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一百七十二章 華宏  
   
第一百七十二章 華宏

第三更!拜求收藏!感謝老兄弟"醉青天"的再次捧場支持!

——

想到這,陳汐禁不住歎了口氣,有錢有權永遠是踐踏規矩那一撥人,而無錢無勢,則永遠享受不到規則所帶來的公平,反而會被欺壓,成為規矩的犧牲品,成為別人的墊腳石.

這是世間每一個地方都默認的潛規則,改變的途徑只有一個,那就是自己變強!

此刻,在眾人憐憫,戲謔,幸災樂禍的目光注視下,獵戶少年祝尋黝黑的臉膛已是憋得漲扭曲,雙目中燃燒著憤怒的火焰,他堅厚的胸膛急促起伏著,死死攥緊拳頭,略帶鋒利的指甲陷入肉中,劃破出一絲絲的血漬,但他卻像是毫無察覺.

他只是個淳樸的山中獵戶之子,哪想到這世上的人竟會如此反複無常?如此厚顏無恥?如此恬不知恥地剝奪自己通過努力獲得的成績?

他想不通.

所以他很憤怒,倔強的像一頭牛犢,眼睛死死盯著案牘後邊的那名內門弟子,他需要一個解釋.

那名內門弟子名叫付正,他原本心中還對祝尋有著一絲的憐憫,但是當接觸到祝尋眼睛里的憤怒,他頓時也惱了,冷冷一哼,扭過頭,再懶得理會這個傻乎乎的鄉巴佬.

突然,又有一個身穿琉璃七彩裙裳,娥眉秀目,肌膚凝脂如雪的少女走了過來,漂亮臉蛋上一股透著濃濃驕傲之色,就像一只驕傲的天鵝,目不斜視,邁著蓮步,款款走到案牘前.

陳汐清晰記得,這少女名叫謝七巧,也是在玄岩幻魔陣開啟時,就被淘汰掉的,此時她走至案牘之前,用意不而喻.

果然,看到驕傲少女謝七巧出現,除了祝尋之外,其他十二名通過意志測試的少年少女隨之緊張起來.他們都看出,這少女恐怕也跟剛才那個柳晨一樣,是要獲得一個通過名額的,然而,若是被她得到一個名額,必然會在自己等人之中刷下去一下,誰會願意拱手讓出?

悠悠閉目遐思的華宏長老再次睜開了眼睛,看到謝七巧,眼眸一亮,含笑點了點頭,然後笑容一斂,目光朝那十二名通過測試的少男少女掃去.

"你,測試不合格,退下吧."華宏掃了一圈,目光頓時落在了沐瑤身上,他目光何其毒辣,單從氣質,舉止中就看出,這少女肯定沒什麼背景,當即決定把她的名額剝奪下來,讓謝七巧頂上.

沐瑤一怔,秀美的臉蛋頓時湧上一抹憤怒,她這次參加入宗測試,全憑自己的努力才走到現在,原本還想著通過之後,陳汐大哥會對自己另眼相看呢,哪會想到這種無恥的事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換做還沒來龍淵城前,沐瑤肯定會忍辱負重,乖乖退出,但這些年因為陳汐的關系,她見多了權柄滔天的大人物,就在昨天,她還跟流云劍宗太上長老北衡,掌教凌空子坐在一起聊天呢,雖然只有聆聽的份,但誰又敢忽略了她?

所以,有了這份沉甸甸的閱曆在,沐瑤可謂是底氣十足,深吸一口氣,緩緩道:"我不同意."

話音一出口,在場所有人都是一愣,似是沒想到沐瑤竟敢如此大膽,當著面拒絕華宏長老,難道她不怕走不出這流云劍宗嗎?

"哼,哪里來的村姑,知道禮數嗎?知道你面對的是何人嗎?趕緊滾下山,別在這丟人現眼了."還不等其他人開口,謝七巧一抬下巴,高傲不屑道.

"真是無恥到了極點,意志測試剛剛開始,便敗下陣來,資質差勁不,如今又恬不知恥地索要我的名額,這天下哪有像你這樣厚顏無恥的女人?"沐瑤絲毫不動怒,神色平靜,與之針鋒相對.

"你一個無權無勢的下三濫女人,竟敢罵我厚顏無恥?"謝七巧頓時氣得尖叫出聲,漂亮的臉蛋陰晴不定,扭頭望向華宏長老,"華伯伯,難道您不管一管嗎?"

"好了,七巧,稍安勿躁."華宏站起身子,揮了揮手,抬眼望向沐瑤,面無表道:"輩,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乖乖退下,否則……"

"華師伯,我看此事還是算了吧."便在這時,一個青裙女子分開人群,踱步而來,長發漆黑如墨,柳眉清眸,肌膚吹彈可破,美麗至極.

"青霓姐姐?"沐瑤叫道.

這青裙女子正是燕青霓,流云劍宗三十六真傳弟子之一,她朝沐瑤含笑點頭,便即把目光投向華宏.

怪不得,原來這妞也有靠山啊!

旁觀眾人頓時恍然大悟.

