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二百九十二章 請君入甕  
   
第二百九十二章 請君入甕

甯一,羅圭,繡三娘的刺殺經驗的確豐富之極,全力一擊之中,殺傷力驚人不,又能按照自己心意,令所有的動靜都扼殺在無聲無息中,這種對力量的掌控,也達到了一種爐火純青的地步.

只一瞬間,陳汐所在的房間已是滿目瘡痍,裂痕無數,再沒有一件完好的東西.其實若非三人掌控力量,但是那爆炸力都足以把整座酒樓毀掉.

"唔,我來看看,咱們的獵物死成什麼樣子了,大少爺可是交代,死了也要把他的尸體也帶回去."滿臉疤痕的羅圭望了望一片死寂的房間,摩拳擦掌地朝內走去.

"這個死變態,對尸體也如此感興趣."繡三娘厭憎地罵了一句,和甯一一起,也進入房間中.

"嗯?不對啊,怎麼找不到他的尸體?連一絲血跡都好像沒有……難倒這子被咱們的攻擊蒸發掉了?"羅圭搜遍了房間每一寸地方,也沒找到一絲預想中會出現的碎肉殘尸,不由疑惑不已.

"蒸發?就是人蒸發了,儲物法寶總該留下吧?"繡三娘嗤笑道.

"一起仔細搜尋,剛才咱們的全力一擊,就是涅槃境修士突然碰上,也得受到傷害,那個子不出意外,應該必死無疑."甯一陰冷道.

就在三人身形剛動之際,空氣中忽然發出嘶的一聲輕響,聲音幾乎微弱不可聞,就像一把極鋒利的刀片劃過一張薄紙.

然而,三人臉色卻是齊齊一變.

"心!"

甯一瞳孔驟然縮如針,他看到,一抹近似虛無的劍芒,倏然出現在羅圭的咽喉三寸之地,就像瞬移一樣,猛刺而出.

快!

快的無與倫比!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劍,羅圭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這一劍洞穿喉嚨.

而與此同時,一根漆黑長滿冰冷利刺的巨大狼牙棒,橫亙空中,朝繡三娘一砸而下,棒影凝重,如掄山岳,速度卻又快速無比,砸得虛空都塌陷崩裂,凶厲霸道之極.

早已察覺不妙的繡三娘,充分展現出一名殺手的素質,想也沒想,就在體外撐起一面赤光繚繞的鏡狀防禦法寶.

砰!

沉悶的撞擊聲響起,繡三娘嬌的身軀就像被山岳狠狠砸了一下,身形踉蹌不穩,但她畢竟不是庸手,應變極快,順著這股力道向後一滾,堪堪化解掉身上遭受的恐怖撞擊力.

"羅圭,繡三娘,你們沒事吧?"

甯一警惕四周,渾身散發著可怖的力量,但他的心中卻是驚駭的無與倫比.那一抹劍芒和一根狼牙棒簡直都像憑空出現一樣,一擊之後,就消失無蹤,連一絲蹤跡都找不到了!

這樣來無影,去無蹤的攻擊,如何不讓人心寒?

甯一的心迅速往下沉.

"我沒事."繡三娘神色驚疑不定,環顧四周,如同驚弓之鳥,她引以為傲的"回旋漣漪"之術,在敵人的攻擊下,第一次失去了神奇的效果,再無用途.

"我怎麼可能有事?想殺我,沒那麼容易,三尸化鬼!"就在這時,原本被洞穿喉嚨的羅圭,竟然發出一聲憤怒猙獰的聲音.

砰!

羅圭的身體陡然炸開,一分為三,中間那一具身體喉嚨被洞穿,早已死絕,其他兩具則完好無損,血光一閃,又重新融合為一副身軀.

甯一和繡三娘並不驚訝,羅圭乃是煉體金丹初期修士,肉身強悍,生機沸騰如漿,又修煉了三尸化鬼這門神通,只要不被齏粉腦袋和心髒,就能快速恢複過來.

事實上,在他們三人中,如果繡三娘充當的角色是斥候,羅圭就是一面防禦肉盾,再配合甯一的凌厲無匹的攻擊,在對戰中三人互為犄角,能夠發揮出最強大的威力.

砰!

然而就在羅圭的身軀剛剛複原之際,在他腦袋一側,一抹凌厲近似虛無的劍光再次憑空出現,鋒銳森然的劍芒凝聚著可怕的雷芒電弧,絞殺而出,在一聲沉悶的碎裂聲中,羅圭的腦袋瞬間被絞碎成一團血霧.

這些血霧還要在凝聚一起,卻被劍芒中挾帶的雷芒電弧轟殺湮滅,徹底無蹤,轉眼間,羅圭就成了一具無頭尸體.

這一劍,徹底滅絕了羅圭的生機,任憑他煉體修為再高,神通再厲害,腦袋被滅殺一空,也再難活命.

"羅圭!"甯一嘶聲驚呼,他已經注意到,那一縷劍芒正是從羅圭死去的位置飛射而出的.

刷!

手中地煞刀毫不猶豫的一斬而出,漆黑如實質的刀芒宛如一輪黑色殘月,割裂虛空,風馳電掣.

然而甯一這含恨的全力一擊,卻落空了.那片虛空被撕碎成無數片,也沒有顯現出敵人的蹤跡.

怎麼可能?

難道是掌控空間大道的地仙強者在附近?

甯一心中的驚駭如同驚濤駭浪,由內而外感到一種深深的恐懼.

空間大道,是大道中的至高道意,尋常人悟性再高,也絕難領悟到,只有曆經第六重虛無天劫的地仙境強者,才能在天劫降臨之後,從蘊含虛無之意的雷劫中,掌握一絲空間大道的奧義.

