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一百六十四章 萬藏劍典  
   
第一百六十四章 萬藏劍典

第一更!拜求收藏!

——

深夜.

流云劍宗後山,幽谷碧湖之畔.

陳汐和北衡談了許久,關于玄寰域,他也終于明白,原來在大楚王朝之外,不僅有著數不勝數的王朝,在眾多王朝之上,還有著一個更為浩蕩廣袤的天地,那是一片擁有無數傳奇,瑰麗錦繡之極的大地.

從荒古時代延續至今,那里誕生了一個個驚天動地的巨擎強者,創造了繁若星辰的各種修行體系,流傳下浩瀚如煙海的道統……

那里,有仙道,魔道,妖道門派,各種厲害人物,以及傳中各種各樣的虛空洞天,神秘空間,坐擁無數王朝的供奉,無數國家的進貢,像大楚王朝,僅僅只是眾多王朝中的一個.

那里,就是玄寰域,一個古老,浩瀚,波瀾壯闊的世界,大楚王朝與之相比,就像汪洋大海中的一朵浪花,渺的可憐.

"可惜,無數年來,我尋遍了天下,也未曾找到通往玄寰域的路徑,簡直就像一個傳,想要找到它,比登天還難."北衡歎息不已.

"比登天還難?難道無數年來就沒有人進去過玄寰域?"陳汐詫異道,北衡可是地仙二重天的修為,活了不知多少歲月,連他都未曾抵達過玄寰域,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當然有,修煉至地仙六重境,玄寰域中自然會有人來接引你,這是個門檻,邁過去,方才有資格進入玄寰域,邁不過去,一輩子也與玄寰域無緣了."北衡神色複雜道:"要知道,玄寰域可是距離仙界最近的地方,在那里修煉渡劫,幾率會比其他地方要更大,有著許許多多的好處,簡直就是我輩修士心中夢寐以求的修煉道場."

"這麼,我也只有修煉到地仙六重天,才有可能進入玄寰域了?"陳汐皺眉道,白婉晴留下的玉簡,讓他明白,想要獲得更多關于母親和父親的線索,就必須去那玄寰域,然而真正得知了玄寰域的一切,他才真正明白,事並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樣簡單,玄寰域竟然不是誰想去就能去的!

這簡直就跟羽化天仙,必須要通過天劫九重的考核一樣,而玄寰域的考核,就是修為達到地仙六重天境界,看似簡單許多,但是這世上,又有多少修士能安然走到這種地步?

"自然還有另外一個途徑."北衡微微一笑,"十年之後,大楚王朝的群星大會就會開始,只要你能夠取得前十名,就有機會進入一個神秘的地方,太古戰場,而在那里,只要表現優異,就有希望進入玄寰域."

"曆經群星大會和太古戰場之後,才有希望進入玄寰域?"陳汐特意把"希望"兩字念得極重.

北衡點頭道:"的確如此,要知道,能夠參加群星大會的,可都是整個大楚王朝的傑出天才,南疆,北蠻,東海,中原,只怕不下數百萬年天才參加,其中更不缺乏絕世天才,想要獲得前十的名額,難度不是一般的大,競爭也是殘酷之極.而能夠進入太古戰場的,更是無數個王朝最頂尖的天才,每一個都稱得上是絕世妖孽,與他們競爭,獲取進入玄寰域的資格,其難度就可想而知了."

"如此層層篩選,競爭,你,希望怎可能會大了?"北衡歎了口氣,道:"我當年也曾參加過群星大會,連前一百名都沒有進入,不親自參與其中,你是不會明白這世上究竟有多少的年輕一代強者的."

陳汐頓時感到一種無法出的壓力,不過,他卻是毫不畏懼,自己的目標可是成為天仙,怎可能被這重重的考驗阻擋步伐?

"北衡大哥,參加群星大會的資格是什麼?"

"三十歲以下,兩儀金丹境界!"

當陳汐回到自己的恪心峰時,腦海中依舊回蕩著北衡所的每一句話,尤其是參加群星大會的資格,竟然只有三十歲以下修煉至兩儀金丹境界才能參加!就憑這一點,就足以證明,能夠登上群星大會擂台的修士,其資質有多麼強橫了.

"只有十年的時間,我如今卻只紫府圓滿境界,中間還隔著一層黃庭境界,才能達到兩儀金丹之境,看來自己得抓緊時間修煉了."

盤坐在靜室中,陳汐再不耽擱時間,運功修煉.他就是這樣一個人,一旦認准目標,就會毫不猶豫地去執行,去行動,毫不拖泥帶水.

——

——

花開花落,匆匆三個月一閃即逝.

恪心峰,懸崖一側,一團團匹練似的劍光忽生忽滅,來回翻滾,劍氣呼嘯,快如閃電,飄渺無蹤.

漸漸地,陳汐的動作由極快,逐漸變得緩慢,劍上就像懸著一座山,每一劍刺出,都似乎吃力無比,慢如蝸牛.

然而,劍勢卻越來越玄妙,帶著一股無法喻的神韻,劍氣中飄灑出的氣息,更仿似包含著星辰之軌跡,大地之厚重,庚金之鋒利,萬木之生機,火之肆意,水之綿延,風之輕靈,陰陽之運轉……

他竟然是要把十種道意,全都融合在劍法當中!

要是有人在旁邊看陳汐出劍的軌跡,不出片刻,定然會神魂紊亂,身陷魔怔之中,因為這劍勢,已經完全超出尋常劍法的范疇.

砰!

也不知過了多久,劍尖一顫,十種道意頓時碎裂消散,而陳汐已是滿頭大汗,喘息不已,身心疲憊.

