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二百七十八章 萬毒山脈  
   
第二百七十八章 萬毒山脈

一尺長的泡椒墨麟蝦,薄如蟬翼的玉脂靈筍片,金黃流油的青狍肉,焦酥脆爽的茯苓九寶餅,以及一鍋還在汩汩冒泡的鳳尾烏雞湯,盛放在案牘上,色香味俱全,連空氣中彌漫上一股誘人的香味.

"吃吧."陳汐飲了一口酒,朝木奎笑道.

"不用了,我不吃飯都行."木奎連忙道,神色尷尬不已,他第一次做飯,卻把鹽巴當做了烹飪所用的油脂,感覺太丟人了.

"嘗一嘗,雖咱們修煉之人早已能做到辟谷不食,但吃上一些珍饈美饌,也是一種享受."陳汐遞過去一雙筷子,不容拒絕道.

"多謝主人了."木奎推辭不得,抱起碗筷,開始用餐,只嘗了一口瑩白如雪的筍片,頓時感覺口腹之間滿是奇妙難的舒爽,食指大動,忍不住又夾起一塊來吃.隨之一發不可收拾,開始狼吞虎咽起來,再沒什麼拘謹可.

"嗷嗚!"白魁從盤子上抬起頭,不滿地瞪了一眼跟自己搶食的木奎,見這貨下嘴比自己還快,連忙再次把頭埋在盤子里,大口吞咽起來.

陳汐微微一笑,卻是站起身子,回到船艙中開始修煉打坐.距離群星大會只有一年半的時間,他必須抓緊時間修煉,爭取在這段時間內把自己的修為臻至金丹境界,否則只怕連參加群星大會的資格都沒有.

一晃就是半個月過去.

這一天,陳汐從打坐中醒來,隱隱約約感覺到,在自己丹田真元大湖中央的玄牝之門內,有著一絲奇異的風在湧動,細若發絲,不仔細注意根本就察覺不到.

"快了,風火大劫正在孕育,或許用不了多久,自己進階金丹境的契機就來了!"陳汐唇邊泛起一絲笑意,站起身子,舒展了一下筋骨,來到了船頭.

"遠處應該就是萬毒山,萬毒山綿延數萬里,在其後就是橫亙在南疆和中原之間的界河落霞河了……"陳汐摸出一塊玉簡地圖,居高俯瞰下方,對照著地圖審視起來.

許久之後,他收起地圖,朝木奎吩咐道:"等到達萬毒山脈,咱們就從地面橫越過去."

木奎肅然領命,陳汐閉關修煉的這半個月里,他一直守衛在四周,在天空中飛遁,同樣充斥著危險,各種天災**都有可能發生.而選擇從陸地穿行的話,雖花費的時間有點長,但相較而還是安全許多.

萬毒山脈綿延萬里,終年彌漫著一層厚厚的毒霧瘴氣,里邊盤踞著各種各樣的毒蟲,其中尤以蛇,蠍,蜘蛛,蜈蚣,蟾蜍這五類毒物最為厲害,金丹境以下的修士進入其中,無不會被各式各樣的毒物襲擊,沾染劇毒而亡.即便如金丹境修士,也需要帶著一些解毒聖藥,方才敢踏足萬毒山脈.

三個時辰後,陳汐收起寶船,飛落地面,帶著木奎朝萬毒山脈中行去.

唰!

劍光乍起,一只從岩縫中暴竄出來的千腳蜈蚣被斬為兩截,尸體足有水桶粗細,上千只腳爪漆黑中泛著幽藍的光澤,它的血液流淌地面,草木頓時枯萎,生機全無,地面的泥土都被劇毒染成了漆黑如墨的顏色,散發出發出一縷縷惡臭氣味.

"萬毒山不愧號稱萬毒,一路走來,所遇到的毒物起碼上百種之多,並且個個實力都不弱于黃庭境修士,兼且身具劇毒,一般修士的確不敢踏足其中."

陳汐收起劍箓,心中也是變得警惕起來,他之所以選擇橫跨萬毒山,是為了磨礪自己的武學修為,這里的毒物凶險譎詐,實力又不弱,對自己而,無疑是一座天然的練武場,他自是不會就此錯過.