這是只有地仙六重境強者才能掌握的力量,是一種無法逾越的鐵律.同樣,這也是判斷一位地仙強者度過幾重天劫的標准.

甯一如此想並沒有錯,錯就錯在,他搞錯了對象.恐怕任誰都想不出,陳汐能夠制作出能夠疊加空間的"五行須彌化芥子"寶符,如此一來,只要躲進寶符所開辟出的空間內,完全能夠躲避開所有攻擊.

疊加空間,是並行又孤立的存在,蘊含著極為深奧的空間奧義,也只有地仙強者一類的強者,方才能夠運用于心.

中計了?

甯一的心中寒意愈發濃重,感覺自己跳進了一個陷阱,死亡的氣息正朝自己籠罩而來,他再不敢猶豫,當機立斷,低喝一聲:"撤!"

繡三娘早已被羅圭的死嚇得亡魂大冒,這是他們執行刺殺任務以來,第一次陷入如此恐怖的絕地中,所以當聽到甯一傳達撤退命令時,毫不猶豫地朝房外沖去.

黑暗的鳳軒酒樓此時在他們眼中是如此的陰森恐怖,冰冷刺骨的寒意無可抑制地向他們全身蔓延,那黑暗中藏著致命的殺機,就像一個早已精心編制好的陷阱,等待他們入甕.

只是,陷阱的主人好像對他們的離開無動于衷.

近了,再有十丈就能逃離這座黑暗的酒樓,他們甚至能看到大門外瓢潑而下的暴雨,炫亮奪目的閃電.這樣的夜,如此狂暴肅殺,但卻比不過酒樓內那無所不在的絕命氣息.

但不管如何,在甯一和繡三娘心中,只要逃離這座酒樓,就意味著安全,也就逃離了敵暗我明的局面.

咻!

離開酒樓大門那一刹那,忽然,一聲極其細微的破空聲撕破黑暗,

"心!"甯一大驚失色,驚呼出聲,想要提醒身旁的繡三娘,然而令他萬萬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

砰!繡三娘竟然一掌拍在他的胸口,把他擊得到飛出去,而繡三娘自己則借助這一掌之力,身如離弦之箭,瞬間沖出酒樓大門,消失在茫茫暴雨之下的夜色中.

"好狠!好惡毒的婆娘!為了逃命竟朝我下手,老子就是死也不會放過你!"甯一驚怒之極,神色陰晴不定,旋即猛地吐出一口血來.繡三娘出其不意的一掌,已經徹底擊碎了他的五髒六腑,十成的戰力也只剩下一成不到.

唰!

就在這時,甯一看到一抹清冽星光似的身影,以一種駭人之極的速度,掠過自己身邊,沖出了酒樓大門.

"難道這人就是我們這次行動的目標?看況是追殺卿三娘那個毒婦去了,哈哈哈,很好,趁此機會,我倒是可以安然離開……"

見這道身影沒有理會自己,甯一怔了怔,旋即臉色湧出一抹喜色,強自撐著身負重傷的軀體,緩緩站起.

"怎麼,你還想活命?"一道沉渾聲音在背後響起,甯一如遭雷擊,心中升起的一縷希望頓時熄滅.

甯一扭過頭,他想看看,這個令自己的暗殺行動的家伙,究竟是何方神聖,是否是領悟空間道意的地仙六重境強者.

然而迎接他目光的,卻是一根破空落下的狼牙棒,冰冷漆黑的表面長滿鋒銳的利刺,這,不就是大少爺吩咐,務必要帶回去的寶物麼?

這是甯一生前最後一個念頭,下一刻他整個人已經被砸成一灘肉泥.

"呸!什麼東西,也敢想著刺殺我家主人?真是自尋死路,死不足惜."木奎拎著巨大的狼牙棒,走到甯一尸體旁邊,狠狠呸了一口,滿臉不屑,不過下一刻,他就開始搜刮甯一留下的寶物.

一件地階極品法寶地煞刀,八萬顆凝嬰丹,一堆金銀財寶,除了這些,甯一身上再沒有其他寶物.

木奎毫不客氣統統收了起來,想了想,又轉身回到房間,搜刮起羅圭身上的財寶,這家伙比甯一更窮,身上只有四萬余顆凝嬰丹,以及一部名為法天象地的神通功法,至于他剛才施展的三尸化鬼神通,卻是沒有搜尋到,似乎並沒有隨身攜帶.

做完這一切,木奎毫不遲疑地沖出酒樓,唰的一聲,化作一頭雙翅銀狼,劃過暴雨傾注的夜空,朝極遠處的城門掠去.

"主人對戰局的把握簡直太厲害了,用人類的話就叫運籌帷幄,用兵如神,利用一道神奇的上品寶符,就把不利的局面化為絕佳優勢,先突然滅殺羅圭,令對方心生驚懼,瓦解其斗志,斗志一崩潰,滅殺起來自然易如反掌……可笑的是那兩人還自相殘殺起來,真是一群廢物,這樣的殺手也配叫殺手?"

木奎一邊飛掠,一邊在心中回憶剛才的一幕幕,心中對陳汐的敬佩簡直達到了盲目的地步.

片刻之後.

木奎遠遠看見,一道身影立在城牆上,滂沱大雨遮蓋不住他身,峻拔如槍,飄然出塵,正是主人陳汐.

"主人,趁司空家還沒反應過來,咱們趕緊走吧."木奎看見陳汐,心中頓時就知道,那逃走的繡三娘,必然也已喪失性命.

"不急,咱們暫時先在城外休息一陣,司空家族既然想跟我玩,我焉能不奉陪到底?"陳汐雙手負背,悠悠道.

上篇:第二百九十一章 暗影殺手     下篇:第二百九十三章 風雨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