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四百七十五章 他的等待  
   
第四百七十五章 他的等待

沼澤內腐泥遍布,沉浮白骨,散發惡臭,棲息著各種毒蟲,惡禽,吞食陷入沼澤中的生靈為食,殘忍凶厲.

然而此時,這些毒蟲惡禽皆都趴伏在地,心中惶然,朝著同一個方向頂禮膜拜,無比的恐懼.

沼澤深處,泥沼被血染,陳汐那峻拔的身影傲立,衣衫破碎染血,周身卻散發一縷縷瑞霞,祥和而神聖,正在滋養他的肉身,愈合他的傷勢.

而在其體內,無窮潛力正在勃勃升華,透過似驕陽般璀璨的涅槃輪擴散四肢百骸,產生一種種蛻變.

能走到這一步真的不容易,這些日子他曆經了不知多少的激戰,惡戰,身軀差點四分五裂,破破爛爛,連體內的氣機都枯竭,已算是隕落.

甚至可以,他經曆了一次真實的死亡,清空了體內所有生機,耗盡了所有力量,去力而成劫,渡厄而化劫,等于徹底重頭開始,這是一次真正的涅槃.

由生而死,再由死而生,常人又怎能忍受其中的凶險和厄難?

這樣的渡劫之路很罕見,也最難,世上絕大多數修士不敢輕易嘗試,即便有驚人天賦,走到最後一步,也可能會隕落,身隕道消.

這半個月對陳汐來就是一種涅槃前的煎熬,在挫敗,苦澀,磨難中懷著堅持不滅之心,飽受煉獄般的折磨,于今煥發新生,總算成功了.

不,只算成功了一半,因為——

陳汐抬頭望蒼穹,那里,雷劫浩蕩,散發無盡毀滅氣息,那是涅槃劫雷,只有渡過他,神魂方才能蛻變出元神,也算真正意義上進階涅槃之境境了.

並且他如今已徹底明白過來,為何自己的雷劫會衍化成一片雷霆世界,顯得如此恐怖,原因很簡單,自己的煉體,煉氣修修為在此刻,都將突破進階!

眾所周知,煉氣和煉體是兩個流派.

煉氣士進階涅槃境之後,會在丹田中凝結出涅槃輪,以此寄養自己的元神,肉身被滅,只要元神不死,就可以以奪舍的方式來重獲新生.

而煉體者進階涅槃境之後,肉身就會進化為涅槃金身,以肉身來寄養自己的元神,只要元神不滅,肉身就永遠無法被毀壞掉,因為到那時,煉體者一個念頭,就可以重塑出一副完整的身軀.

相較而,還是煉體者強大一些,因為修士奪舍的時候,還存在著較高的危險,而煉體者則完全不必擔心出現任何危險.

也正因如此,煉氣士和煉體者的涅槃劫雷自然也不相同.

此時,陳汐所引來的涅槃劫雷,混合了自身煉體和煉氣兩種修為,威力絕不是一加一那樣簡單,像眼前形成的可怖雷劫之力,就充分證明了這一點.

"轟!"

丹田內似驕陽般的涅槃輪靜止不動,真正凝聚成形,輪如滿月,代表著圓滿之意,散發濛濛赤霞,宛如驕陽橫空,通照丹田.

陳汐的涅槃輪顯得極為強大,宏偉而壯闊,流露巍峨磅礴的氣勢,里面"真元"流淌,宛如瀑布般,洶湧澎湃,品質已蛻變,散發出一絲不朽氣息.

而與此同時,他的肉身巫力澎湃呼嘯,背脊九尊巫紋交相輝映,散發燦然光澤,滋潤全身每一寸皮膜,血肉,筋骨,五髒六腑,令其血氣愈發旺盛,每一滴血都仿似孕育著勃勃生命之力.

"嗡!"

他的體內,轟鳴起一股如天籟,似道音般的韻律,血肉皮膜,五髒六腑都隨之一起共振,爆發出一股股璀璨神輝.

這就是涅槃金身,水火不侵,刀槍不入,不沾塵埃,元神不滅,肉身亦不滅!

"轟!"

當陳汐的肉身徹底蛻變為涅槃金身那一刹那,轟然擴散出一股強大的波動,如颶風般,席卷這片沼澤,這片沼澤都一陣震動,宛如一片大海在波瀾起伏.

