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三百六十一章 了斷恩怨  
   
第三百六十一章 了斷恩怨

第三更!去碼第四更,差不多凌晨以後能更新出來,大伙別等了,早睡早起,明天再看也行.

————

"家主聖明,早該如此做了."

"只廢除她的修為?這明顯就便宜她了,依我看就應該活活處死!"

"這個賤婢,等將她驅逐出家族可不算完,看我以後怎麼狠狠收拾她!"

聽聞只是宣布廢除云娜的修為和驅逐出族,一眾云家子弟都略有遺憾,但是礙于家主威勢,也只能接受這個結果.

當即便有數人排眾而出,他們是云家族內的高手,自非錢忠一類的護院可比,個個氣息強大,神色肅殺,一舉一動,顯露出極高的修為境界.

見此,一種云家子弟皆露出興奮的戲謔之色.

只有云書豐等寥寥幾人,緊緊盯著陳汐,錢忠等護衛此時還都躺在地上,他們才不相信這一切都是云娜的手筆.

而陳汐所彰顯出的氣度,無疑成了他們最大的懷疑對象.

見這些人出動,一直沉默旁觀的陳汐打算出手,他剛才一直在觀察云娜的神色,想要從中分辨出,她對云家究竟是仇恨入骨,勢不兩立,還是猶有舊,藕斷絲連.

云娜的表現很決然,起碼從神上看,她臉上只有刻骨的仇恨,毫無動搖和失落.

這也讓陳汐當機立斷,決定不再留手,全力與云家眾人一戰.

然而還不等他出手,一道冷笑倏然從背後響起:"你們云家真是好大的狗膽,欺負我云娜妹子上癮了是吧?一群不長眼的混賬東西!"

敢這麼話,並且話還能的不屑中透露出一股濃濃的傲慢姿態的,也只有少侯爺王震楓了.

陳汐心中不由一歎,只得靜觀其變.

聲音響蕩在眾人耳畔,云家眾人都是一愣,旋即勃然大怒,目光齊刷刷望向聲音的主人,他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敢如此辱罵自己等人,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兔崽子你罵誰?"

"找死不是?"

"喲,這莫非是云娜那賤人找來的幫手?嘴巴可真是臭啊!"

見剛才那聲音的主人是個油頭粉面的青年,這些云家弟子紛紛鼓噪謾罵起來,只有云書豐和幾個輩分高的云家高手看見王震楓時,臉色頓時一僵,不敢置信,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少侯爺!?"云書豐身旁的一人失聲驚呼.

什麼?

少侯爺?

難道是雷侯府的那位?

頓時之間,所有噪雜的謾罵聲消失無蹤,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這些云家子弟看著王震楓,一個個瞪大眼睛,張大嘴巴,神色精彩無比.大概是萬萬沒有想到自己辱罵的對象,竟然會是這位在雷城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尊崇無比的權貴子弟.

這也不怪云書豐他們眼力差勁,之前王震楓一直站在陳汐背後,再加上云家眾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云娜和陳汐身上,竟是無人認出他這位雷侯府的少侯爺來.也難怪他們會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打懵了腦袋.

王震楓很滿意自己出場所達到的這種效果,當然他是不會表現在臉上的,相反他此時的臉色陰沉凝重,眉宇含煞,一副震怒之極的模樣,看得云家眾人心中又是一陣發毛.

啪!

王震楓徑直走上前,當著所有人面,照著云書豐的長子云重狠狠抽了一個耳光,直打得他踉蹌到底,臉頰腫如包,唇角都滲出殷血水來.

"你……"云重目次欲裂,幾欲發狂.

云書豐眼角狠狠一陣抽搐,連忙攔上前,阻止自己兒子莽撞,生怕因此給云家帶來滅族之禍.

不錯,是滅族之禍.

他云家只是雷城一個的不能再的家族,在雷侯府面前宛如螻蟻一般,一碾就死,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

別得罪王震楓這位少侯爺,就是得罪雷侯府一個侍者,他們云家也承擔不起那種嚴重後果.

所以,為今之計只有忍耐!

云書豐心中憋屈憤怒之余,也不由一陣疑惑,自己這個因為因外出書來的女兒,怎麼一眨眼就成了雷侯府少侯爺的妹子?

不止是他疑惑,云家上上下下都感到不可思議,萬萬沒想到自己經常羞辱和恥笑的對象,搖身一變,身份竟然已經崇高到如斯地步.

"少侯爺息怒,犬子不懂事,還望您多多海涵."云書豐再無一家之主的氣度,滿臉賠笑,那低三下四的模樣連陳汐看得都是一陣搖頭.

王震楓卻是不理會他,又狠狠一腳揣在云重身上,嘴中大罵:"瞎了你的狗眼,讓你罵我兔崽子,讓你罵我兔崽子!"

