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四百二十四章 涅槃奧義  
   
第四百二十四章 涅槃奧義

三天後,錦繡大殿.

空蕩蕩的大殿當中,只有當今楚皇和陳汐等群星大會排名前十的弟子,其中蘇禪神魂重傷,無法參見,名額由之前取得第十一名的陸霄頂替.

這令陳汐感到頗為遺憾,他還想著等進入太古戰場之後,一舉將蘇禪滅殺掉,以絕後患,但如今也只能暫且將此事擱置一旁了.

其實早在進入化龍血池潛修時,蘇禪便不曾參加,而是由陸霄頂替了,只不過陳汐當時並未注意到罷了.

陸霄,中原神木宗弟子,之前名不見傳,極為低調,和陳汐一樣,是這一屆群星大會上硬生生殺出來的一匹黑馬,實力和潛力都不容覷.

"此次召集爾等前來,只為一件事,那就是太古戰場."大殿中,突然響起楚皇淡然中帶著無盡威嚴的聲音.

陳汐等人頓時心中一凜,肅然恭聽.

楚皇目光從他們身上一掃而過,微笑點頭道:"以你們的實力,進入太古戰場就可以立即渡過涅槃之劫,成為一名厲害的涅槃修士……"

"父皇,干嘛要太古戰場進階涅槃境界?孩兒現在都可以輕松做到啊."話未完,便被皇甫清影脆聲打斷,也只有她這位楚皇的女兒,才敢這麼如此無禮了.

楚皇瞪了自家女兒一眼,旋即便笑道:"朕且問你們,何為涅槃?"

陳汐等人頓時飛快思索起來,陛下這是要考較自己等人了.

"回稟陛下,依據弟子所知,所謂涅槃,就是不生不死,不亡不滅,如寂滅,但卻是在寂滅中覓得一絲生機,從而達到脫胎換骨般的變化,如重獲新生,是為涅槃."皇甫長天踏步上前,躬了躬身之後,便即侃侃而談.

楚皇點了點頭,不置可否,目光看向其他人.

"稟陛下,按弟子所知,涅槃就是性命源的一種飛躍,神魂分元神,元神出而涅槃輪現,如此一來,只要元神不滅,我輩修士皆可以奪舍重生,是為涅槃."于軒塵沉吟道.

"不妥,不妥."話音剛落,凌魚便搖頭晃腦道:"涅槃是涅槃,元神是元神,不能歸為一類,在我看來,涅槃無非是自身實力的一種提升罷了,沒有那麼多玄虛."

"你們的都太過片面."趙清河開口反駁道:"像我神魔煉體流,進階涅槃境之後,肉身化作涅槃金身,元神寄居巫紋當中,可沒有涅槃輪這一,也無奪舍重生的法.因為我們只要元神不滅,肉身就永遠無法被毀壞掉.同樣的,只要肉身不滅,我們的元神也不會被毀掉."

聽到這,陳汐不由暗暗點頭.

煉氣和煉體是兩個流派.

煉氣士進階涅槃境之後,會在丹田中凝結出涅槃輪,以此寄養自己的元神,肉身被滅,只要元神不死,就可以以奪舍的方式來重獲新生.

而煉體者進階涅槃境之後,肉身就會進化為涅槃金身,以肉身來寄養自己的元神,只要元神不滅,肉身就永遠無法被毀壞掉,因為到那時,煉體者一個念頭,就可以重塑出一副完整的身軀.

相較而,還是煉體者強大一些,因為修士奪舍的時候,還存在著較高的危險,而煉體者則完全不必擔心出現任何危險.

"趙兄之也略顯片面,若是煉體和煉氣兼修呢?元神是居于涅槃輪之中,還是寄養于肉身之內?"凌魚再次反問道.

話時,他的目光看向了陳汐,因為在場眾人當中,只有陳汐煉體和煉氣修為皆達到金丹圓滿境界,若是進階涅槃境,必然是煉體和煉氣雙雙進階,元神寄養的問題若不解決,只怕會出現大麻煩.

聞,眾人皆是一怔,都看了看陳汐,感到一陣無語.

他們或多或少也都兼修有煉體或者煉氣的功法,但卻是以某一種修煉方式為主,其他一種僅僅是輔助,可有可無.

而陳汐則不同,他兩者兼修,兩者又都極為出色,根看不出哪個為主,哪個為輔,若是他進階涅槃境界,元神寄居在涅槃輪中,還是寄養在肉身內的確是一個很難抉擇的問題.

也正因如此,眾人盡管滿腹學識,但碰上陳汐這個怪胎,也只能干瞪眼睛,齊齊啞然.

"陛下問的是涅槃的義,諸位是不是有些偏題了?"陳汐摸了摸鼻子,笑道.

聞,眾人臉色或多或少都有些尷尬,是啊,陛下問的是涅槃義,自己等人卻討論到元神的寄養問題了.

"那依你理解,何為涅槃?"楚皇笑著看了陳汐一眼,問道.

陳汐沉吟片刻,便即開口道:"涅槃應該和劫數分不開,以弟子理解,所謂涅槃,當時不假借他物,不依托自身實力,而實現的一種關于力量的提升."

