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一百四十九章 搶寶  
   
第一百四十九章 搶寶

第一更!拜求收藏,還差80多枚收藏就破2000了!求給力!

——

轟轟!

四道人影,甫一出手,身影掠過之處,連虛空都激蕩起重重波紋,那等力量,已經強悍到了一種相當可怕的地步.

這四位宗主級的大人物突然間出手,幾乎出乎了在場所有人的意料,誰都沒有想到,身份如此尊貴的他們,竟然會如此的失態,不顧身份與局面,聯袂一起朝陳汐出手!

蘇震天四人的身影皆是快逾閃電,無與倫比,幾乎在聲音剛響起,四人便即沖下玉台,明顯是早有預謀.

並且他們四人皆是涅槃境的修為,此刻悍然出手,身上爆發出的恐怖氣息猶如汪洋大海一樣席卷開來,玉台下的眾人只覺呼吸一窒,頓時被七零八落地掀飛了出去,簡直就跟秋風掃落葉一樣,摧枯拉朽.

在遠處閉目含笑的陳汐,只覺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湧上心頭,毛骨悚然,猛地從那股祥和極樂的境地里清醒過來,然後就看到,蘇震天等四人影夾著恐怖之極的氣息朝自己暴掠而來,單是四人身上湧出的氣息,就令他感到一種無法掙脫的恐怖壓力.

"怎麼回事?我怎麼從寶塔太極境出來了?"陳汐還沒想明白,腦海中便接收到靈白傳來的一股意念,"趕緊躲開!這四個家伙是涅槃境強者,你收了浮屠寶塔,他們怎可能放過你?"

幾乎是十分之一刹那,陳汐頓時明白了自己的處境,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蘇震天等四人從四個方向包抄而來,強大的氣機牢牢鎖死自己,四股只有涅槃境修士才能擁有的恐怖壓力從四面八方擠壓而來,他感覺自己就像身處汪洋大海中的一根稻草,全力運轉自己所有修為,才能勉強抵抗那恐怖的壓力,至于反抗或者逃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這便是境界的巨大差異.

哪怕陳汐戰斗力再出色,悟性再高,所擁有的神通再厲害,哪怕他可以滅殺黃庭修士,從兩儀金丹修士手中逃走,可是面對比他高出兩個大境界的涅槃境大修士,弱的簡直就像螻蟻,一碾就死.

更何況,眼前還是整整四個涅槃境大修士一起動手,就像四個巨人用手指一起碾壓一只螻蟻,怎可能有掙紮的余地?

這是陳汐第一次感覺到如此無力,感覺自己的實力是如此不足,感覺一種瀕臨死亡的絕望.

陳汐危險了!

杜清溪閉上了眼睛,端木澤臉色扭曲,宋霖瞳孔收縮,陳昊咬破了嘴唇,這一幕發生的太快,快得令他們根本就反應不過來,也根本來不及采取任何的行動.唯有那蘇嬌眼中,掠過一絲亢奮快意,她與陳汐仇怨極深,恨不得後者立刻死于父親手中,這一幕倒是極合她意.

"死吧!"蘇震天掠至陳汐頭頂,望著近在咫尺的陳汐,心頭湧出無法遏制的殺意,內心的暴怒,驅使著他恨不得立刻將延期那的人拍成肉泥.

"蘇家家主蘇震天,星羅宮宗主鐵云子,蒼家家主蒼嘯龍,萬云學府府主蔣真宇……我記住你們了,哪怕是死,我也要拉你們陪葬!"陳汐眼中閃過一絲狠戾之色,他要自爆全身修為,殺死一個是一個!

便在危機萬分的時刻,陳汐只覺眼前一花,已多處一個人影來,還沒等他認出是誰,便聽砰!砰!砰!砰!四聲悶雷般的爆鳴之後,從四面奔襲而來的蘇震天四人,竟然被此人袍一揮,全部抽飛了出幾十丈外,身形好不狼狽!

嘶!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簡直如同平地起驚雷一樣,頓時令在場所有人都心中一震,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可是四位涅槃境修士聯手一擊啊,怎可能如此輕易地就被瓦解掉!?

這一刻,陳汐也看清了來人是誰,此人一襲青袍,手執羽扇,溫潤如玉,儒雅俊美,赫然正是流云劍宗的聞玄真人,一位常年深居淺出,名聲不顯的冥化境大修士!

"竟然是聞玄真人,怪不得能一擊破掉蘇震天四人的夾擊呢!"

"啊?我也好像聽過,在流云劍宗有一位隱居不出的冥化真人,該不會就是眼前這位前輩吧?"

"原來是冥化境的真人,厲害!厲害啊!"

看到驀地出現的神秘人,竟然是流云劍宗內幾乎不問世事的冥化真人聞玄,在場眾人的神中頓時多出了一絲驚歎,敬畏,崇慕之色.

不過,對于蘇震天,鐵云子,蒼嘯龍,蔣真宇四位宗主而,聞玄的出現,卻令他們驚疑之余,又感到一陣憤怒.

眼見就能滅殺陳汐,搶奪到仙器浮屠寶塔,卻橫地里殺出一個冥化真人,他們心中怎可能好受?

"師尊!"陳昊飛了過來,躬身見禮道.

"這次你在潛龍榜大比中表現不錯,你先在一旁看著,待會我帶你回宗門."聞玄揮著手中羽扇,溫和一笑.

"嗯."陳昊點點頭,來到陳汐身邊,問道:"哥,你沒事吧?"

