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二百一十七章 梵云嵐  
   
第二百一十七章 梵云嵐

一件事,明天起我就要出差了,大概七天左右,不過存稿差不多能支持三天左右,我會盡可能抽時間存更多的稿,盡一切可能不斷更.在這段時間,兄弟們的留,打賞,月票什麼的,我都不能一一回複了,見諒一下哈.還希望大家多多投票支持,拜謝躬身退場.

——

卿秀衣的煙雨道域,在陳汐看來,的確是他在所有敵人中,見到的最厲害的一個,一花一草,皆蘊含著玄妙道意,並且韻意自然,毫無斧鑿痕跡.

單是這一手道域修為,就能令卿秀衣在同階修士中處于巔峰之位.

然而此刻,這煙雨道域卻被一名黑袍遮面的身影輕易撕開,如入無人之境,這種手段簡直是駭人聽聞!

不過卿秀衣神色依舊恬靜淡然,也不見她動作,那被撕裂的煙雨道域已經被修複如初,這才開始打量這個"不請而來"的敵人.

一襲寬松黑袍遮蓋全身,連面容也都遮擋在帽子中,令人看不清其面容,不過單從黑袍勾勒出的窈窕身段中來看,這必然是個女人無疑.

"這女人是誰?力量好詭異,其修為只怕應該在金丹境界之上……"卿秀衣心中飛快推算著.

噗!

便在這時,在那半空中,化作一抹金光的靈白,驀地恢複原形,飛至陳汐身前,他的臉已經是煞白透明之極,身體搖搖欲墜,猛地吐出一口血來.

很顯然,黑袍女人的到來,令他果斷終止了自毀性命的做法,不過卻像是遭受了反噬,神變得萎靡不振起來,眼眸暗淡無光.

看到這一幕,汐卻是暗暗松了口氣,心中所有的憤怒,驚慌,痛苦悉數化作由衷的喜悅,只要靈白活著,管它下一刻是不是洪水滔天,厄運降臨?

"陳汐,原來是你,難道是你殺了滕氏兄弟?應該不會錯,若非你身上殘留著他兄弟二人臨死前,種下的幽蝶花魔粉,我也不可能追蹤到這里.如此看來,那兩件東西還在你身上了?"黑袍女子突然驚異出聲,聲如黃鶯清啼,風鈴脆響,韻味悠悠,別有一番風味.

聞,陳汐眉頭一皺,霍然道:"你是血月魔宗的梵云嵐?"

不會錯的,跟滕氏兄弟有關,又能一眼就認出自己,這女人不是珺口中的梵殿主梵云嵐,又是是誰?

這下麻煩了!

陳汐心中愈發沉重起來,原本一個卿秀衣,已經令他感到無力之極,如今又多出一個血月魔宗的女人,心中的沉重也就可想而知.

血月魔宗?

聽到陳汐點出這黑袍女人的身份,卿秀衣秀眉不由微微一蹙,她幾乎在瞬間就判斷出,此女是敵非友,並且這女人也是為了陳汐身上的寶物而來!

"咦,你竟然認得出我?"梵云嵐似是微微驚訝,目光一掃旁邊的卿秀衣,若有所思道:"看來我來的很及時,否則你身上的東西就被人搶走了."

"你覺得能從我手中搶走他?"卿秀衣不在沉默,冷冷開口,她身為中原云鶴派弟子,對血月魔宗之人自然特無好感,辭之間已毫不掩飾自己的敵意.

"能夠施展出煙雨道域,想必你就是外界傳聞中的那個天仙轉世之身,云鶴派的卿秀衣吧?在我血月魔宗的資料中,你是整個大楚王朝最傑出的天才人物之一,天資超群,實力每時每刻都在以驚人的速度提升,耀眼之極.不過可惜的是,你也是我血月魔宗重返天下時,必須要除掉的一顆眼中釘,恐怕再也成長不起來了."

梵云嵐悠然道,她已不再去理會陳汐,因為在她眼中,陳汐已經毫無抵抗自己的能力,正經是身側的卿秀衣,令她不得不重視起來.

"想讓我死?那就看你有沒有這種實力了."卿秀衣淡然道,那面對涅槃境強者,依舊波瀾不驚的氣度,看得陳汐也不得不承認,此女的心智之堅韌,已經遠超過一般意義上的天才人物.

"那我就先殺了你,證明給你看."梵云嵐輕笑道,話時,她黑袍猛地獵獵作響,右手如電探出,一道血色漩渦湧現掌心,其內風暴轟鳴,鬼哭神嚎,仿似鎮壓著無數戾魂惡鬼.

遝!遝!遝!

虛空中被踩踏出一個個透明的腳印漣漪,梵云嵐瞬息來到卿秀衣頭頂之上,血色漩渦包裹拳頭中,直接變化成了血盆大口,涵蓋天地,如天狗吞日,籠罩而下,竟似要把卿秀衣整個人吞噬掉.

"在我的煙雨道域中,你任何的攻擊,都休想碰觸到我."渺渺聲音中,卿秀衣身影憑空消失原地.

"哼,我這血渦大魔拳乃是道品武學中的極品,蘊含十六種魔宗道意,自身又是涅槃七輪的修為,你一個金丹修士,又怎可能是我的對手?"一擊不中,梵云嵐身影一晃,仿似先知先覺一般,腳步在虛空中連續踏出.

如龍遨游,如鳳振翅,周身挾帶透明魔焰,仿似一尊魔靈降臨人間,幾乎是縮短了空間的距離,瞬間就到達卿秀衣面前,一掌拍出.

這一掌,誰也無法形容其速度,也沒有人能夠形容其霸道,霸絕天下,魔焰裂空,拳頭所經過的地方,虛空塌陷收縮,仿似被這一掌抽空了所有的力量.

而在梵云嵐周身,一縷縷透明如燃的魔焰,彙聚為一顆顆面容猙獰的透明骷髏頭,張開嘴巴,發出刺耳之極的桀桀怪叫,配合她的掌勢,愈發襯得她猶如一尊霸絕人間的女魔神.

面對這一掌,連躺在地上的陳汐,心中都不由生出一種逃無可逃,只能坐以待斃的絕望感來.

這就是涅槃境修士的威勢,一招一式,無不帶著磅礴罡氣,陰陽交融,與天地合,能夠借助天地之"勢"來壓迫敵人.

所謂的"勢"很玄虛,語無法表達,簡單點,就是涅槃境修士以陰陽二罡凝聚涅槃輪,而後方能領悟天地罡氣中存在的"勢",這種"勢"融入自身的攻擊中,普普通通的一招,就能讓人生出與整個天地作對的渺感,是一種對身心的一種壓迫之力.

一些弱的修士,單單是面對涅槃境修士施展出的這種"勢",就有可能被摧垮斗志,氣機崩潰,厲害之極.

梵云嵐這一掌,可謂是把"勢"的力量融于其中,發揮的淋漓盡致,可怖之極.

砰!

然而下一瞬,驚人的一幕出現了.梵云嵐這如流星劃破長空,如神靈摘星奪月的一掌,居然被卿秀衣抵擋住了!

上篇:第二百一十六章 煙雨道域     下篇:第二百一十八章 地仙玉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