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一百三十一章 潛龍榜開始  
   
第一百三十一章 潛龍榜開始

——

湮風流光劍陣是陳汐從天寶樓購買得來,雖只是一部玄階殘篇劍陣圖,卻足足花掉他八十萬斤靈液,可謂是昂貴之極.

不過湮風流光劍陣的威力,的確值得起這個價錢.

修煉成第一重,就可滅殺尋常黃庭修士.

修煉成第二重,硬撼兩儀金丹境修士都沒有問題!

但是以陳汐如今的修為,最多能把湮風流光劍陣第二重施展三次左右,三次之後,真元便即枯竭告罄,遠遠無法支撐他長久戰斗.

"若是能達到黃庭境界,就可以游刃有余地施展劍陣二重了."陳汐一邊思索,一邊在劍陣上刻畫符紋.

一炷香後.

陳汐的臉色蒼白起來,渾身疲憊不堪.

以精血刻畫符紋,對身心的消耗甚大,幸好他如今已把煉體修為進階紫府二重境,血氣旺盛,氣機活潑,不旋即便恢複如初.

其實,肉身進階紫府境界之後的好處不止這些,不運動的時候,陳汐的確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但是一運動,他肉身緊繃,皮膜鼓蕩,立刻巫力流轉,刀槍不入,黃階級別的飛劍都難以斬傷害.

"起!"

咻咻咻……

靜室內響起一陣如潮劍吟聲,六十四把飛劍漂浮而起,在陳汐的操控下,每八柄飛劍組成一個劍陣,而後八個劍陣環環相扣,交錯盤旋,組成一個大劍陣.

遠遠望去,這個大劍陣就像一個在轉動的太極,在那八柄玄冥飛劍的帶引下,像一條浩浩蕩蕩的飛劍潮汐似的,在半空中流淌不休.

"湮風為表,流光化基,八極不動,衍化歸一!"陳汐一聲清叱,半空中六十四柄飛劍呼啦啦圍繞周身,湧散出一種無形飄渺的鋒銳意蘊,每一柄飛劍上都是毫光大放,劍霞升騰,空氣都被切割的嗤嗤作響,吞吐不定,就像一群蓄勢待發的百煉之兵,渴望飽飲鮮血.

靈白在旁邊抱胸觀看,不由暗暗點頭,目光中也露出絲絲驚訝之色.這可不是操縱八柄飛劍,而是足足六十四柄,每一柄的品階都在黃階上品,陳汐還能使之組成意蘊凜冽的劍陣隨心驅使,這已經是一件了不得的壯舉了.換做其他紫府境修士,別組成劍陣,連操縱起這些飛劍都難.

"單單論威力,現在他的劍陣之威,恐怕連兩儀金丹修士都忌憚無比."靈白可是存活了萬年的劍魂,自身又傳承著無上寂滅劍道,目光極其毒辣,瞬間就判斷出湮風流光劍陣第二重的威力.

一刻鍾後.

陳汐額頭隱隱出現了顆顆汗水,隨即再也撐不住,六十四柄飛劍嘩啦啦直接墜落在地面上,"以我現在的修為,施展第二重劍陣的確太吃力,竭盡全力也只能施展四次左右,再多恐怕就力有不及了……"

"陳汐,你這劍陣讓我想起萬年前的一座千月湮風劍陣,那座劍陣由四千多口飛劍組成,甫一激發,劍氣縱橫,沖天而起,化為千輪明月,每逢月圓之夜甚至能引動太陰潮汐之力,威力足可以媲美天階法寶,絞殺萬物."靈白若有所思道:"聽你這湮風流光劍陣只是殘篇,不定就跟此陣有聯系呢."

"你可知修煉之法?"陳汐驚奇道,他對湮風流光劍陣的威力真的很滿意,想一想,第二重的威力都足以硬撼兩儀金丹境修士,那第三重,第四重呢?豈不是更厲害?

"那可是萬年前一個劍修大宗門的秘傳劍陣,我家主人本想拿十方寂滅劍陣與之交換,可惜被拒絕了."靈白搖頭道.

