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二百一十二章 輪回  
   
第二百一十二章 輪回

陳汐感覺自己的身體快要炸掉!

那股從幽冥錄中傳出的力量,如同浩浩蕩蕩磅礴萬鈞的汪洋大海,自己的真元與之一比,簡直就像一條河溝,差了千百倍都不止.

這股力量神秘,幽邃,透著一股令人沉淪的無力感,仿似生死都不再受自己控制.這是幽冥的氣息,他曾在蘇冷身上見到過,不過蘇冷所悟出的幽冥道意太粗淺,太微弱,就像米粒之珠,無法與日月爭輝.

只一眨眼的功夫,陳汐就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毫無掙紮的余地,而他則像一個旁觀者,一個出竅的靈魂,不再屬于這副身軀.

怎麼會這樣?

剛才那道聲音又是誰?

不過,聽他所,對自己好像並無惡意……

"你叫陳汐對吧,交出手中的那件法寶,我立刻走人,保證日後不再找你麻煩."就在這時,卿秀衣皺眉開口.在她眼中,被自己等人包圍在中央的陳汐,此刻的神雖然很平靜,但卻透著一絲不出的古怪氣息,這絲氣息令她感到不舒服,不敢再遲疑.

"卿姑娘,不是了一起先殺死這子,然後分配寶物嗎?若如此的話,我就要那個三寸人!"皇甫崇明一指陳汐肩上的靈白,悠悠道.

"哼,我要浮屠寶塔!"

"浮屠寶塔歸我了!"

東海龍鯊島的柳鳳池和北蠻蒼窟山的蠻洪幾乎同時開口,話剛完,兩人便即怒目而視,皆是冷笑不已.大有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苗頭.

"陳汐,剛才我的話你聽到了嗎?你看看這些人的嘴臉,一個個高高在上,目中無人,把你當做螻蟻欺辱,當做草芥踐踏,為何?因為他們自認為身份比你高貴,背景比你雄厚,修為比你強大,所以才會如此肆無忌憚,如此無法無天!"

靈白立在陳汐肩頭,一字一頓道:"陳汐,一直以來你都太善良,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被人欺負到頭上了,才奮起抵抗,這樣能保護自己嗎?能保護親友嗎?"

"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殺!殺得他們害怕!殺的他們提起你的名字,都感到絕望!殺得他們統統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百倍,千倍的代價!殺得他們的親人,師友都要承受你的怒火,尸山血海,流血漂櫓,在所不惜!你要讓世人永遠記住,得罪你陳汐的下場,注定要滿門抄斬,斷宗滅代!"

這家伙還濃重的殺心!

周圍眾人聞,都是心中暗自一驚,旋即心中又付出一絲喜色,如此通靈的寶貝,還擁有如此智慧,不是仙器的器靈,又是什麼?

"家伙,以殺止殺,非大道也!"驀地,一個沙啞蒼涼的聲音從陳汐嘴中傳出,聲音中帶著一絲獨有的悲愴,令得靈白不由一愣.

這一刻,陳汐負手于背,氣質凌然,深邃的眼眸中仿似涵蓋了無窮宙宇,斗轉星移,日月潮汐,山河變遷,滄海桑田……只一對眼睛,竟然衍化出天地興亡,生死輪回之理數!

嗯?

這家伙怎麼像變成另外一個人了?

眾人皆敏銳地察覺到陳汐氣質的巨大變化,不由心中一凜.

"哼!死到臨頭,還裝神弄鬼,給我死來!大伏虎拳印!"在蠻洪背後,一個古銅色皮膚的青年暴喝一聲,跨步上前,渾身肌肉一條條賁張而起,周身烏光繚繞,彙聚于右臂之上,一拳砸出.

轟!

風云彙聚,氣流轟鳴,簡簡單單一拳,卻像能破開山岳,攪亂江海,恐怖的力量,凝聚成千百尊虎頭形狀的拳印,張牙舞爪,破空朝陳汐腦門抓去.

這一擊,干脆簡練,又是突然出手,凶悍之極.

"不錯,蠻哲這大伏虎拳印中,蘊積著幻化之道,影魂之道,虎魄之威,三者糅合,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五年後參加群星大會,或許有他的一席之地."一側,蠻洪似早預料到蠻洪會出手,心中暗暗點評不已.

大伏虎拳印是蒼窟山宗傳承下來的道品武學,蘊含幻化,影魂之道,糅合虎魄之力,修煉至極致,一拳打出,擁有萬虎咆哮震蕩九霄之威.

蠻哲這一拳,已深諳其中精髓,厲害之極.

"米粒之珠,也敢放光?"陳汐冷冷一哼,右手一揮,一抹黑白相間的光華升起,形似輪盤,循環旋轉,如同日升月落,暗含無窮變數,生生死死,輪回不休.

砰!

蠻哲的拳印就像紙糊的一樣,被黑白輪盤輕易碾碎,而他整個人則被黑白輪盤當頭罩住,竟是毫無躲避的余地,無論他怎麼躲避,都逃不開黑白輪盤的鎖定,甚至連掙紮都忘卻了.

