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一縷意志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一縷意志

嗡!

終結道域,凝聚于指尖,一指點出,黃昏湧現,橫掃天地,十余件法寶被黃昏之光輕輕一刷,頓時就像斷了線的風箏,失去與其主人的聯系,撲簌簌墜落苦海之中.

除了卿秀衣早早察覺不妙,收回了煙霞寶鏡,皇甫崇明的九蟒定乾鼎,柳鳳池的萬水龍鯊刀,林墨軒的黃天道劍,蕭靈兒的靈樞火劍,薛晨的九靈萬鶴圖……幾乎所有人的寶物都被一網打盡,抹除掉本元烙印,徹底成了無主之物.

噗!

失去與法寶的聯系,皇甫崇明等人皆是身體一顫,猛地吐出一口血來,心神遭受到重創.

"還我法寶!"

"孽障!不把我的黃天道劍交出來,天上地下,沒有誰能夠救得了你!"

"怎麼會這樣?九靈萬鶴圖內,有著我的一縷神魂坐鎮,怎麼可能被輕易抹除?"

夾雜著憤怒驚恐的尖叫聲響起,不過面對傲立在苦海之上的陳汐,他們卻是再不敢上前.

他們這時候已經意識到,面前這個黃庭境子,絕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樣簡單,其施展出的種種道域,簡直都有化腐朽為神奇之功,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要知道每一種道域,都是修士曆經無數磨礪,冥思苦想,參悟天道方才凝聚出來的,過程艱辛困苦之極,其困難程度不亞于徒手攀山,精衛填海,甚至絕大多數修士一輩子都無法掌握道域的真諦.上千修士中,能有一名領悟出一種道域,已經是莫大的造化了.

然而陳汐,竟然能在瞬間施展出彼岸,沉淪,終結三種無上道域,這種恐怖的手段,以及對道域的運用技巧,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所有的想象,簡直不敢相信這世上怎會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存在.

這家伙,真的是黃庭境界嗎?

這一刻,望著那渾濁苦海之上的孤峻身影,眾人心中無法遏制地升起一抹無力感,就像面對一座無法撼動的山岳.

他們已經不再奢望能搶到陳汐身上的仙器,相反,他們只希望能奪回屬于自己的法寶,僅此而已.

"你不是陳汐."卿秀衣突然道,幽冷的聲音打破沉寂.

陳汐沒有否認.

"並且我已看出,剛才的攻擊,已消耗了你所有力量,否則你決不會等到現在,也不動手."卿秀衣顯得冷靜無比,一字一句道.

陳汐抬頭,訝然地看了卿秀衣一眼,恍然道:"原來是一位天仙轉世,怪不得,那我問你,明知道我力量殆盡,你為何又不動手?"

"若我推測不錯,你此刻還留有一絲余力,應該是為逃跑做准備的."卿秀衣不假思索道.

"哦,那我再問你,你可推測出我是何人?"陳汐饒有興趣道.

"你絕對不會是仙器的器靈,通過觀摩你剛才施展的三種道域,我覺得你應該是幽冥中的一尊大人物的意念,不,應該是一縷意志!"卿秀衣想了想,沉著冷靜大道,眸光清澈,顯現出智慧的光澤.

一縷意志?

兩人的對話,並沒有掩飾,一字不漏地聽在眾人耳中,當聽到陳汐身體中,蘊含的是一尊大人物的一縷意志,恍然大悟之余,心中隨即升起一股驚濤駭浪.

只有曆經九重天劫而不死,羽化登仙的天仙級強者,方才能以"意志烙印"的方式,分散諸界,宛如身外化身一樣,遨游無窮宙宇,遍觀天機奧義.

每一縷"意志烙印"中,都包含著天仙級強者的念頭,智慧,力量,以及對天道法則的掌控,未曆經天劫的修士,根本就不是其對手.哪怕是地仙級人物,除非逼不得已,也絕不敢去得罪一尊天仙的"意志".

因為誰都無法保證,當自己去滅殺一尊天仙的"意志烙印"時,其主人會不會撕裂無盡虛空,瞬間出現在自己面前,那絕對是滅頂之災!

也正因如此,當得知陳汐身體中竟然擁有著一尊大人物的一縷意志,眾人心中的驚駭也就可想而知了.

"丫頭,卻如此聰慧,若不夭折,來日必成大器,哈哈哈……這次就饒過爾等一次,走也."陳汐大笑不已,聲音蒼涼豪邁,透著一股獨有的悲愴.

嗤啦!

陳汐袍一揮,漫天的血彼岸花,無盡的渾濁苦海,以及那收取其他人的十余件法寶,統統消失不見,然後右手在虛空輕輕一劃,裂開一個漆黑深邃的裂縫.

下一刻,他已抬步跨入裂縫中,轉瞬消失在天地之間.

眾人呆若木雞,心中都是湧出一抹濃的化不開的苦澀和深深的挫敗感.

他們是誰?

是來自大楚王朝各大頂級宗門的風云人物,是年輕一代金丹境強者中的翹楚人物,是有望在五年後群星大會上嶄露頭角,擁有一席之地的厲害角色.