劫數?

其他人心中疑惑不已,涅槃和劫數又有什麼相關?

"你繼續."楚皇眼眸中泛起一絲鼓勵之色.

"眾所周知,進階涅槃境前,就必須曆經一次涅槃劫,這個劫數乃是天降之劫,看似是為了毀掉我等進階更高境界的希望,其實不然,按弟子理解,這場劫數乃是提升自身實力的關鍵所在."

得到楚皇鼓勵,陳汐當下不再保留,把自己所理解的"涅槃"之意和盤托出,"這從'劫’之一字中就可以看出來.'劫’字,由力二字組成,此力或是他人之力,或是他物之力,或是自身實力,或為天地自然之力.而要涅槃,就必須力,如此方能獲得力量上的飛躍和提升.

到這,陳汐頓了頓,這才緩緩道:"所以在弟子看來,所謂涅槃,身就是一場劫數."

眾人聞,頓時呆住,涅槃和劫數之間,竟然還有這麼多講究?陳汐所講的觀點,有如當頭棒喝,令他們每個人都陷入沉思當中.

楚皇暗暗點頭,目光灼灼盯著陳汐,繼續問道:"有劫,必渡,何者為渡?"

陳汐對于"涅槃"的理解,乃是從符道一途中推演而得,屬于自悟,並不確定就是正確的,但此時見當今楚皇似乎感興趣,他心中不由一振,笑道:"由此處至彼處為渡,此處有劫,我當力,赤條條以對,劫之力自止,而我已達彼處."

"而渡必有法,無論煉氣,還是煉體,皆是由從此處至彼處之法,依法而行,隨心所欲不逾矩,當可渡劫."

楚皇聞,朗聲大笑,一連稱贊兩聲"不錯",令得其他人都暗暗驚詫不已,似是萬萬沒想到陳汐所的涅槃之義,竟然能令楚皇如此愉悅,對陳汐不禁愈發高看一眼.

雖然這僅僅是算是以論道,但從中卻可以看出,陳汐對大道的理解已經達到了何等高的程度,由不得他們不驚詫.

"涅槃是自身的一場劫數,涅槃之劫則是天道的一場劫數,而要進階涅槃境界,就必須渡過這兩場劫數,若缺其一,哪怕進階涅槃境界,所掌控的力量也是殘缺的."

"所以朕才要你們苦苦壓制自身境界,為的就是進入太古戰場,渡過自身和天道所降臨的兩場劫難,領悟出屬于涅槃境修士的真正力量."

楚皇收斂笑容,淡淡道:"只有太古戰場的天道法則,才能令這兩場劫數同時降臨,屆時爾等憑借所汲取的龍元之精,則可以輕松渡劫成功,成為一名涅槃修士."

陳汐等人頓時明白過來,但旋即一個疑惑又浮上心頭,這次還是皇甫清影出聲相問:"父皇,難道咱們大楚王朝內的涅槃修士,所掌控的力量都是殘缺的?"

楚皇點頭道:"十之都是,因為他們只渡過了涅槃之劫,卻沒有達到涅槃自身所應該具備的強大力量."

到這,楚皇的臉色不由浮起一絲悵然,歎息道:"這就是天道法則的不同,在咱們大楚王朝所在的世界,所蘊含的天道法則終究是有所殘缺的,而只有抵達太古戰場,甚至是在玄寰域中,才能接觸到最完整也最真實的天道奧義.這也是為何我大楚王朝擁有諸多地仙老祖,卻罕有天仙問世的根原因."

聞,陳汐等人心中一震,吃驚之余,心中不免又感到一陣惘然,難道自己這些年拼命所掌控的道意力量,都是殘缺不整的?

那……什麼樣的天道奧義,才算是完美無暇的?

眾人心中都不自禁想到,或許,只有進入太古戰場,進入玄寰域中,才會真正的體會到其中的不同吧?

"現在,爾等應該也明白進入太古戰場的意義所在了,這等大機緣,可是任何一個修士都夢寐以求的,爾等十人乃是我大楚王朝最傑出的年輕一代弟子,朕希望你們在進入太古戰場之後,努力存活下來,直至進入玄寰域."

楚皇神色已恢複平靜,俯瞰下方的十名年輕人,沉聲道:"只要你們進入玄寰域,就將是我大楚王朝最大的功臣,不僅將為自己背後的家族帶來無盡好處,更將為咱們整個大楚王朝帶來無上榮耀!"

陳汐等人皆是心中一震,油然生出一種使命感,是對自己的,也是對自己背後家族的,更關乎到整個大楚王朝修行界.

"好了,該囑咐你們的,朕都已經囑咐完畢,至于進入太古戰場的具體況,一年之後,會由成候親自為你們講解."

楚皇淡淡揮道:"陳汐留下,其他人則可以離開,一年之後,自有人通知你們前往太古戰場."

"喏!"眾人齊聲應答,旋即躬身離開,只剩下陳汐一人留下來.

上篇:第四百二十三章 父與子     下篇:第四百二十五章 攜子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