陳汐略微有點失望,搖了搖頭,不再多想,不過他也知足了,畢竟單單是湮風流光劍陣第二重,能足以讓他用上很長一段.

"陳汐,劍陣威力強歸強,可終究偏離了劍道正路,修劍唯有專一,執著,方才能在劍之大道上走得更遠,修至更好境界,甚至可以一劍破萬法,斬神滅魔,威力強橫無比."靈白善意提醒道.

"這個我知道."陳汐點點頭,他想起昨夜見到弟弟時的景,想起聞玄真人所的修劍先修心,劍心通明的道理,再與靈白所的話一結合,令他瞬間對劍之大道的認知有了更深層次的認識.

劍修,一把劍足以上天下地,橫行八荒**,為何?因為其專一執著,所以無所畏懼,自然強大無比!

接下來的半個月,陳汐閉門不出,除了日常修煉,跟靈白交流切磋劍法,就是整日悶在自己的靜室中不出來,靜心體悟湮風流光劍陣第二重的精髓奧義.

劍陣施展起來很容易,但如何把湮風流光劍陣第二重的威力全部施展出來,卻是需要勤修苦練,細細琢磨參悟的.

這半個月的時間,陳汐的修為雖精進緩慢,但武道修為卻是突飛猛進,這自然離不開靈白的點撥,家伙對劍道的理解,早已超出了陳汐所能理解到的范疇,常常三兩語之間,就能幫陳汐解惑釋疑,令其茅塞頓開,念頭豁達.

距離潛龍榜大比的日子,越來越近.

這天,天氣突然變得寒冷,一夜寒風呼嘯,天地間飄落了鵝毛大雪,洋洋灑灑,銀裝素裹,整個龍淵城變成了冰雪時間.

"好大的雪!"

陳汐走在庭院中,只穿著一件單薄長衫,卻一點不感覺寒冷,地面的大雪已經一尺厚,踩在上面咯吱咯吱作響,清寒之氣襲人,冰雪的滋味沁人心脾,令人精神為之清爽振奮.

"呔,兀那孽畜,還不快快束手就擒!"一旁,靈白大呼叫著追逐著白魁,在冰天雪地里嬉戲玩耍,玩得不亦樂乎.

陳汐微微一笑,誰知一個雪球嗖地一下撲面而來,在他猝不及防之際,砰地一下砸在他腦門上,一時之間,雪沫紛飛,飛濺得滿身都是,好不狼狽.

"哈哈哈……"靈白在遠處拍手大笑.

"哼,看我不把你埋了!"陳汐探手一抓,抓起一個磨盤大的雪球,甩手朝靈白砸去.

靈白哪會坐以待斃,身子一閃,便即避開,誰知便在這時,庭院大門猛地被人推開,端木澤興沖沖走進來,張口正待話,只覺眼前一個白色物體撲面而來,轟地一聲,雪球碎裂,把他整個人埋在了里邊.

"咦,端木呢?"隨後進來的杜清溪和宋霖微微一怔,抬頭四望.

看到這一幕,陳汐再忍不住大笑起來.

"呸呸呸……"端木澤從雪堆中探出腦袋,狠狠吐掉嘴巴上的雪沫,怪叫道:"好啊,陳汐,竟敢偷襲我,看我不收拾你."

砰!砰!砰!

一時之間,庭院里雪球紛飛,雪龍呼嘯,端木澤和陳汐之間展開了激烈的雪球大戰.

不過由于庭院太,戰局很快擴展到杜清溪和宋霖身上,兩人早已眼熱不已,當即毫不猶豫地加入戰局,一個與陳汐並肩作戰,一個與端木澤形成攻守聯盟,戰得難舍難分,肆意酣暢.

就這樣,四個早已不再年少的家伙,玩起了幼稚的打雪仗游戲,大雪在他們手中化作飛鶴,老猿,巨龍,白虎,刀槍劍戟……個個活靈活現,威力驚人,玩得不亦樂乎.

