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二百五十六章 救治靈白  
   
第二百五十六章 救治靈白

廣袤無邊的丹田空間內,再沒有如同汪洋般的真元湖泊,空蕩蕩一片,枯竭一空,四處都是破碎不堪的傷痕,就像龜裂的大地,滿目瘡痍.

令人吃驚的是,就在那些傷痕裂縫中,正有一點點灰蒙蒙的光斑在飄舞,像飄灑搖曳的星光,仔細看去,這些光斑融入丹田內的傷痕之中,轉瞬間,那些傷痕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修複!

一眼望去,甚至讓人懷疑,那里好像從沒有受到過嚴重的創傷一樣.

當陳汐看到自己的丹田時,那些傷痕都已經修複好了一半,這一幕瞬間就令他呆住,

在他預想中,自己的丹田只怕早已像個千瘡百孔的水囊一樣,慘不忍睹,修複起來只怕需要更長的時間,哪曾想竟會出現如此神異的一幕?

一定是這些光斑的作用!

陳汐幾乎瞬間,就看到那些在努力修複丹田傷痕的一點點光斑,然後當他認出這些光斑時,不由再次大吃一驚.

這些光斑赫然是混沌息壤!

絕對沒有錯,光斑身上所散發出的那一縷氣息,絕對是混沌息壤無疑,不過令他疑惑的是,混沌息壤怎會無緣無故地出現在自己丹田里?

在陳汐的背脊上,蘊生著九尊巫紋,以九宮之勢呈現,戍土巫紋鎮壓在最中央,而混沌息壤就是在戍土巫紋中蟄伏著.

這塊混沌息壤,以及乙木巫紋中的無名神木,庚金巫紋中的無名金屬,丙火巫紋中的無名火晶,壬水巫紋中的無名水珠,都是陳汐在浮屠寶塔四象境中獲得,這五件極為神異的寶物,能夠散發出五行之精氣,淬煉身軀,神奇之極.

正是因為這五種寶物的存在,陳汐的煉體修為才會呈現突飛猛進的勢頭連連突破,並且在瀚海沙漠的五行廢墟之地,也是憑借這五種寶物,他才能如魚得水般縱橫在妖獸群中,汲取那些五行妖獸的五行精華,令其實力再次飆升.

而在這五種寶物中,混沌息壤無疑是最神異的一件.

混沌息壤能夠任意轉化為各種屬性的精華,反哺給其他四件寶物,尤為重要的是,那其他四件寶物原本就是從混沌息壤中孕生出來的!

如今,混沌息壤的力量卻進入自己體內,修複自己的丹田,即便陳汐早就知道混沌息壤極為不凡,也依舊被這個突如其來的驚喜搞得暈乎乎的.

"難道傳是真的?在太初混沌未開的時候,開天辟地的第一批先天神魔靈體就是在混沌息壤中孕育而生,玄黃之氣雖被稱作萬物之母,但玄黃之氣同樣是由混沌息壤中生出,混沌息壤甚至已經可以稱作本源之母,難道正因為其擁有的孕育性靈,蘊化萬物妙用,所以才會對我的丹田起到修複作用?"

陳汐無法確定,不過不管如何,有了混沌息壤的幫助,他已經再不用費時費力得去修補丹田了,這無疑為他省下許多的時間.並且按照他的估計,自己的丹田用不了半個月,就足以徹底修複如初.

"嗯?金靈蓮果?"

當看到在丹田半空中懸浮的一顆金燦燦果實時,陳汐心中湧出一陣興奮,想起一個絕妙注意,"弟弟吞服了一顆火蓮靈果,整個身體已化為火蓮靈體,無異于脫胎換骨.靈白如今的身軀庚金劍竹已經破碎不堪,意識更是沉睡不醒.如果把金靈蓮果讓其重塑身軀,是否就能蘇醒過來?"

靈白當日獨自對抗皇甫崇明等十余人,所遭受的傷勢之重,還要在陳汐之上,並且由于靈白體質特殊,乃是劍魂和法寶庚金劍竹的結合體,任何療傷靈藥都好像對它無用,所以從那日昏迷之後,到現在還沒有醒來.

這一直是陳汐心中一個牽掛,更多的是愧疚.

在瀚海沙漠時,靈白就曾自損性命,阻擋卿秀衣和梵云嵐對自己的攻擊,若非突發變故,靈白差點就此喪命,後來也是因為碰帶自己那位神秘的"師姐",靈白這才恢複如初.

而三個多月前,為了給自己和背後的陳家贏得一絲生機,靈白再次義無反顧地沖上前,自損性命,力挽狂瀾,這才會陷入昏迷中不醒.

如果無法把靈白救治過來,陳汐一輩子都無法釋懷,因為他欠靈白的實在太多了.

"不過具體該如何做,我卻不甚清楚,還要問問弟弟才行."陳汐想了想,再也坐不住,起身出門.

——

陳家正廳中,陳昊皺眉道:"哥,按你所,靈白體質特殊,跟咱們人類截然不同,就是我去找師尊幫忙,恐怕也無濟于事啊."

陳汐怔了怔,問道:"難道以金蓮蓮果重塑身軀,還有什麼講究不成?"

"嗯,師尊幫我以火靈蓮果重塑身軀時,曾專門修煉了一種秘術,並且冒了極大風險,自損壽元,方才成功的."陳昊點頭答道:"師尊曾,此術逆天改命,非道心堅定,意志強大之輩,絕無法成功,並且成功幾率只有五五之數."

聞,陳汐難免有點失望.

