這才緩緩道:"放心,我此次來,只是協助你六人擒拿陳汐賊,至于什麼寶物,我蘇冷可不稀罕!"

蘇定一等六人互視了一眼,雖覺得蘇冷的話刺耳之極,但在心中還是暗自松了口氣,不搶寶物?那再好不過了!

"聽那賊進入了瀚海沙漠,倒的確是膽大之極,不過我也是早有准備,不懼沙暴颶風侵襲."

著,蘇冷隨手一拋,一把大傘升空而起,陡然化作十幾丈范圍,把所有人罩住.

這把傘狀法寶,通體金光彌散,傘面繪制著無數道靈光閃爍的符文,九條金蛟游走其中,若隱若現,散發出無窮威勢.

玄黃九蛟傘!

蘇定一等六人心中一驚,隨即眼眸中流露出一絲絲熾熱之色.這把黃天九蛟傘乃是一件地階中品法寶,乃是以太白玄黃鐵為骨架煉制而成,其上更封印著九條千年惡蛟的魂魄,九蛟相連,防禦極其驚人.

單是其價值,便能抵上百萬斤以上的靈液!

"走吧,我還有一爐丹藥正在煉制,抓了這子,我得趕緊回去."蘇冷大一揮,一片十幾丈范圍的云朵托起眾人,快速朝瀚海沙漠中沖去!

上篇:第一百零七章 星斗大手印     下篇:第一百零九章 無極破境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