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二百六十九章 以死相拼  
   
第二百六十九章 以死相拼

第三更!感謝兄弟"四周"再一次3666打賞捧場,我已經無法用語形容內心的激動了,兄弟,狂拽酷炫吊炸天有木有?另外,感謝兄弟"牛大灣的魚"投出的一張寶貴月票,太感謝了!

——

嗤嗤!嗤嗤!

茫茫劍雨,從蒼穹覆蓋而下,一道劍芒就像一柄刺空利劍,此刻萬劍齊齊從空中落下,虛空頓時像被刺穿出無數個窟窿,發出一陣急促尖銳刺耳的聲音,震得在場眾人的耳膜幾欲要炸掉.

而在這億萬金燦燦的劍雨中,陳汐卻恍如幽靈一樣,穿梭不休,星空之翼連連扇動,沒有沾上一點劍芒.

嗖!

陳汐消失在原地,速度快得無法想象,根本沒有任何詞語可以形容,一彈指為六十刹那,而陳汐的速度,卻是在千分之一刹那,就已掠過百丈距離,出現在了魏越子身前,劍箓直刺而出.

劍浪滔滔,猶如九天銀河彙聚于一劍之中,一頭水猿模樣的凶獸,在澎湃的水行道意中嗷嗷嘶吼,為劍勢平添一股凶厲暴虐的氣息.

這一劍赫然是萬藏劍之坎劍道!經過劍箓內黑帝水皇神箓的加持,道意化形,一劍刺出蘊生出了凶獸水猿的異象!

不過眾人都看得出,相較于身法速度之快,陳汐這一劍卻顯得有點慢,不過這也是他故意為之,他純粹是要拿魏越子當靶子,測試自己的武道.

不過對魏越子而,這一劍卻像是從虛空中瞬移而來,驚得他亡魂大冒,再不敢遲疑,幾乎下意識劍招一變,一招坤劍殺斬出,一面金色的劍刃牆壁橫擋身前.

噗!

不過在劍箓的鋒銳攻擊下,遮面金色劍刃牆壁就像紙糊的一樣,瞬間被破開一個大洞,而魏越子也已趁此機會,暴退出幾十丈.

這個結果早在陳汐的預料當中,微微一笑,毫不遲疑,再次朝魏越子殺去.

與皇甫崇明等人比起來,魏越子的實力明顯要差上一分,對陳汐的威脅也等同于無,不過用來測試自己的武道修為,已經可以了.

砰砰砰……

天搖地動,岩石崩碎,氣浪騰空.半空中,陳汐和魏越子戰成了一團,兩人皆是用劍高手,所逸散出的劍氣,給整個演武場造成了極大破壞,滿地焦土裂痕,幾乎成了廢墟.若非陳汐有意控制住戰局,只怕整個陳家宅邸都有可能被夷為平地.

不過即便如此,兩人戰斗時所造成的恐怖氣浪,如一股颶風般,逼得觀戰諸人面色局面,連連後退,唯恐被那可怖的力量波及到自身.

直至退至距離演武場千丈之外,眾人這才暗松了一口氣,旋即心中都是升起一股深深的駭然,誰都沒有想到,陳汐竟然能夠跟一名金丹圓滿境的強者抗衡,甚至隱隱還戰局著壓制性的優勢.

在場只有陳昊看出,哥哥一直並未出動全力,有好幾次,哥哥都能夠斬殺魏越子,卻故意放慢了動作,令對方逃過了一劫,那模樣就像貓戲耗子一樣.

難道我哥他在測試其劍法?

思來想去,陳昊也只能這樣理解了,他的唇角不由泛起一絲笑意,感覺這一刻所有的擔心都化作了烏有,渾身不出的輕松,仿似有哥哥在,任何危險都已不再能夠威脅自己以及背後的陳氏一族.

同樣,那五元劍派的女弟子林秋靈也發現了不妥,她的修為已臻至金丹後期,雖比不得大師兄魏越子,但在這旁觀眾人中卻是最高的,以她的眼力一眼就看出,大師兄已經處于一種極為危險的境地.

怎麼會這樣?

這可惡的家伙明明只有半步金丹的實力,卻怎會反而壓制了大師兄一頭?

林秋靈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漂亮的臉蛋上已再無驕縱之色,她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的心平複,開始細細打量陳汐的招式.

這一打量,頓時令她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火行大道成,水行大道成,金行大道成,木行大道成,土行大道成……並且還都產生了道意化形的異象,老天!這家伙竟然把五行大道完全掌控了!

尤為令她頭皮發麻的是,陳汐的速度太快,足足超出了大師兄兩倍有余,完全可以媲美瞬移了,並且其背後那對若隱若現的雙翼,似星空浩瀚,透著一股蒼涼古老的氣息,明顯是巫力的氣息,很顯然,那一對雙翼應該是一種強大的神通身法!

如此一來,一個殘酷現實就浮出水面,這家伙不僅是煉氣士,他還是一個煉體修為同樣驚人的煉體者!

