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三百二十四章 火鴉鎮  
   
第三百二十四章 火鴉鎮

感謝兄弟"用戶46761996"的888打賞捧場支持!另外,求一下點擊!大家都放假出去玩了麼?點擊好生可憐啊……

———

從青州城到王都錦繡城之間,路途遙遠,足有百萬里之遙.

這樣的距離對陳汐而,施展星空之翼全力飛馳的話,也就需要三天時間而已.

不過他並沒有這麼做.

黑日樓身為世間最可怕的刺殺組織,其勢力之大更是連大楚王朝皇室都無可奈何,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想要對付自己,必然不會疏漏這一點.

甚至陳汐懷疑,在青州和錦繡城之間的蒼穹下,或許早已被黑日樓布下了天羅地網,自己一旦在空中暴露蹤跡,必然會遭到最致命的劫殺行動.

所以慎重起見,陳汐決定選擇陸地行進.

這樣做,行程雖然慢了不止一倍,但相較于無所遁形的天空,陸地上可供遮蔽行跡的事物明顯要更多.山巒,叢林,河流,城池……若利用得好,都可以完美地隱匿掉蹤跡.

青州和錦繡城之間,相隔著數十個城池,其中最大的是墨云城,拓木城和雷城,其他都是一些中等規模的城市.

墨云城,拓木城,雷城就像圍拱在錦繡城前方的屏障,呈半圓形分布,其中拓木城居中,墨云城據東,瀕臨東海,雷城據西,接壤極西雷海.

青州城和錦繡城之間,也因為這三座城池分作了三條路線.

其中拓木城這一條路線,是距離最短的,也最安全的路線,沿途多分布城池,並沒有凶險之地分布,絕大多數人都會選擇這條路線.

墨云城這一條路線次之,距離要比拓木城遠上一倍,且中途需要繞行,穿梭過數個凶險的大河,這條路線上也有人行進,不過卻都是一些商會,因為墨云城接壤東海,沿線可以購買到許多東海盛產的珍貴寶貝.

雷城這一條路線是三者中最凶險的一個,甚至早在數百年前已經荒廢掉,沒人願意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涉足其中.

之所以會如此,便在于從青州到雷城,再到錦繡城之間,幾乎都是凶險可怖的山群,妖獸肆虐的古老森林,冰暴呼嘯的極寒之地……總之,這一條路線上,除了凶險還是凶險,幾乎毫無安全之地.

早在數百年前,還有一些零零散散的修士自持實力強大,企圖挑戰極限,涉足這條步步殺機的路線,但最終卻是無一人生還,更無一人成功抵達雷城,繼而進入錦繡城.所以從那時起,這條路線就此荒廢掉,罕有人膽敢踏足其中.

不過也有例外,一些個窮凶極惡,被各大宗門通緝的凶寇,惡人在被逼的沒辦法的時候,也會踏足這條路線,借助其內的種種凶險來躲避追緝,這樣一來,倒的確避開了各種通緝和追殺.不過這麼做,其實跟自尋死路也差不多.

因為距今為止,也沒見哪個亡命之徒從中走出來!

不過這一切對陳汐而,卻是一個意外驚喜,在他看來,這些凶險之極,殺機四伏的地方,行走其中的確有極大的危險,但也正因如此,他反倒可以利用這些凶險,來對付黑日樓對自己的劫殺行動.

換句話,這一條路線,完全就是一個天然的生死角斗場!

在這里戰斗,任何變數都可能發生,而自己只要好好利用這些變數,徹底粉碎這一場黑日劫殺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當在地圖上看到這些路線時,陳汐幾乎一眼就看中了這條路線,並且決定,就從青州出發,途徑雷城,直奔錦繡城!

距離金池大會落幕半個月後.

這一天碧空如洗,豔陽高照,一輛赤鱗寶車在十三頭赤鱗獨角獸的牽引下,風馳電掣離開青州城.

坐在柔軟堅硬的座椅中,陳汐仔細打量著四周.

他乘坐的赤鱗寶車,長有百丈,寬十丈左右,能夠容納百余人.這種寶車隸屬于大楚皇朝楚魂衛,是專門用來在城市與城市之間運輸客人的一種交通工具,不止是修士,普通人繳納一筆費用之後,也可以乘坐.

據在赤鱗寶車之上,還有一種可以容納千人的大型寶車冷月寶車,防護力量極強,也非常舒適,唯獨價格比較昂貴.但這並不是陳汐不選擇冷月寶車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乘坐冷月寶車的手續十分嚴格,陳汐可不想剛出青州城,就把蹤跡暴露了.

赤鱗寶車的防禦力量雖然只能算普通,但也有著大約十名修士護衛,他們是楚魂衛成員,代表著大楚皇朝的意志,所以很少會有哪個流寇盜匪去打赤鱗寶車的主意.

畢竟這樣的行為就等于挑釁大楚皇朝的尊嚴,敢這麼做的話,就等著承受整個大楚皇朝勢力的報複吧!

當然,這個世界上永遠不乏亡命之徒,不過好在赤鱗寶車的油水確實不多,所乘坐的客人大半都是凡人,囊中空空,財力匱乏,所以對它感興趣的賊寇並不多.

陳汐注意到,這輛赤鱗寶車上的護衛頗有幾分實力,一個個神干練,十分精悍,實力大概在金丹境左右,有他們在,起碼在抵達火鴉鎮之前,這一路上的安全他並不需要擔心.

火鴉鎮在距離青州城之外八千里之遙的地方,從那里下車,就可以穿過火鴉鎮,進入到冥暗森林.只要踏足冥暗森林,也就等于踏入了奔向雷城的路線.

