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主仆重逢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主仆重逢

第一更!感謝兄弟"如此這樣"的打賞捧場支持,還有兄弟"用戶46761996"投出的一張寶貴月票!

——

城牆前,大地龜裂,千里焦土,死尸遍野,一片淒慘絕倫的畫面,一縷縷狂暴的雷暴氣息在空氣中氤氳,平添一股肅殺之氣.

在這萬物俱靜的氣氛中,只有陳汐一個人立在城牆之上,身姿峻拔,顯得醒目之極,幾乎在瞬間,那頭雙翅銀狼就看到了陳汐.

嗯?這個人類修士是……

一瞬間,就像內心深處塵封的記憶被打開一個口子,一股久違的熟悉感覺湧上心頭,這頭金丹境大妖一怔,在半空中停下身體,碧綠的眼眸直勾勾望向陳汐.

"別打了別打了,我認輸,求前輩饒命,饒命啊!"

"現在,你可還要吃我的肉?"

……

"哦,我聽雙翅銀狼擁有一絲遠古神獸奎木狼的血脈,是不是真的?"

"呃……的確是,不過的血脈很駁雜,父親是一頭青翅風狼,母親是一頭雙翅銀狼,所以也不確定是否擁有奎木狼的血脈傳承."

"唔,原來是雜交的啊,不過你給自己起名木奎,想必也是極為渴望像神獸奎木狼那樣擁有強大的實力吧?"

"前輩果然慧眼如炬,的佩服萬分,心中的敬仰之就像那滔滔江河……"

……

"你沒想過自己逃嗎?"

"我哪能這麼做,我可是過,要跟隨前輩身邊一輩子的!"

"我讓你逃就逃,只要活著,比什麼都重要,這里有我一部煉氣功法,你且收下."

"前輩放心,我不但要好好活下去,而且要變得更強!"

……

"主人,你這次不帶我走,我不恨你,待我實力強大起來,你再不留我在身邊,那我可要在您面前抹脖子自殺了!"

……

各種熟悉的回憶,翻江倒海一樣湧入腦海,那一道道熟悉的聲音,那一幕幕烙印心頭的畫面,就像發生在昨天,如此鮮活,又如此逼真地呈現在眼前,那城牆上立著的那道峻拔身影,那熟悉的面容,難道是真的?

"嗥!"

雙翅銀狼仰天長嘯,沉渾的嘶吼就像在宣泄心頭激動,充盈著無法的複雜緒,劃破蒼穹,震蕩天地間.

城牆上,陳汐同樣愣住了,認出了這頭雙翅銀狼的身份,心頭也是罕見地升起一股難得的激動.

木奎!

這家伙可不正是自己進入南蠻深山時,遇到的第一頭妖獸?

那時,自己可是還霸占了人家的洞府啊!

半空中,那頭雙翅銀狼已是化作一個身材粗壯,雙目炯炯的青年,可不正是木奎?他那一對碧綠的眼眸里,此刻已噙著一絲淚水.

——

久別重逢,陳汐和木奎都是由一肚子話要,于是一人一妖就坐在城牆上,一邊飲酒,一邊暢聊起來.

從木奎口中,陳汐終于明白了發生在南蠻深山中的一切,原來自從他收走鎮壓在南蠻深山中的河圖碎片之後,近些年來,南蠻深山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以前無數個歲月里,因為有河圖碎片的存在,南蠻深山中的妖獸,無論天賦如何驚人,無論修煉多長時間,都無法突破紫府境界,像玄睛老黿王,青丘狐王,黑猿王,雷鷹王這一類稱王稱霸的存在,那時候也只是紫府圓滿而已.

但隨著河圖碎片被自己收走,整個南蠻深山中的妖獸,修為都在短短幾年內,連續進階,像一些擁有一絲上古神獸血脈的妖獸,甚至在一年內就從先天境界,跨入了金丹之境,一連跨出了三個大境界!

不過陳汐還是很奇怪,河圖碎片為何會鎮壓在南蠻深山這等地方?這其中莫非又有什麼隱秘不成?

"如今的南蠻深山今非昔比,金丹境妖修大概有十余個,黃庭境的有上千之數,紫府境的就更多了,差不多也有上萬之多,競爭和戰斗也比以前變得更為慘烈,幸好當年主人曾傳授我一部冰鶴訣的煉氣功法,再加上我日夜苦修,只想早日與主人相見,也進階了金丹境界,倒是不曾受其他妖修欺辱."木奎灌了一口烈酒,慨然道.

木奎的雖輕淡,但陳汐卻知道,想要在眾多妖類中生存下來,有多麼的不容易,感慨之余,不由問道:"金丹境之上呢?難道沒有妖修達到?"

"有,不過都已離開南蠻深山,主人您也認識,是青丘狐王和玄睛老黿王,若非您當年誅殺了黑猿王,雷鷹王,青蟒王,墨蛟王和鯤鵬王,如今只怕都已達到涅槃境的高度了."木奎答道.