看到燕青霓出現,原本正待出手相助的陳汐暗暗點了點頭,靜觀其變.非逼不得已,他也不願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去為難華宏,畢竟他這些年受到北衡的照顧太多,雖然把華宏厭憎到了極點,也不好強自干涉流云劍宗的事務,以免給人留下多管閑事,插手流云劍宗權柄的嫌疑.

而此時,有燕青霓這個流云劍宗的真傳弟子出面,那就再好不過了.

不過,事的發展,卻並不以陳汐的意志為轉移.

只見華宏怒極而笑,陰沉著臉,冷冷道:"哼,青霓,你只是真傳弟子,而我是長老,這意志測試更是由我來主持,此地,有你插嘴的份兒嗎?"

他實在是太生氣了,被一個無權無勢的丫頭當眾拒絕,已經令他很不舒服了,如今又多出一個真傳弟子對自己呼來換去,若再不展現一下自己的強硬手腕,在這麼多人面前,自己的顏面還望哪里擱?

"華宏師叔,你真的要剝取沐瑤的名額?"燕青霓深吸一口氣,緩緩道.

她也是在人群中看到了陳汐,又恰巧見沐瑤身處困境,當即就決定出面相助,好賣陳汐一個人,至于點破陳汐的身份,她卻是不會這麼做,因為她已猜出,陳汐躲在人群中,肯定是因為某種原因不願現身,否則以他的能力,肯定早已擺平所有的事了.

"怎麼,你還想質疑我的決定?信不信我把你驅逐至龍冥峰,充當三個月的下賤苦力?"華宏愈發惱火了,臉上卻是面無表,冷冷道.

"華伯伯的好,真傳弟子有什麼了不起,等我通過宗門測試,定然是要成為真傳弟子第一人,一舉取代翡冷翠的地位."謝七巧不屑地掃了燕青霓一眼,辭之間透著一股無法喻的優越感.

燕青霓心中一歎,再不多,人要尋死,攔都攔不住的.

見此,謝七巧還以為燕青霓怕了,唇邊不禁泛起一絲得意之色.

華宏也是臉色一緩,扭頭看向沐瑤,冷冷吩咐道:"付正,去把她擒下,廢掉修為,驅逐龍冥峰,一輩子充當苦力勞奴,我要讓所有人明白,得罪我流云劍宗的下場,注定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你真的要這麼做?"就在這時,一道漠然的聲音再次響起.

聞,華宏扭頭望去,卻一個峻拔清俊的青年踱步而來,臉皮不禁狠狠一抽,心中已是快要控制不住怒火,今天是怎麼回事,難道這些阿貓阿狗都要挑釁我的權威?

那青年正是陳汐,這些年他一直枯坐在恪心峰,可以出了北冥等寥寥幾人,其他流云劍宗的長老和弟子,也只知道陳汐的名字而已,至于其樣貌,絕大多數人都是沒見過.畢竟,流云劍宗的內外門弟子加起來,可是足足有十萬之數.

華宏沒認出陳汐,也是正常.

"輩,你是何人?竟敢插手我流云劍宗的事,既然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把你和這個女娃娃一起驅逐進龍冥峰,為奴為仆,永生不得出來,來人!連這個子也一起擒拿下來,送至龍冥峰!"華宏沉聲大喝道.

"喏!"付正等七個內門弟子,暴掠而出,兵分兩路,三個朝沐瑤撲去,另外四個朝陳汐撲去.

啪!啪!啪!啪!

只一眨眼間,眾人只覺眼前一花,朝陳汐撲去的四名內門弟子,一個個像被一柄巨大的鐵錘砸了一下,齊齊飛跌出去幾十丈,無不是右臉腫,嘴中吐血,蜷縮在地上痛苦呻吟.

而另一邊,燕青霓也是悍然出手,擋在了沐瑤身前,她也是極為聰明之人,自是分得清利弊,此刻跟陳汐站一邊,絕對是有利無害.

燕青霓一擋在沐瑤身前,那三名內門弟子頓時不敢上前,畢竟身份擺在那里,他們僅僅只是內門弟子,而燕青霓則是真傳弟子,他們哪里敢跟真傳弟子動手?

"好!擅自擊傷我流云劍宗弟子,罪不可赦,我如今把你斬殺了,誰也都無話可!"華宏冷冷一喝,臉上濃烈的殺機頓現,腳尖一踏地面,整個人如同離弦之箭,朝陳汐暴掠而去.

華宏身為流云劍宗的長老之一,一身修為也已前年突破至涅槃境界,此刻甫一出手,猶如雷轟電閃,整個人身上散發出恐怖凶狠的氣息,碾壓得虛空都是嗡嗡作響,周圍眾人無不呼吸一窒,感覺就像被一座山岳碾壓在身上,直欲吐血窒息.

"蠢貨!還不住手!"

便在這時,一聲帶著無盡威勢的沉悶暴喝,猶如滾滾雷霆一樣,在天地之間轟然炸響.

上篇:第一百七十一章 入宗測試     下篇:第一百七十三章 驅逐龍冥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