然後,眾人就看到一副驚人的畫面,蠻哲精壯雄健的身軀上,生機飛快流逝,只一瞬間,他就變成了一個白發蒼蒼的佝僂老者,臉頰皺紋密布,老眼昏花,牙齒掉落,整個脊梁塌陷成彎弓的形狀.

只一瞬間,一個英姿勃勃的青年,就變成了風燭殘年似的老者,壽元不再,生機枯竭!

這……這是什麼力量?

眾人的瞳孔都是驟然一縮,心中湧出一抹大驚駭,大恐怖.

修士,只要進階金丹之境,就能擁有數千年壽元,只要不停修煉,步步進階,甚至能永葆青春,而修士追天問道的根本目的,就是為了與天地同壽,擺脫生老病死之束縛,跳出五行外,不再輪回中.可以,壽元就是修士的性命,是其生存的根基,沒有壽元,一切都是妄談.

然而此刻,卻有一種力量能逆轉壽元,剽竊性命之根基,如何不讓人心生恐怖?

咔嚓!

一聲脆響,蠻哲壽元枯竭,全身肌膚,骨骼,筋脈仿似也抵不過時間的侵蝕,寸寸崩裂,化作飛灰.

就這樣,一眨眼的功夫里,一個金丹境年輕一代佼佼者,永遠消失天地之間.眼睜睜看著這一幕的發生,眾人只覺遍體生寒,如墜冰窟.

"輪回……這是輪回大道,不,是輪回法則!難道你是一尊天仙!?不,就是尋常天仙,也根本掌控不得輪回法則,你究竟是誰?"卿秀衣驚疑道,這個一直以恬靜淡然,飄渺如煙示人的女子,此刻似是想起什麼,心頭波瀾叢生.

"一個黃庭境的家伙而已,剛才那一擊,不定就是其壓箱底的手段,咱們一起聯手,就不信殺不了他!"皇甫崇明冷哼道.

"不錯,我清楚記得,這家伙的確只有黃庭境修為,此時施展出如此厲害的一擊,或許是借助了手中法寶的力量,但明顯不可能持久,咱們一起出手,必然能滅殺了他!"林墨軒目光閃爍不定,似是看破了陳汐身上的秘密,冷冷道.

"林兄所不假,此子的確是黃庭境修為,也只有仙器的力量,才能令他施展出如此恐怖的力量吧?"蕭靈兒也是點頭道.

聞,其他人心中皆是暗自松了口氣,如果陳汐的身份是一尊天仙,那他們想染指其身上的寶物,和找死沒什麼區別.

但很顯然,這家伙並不是天仙,甚至連金丹境界都沒有.那麼剛才滅殺蠻哲的力量,就跟好解釋了,必然是來自其手中的仙器之威.

一想到這,眾人心頭的貪念就像瘋狂滋長的野草,不減反增.輪回的力量啊,如果能擁有這件仙器,豈不是能修得輪回道意,擺脫六道之束縛?

"原來如此."卿秀衣似也想明白其中緣由,神色重新恢複波瀾不驚,淡然道:"諸位,咱們一起動手,先殺了他,否則被他各個擊破,咱們誰都逃不掉!"

話時,卿秀衣素手一翻,一面煙霧繚繞的青銅古鏡出現手中,表面篆刻著繁密神秘的圖案,花鳥蟲魚,山川河岳,彙聚在一起,湧散出一股朦朧混沌的氣息,令得四周虛空中都蕩漾著一層似真似幻的飄渺氣象.

煙霞寶鏡!

看到這件寶物,眾人瞬間無不心中一驚,這件煙霞寶鏡乃是云鶴派赫赫有名的一件法寶,據這寶鏡以前也是仙器級別的存在,但是在數千年前,因為某種不可得知的原因,這件寶鏡遭到了極大重創,品階方才跌落仙器之下.不過即便如此,這件法寶已經威力強橫之極,為云鶴派贏得了無數聲威!

此刻,煙霞寶鏡出現在卿秀衣手中,眾人頓時就明白,這女人要全力出擊了!

幾乎在卿秀衣剛祭出煙霞寶鏡,又是一聲沉渾古樸的聲音響起,皇甫崇明手中,不知何時也多出一件鼎形法寶,三足兩耳,九蟒盤踞,寶氣沖天,乾定天下!

"九蟒定乾鼎!"

"竟然是睿王府六大奇寶之一!"

"皇甫崇明這家伙也要全力出動了,看來他和卿秀衣一樣,對這子身上的仙器志在必得,不行,自己也不能落下了!"

見到此幕,眾人哪里還敢怠慢,生恐被卿秀衣和皇甫崇明搶了頭籌似的,一個個毫不猶豫祭出自己壓箱底法寶.

一時之間,十余件形狀各異,寶氣繚繞的法寶橫空出現,瑞氣千條,霞光萬丈,吟鳴如潮,凜冽的殺氣,直沖九霄.

戰斗,一觸即發!

上篇:第二百一十一章 天地興亡歎     下篇:第二百一十三章 彼岸,沉淪,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