抬起腳步,陳汐往山脈深處行去.

木奎亦步亦趨地跟隨其後,望著陳汐的背影,他心中充滿欽佩,原本他以為自己修為境界,超過陳汐一頭,完全可以幫到陳汐更多,但隨著見識到陳汐所展現出的可怖實力後,他終于明悟過來,自己哪怕如今已進階金丹境界,只怕也遠非陳汐的對手.

"不行,我也得抓緊時間提升修為,一旦修為也被主人遠遠甩在後邊,只怕我又成累贅了……"木奎暗暗握緊拳頭,斗志昂揚.

一處峽谷中.

這片峽谷不大,但卻與四周蒼郁蔥蔥的山峰迥然不同,寸草不生,到處都是光禿禿的碎石,只在峽谷中央位置,有一個十丈范圍的池塘,池塘內綻放著一株漆黑如墨的蓮花,花葉,枝莖都漆黑無比,通體上下繚繞著一絲絲血色霧氣,顯得妖豔無比.

此時在池塘四周,卻有一群人聚攏,或者被圍困在那里,因為在他們對面,盤踞著一頭磨盤大的七彩蜘蛛.

令人駭然的是,這頭七彩蜘蛛長著一張嬌豔無比的臉頰,身軀卻是臃腫龐大,色彩斑斕,生著許許多多令人惡心的毒瘤,身下八只大腳泛著鋒利如刀的冰冷光澤,遠遠望去,這頭七彩蜘蛛顯得詭異邪惡無比,令人頭皮發麻.

並且在其龐大的身軀四周,還有著一層猶如煙霞般的毒霧在彌漫,美麗中透著極度的危險氣息.

"姐,趕緊走,遲則不及!"

"這頭七彩碧霞蛛,起碼有上千年的道行,只差一步就能蛻化人形,不過其實力足以媲美金丹境修士,我等遠非對手,姐,你還是趕快走吧!"

"走!我們來擋住它!"

這群人明顯以中央那個碧裙女子為首,面對七彩碧霞蛛這等恐怖毒物,那十余名身材健碩,氣質精悍的男子,此刻卻是滿臉焦急,七嘴八舌道.

"我不走,要死一起死,我怎能棄你們而不顧?"碧裙女子模樣也是漂亮之極,不過那張精致的瓜子臉上,已是煞白一片,堅定搖頭道:"更何況這次是我要求來萬毒山,尋找墨玉血蓮的,我不能走."

聞,旁邊一個高大中年皺眉焦急道:"姐,你若不走,我等如何能安心應敵?你留在這里也幫不上忙,還是速速離開吧!"

"對,姐,你帶著那一株墨玉血蓮趕緊走,有了它就可以從天寶樓換取龍涎香,救回馮家少族長之命,如此就……"

"不要了!"碧裙女子咬牙打斷道:"死在這里,也總比舍下你們逃走好,我如今……也就只剩下你們這些親人了."

"姐!"高大中年臉上盡是痛苦,他是看著少女自幼長大的,感至深,如同父女,又怎忍心看著她就此死去?

嗖!

就在這時,七彩碧霞蛛發動了攻擊,八只大腳飛舞,如同從空而降的刀刃,瞬間就絞碎了一名護衛的身軀,然後張嘴吐出一團蛛絲,卷住碎尸血肉吞進了肚內.

"老九!"看見自己的老兄弟瞬間被殺吃掉,那高大中年目眦欲裂,怒吼一聲,手中巨斧掀起一團匹練光芒,劈斬而出.

當!當!

巨斧之力劈斬在此毒物的背部,卻像劈在了堅硬無比的金屬上,濺起一連串的火花,卻是沒傷到它半分,反而被它趁此時機,又奪去三個護衛的性命.

"嗯?那里有戰斗發生,好厲害的七彩碧霞蛛,起碼相當于金丹中期修士的力量了!"一抹身影出現在峽谷千丈之外,瞬間就看到了這一幕.

