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二百二十章 鉤之音  
   
第二百二十章 鉤之音

青蒙蒙的大霧,濃的像化不開的蜜糖,甫一進入其中,梵云嵐就感覺像陷入了棉花團之中,無論如何用力,都無法驅散開那在四周繚繞的青霧.

"怎麼會這樣?雖我如今只有全盛時期不到一成的實力,但怎會連霧氣都驅散不開?"梵云嵐心中一緊,隱隱察覺有些不妙.

這周圍莽莽如青色云海的大霧,一樣望不到盡頭,如夢似幻,散發著瓊漿玉露般清醇的香味,如窖藏多年的老酒,令人神魂迷醉.

梵云嵐修煉至今,也不知經曆了多少的凶惡之地,但像眼前種地方,她還是頭一次見到,感覺像幻陣,卻偏偏沒有察覺到一絲靈力的波動,看似像一片美麗之極的云海仙境,但卻處處透露著詭異的氣息.

叮咚……叮咚……

一陣飄渺如天籟般的聲音,像溪水淙淙般在青霧深處響起,旋即整個天地,四周的每一寸空間,都在響起這叮咚曼妙的聲音.

像百靈鳥在清啼,像天女在吟唱,宮,商,角,徵,羽,天地間最為純正的音符,以一種似呢喃,似淺吟,似纏綿的方式,奏響出一曲能令人沉迷**的渺渺之音.

像人的手在撫摸臉頰,像濃蜜意的少年少女在床榻上婉轉承歡,欲念噴湧,盡享魚水之歡.

這聲音與浮?聲靡語不同,一點都不妖冶,反而像來自億萬生靈心底深處的**交織而成,潤物細無聲,令人不知不覺就被它勾起內心深處的火.

"這是什麼聲音?又是從哪里傳來的?"梵云嵐只感覺內心深處,有一團**之火被點燃,在洶湧,令得自己整個身軀都變得火燙起來,酥軟如水,綿柔無力.

從修煉至今,她一直不曾動過念,七六欲對她這個魔宗弟子而,簡直就像是兒戲,根本就影響不到自己的道心,然而此刻,任憑她關閉六識,周圍一切變化,都統統視而不見,卻依舊無法阻攔那縷聲音的潛入.

那縷聲音就好像是無形力量,直入心靈,攪亂她的道心.

甚至她發現,配合著這縷聲音,那青霧中溢散出的香味,悄然從渾身每一個毛孔中進入自己的身軀內,其含帶的瓊漿玉露般清醇的氣息,就像世上最猛烈的春藥,令她的血液和氣機都在**之火中洶洶燃燒.

無論是聲音,還是這股清醇之香,都強悍之極,無形無物,無可抗拒,只刹那間,梵云嵐眼前就顯現出了種種幻象.

這是心魔大起,走火入魔的征兆!

"呼……呼……"

就在這時,梵云嵐耳畔響起一連串低沉急促的喘息聲,她低頭一看,就看到手中提著的陳汐雙眸緊閉,雙頰漲,胸膛起伏,渾身都像是在不受控制地顫粟.

很顯然,這家伙跟自己一樣,道心受到了這聲音和香味的侵蝕,欲念叢生,正在竭力抵抗這股詭秘之極的力量.

"這大霧有問題,離我遠點,快!"陳汐的聲音沙啞中透著一股狂躁不安,像一頭正在努力遏制自己嗜血欲念的野獸,配上他那扭曲的臉頰,顯得猙獰無比.

剛進入這青霧之中,他就發覺不妙,然而跟梵云嵐一樣,他同樣無法抗拒那不斷湧入內心深處的聲音,和清醇如酒的香味.

並且和梵云嵐不同,他如今身軀重創未愈,真元枯竭,渾身連半點力量也沒有,所遭到的誘惑,要更為凶猛,更為直接,若非他道心早已磨煉的堅如磐石,恐怕早已被火控制思維,走火入魔,徹底淪陷為一頭**野獸了.

"在這大霧中,你也逃不掉,也好,我暫且先放過你!"梵云嵐也知道事態危急,刻不容緩,果決松開陳汐,盤膝坐在一側,全力抵抗著內心如火燃燒的熾熱?欲.

陳汐躺在地上,暗自松了口氣,剛才他被梵云嵐提在手中,身軀不可避免地與梵云嵐摩擦,再加上內心**的噴湧,那種欲?火焚身的感覺,令他神智都差點崩潰.

"原來你們在這里?怎麼不逃了?"

然而不等陳汐全身心去抵抗心中的欲魔,卿秀衣那恬淡幽冷的聲音,猛地響徹在耳邊,睜眼一看,果然就看到,卿秀衣也闖入了青霧之中!

"是你!卿秀衣,難道你沒有發現,這青霧有古怪?不如咱們先不要爭執,待走出這片青霧,咱們再一決高下如何?"梵云嵐猛地站起身子,黑袍獵獵,聲音中透著一絲凝重.

"這青霧的確有古怪,但我只需斬殺了你,照樣可以安然離開這里,何必再給你喘息的機會?若我猜測不錯,遭受地仙玉符一擊之後,你如今恐怕只剩不到一成的實力,不趁此機會殺了你,豈不是太可惜了?"

