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二百五十七章 逐日之境  
   
第二百五十七章 逐日之境

感謝兄弟"四周"再一次3666打賞捧場!兄弟,你牛!原本打算這周萬字更新一過,下周恢複兩更休息一下,現在看來,下周還得萬字更新,就當是為本書第一個"豪俠"四周兄弟慶賀了.

熔漿滾滾,火浪騰空.

一望無垠的大地上,流淌著無盡的金色熔漿,像一條條蜿蜒在大地上的火龍,咆哮著,游蕩著,透著一股焚化萬物的暴虐氣息.

這里簡直就像一座火山的底部,只有熾熱無比的熔漿,地面上根本無立足之地.

而在蒼穹上,則掛滿了璀璨奪目的星辰,一閃一閃,仿似近在咫尺,抬手就能摘下一顆,顯得深邃漂亮之極.

頭頂億萬星辰,腳下熔漿遍布,陳汐立在半空中,有點驚疑不定,這里就是天峰第二重試煉之地?

陡然之間——

一座巨大的石碑從天而降,出現在陳汐身前,這座石碑大有百丈范圍,像一面山壁,表面光滑如鏡.

神奇的是,在那石碑表面,赫然有著一對深邃神聖之極的翅膀在扇動,這對翅膀每一根羽毛都像是由一縷縷星光組成,泛起一層層清冽星輝似的漣漪.

遠遠望去,這對翅膀內,就像有億萬星辰在沿著玄妙的軌跡在運轉,每一次扇動,都像是億萬星辰在閃爍一樣,靈動深邃,簡直能把人的靈魂吸進去.

轟隆隆!

石碑表面陡然裂開無數道裂縫,轟然碎裂,消失不見,而陳汐卻吃驚發現,石碑雖然消失了,但自己的腦海中,卻清烙印晰印著一對翅膀扇動的畫面,纖毫畢現.

"逐日之境!在天地無窮異象攻擊下,飛至十萬里之外!"就在石碑消失那一刹那,忽然一道蒼老飄渺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陳汐頓時恍然,他在進入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時,就曾聽到過這道聲音的提示,也正因此,才獲得了星斗大手印這部神通絕學.

"逐日之境?難道是要我追著太陽的方向,飛上十萬里之遙?"陳汐頓時感覺頭皮發麻,苦笑不已.

上次為了躲開皇甫崇明等人的追殺,他從瀚海沙漠深處一路飛至松煙城,差不多就有十萬里之遠,足足令他飛了三天三夜,中途更是冒著性命危險,吞服了兩顆太清玉液丹,方才抵達松煙城.

也正因如此,才會令得他身軀遭到嚴重創傷,躺在床上足足昏迷了快三個月的時間.

"我才剛把傷勢療養好,難道又要再受傷一次?"陳汐心中複雜不已,有點後悔如此莽撞就沖進了第二重試煉之地.

然而不等他後悔,蒼穹星空中,陡然傾瀉下一場大雪,雪花大如鵝毛,令陳汐駭然的是,這些雪花竟然都是一道道冰刃組成!

嗖嗖嗖!嗖嗖嗖!

無數道冰刃潑灑而下,凌厲鋒銳的刃芒切割著虛空,發出尖銳撕裂的聲音,每一道冰刃所蘊含的力量,竟然堪比紫府境修士的全力一擊.

那種形,簡直就像有成千上萬的紫府修士,齊齊發出了攻擊一樣,聲勢可怖之極.

陳汐正處在冰刃的下方,而他的下方則是滾滾流淌咆哮的熔漿,所以他想躲避,只有上前逃!

一點都沒有猶豫,陳汐施展神風化羽遁法,整個人如同一抹電芒疾風似的,朝遠處暴掠而去.

砰!

在快要沖出冰刃群覆蓋的范圍時,陳汐被一道冰刃狠狠擊中身軀,頓時在他背脊上撕開一道血痕.

不過他的煉體修為,已經可以做到斷臂重生,這一抹血痕甫一出現,就恢複如初,不過那冰刃上湧出的力量,卻令他的身軀一趔趄,差點又撞上另外十余道冰刃中.

"不行,這些冰刃雖然無法徹底傷到我,但卻能令我的速度降低,一著不慎,恐怕就再無法逃脫……"陳汐一瞬間,就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之危險,哪里還敢保留,整個人如一抹虛影一樣,玩命似的朝前沖去.

在飛行的過程中,在他的眼眸中,前方的極遠處,有著一顆熾熱無比的太陽懸掛,看似極近,但想要短時間內拉近距離,也是不可能的事.

這顆太陽,或許就是逐日之境中,所要追逐的目標了.

刷!

億萬星辰密布的蒼穹下,一道極快如煙的身影,在朝前掠去.

陳汐的臉色已經變得凝重之極,才飛行了一個時辰,他就接連遇到了無數的冰刃,無數的巨木,無數的碎石……

其單個的攻擊,無不相當于紫府境修士的全力一擊,密匝匝從蒼穹上落下來,那種攻擊密度簡直就是無孔不入.

雖他的神風化羽遁法已經把風之大道徹底融入其中,更兼顧了一縷天空道意,但在這種密集的攻擊覆蓋下,依舊不可避免地遭受到十幾次攻擊,若非他的煉體修為足夠強大,單是這十幾次攻擊,都足以令他開膛破肚,重傷不起.