此人自然是陳汐,他在萬毒山穿行足足三天時間,一路上遇到不少厲害的毒物,但卻還是頭一遭見到如此厲害的蜘蛛毒物.

"桀!桀!"此時,那頭七彩碧焰蛛發出一聲尖利嘶叫,八只鋒利如刃的長腳再次飛舞起來,竟隱隱有著一絲刀法的意蘊,凌厲肆虐,潑灑如浪,所過之處,虛空氣流都被撕裂得一條條,發出尖銳的音爆聲.

只一眨眼時間,再次有三名護衛被開膛破肚,成了這頭毒物的腹中美味.

"老六!老七!老十一!"高大中年憤怒咆哮,狀若瘋狂,然而更令他驚駭欲絕的是,那頭毒物竟然朝姐殺去了.

他再顧不得自身安危,掄起巨斧,橫擋在碧裙少女身前,欲要斬斷迎面襲來的一只長腳利刃.

砰!

令他絕望的是,他的巨斧竟反而被這頭毒物的長腳斬斷,頓時在他胸膛破開一個血肉模糊的傷痕,倒飛出去.

"羅叔叔!"碧裙少女驚呼出聲,雪白的臉上湧出一抹決絕之色,持劍朝七彩碧霞蛛斬殺而去.

"桀!桀!"

然而她的力量,甚至連高大中年的一半都不如,在那頭毒物眼中,更是毫無威脅,反而像是送到嘴邊的美餐,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利得意的嘶鳴,揮起一只長腳,橫掃而出.

刷!

眼見這名碧裙少女就要被攔腰斬為兩半,一抹刺眼寒光驟然乍現,似憑空出現的流光,夾著凌厲無匹的鋒銳之氣,徑直洞穿七彩碧霞蛛的嬌豔臉頰.

咔嚓!咔嚓!

恐怖的劍氣透過劍身,在這頭毒物體內橫沖直撞,頓時把它那堅硬無比的身軀切割成無數碎片,轟然倒地.

碧裙少女死里逃生,連忙朝後退去,驚恐不安地望著地上化作碎片的七彩碧霞蛛,仿似不敢相信自己竟活了過來.

"姐,你沒事吧?"高大中年躺在地上,手捂傷口,卻止不住鮮血橫流,那血液更泛起紫黑色,顯然剛才那一擊,令得他也是身中劇毒了.

碧裙呆呆地搖了搖頭,旋即驚醒過來,連忙跑到高大中年身邊,興奮道:"羅叔叔,那頭毒物死了,死了."

"姐,是那位前輩救了咱們,趕緊去謝謝那位前輩."高大中年嘴唇發紫,卻強自撐起身軀,望著遠處道.

碧裙少女一愣,抬眼就看到,一個峻拔削瘦的青年,正在朝這邊走來,他模樣清雋,氣質飄然出塵,渾然不是自己預想中的"前輩"模樣,倒像和自己差不多年齡一樣.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碧裙少女躬身道,她雖驚詫陳汐的年輕,但也清楚這世上有著太多年輕強者,有的甚至不弱于一些老一輩修士.

"舉手之勞而已."衣袂飄舞,陳汐瞬間來到池塘前,掃了一眼四周,發現在場只剩下少女和那高大中年還活著.

"前輩的哪里話,若不是您,恐怕在下和姐都已喪命當場了."高大中年咬牙站起身子,氣喘籲籲拱手道.

"你中毒了,還是趕緊躺下運功療傷吧,否則有性命之危,我這里有一枚解毒所用的化清寶丹,你且服下."陳汐搖了搖頭,遞給高大中年一枚丹藥,做完這一切,他目光不經意一瞥,登時就看到,在身前的池塘里,開著一朵漆黑如墨的蓮花,沐浴在絲絲血霧中,顯得妖豔無比.

——

PS1:這是英雄救美的橋段麼?

ps2,神箓貼吧的一位吧兄弟"xzxo0508"今天訂婚,大家有空去祝福一下吧~金魚在這里也送上自己的祝福:百年好合,白頭偕老!

上篇:第二百七十七章 一路向北     下篇:第二百七十九章 腐蝕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