陳汐恍然,這七位妖王,原本就是南蠻深山中的一方霸主,擁有上古神獸血脈,存活的年月少的數千年,多的上萬年,自身的積蓄驚人之極,在數年內達到涅槃境界,倒也合合理.

"那你們為何要沖出南蠻深山,侵犯人類城池?"沉默許久,陳汐最終還是提出了這個問題,如今他和木奎之間,名義上是主仆關系,但現實是他們已經立在了敵對的陣營,所以他一直避而不談這個話題,但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否則這樣下去,對彼此都不好.

木奎卻似早就知道陳汐會這麼問,眼眸中閃過一絲無奈,還有一絲掩藏極深的恐懼,歎息道:"與人類修士開戰,也是逼不得已."

"為何?"陳汐皺眉道.

木奎咕嚕嚕又連續灌了幾口烈酒,深吸一口氣,緩緩道:"因為一頭遠古神魔,在南蠻深山中蘇醒了."

遠古神魔!

陳汐一怔,心中震驚不已,遠古神魔生存于荒古時期,其種族甚至可以追溯到太初天地未開的時候.這些神魔天生就力大無窮,身高比肩山岳,一身力量足以焚江煮海,摘星奪月,叱咤八方,在三界未分的時候,他們才是諸天世界的主宰,無上王者,人類那時候僅僅只是附庸,地位連妖類都不如.

但隨著人族昌盛,諸多驚天動地的大能者橫空出世,這些神魔至高無上的地位才被打破,並且漸漸退出了曆史舞台.不過即便如此,神魔的赫赫威名卻是永久流傳下來,至今提及神魔二字,依舊令人心生敬懼,忌憚不已.

並且像神魔煉體流這等修煉方式,就是人類強者從遠古神魔的身上學習而來,由此就能知道神魔一族對諸天萬界的影響力了.

而之所以稱呼其為神魔,就是因為這一種族,天生就是眾神之子,眾魔之身,掌控著不可思議的神通之術,神魔這個名字這才淵源流傳了下來.

不過在如今的修行界,一般稱這一種族為遠古神魔,為的就是與一些魔門修士,以及仙道之人區分開來.

如今竟然有一頭遠古神魔,在南蠻深山中蘇醒,陳汐心中之震撼也就可想而知了,但他隨即便意識到一個問題,河圖碎片出現在南蠻深山中,該不會就是鎮壓這頭遠古神魔的吧?

"這頭遠古神魔的實力如今又多強?"陳汐問道.

"應該……差不多相當于地仙境強者吧?"木奎撓了撓頭,道:"我也不曾見識過他的真正實力,不過我曾聽其他妖修同道,這頭遠古神魔在無盡歲月中,實力遭到了極為嚴重的削弱,如今他的實力,僅僅只是全盛時期的萬分之一而已."

"厲害,萬分之一的實力就能媲美地仙境強者,也只有遠古神魔這等恐怖存在,才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啊!"陳汐簡直有點不敢想象,一尊遠古神魔全盛時期,其實力該達到何種高度.

旋即他心中咯噔一聲,這下麻煩大了,有這頭遠古神魔坐鎮,別松煙城,妖獸大軍橫掃整個南疆都不是問題!

"那你……以後打算怎麼辦?"陳汐深吸一口氣,緩緩問道.

"我自然是跟在主人身邊了."木奎想都沒想到,毫不猶豫答道:"主人,如今我的實力還要在你之上,留在您身邊,再不會是廢物一個,您可再別拒絕我了."

看著木奎眼眸中的希冀之色,陳汐也是動容不已,妖類的確比人類更凶狠,譎詐,危險,對力量有著極為盲目的崇拜,但毋庸置疑,它們一旦選擇臣服,其忠心卻比人類要強上百倍,決不用擔心其會背叛自己.

眼前的木奎,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按他如今的修為,其實已經足以與陳汐平起平坐了,之所以還誓死追隨陳汐身邊,就在于其忠心了.

"好!自今日後你就跟隨我身邊吧."陳汐也不再矯,認真道.

"這是真的?"木奎一呆,他原本還想著陳汐再拒絕自己,他就拿自己性命迫使陳汐答應自己呢.

"自然是真的,走吧,先去我家."陳汐笑了笑,拍拍木奎的肩膀,轉身朝城內掠去.

"去主人的家……"木奎掐了掐自己的胳膊,疼痛的感覺證明這一切都是真的,木奎的內心頓時被滿滿的喜悅充盈,容光煥發,笑得嘴巴都咧到了耳邊,若非怕驚擾到陳汐,他恨不得仰天長嘯,來宣泄心中的亢奮和激動.

上篇:第二百七十二章 五行神雷     下篇:第二百七十四章 驚天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