"不玩了,陳汐這家伙的身法太快,清溪又偏幫著他,我倆只有挨打的份兒了,太不公平."

許久之後,滿臉雪沫的端木澤悻悻退出戰局,宋霖孤掌難鳴,也隨之主動認輸,至此,陳汐和杜清溪成了最終贏家.

"怎麼不玩了呢,再來,再來."杜清溪意猶未盡地撇撇嘴,興致勃勃地要繼續下去,這一刻的她簡直就像個貪玩的女孩兒,再沒有了一絲清冷沉靜的淡雅氣質.

"不行,除非你跟我一伙."端木澤眼珠滴溜溜一轉,笑嘻嘻道.

"美得你!"杜清溪白了他一眼.

"幼稚,你們兩個真幼稚."宋霖在一旁咕噥道.

"對了,你們今天找我什麼事?"陳汐也感覺剛才的舉動有點幼稚,此刻想來又是好笑又覺得難堪,連忙轉移話題.

"當然是參加潛龍榜大比."端木澤隨口答道,隨即面色一變,叫道:"糟了,耽誤了這麼長時間,咱們趕緊去吧,再晚恐怕就趕不上了."

今天是潛龍榜大比?陳汐心中默默一算時間,頓時也是一驚,連忙跟杜清溪三人朝外奔去.

當!當!當!!!

漫天的鵝毛大雪中,突然一陣鍾聲在整個龍淵城上空悠悠響起.

當陳汐等人走出庭院,便見街道上的行人,都在飛快地朝龍淵城中心位置趕去,若從天空俯瞰,就會發現,一條條人形洪流從四面八方朝龍淵城中心彙聚而去.

這些人中大多沒有參加潛龍榜大比的資格,要麼是實力不夠,要麼是年齡超出了規定,但卻可以前往浮屠試練塔觀看揣摩,提高自己的修養和各種斗法,實戰的經驗.

"聽這次潛龍榜大比,參加的人數乃是曆年來最多的一次,足足有上萬人,其中還有著無數早已名氣大噪的天才人物,如此盛事,簡直是千年罕見,錯過就太可惜了."

"是啊,我聽八大宗門,三大學府,六大家族中的年輕一代傑出人物,都幾乎悉數參加了,稱得上是群英薈萃,天才云集啊."

"大楚王朝的群星大會也就在這幾年,這次潛龍榜大比之後,據會甄選出一些最傑出的人才,代表咱們整個南疆修行界,去參加整個大楚王朝的群星大會,也不知誰有幸參加其中,與天下高手一較長短."

"你們聽了嗎,前些日子,那個滅殺蘇家六個黃庭修士和一個兩儀金丹境修士的陳汐,也參加了潛龍榜大比,依我看,前十名肯定有此人一席之地."

"切,你的消息已經很落伍了,那陳汐半個月前,可是在聚仙樓一擊打敗一個紫府八星的天才人物,隨即又以玄妙劍法滅殺了一位神魔煉體流高手,其實力之強,連謝家的謝戰都不願與之為敵啊."

"怪不得,如此來.那陳汐的確有進軍前十的潛質啊."

"哼!前十?怕是連命都保不住!這人四處惹是生非,徹底得罪死了蘇家,又與謝家公子結怨,此次參加潛龍榜大比的蘇家子弟,足足有上百號人,這次會放過他?"

"我也聽了,蘇家已放出話來,誰能在浮屠試練塔中把陳汐逼得認輸,就有一百萬斤靈液和三件黃階極品法寶的豐厚獎勵!"

……

奔行在街道人群中,各種各樣的議論聲紛紛湧入耳朵,他神色不動,心中無喜無悲,好像冰雪一般純淨,清冷.

遠遠地,他看到一座插天高塔,矗立在龍淵城中心,通體純白如同玉石鑄造,在那漫天飛舞的大雪中,顯得無比神聖非凡.

上篇:第一百三十章 賽前苦修     下篇:第一百三十二章 規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