"這家伙……難道是一個怪胎?"林秋靈面色蒼白,心中泛起冰冷的驚懼,她知道如果大師兄都不是陳汐的對手,那自己也必然比不過他.

這一刻,林秋靈猛地意識到,自己等人這次前來松煙城,似乎從一開始就把注意打錯了,也正因此,惹下了一個不該招惹的強大敵人.

"娘!大伯贏了嗎?"

陳家後院,翡冷翠早早地帶著陳瑜躲在了這里,畢竟演武場的戰斗太恐怖,避免波及到陳瑜,躲在這里無疑方便一些.不過這樣一來,陳瑜卻是只能看到一團團刺眼的戰斗光芒,至于誰輸誰贏,卻是根本看不清楚了.

"肯定會贏的,當年你大伯可是取得潛龍榜大比的第一人,連你父親都比不過你大伯呢."翡冷翠笑著揉了揉兒子的腦袋,聲音中也透著一股自豪,她想起了當年陳汐在潛龍榜大比時的驚豔表現.

"原來大伯如此厲害,長大了我也要拿潛龍榜第一,和大伯平起平坐."陳瑜睜大清澈漆黑的眼睛,清脆道.

"你難道不想超過大伯麼?"翡冷翠看著家伙臉上的堅定之色,莞爾笑道.

"那怎麼行,瑜兒若是超過大伯,大伯會傷心的."陳瑜搖頭道.

翡冷翠啼笑皆非,心中卻暗道:"你大伯未來不可限量,將來若你能及得上大伯的十分之一,娘已經感到極為驕傲了……"

——

魏越子越打,心中越驚,他感覺自己面對的不像是一個半步金丹的螻蟻,而是一個在任何方面都穩壓自己一頭的怪胎,這種感覺讓他越來越憤怒,但卻苦苦擺脫不了對方的攻擊,憋屈得令他差點吐血.

跨境界戰斗?

可這世上哪有半步金丹,穩壓金丹圓滿境的,這中間可足足差了一個大境界,三個境界啊!

但事實擺在面前,卻令他不得不接受,並且隨著戰斗的深入,他漸漸發現,對手的實力沒有一絲衰減的跡象,反而變得越來越強,那恐怖的劍勢也越來越嫻熟,***,威力也一點點暴漲,每一次攻擊,自己都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面對,而對手卻顯得極為隨意……

"他難道一直拿自己當磨刀石,在淬煉自己的武道修為?"這個念頭甫一冒出來,魏越子登時就心生無盡寒意.

這一刻,他終于明白過來,從戰斗開始到現在,對面這個半步金丹境子,只是把自己當做了陪練對象,根本就沒把自己當做真正的對手!

可惡!

實在是可惡啊!

魏越子胸腹間洶湧著無盡怒火,刺激得他雙眼通,臉色陰沉扭曲,整個人宛如困獸一樣,再無一絲的風度可.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魏越子已陷入瘋狂之中,其頭頂靈台上方,猛地升起一顆耀眼奪目的金丹,其內龍虎相生,陰陽相融,甫一出現,就散發出磅礴恐怖之極的威勢,令得他周身湧動的氣息也是突然暴漲數倍.

不好!這家伙要自拼命了,竟然打算自爆金丹!

陳汐心中一凜,他可是親眼見識過金丹自爆的威力,明白以自己如今的修為,若被金丹爆炸的力量波及,不死也得重傷.

"死吧,我今日活不了,你也得跟著我陪葬!本命金丹,給我……"魏越子瘋狂大笑,那是窮途末路之後,自暴自棄的笑聲,然而還不等他出最後一個"爆"字,他的眼珠猛地瞪圓凸出,笑容也是隨之僵固.

噗!

一抹寒芒乍起,從魏越子的喉嚨洞穿而過,劍身所挾帶的恐怖力量,頓時絞碎了他全身的氣機,也令他再無法控制自己的金丹.

這一劍,可以是陳汐自戰斗開始到現在,毫無保留的一劍,速度快得無與倫比,劍身洞穿魏越子的喉嚨之後,才響起了"噗"的一聲,隨之一股猩滾燙的血液迸射而出,染虛空.

"我已差不多明白了自己的實力,而你的價值也沒有了,我又怎可能眼睜睜看著你自爆金丹,傷害到我?"陳汐搖了搖頭,拔出自己的劍箓.

"你……你……我五元劍派……不……不會放過你的!"話音未落,魏越子這個金丹圓滿境強者,在眾目睽睽之下,從半空中跌落地面,摔成了一灘肉泥,死相淒慘.

"大師兄——"便在這時,林秋靈才如夢初醒一樣,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叫,她剛才被陳汐瞬殺魏越子的一幕驚住了,連施救的機會都來不及.

"雖你是個女人,但為了不讓消息泄露,也只能殺了你了,怪只怪你們這次惹了不該惹的人."

輕淡如風的聲音中,陳汐轉過身體,眼眸如電,霍然鎖定地面的林秋靈.

——

上篇:第二百六十八章 道意四境十二重樓     下篇:第二百七十章 危險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