收回目光,陳汐緩緩舒展了一下筋骨,感覺神識之力已差不多恢複到最佳狀態.昨天晚上他剛把所購買的制符材料用盡,緊趕慢趕,終于在凌晨時制作出了第七張上階寶符,沒有半點耽擱,就馬不停蹄地登上了這一輛赤鱗寶車.

並且木奎如今也已經進入浮屠寶塔修煉,所以陳汐現在是孤身上路.

"大哥哥,你是修士嗎?"一個稚嫩的童音在耳畔響起,聲音很.這是一個六七歲左右的男孩,穿著普通,模樣也很普通,只有一對眼眸卻漆黑明亮,望向陳汐時,目光中帶著濃濃的好奇.

這顯然是一個世俗凡人的孩子,並且家庭條件似乎並不怎麼好,從他那一身洗的法寶的粗布衣服中就看得出來.

陳汐怔了怔,笑著點點頭.看得出,男孩有些緊張,似是怕觸怒自己,或許在他心中,修士一定和神仙一樣,高不可攀,能夠呼風喊雨,騰云駕霧,無所不能.

其實在這世間,世俗凡人還是占了絕大多數,修士的數量相較而,只是其中的一撮.他們晨起而作,晚歸而眠,無法脫離生老病死,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或許幾十年之後,就化作了一杯黃土,生命如蚍蜉,短暫而普通.

不過正是這些凡人,才組成了萬丈塵,世間百態,修士歸根究底,也是從凡人中脫變而出.

所以在陳汐心中,並無凡人如草芥,可以任誰踐踏的畸形觀念.

似乎受到陳汐笑容感染,男孩的緊張消退了大半,他深吸一口氣,鼓足勇氣問道:"大哥哥,你可以帶我修煉麼?"

"你為何要修煉?"陳汐啞然,自己馬上就將面臨一場空前絕後的劫殺,在這種況下,他怎可能答應男孩?

男孩不假思索道:"我弟弟的資質比我好,他如今在南渡城修煉,我怕他以後成了神仙,再也見不到他,所以我也想修煉.可惜我爹我的資質不好,家里的財力也不足以讓我再去修煉,所以……"

著,男孩的神色明顯黯然許多.

陳汐一怔,沉默了,他想起了自己和弟弟,想起了爺爺陳天黎的決定,唯一不同的是,自己那時已經走上了修煉之路,而眼前的男孩,卻一步也沒有邁出.若是自己不幫助他,或許他一輩子也只能和他弟弟形同陌路了.

因為修士和凡人,終歸是不同的.

"這是一部煉氣功法,你心藏在身上,別被其他人發現了,否則會有生命危險,千萬要記住,"陳汐笑道,他身上的煉氣法訣一大把,都是從敵人的尸體上搜刮來的,從中挑揀了一部簡單易懂的基礎法訣,交給了男孩.

男孩呆住了,似是沒想到"仙緣"如此容易就降臨在自己身上,過了很久,他才反應過來,連忙心把玉簡藏進貼身衣物內,神色激動道:"大哥哥……"

陳汐打斷道:"不要謝我了,好好修煉,以後不但要變得強大,還要照顧好弟弟和父母,知道嗎?還有,這是咱們倆之間的秘密,千萬別讓第二個人知道."

男孩狠狠點頭:"我會的,請大哥哥放心."

陳汐笑了笑,不再多,因為他已經看到,男孩的父親已從睡眠中醒來,正在狐疑地盯著自己.

"還有一刻鍾時間,就到火鴉鎮了,你是從那里下車的吧?"就在這時,一個侍衛走了過來,朝陳汐問道.

陳汐點點頭,他敏銳感覺到,這名侍衛神色中帶著一絲古怪的味道.

"火鴉鎮?老天,那不是妖魔聚集的地方?"

有人驚呼出聲,並且隨著這聲驚呼,坐在陳汐旁邊的客人,一個個挪開身體,如彼蛇蠍,就連男孩也被他父親抱得遠遠的.

每個人看向陳汐的目光都帶著一絲驚懼,狐疑,厭憎,怪異之極.

陳汐頓時明白了一切,火鴉鎮並不太平,甚至極為混亂,由于那里是通往冥暗森林的唯一入口,同樣也是從青州城通往錦繡城的第三條路線的入口,所以那里自然聚攏了許多窮凶極惡的流寇盜匪,那些修士大多都是大楚皇朝的通緝犯,一旦發現不妙,他們就會潛入冥暗森林,躲避追殺.

在外界所有人眼中,火鴉鎮自然混亂無比,簡直就是犯罪者的歸屬地.

很顯然,此刻在這些凡人口中的"妖魔",想必就是形容那些流寇盜匪的,而聽自己要去火鴉鎮,他們顯然也把自己當成了這種人.

很快,赤鱗寶車停了下來,陳汐當即朝車外走去.

"這個妖魔終于走了!"

"嚇死人了,咱們竟然跟妖魔坐在同一輛赤鱗寶車上."

"是啊,據妖魔都會幻化人形,最愛吃人的心髒,可怕的很!"

陳汐剛一走下車,眾人就似送走了一尊瘟神,長松一口氣,紛紛議論起來.

"大哥哥才不是妖魔呢!在我林浩心中,大哥哥他是真正的神仙,以後我一定要報答他."只有男孩趴在車窗邊緣,眼睛一直盯著陳汐的背影,似要把他的模樣烙印腦海中,一輩子都記住.

上篇:第三百二十三章 煉體金丹     下篇:第三百二十五章 開啟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