"看來除了風之道意,自己對其他道意的領悟,還是很粗淺,這都三個月過去,依舊無法使之融合,道域,道域,還真是難以領悟啊."

陳汐內心輕輕一歎,不錯,自從目睹了羅修的血蝕道域之後,他便是心動不已,試圖把自己領悟的十種道意融合貫通,凝聚出道域,然而真正去修煉,他卻猛地發現,自己還是覷了道域的凝聚,困難重重.

不過,這三個月的修煉,也並非毫無進境,令他對劍法的認知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已不同往昔.

"呼!"陳汐長長吐了一口濁氣,仰頭望天,但見夜空爽朗,點點繁星,忽明忽滅,浩瀚深邃.

目睹這諸天斗數,陳汐不自覺心生萌動:"我一味只想著融合道意,反而墜入偏執妄念之中,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去強求?"

刹那間,陳汐心中豁然開朗,念頭通達,倏忽長笑一聲,但覺無窮劍意湧上心頭,當即劍隨意動,潑灑而出,勢如飄風吹雪,寫意灑脫.

劍舞夜空,已是毫無招式可,但意蘊卻變得越來越玄妙,劍光流轉,走龍蛇,飛矯電,風火流溢,契合星斗,陰陽交疊,地水湧漫,似日月盈縮,處處暗合多種天地妙義.

足足過去半個時辰,陳汐方才感覺渾身通透,胸中塊壘盡消,就在這時,忽聽有人拍手贊歎:"好劍法!"扭頭一看,卻見北衡飄立云端,眉眼含笑.

陳汐拱手笑道:"原來是大哥."

"剛才你這劍意似暗含數種劍意,妙不可啊."北衡飛落陳汐身邊,再次贊歎了一聲,道:"不過,這劍勢卻是雜而不純,還未臻至化境,只差最後融合貫通了."

陳汐點頭道:"的確如此,這些都是我自己瞎琢磨的,倒是令大哥見笑了."

"你這子又謙虛,我當年若有你這悟性,如今恐怕早已羽化天仙了."北衡佯怒笑罵了一句,旋即突然道:"我觀你劍法中隱含星辰,風,雷霆,五行和陰陽數種道意,無不是無上大道,想要融合為一,恐怕會很難啊."

陳汐心中一動,問道:"大哥可是有解決妙法?"

北衡笑道:"就知道瞞不過你."從懷中摸出一枚玉簡,遞過去,"這是萬藏劍典,取天地萬物,莫不能歸藏其中之意.是一門流傳最廣,也是最難的劍法."

"流傳最廣,又最難修煉?"陳汐一怔.

"的確是,這部劍典流傳在世界的每個角落,威力強大無匹,奧妙無窮."北衡慨然道:"不過,這部劍典很難修煉成功,甚至絕大多數人連入門都入不了,我流云劍宗以劍為基,數萬年來,有著無數的前輩都試圖將萬藏劍典修煉成功,可惜,至今也沒有一個人能做到."

"沒有一個人?"陳汐驚訝道.

"的確是,因為它太難了."北衡笑道,"我把它給你,也是令你參悟琢磨,而不是去修煉.畢竟這劍法太難了,苦苦修煉,倒頭來也是一事無成,反而耽擱了你修煉.不過其中的八大劍道,乾,坤,巽,坎,離,艮,兌,震,相互生衍,幻化天地萬象之理,對你融合道意有著極大的補益."

"大哥可知它難在哪里?"陳汐接過玉簡,問道.

"推演,感悟."北衡答道:"這部劍典雖然只有八大劍道,但卻能衍化出無窮無盡的劍勢,無窮無盡的變化,簡直是浩瀚如海,窮盡天地之變化,就是擅長推演天機的符陣師,也會被其中變化難住,神魂力量不夠強大,必定會被擾亂氣息,走火入魔."

推演?感悟?

陳汐心中隱隱約約覺得,這部劍典似乎跟自己很合適.

因為據他所知,洞府主人伏羲前輩便是觀河圖而推演天機之變化,掌控天地大道,走至道之極致的.而如今,自己識海中便有伏羲前輩的一尊真身烙印,日夜參悟,更是令自己的神魂強大之極,遠超常人,

不過,這僅僅是他的推測,具體是否如自己所想,還是要親自去體悟揣摩才分得清楚.

又閑聊了一陣,北衡便即離去.陳汐則毫不猶豫地翻開記載萬藏劍典的玉簡,潛心體悟.

萬藏劍典分作乾,坤,巽,坎,離,艮,兌,震八種劍道,陳汐首先翻閱的是"巽劍道".

巽者,風也.他很早便已領悟出一條完整的風之道意,對風之道意的理解深刻無比,自然決定先從自己最擅長的揣摩.

"巽劍道"飄靈寫意,與大衍五行劍相近,但變化之繁,卻是大衍五行劍完全不能比擬的,分作九個大劍勢,每個大劍勢中又有九個中劍勢,每個中劍勢中又包含九個劍勢,環環相扣,生生不窮.

"九九八十一,再次往複,衍化出的劍勢就足足有六千六百五十一個劍勢,而每個劍勢中又有無窮變化……這還只是"巽劍道",其他七大劍道的變化加起來的話,簡直就是個天文數字啊!"

陳汐匆匆一瀏覽,頓時就明白了北衡的話,的確,這部萬藏劍典的確太難了,稱得上是浩瀚如海,若不擅長推演,恐怕根本就無法把它修煉成功.

"不過,修煉成功與否,不試一試怎會知道?"陳汐渾然沒有發現,他的心神不知不覺已經完全被手中這部萬藏劍典吸引了.

上篇: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仇得報     下篇:第一百六十五章 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