尤為嚴重的是,隨著深入,蒼穹上傾瀉下來的攻擊,力量一點點正在變得強大,如果他推測不錯,自己很快就將迎來相當于黃庭境修士的攻擊力量,不是單個的,是一群,密集如雨點!

麻煩!

實在是麻煩!

陳汐心中閃電般掠過種種策略,但卻沒有一種能用到現在的處境中,尤為令他感到危機的是,這樣的攻擊若繼續持續下去,他根本就不可能飛馳十萬里之遙.

哪怕吞服太清玉液丹都不行,蒼穹上的力量正在逐漸變得強大,太清玉液丹的藥力雖然強大,但也根本無法支持自己抵達十萬里之外.

原因很簡單,以他如今的身體強度,勉強能吞服兩顆太清玉液丹,再多的話,根本就承受不住.

轟隆隆!轟隆隆!

一道道曲折蜿蜒,炫亮如銀蛇的雷電,像瓢潑大雨一樣轟然從蒼穹上劈下,整片天地頓時被雷霆電弧覆蓋.

措不及防之下,陳汐頓時被其中一道雷電劈中,肩膀上洞穿出一個焦糊的血洞,其力量起碼能夠媲美黃庭境高手的一擊了.

"該死!"陳汐呲牙咧嘴,再不敢胡思亂想,集中精力,從那一片片雷霆電弧中,穿插飛馳.

幸好這些雷霆的力量,要弱很多,若換做是天劫時的雷霆之力,只一擊都足以把他齏粉湮滅掉.

就這樣,再次飛行了近兩萬里,陳汐剛修煉回來的真元,再次快要枯竭一空,其中大半是飛行所消耗,一半是為了抵抗天空上不時降下的攻擊所用.

"這里的颶風攻擊,已經可以媲美黃庭圓滿境修士了……"陳汐在一道道水柱似的漩渦颶風群內穿梭著,心中卻是一點點往下沉去,在這樣下去,別飛過十萬里了,就是三萬里都不可能到達.

怎麼會這樣?

天峰第二重試煉之地的考驗,只是為黃庭境修士設置,威力卻怎會如此恐怖?

不對,這其中一定暗藏著什麼玄虛!

陳汐在腦海中拼命思索著進入第二重逐日之境之後,所見到的一切.

"大地熔漿,頭頂億萬星辰,逐日之境,十萬里之遙,天地異象的攻擊……等等,自己好像疏漏了哪一種東西?是石碑!一定是那石碑!"

陳汐眼睛一亮,猛地想起,自己進入逐日之境時,所看到的那座百丈范圍的石碑,那石碑才是關鍵所在.

無緣無故的,石碑表面出現一對涵蓋億萬星辰的翅膀干嗎?

如此一想,他腦海中,再次清晰地映現出那對星光流溢,神聖深邃的雙翼形象,這一刻,他才猛地察覺,這對羽翼每一次扇動,都好像帶動了無數的星辰之力,澎湃的星輝傾瀉而下,仿似下一刻,就像穿梭虛空,消失在無盡星空的深處.

越看,陳汐就越感覺這對羽翼不同凡響,好像這對羽翼正在傳達什麼東西一樣,令他的心神不由緊緊陷入其中.

不自覺地,他周身內的巫力轟然湧出體表,形成一對羽翼形象,寬各有十丈,表面泛起漣漪似的清冽星輝,無窮的細星辰彙聚其中,運轉不休,簡直和他腦海中的羽翼一模一樣.

嗖!

一股磅礴的力量從身後湧來,陳汐整個人就像被推著前進一樣,速度快逾閃電,已快逼近瞬移的邊緣,只一瞬間就沖出了雷霆電弧覆蓋的范圍.

"好厲害,原來這重考驗,其實就是參悟這對雙翼的力量,進行逐日十萬里的考驗的……"

陳汐頓時明悟過來,心中很是後悔自己現在才認識到這一點,不過當看到自己身體兩側舞動的雙翼,他的心神瞬間被一抹驚豔取代.

這對羽翼表面星光流溢,造型靈動飄渺,透著一股神聖深邃的浩渺氣息,簡直就像上蒼最完美的一件傑作,不似人間應該擁有.

嗖!

陳汐不再思量,迫不及待地開始測試這對羽翼的速度,心中一動,他摒棄真元不用,周身巫力湧入雙翼,嗖的一聲,整個人如同離弦之箭,下一刻已出現在十里之外.

其速度之快,竟然比神風化羽遁法都高出一大截,已經極度接近瞬移的速度了!

"如果當初擁有這一對雙翼,恐怕早就把皇甫崇明等人甩開了,哪里會如此狼狽……"陳汐心中驚歎連連,這種速度,他只在聞玄真人身上見到過.

而那聞玄真人可是冥化境修為,更是掌握了瞬移的飛遁之法!一對雙翼的速度,竟然能夠堪比瞬移,如何不讓人震驚?

——

PS:還是解釋一下吧,我上次的感冒一直沒好,沒想到昨天又嚴重了,這些天一直上午在社區醫院打點滴,兄弟們或許注意到,原本定在中午的更新,總是下午才更出來,我真心沒偷懶的……帶病日更一萬字,這樣都不算勤奮,那我真的要欲哭無淚了.

上篇:第二百五十六章 救治靈白     下篇:抱歉,請假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