陳汐搖了搖頭,望向蘇震天四人,目光中毫不掩飾自己的仇恨.若非聞玄真人及時來救,他差點就被這四人逼得自爆修為殞命當場,就跟在死亡地獄走了一遭,那種無助,憤怒,,不甘的心,全部化作了胸腔間的仇恨,心中已暗自決定,待實力強大起來,一定要把這四個卑鄙無恥之極的東西滅殺掉!

師尊?聞玄真人竟然是陳汐弟弟的師尊?怪不得會出手相助于他呢.

看到陳昊與聞玄真人見禮,在場眾人頓時露出恍然之色,旋即心中又是一驚,陳汐的弟弟,竟然拜進了一位冥化境修士的門下?那他豈不是和流云劍宗的掌教凌空子同一個輩分了?

"聞玄師叔."似是為了驗證眾人心中的猜測,凌空子當即從玉台上飄掠而下,來到聞玄真人身前,躬身見禮,又看向陳昊,笑道:"本來這次潛龍榜大比之後,我打算升你為真傳弟子,如今倒是不用了,你已經成了我的師弟嘍,哈哈."

"陳昊見過師兄."陳昊也極為乖巧,躬身叫道.

"好,好,好,哈哈哈,這是師兄的見面禮,一件黃階極品法寶,青炎劍."凌空子笑著,拿出一把散發著濃郁焱火之氣的青色飛劍,遞給陳昊.

"哼,你們流云劍宗好手段,拉攏陳汐的弟弟,等于間接得到了陳汐身上的仙器浮屠試煉塔,你們以為在場諸位同道看不出來?"遠處,蘇震天冷笑開口道.

"正是,那浮屠試煉塔乃是我龍淵各大勢力的共有之物,如今卻被你們流云劍宗獨占,我等可決不會答應."星羅宮掌教鐵云子也附和道.

"不錯,我們也不會答應."蒼家家主蒼嘯龍和萬云學府府主蔣真宇同時開口道.

一瞬間,這四家連縱一起,同時出聲反對流云劍宗,令得四周氣氛頓時凝重起來,劍拔弩張.

甚至,玉台上旁觀的其他各家宗主心中頓時也湧起無數念頭,不過礙于聞玄真人的滔天威勢,他們依舊選擇著旁觀.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們也絕不願眼睜睜看著浮屠寶塔落入流云劍宗手中.

"天地寶物,有緣者得之,浮屠寶塔矗立在這里近七千年時間,你們怎麼不收服了它?如今卻不顧儀態,以大欺,明目張膽地強搶寶物,我都替你們害臊."聞玄真人手搖羽扇,不屑道.

"哼!我等出于義憤,不忍寶塔落入外人之手,怎麼是以大欺了?"蘇震天陰沉著臉道:"聞玄真人,你身為長輩,卻處處為難我等,不是也覬覦這座寶塔麼?今日,那子必須交出浮屠試煉塔來,否則我龍淵城各路同道都不會答應!"

"若不交呢?"聞玄真人輕輕一笑,眸中閃過一絲冷厲光芒.

"那就別怪我等不客氣了!"蘇震天冷笑道:"別人忌憚你聞玄真人,但我蘇震天可不怕.今日那子不但要交出浮屠塔,更要為我蘇家逝去的族人抵命!聞玄真人,想必你流云劍宗也不願與我蘇家,蒼家,星羅宮,萬云學府開戰吧?"

"威脅我?"聞玄真人臉上笑意不見了,儒雅的臉上泛起一絲殺機.

"這不是威脅,那陳汐並非我龍淵城子弟,也與你流云劍宗毫無瓜葛,既然如此,聞玄真人何必為了一個外人強自出頭呢?"

蘇震天面無表道:"再,我等索要浮屠試煉塔,也不是一定要據為己有,咱們龍淵城各大勢力完全可以一起商議出個對策,平分了這件仙器.想必,在場其他宗主都樂意看到這一幕."

"蘇兄真是好手段,想要綁架我等,向流云劍宗施壓?"玉台上,一個樣貌威儀的黑袍中年冷冷道:"我杜家認為,此寶既然有幸被陳汐友收服,就應該歸他所有,所謂天地奇寶,有緣得之,我等可做不出強搶寶物的卑劣事."

此人,正是杜家家主杜武淵.

"我宋家也是這麼認為的."宋家家主宋文沖道.

"我端木家也支持杜兄的意見."端木家家主端木云空也開口道.

杜家,宋家,端木家家主齊齊出聲,局勢頓時再次一變,他們三家隱隱與流云劍宗一起,形成了對抗蘇震天等四家的局勢.

這一幕看得在場眾人無不一頭霧水,暈頭轉向,心中也是暗暗驚訝不已,陳汐這家伙不是一個外來修士嗎?怎會得到如此多勢力鼎力幫助?

只有陳汐自己明白,肯定是杜清溪三人發揮作用,從而影響了他們背後家族的態度,想到這,他抬眼一看,果然看到杜清溪,端木澤,宋霖三人在朝自己揮手,不由微微一笑,心中升起一股暖意.

"哼,浮屠寶塔可以先不爭,但此子的性命卻必須拿來祭奠我蘇家逝去族人的亡魂!"

便在這時,一聲尖利刺耳的大喝傳出,隨即眾人就看到,一團血云從遠處翻滾而來,化作一個長發披肩,面容枯瘦陰戾的老者,從半空中踏步而下,就像在其腳下有著一道無形階梯,每跨出一步,虛空中都泛起一絲劇烈的波動,其身上湧散出的暴虐氣息猶如滔滔大河壓迫而下,令在場眾人都是面色一變.

上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須彌山     下篇:第一百五十章 威勢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