咔嚓咔嚓……云重身上也不知斷掉了幾根骨頭,急怒攻心,再加上身上的劇痛,直接昏迷了過去.

見此,王震楓還不解氣,又狠狠踹了幾腳,朝云重臉門吐了口口水,轉身又朝另外一名云家子弟走去,他剛才可是清晰記得,這家伙叫囂著要滅了自己,若不狠狠抽他一頓,怎能彰顯出自己少侯爺的尊貴身份?

被人辱罵,還不還手?傳出去的話,他這個少侯爺非被人笑話死不可!

啪啪啪!

一陣響亮的耳光聲此起彼伏響起.

云家子弟都是強忍著來自內心的強烈羞辱在硬挺著,像個木頭樁子似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模樣淒慘無比.

王震楓卻是爽了,便打便惡狠狠罵道:"我云娜妹子是那麼容易被欺負的?嗯?一個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欠抽!欠揍!欠打……"

這下就連雅晴和閻嫣都忍不住搖了搖頭,不是看不下去了,而是云家上下那副任人宰割的模樣,實在很難讓人升起任何憐憫心思,也懶得再過多矚目.

"走吧,去取你母親的骨灰."陳汐也不再關注,朝云娜道.

云娜點點頭,轉身離開.云家人被抽耳光,她心中痛快之余,也忍不住感到一陣失落,歸根究底,她身上還留著一絲云家的血脈,這是無法磨滅的一個事實.

此時此刻,她只想帶著母親的骨灰,早早離開這個令她仇恨多年的丑陋地方,再不願踏足這里一步.

"哦,你若沒進行,還請繼續."陳汐囑咐道.

王震楓原本還打算跟著陳汐一道去呢,見此,也只得點頭笑道:"好嘞,我在這里等你們,你們放心,我一定幫云娜妹子狠狠出一口惡氣!"

聞,云家族人上下頓時激靈靈打了個寒顫,早就不堪其辱的他們,這時候想死的心都有了,被人抽耳光,被人辱罵,但為了家族的存活還不能還手,這天底下還有比這更憋屈的事嗎?

幸好王震楓也知道分寸,沒有抽云書豐和那幾個云家的族老級人物,不是他沒膽子,而是怕萬一把對方逼急了,跟自己搞個同歸于盡,那就大大劃不來了.

沒過多久,陳汐等人陪著云娜取回了其母親的骨灰壇.

王震楓見此,暫時丟下手中那個差點被他抽暈的云家弟子,快步迎了上去,笑道:"云娜妹子,你瞧瞧解氣不?若還不爽,改天我帶人把這里鏟滅了,好好給你出口惡氣."

聞,云家上下都露出悲憤欲絕的神,這短短的時間中,他們內心所遭受的羞辱和痛苦,絕對是他們這輩子遇到最多的,這種憋屈無比,恥辱無比的強烈感覺,已快把他們折磨的瘋掉.

云娜搖了搖頭:"不用了,我們還是走吧."著,她便即朝云家府邸外走去,自始至終都沒有再看云家族人一眼.

她內心積壓多年的仇恨已經得到釋放,再不願跟云家有任何的牽連,頭也不回的離開,就是她所想表達的一種決然態度.

陳汐,雅晴,閻嫣三人自然不會再次逗留,跟著離開.

王震楓一怔,扭頭朝云書豐等人掃了一眼,冷冷道:"這次就放過你們,下次若敢再這麼囂張,只怕雷城也難以容下你們了!"

罷,他連忙飛快跟上去,笑道:"陳兄,你我是不是做錯了,怎麼云娜她還如此悶悶不樂?"

"哦,你沒做錯,少侯爺,其實以你的身份,不至于用這種方式向我道歉的.罷了,我就表明一下我的態度,經此一事,咱們之間的恩怨已經一筆勾銷,總行了吧?"

"不行,我還要和你做朋友呢,你總該不會拒絕我吧?"

"……讓我考慮考慮先."

"行,反正我是要跟著你們一起去錦繡城的,你考慮多長時間都行."

"……"

目送陳汐一行人大搖大擺離開,云家上下都是一陣沉默,面色一陣青一陣白,羞愧悲憤之極.

"若早知云娜和雷侯府的少侯爺有關系,我怎會不認她這個女兒?甚至通過這種關系,我可以將云家發揚光大,家族躋身雷城一流行列!可惜,這一切都晚了,如今更是因為她,令整個家族遭受如此奇恥大辱,莫非是天意?是上天在懲罰我這些年對她的不公?我……是云家的罪人啊!"

云書豐失神喃喃,他知道這時候什麼都晚了,後悔都已經來不及.

上篇:第三百六十章 禍起云家     下篇:第三百六十二章 風起云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