在宗門中,他們是眾多師長眼中的好苗子,在一眾師兄弟中,他們是光芒耀眼的明日之星,在無數的芸芸眾生眼中,他們就是天之驕子.憑借雄厚的背景,強大的實力,尊崇的地位,他們一路修煉至今,稱得上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無往不利.

然而這一次,卻在一個黃庭境子面前,狠狠地栽了個跟頭,賠了夫人又折兵,非但沒有撈到仙器,反而搭進去了各自的壓箱底法寶,心中的恥辱,憋屈,憤怒,不甘也就可想而知.

在場眾人之中,或許只有澹台洪的緒最為複雜,他知道,經此一事,日後再與陳汐相見,恐怕就是敵非友,再難保持之前的關系了.一想到自己無意間與一個擁有神奇煉體功法,三件仙器,擁有無限潛力,背後還站著一縷大人物意志的年輕人關系決裂,他的腸子都快後悔青了.

"唉,只希望看在紫萱的面子上,能夠挽回一些分吧……"雖如此想,澹台洪心中依舊糾結到無以複加的地步,一時半刻也化解不了,臉色也是陰郁愁苦起來.

"可恨,實在是太可恨了,林墨軒,蕭靈兒,皇甫崇明,你們三個剛才怎麼的?只是一個黃庭境人物,怎會擁有如此多的底牌?害得我等損失一件件重寶,你們必須給出一個交代!"東海龍鯊島弟子柳鳳池臉色不善道.

"不錯,必須給出一個交代,因為此事,害得我蠻哲師弟也命喪九泉,若非受到你們蒙騙,我等豈會朝那個子下手?"蠻洪也惡狠狠道.

這兩人也是一肚子邪火無處發泄,皆把矛頭指向了皇甫崇明等人,其他人見此,也都紛紛扭頭朝皇甫崇明望去,個個神色陰沉,目光直欲噴火.

"哼,怎麼著,沒搶到仙器,反倒在我面前撒野來了?"皇甫崇明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氣,見眾人把矛頭指向自己,心中怒火更熾,大聲冷笑道:"讓我給出一個交代,你們也配?"

"你……"蠻洪怒目一瞪.

"想打架?"皇甫崇明陰沉道:"不過,你蠻洪可得為你背後的蒼窟山宗好好考慮考慮,得罪我等,那可就等于等罪睿王府,黃天道宗,九鼎仙派,這種後果只要你承擔起,我皇甫崇明今日奉陪到底!"

聞,林墨軒和蕭靈兒朝皇甫崇明身邊站了站,紛紛冷笑不已,意味很明顯,就是要跟皇甫崇明同進同出,抱起團來.

"哼,卿姑娘怎麼?"柳鳳池冷哼一聲,眼珠一轉,朝一直默然不語的卿秀衣望去,在他看來,若能拉卿秀衣合伙,完全不用忌憚皇甫崇明等人.

"是啊,蠻某也想聽聽卿姑娘的意思."蠻洪看似粗獷魁梧,人卻並不傻,相反,極為善于察觀色,柳鳳池一開口,他就頓時明白其中意味,也相繼開口.

兩人如此一,頓時又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了卿秀衣身上,連皇甫崇明三人也不由眉頭一皺,顯然,在三人心中,卿秀衣的決定也同樣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畢竟這女人實力在那擺著,又是天仙轉世之身,她一旦決定插手此事,幫助柳鳳池等人,那皇甫崇明等人也不得不重新考慮對策.

"如果我沒猜錯,皇甫崇明,柳鳳池,蠻洪,你們三方應該都是為了乾元寶庫而來."卿秀衣目光一掃四周眾人,突然起了乾元寶庫的事.

果然,這三方人聽到卿秀衣的話,神色皆有點不自在,目光閃爍.

"你們不用否認,因為我云鶴派也是為了乾元寶庫而來,我建議,不如咱們四方合作,共同探尋乾元寶庫,如何?"卿秀衣神色恬靜,淡然道.

"憑什麼要合作?各自尋各自的豈不更好?"皇甫崇明皺眉道.

"我知道你什麼心思,不就是掌握了一幅乾元寶庫的殘圖?實不相瞞,我云鶴派手中也有,我相信東海龍鯊島和北蠻蒼窟山的諸位,手中想必也有這樣的殘圖."

卿秀衣清眸流轉,瞥了澹台洪一眼,淡然道:"殘圖終究不是完整的地圖,咱們四方合力,進入乾元寶庫的機會將更大,遇到危險時,也能共同分擔一些,諸位覺得呢?"

"那進入乾元寶庫之後,寶物該如何分配?"皇甫崇明猶豫道.

"各憑手段."卿秀衣道.

"好,我們答應."皇甫崇明,柳鳳池,蠻洪等人略一思索,皆是答應下來.

"裴鍾,薛晨,殘圖我交給你們,你二人先與其他諸位道友一起行動,我先去解決一些事,在尋找到乾元寶庫之時,我必然會及時趕回."卿秀衣素手一揮,一份玉簡落入裴鍾手中,而她則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衣袂飄飄,眨眼已消失在莽莽沙海中.

這女人神神秘秘的,這又是做什麼去了?

眾人抬眼望著卿秀衣消失的方向,心中都是升起一絲疑惑.

上篇:第二百一十三章 彼岸,沉淪,終結     下篇:第二百一十五章 綠洲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