話未完,卿秀衣便即毫不猶豫動手,身影如電,雙掌如松盤虯,似鶴靈翔,朝梵云嵐擊殺而去,干脆直接,顯現出必殺的決心.

唳!

拳勁滔滔,如仙鶴清啼,靈動飄渺中透著凝重沉渾的力量,萬千拳影,竟打出了萬松朝聖,千鶴云集的浩瀚氣象.

"云鶴派道品武學松鶴化宇拳?欺人太甚,你以為我怕了你不成?"梵云嵐仿似被激怒了一樣,不再苦苦壓住內心洶湧的?欲之火,身影一晃,一招剛猛凶厲的拳法,捶打而出.

相較于卿秀衣松鶴化宇拳的靈動沉凝,她的拳法顯得剛猛凌厲之極,拳如大錘,錘天砸地,滅殺八方,打在虛空中,發出嗡嗡如黃鍾大呂的音爆聲.

這是血月魔宗凶名赫赫的血影戰錘拳,同樣是道品武學,一拳打出,如戰錘轟砸,講究的就是快猛絕倫,悍猛無雙.

砰!砰!砰!

這兩個女人,再次戰做了一團,招式狠辣決絕,毫不留,無不向對方要害攻去,都抱著迅速抹殺對手性命的想法.

梵云嵐雖只剩不到一成的實力,但拼起命來,卻爆發出無窮潛能,竟跟卿秀衣拼了個不相上下,難解難分.

陳汐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看著這兩個女人拼命,心中的火欲念卻是不減反增,大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因為梵云嵐和卿秀衣戰斗時,拳勁相撞,不時會震碎對方的衣物,有的地方顯現出雪白如玉的肌膚,若隱若現,顯現出了誘人的春光.

尤其是梵云嵐,一直以黑袍遮面的她,在戰斗剛開始時,就被卿秀衣扯破遮面黑袍,露出一張傾國傾城般嬌豔無比的臉蛋,雙眉如墨,瓊鼻櫻唇,眼眸似一汪深泉,水波流轉,清澈盈盈,她的肌膚雪白細膩,光滑水潤,仿似一掐都能滴出水來.

此刻的她,卻是鬢發散亂,肌膚如玫瑰花瓣一樣泛起一層暈,身上衣服破損,曼妙誘人的身段中,春光乍泄,透著一股驚心動魄的誘惑.

而卿秀衣也是如此,在世上眼中,她仿似從朦朧煙雨中走來的凌波仙子,容顏如畫,清麗不可方物,身段窈窕,神聖不可侵犯,簡直就是所有人心中不可褻瀆的女神.但如今卻也是云鬢散亂,裙裳破損,細膩清麗的瓜子臉上,也是湧出一抹清豔誘人的潮之色,散發出一股無法喻的嬌媚氣息.

很顯然,兩人在戰斗中,也遭受到了那青霧中能勾起人心中**之火的聲音和香氣的影響,並且還很嚴重.

這是因為兩人全力戰斗,已不再壓制道心欲念,也再不敢緊閉六識,周身氣機與青霧之間,毫無阻礙,結果卻被那聲音和香味趁機而入,繼而令周身欲?火以一種驚人的態勢暴漲著.

兩人雖明知道如此下去極為危險,但為了殺死對方,卻是緊要銀牙,戰斗不休,毫無妥協的意思.

隨著戰斗越演越烈,卿秀衣和梵云嵐身上破損的衣飾更多,露出的肌膚一大片一大片,欺霜賽雪,遍染暈,誘人無比.

並且兩女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喘息籲籲,香汗淋漓,那模樣看得陳汐咬破舌尖,這才勉強壓制下體內洶洶欲?火.

他本來對男女之事並不多了解,修煉至今也一直是清心寡欲,不曾貪念過?欲之樂,但是此時此刻,看到兩人的模樣,腹下的火愈發洶湧,簡直快要被焚化掉身軀,燃燒起來,這是他快要壓制不住自己的**了.

叮咚……叮咚……

青霧中,那令人沉迷**的渺渺之音,越來越響,就像響徹在內心深處一樣,要把內心的?欲全都釋放出來.

而那霧氣中的清醇香味,也越來越濃,熏人欲醉.

噗通!噗通!

兩聲悶響,戰斗中的卿秀衣和梵云嵐,像被抽空全身力量一樣,雙雙踉蹌倒地,身體綿軟無力,任憑如何掙紮也是站不起來了.

好死不死的,陳汐就躺在這兩個女人的中間位置,能夠清楚地看到兩女身前的無限春光,甚至能嗅到從兩女身上逸散出的一絲絲異樣的芬香.

"嚶……"梵云嵐像失去了理智,輕聲呻吟,她的目光陡然鎖定在身旁的陳汐身上,眼眸火熾熱,直欲滴出水來.

——

PS,和諧詞太多了,修改好久……大家若是看著爽,趕緊投票哈,嗯,這是自動更新.

上篇:第二百一十九章 清醇之香     下篇:第二百二十一章 被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