"哥,不如我回宗門,再詢問一下師尊吧?憑他老人家的手段,應該可以想出一個辦法的."陳昊見哥哥不語,心中頓時一慌,連忙道.

陳汐似突然想起什麼,眼睛一亮,揮揮手:"不用,我突然想起來,還有一個辦法可以做到."著,匆匆離開了正廳.

"哥哥一向沉穩,如今卻有些心神不甯起來,這可是罕見的很啊."望著陳汐離開的背影,陳昊心中感慨不已.

其實他知道,哥哥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太在乎靈白了,若非沒有這個家伙,別是他,恐怕連整個陳家都毀滅一空了.

陳昊捫心自問,如果換做是自己,也絕對會跟哥哥一樣,想盡一切辦法去救治靈白,否則這一輩子恐怕都不會原諒自己.

令陳昊詫異的是,從這天之後,哥哥便再也沒有從房間中走出來,好像是在閉關修煉一樣,令人費解.

就這樣,一晃又是一個月過去了.

這一天,陳汐突然從打坐中蘇醒過來,唇邊已是泛起一絲笑意,他看了一眼在浮屠寶塔內沉睡不醒的靈白,心道:"成與不成,就在此一舉了."

這一個月的時間里,他的丹田已經徹底恢複如初,並且利用半個月的時間,令自己的真元恢複到最佳狀態,如今在他的丹田內,汪洋大海一般的真元大湖再次出現,湧蕩不休,而在大湖中心,玄牝之門所形成的漩渦,也是越來越大,當玄牝之門大開的時候,兩儀金丹便會從內孕育而出.

而到那時,就是金丹境界了.

當然,進階金丹並不像想象中那樣簡單,相反,在進階金丹境界那一刹那,周身氣機沸騰,真元收縮,會在玄牝之門內,生出一道風火大劫,若能渡過,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金丹修士.

此劫雖不比天劫那麼恐怖,但對尋常修士而,也是一道難以跨越的鴻溝,十個黃庭圓滿境修士中,起碼有七個會在進階金丹境時,會喪命在了風火大劫中,身隕道消.由此也能知道,風火大劫的可怖之處了.

不過陳汐距離金丹境界,還差一步,倒也不怎麼擔心,更何況他如今的心思都在靈白身上,也根本顧不得這些.

從床上做起,陳汐沒有再猶豫,周身力量朝右手心的玉墜中湧去.

不錯,他是要進入洞府,拜見季禺.

也只有這位生存了百萬年之久的洞府之靈,才能幫得到靈白.畢竟,靈白能夠以庚金劍竹為身軀進行修煉,就是季禺幫忙施法的.

嗡!

一聲奇異清吟,房屋內,平靜的虛空中驟然泛起一道道波動漣漪,最終形成一道可供人進入的漆黑洞口.

陳汐毫不猶豫地抬步進入其中.

進入洞府也是有限制的,例如他第一次是剛獲得洞府時,僅僅算是開啟,獲得了成為洞府主人傳承弟子的資格.

而想再進入洞府,就必須滿足一些條件,才能開啟玉墜上的禁制,進入其中,像第二次進入洞府的條件,就是煉體,煉氣都達到紫府境界.

而這第三次進入的條件,則是煉體,煉氣修為都達到黃庭境界,陳汐早在瀚海沙漠時,就把煉體和煉氣修為雙雙達到了黃庭圓滿境界,自然已足夠進入洞府.

——

洞府內,碧草如茵,大河滾滾流逝,測試天峰矗立在大河中央,還是以前的老樣子,陳汐再一次進入其中,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些感慨,洞府沒變,而自己卻已不再是當初那個青澀少年.

嘩啦啦!

大河波濤洶湧,一襲青衣的季禺破水而出,腳踏水波漣漪,踱步至大河之畔,看到再次進入洞府的陳汐,他那清癯恬淡的臉頰上,不由浮起一絲笑意,足足將近六年不見,當年的家伙如今已成長為一名磊落青年了.

"陳汐,你可是為闖天峰第二重測試而來?不過以你如今的實力,只怕已足以闖過前九重測試了."季禺含笑問道.

前九重測試?

陳汐一呆,卻是沒有細想,搖頭道:"前輩,我這次來,是為了別的事."著,他把靈白如今的處境一一介紹了一遍.

"倒是沒想到,這劍魂竟然如此至至性."季禺贊賞了一句,旋即問道:"我倒是的確可以救助于他,不過那金蓮靈果罕見無比,你真的要用在他身上?你不在思量思量?"

"不用思量了,相比靈白的性命,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陳汐毫不猶豫答道,著,把金蓮靈果拿了出來,遞給季禺,"還望前輩出手相助."

季禺點點頭,笑道:"這家伙跟著你,倒也算是因禍得福,日後成就金靈之體,前途無量啊,把他交給我吧."

聞,陳汐連忙把靈白心托出來,交給季禺,這才徹底松了口氣,感覺渾身一陣輕松,他才不管靈白前途有量無量,只要能蘇醒過來,已經足夠了.

"我需要以秘法幫他重塑身軀,趁這段時間,你還是趕快去天峰之上闖關吧."季禺吩咐了一句,便即走進大河之中,消失不見.

闖關?

自己闖過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時,獲得了星斗大手印神通,闖過第二關,又能獲得什麼好處呢?

如此一想,陳汐心中不由大動,毫不猶豫朝天峰上飛去.

上篇:第二百五十五章 湮滅無極     下篇:第二百五十七章 逐日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