眾多毒蟲惡禽更加惶恐,匍匐在地,戰戰兢兢.

霧靄朦朧,這片沼澤看起來無比的神秘,陳汐周身逸散磅礴生機,那是屬于涅槃之後的生命精華.

因為這些生命精華的出現,這片沼澤的死氣被驅散,惡臭被清空,只剩下勃勃生機,帶給人一種萬物初生,天地初始的感覺,充滿希望.

甚至,沼澤中有草木在生長,抽芽,展枝,不斷壯大,仿似這里的一切枯竭生命都和陳汐一樣,曆經了一次涅槃再生的過程.

"涅槃輪和涅槃金身已成,接下來,就是曆經涅槃雷劫,凝聚出屬于自己的元神了……"陳汐凝視蒼穹雷劫烏云,喃喃自語,似是在等待.

他如今體內生機充盈,如江海洶湧,強到令這里的毒蟲惡禽顫粟,匍匐在地哆嗦不休.比以前不知強大了多少倍.

只要渡過蒼穹之上的涅槃雷劫,他就可以屹立在涅槃之境,可以俯視絕大多數天才強者,能夠震懾四方!

因為他渡的既是涅槃雙劫,更是煉體和煉氣兩種不同修行道路的劫難!這樣的渡劫方式,注定讓他和其他人不一樣.

然而,直至此時,那涅槃雷劫依舊不曾降臨,依舊在積蓄著力量,赤色電芒閃爍,衍化為各種武器,宮殿,山河,寶塔,宛如一片雷霆世界.

甚至,那雷劫最深處,隱約有著"人形"閃電正在凝聚,看起來雖然模糊,但所散發出的威勢,卻是可怖之極.

但這都影響不到陳汐了,他選了一座沼澤內矗立著的一座高山盤膝坐地,靜靜等待著,神色平靜,眸子清亮深邃,平和而甯靜,通體神霞與瑞氣內斂,精氣神飽滿.

他望向蒼穹,有一種返璞歸真的氣韻.

沼澤中,隨著陳汐氣息凝斂,那一股恐怖的波動也如潮水般離開,慢慢平靜了下來,不再壓抑,不再懾人,有的只是甯靜.

一切都仿似結束,又像剛剛開始.

沼澤中的毒蟲,凶禽停止顫粟,快速起身,逃遁而去,像是解脫了一般,紛紛離開這可怕而又詭異的地方.

……

此時此刻,沼澤外無比喧囂,群雄並起,各大王朝皆出動,諸多天才強者盡出,在尋找陳汐的下落,要將他擊殺.

這半個月來,無論是隕寶之島內,還是整個太古戰場,都是一片沸騰,人們議論紛紛,強者出沒,全都在行動.

"那個陳汐還真是可怕,明明已重傷垂死,卻依舊在逃亡,並沒有被擊殺掉,頑強的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的確很厲害,不過他已經開支撐不住了,若無意外,就在這兩日內就會被擊殺而死,畢竟我可聽,他的身軀都快爛掉,生機也瀕臨枯竭之中."

陳汐殺戮諸多天才王朝強者,正在逃亡,牽動了每一個人的心神,他們如今都已了解到,陳汐的潛力可怕之極,這從他招引來的那可怕的涅槃雷劫中就可以看得出來,若是一旦令他渡劫成功,那絕對預示著一個強大對手的崛起!

大秦,大晉,百澤,大乾,大玄等十余個王朝勢力都不能容忍這樣的況發生.

斬碎天仙法旨,以一己之力誅殺多個王朝的天才天才強者,于殺戮中渡劫……每一件事都是那麼令人心驚膽戰,雖然陳汐目前失敗了,但依舊讓人不放心.

就是和他沒有仇恨的各大王朝,也都在緊張與密切地關注著.

"放心好了,剛傳來消息,陳汐剛被伏殺,雖然逃走,但生機已徹底斷絕,油盡燈枯,他已經活過不了幾天了!"

就在這一日,大秦,大晉等王朝勢力,放出這樣一則消息,讓關注這一戰的人都震動不已,連太古戰場內都掀起一片嘩然.

有人長歎,為陳汐感覺可惜,如此絕代之姿,若是能夠活下去,日後只怕能成為玄寰域的風云人物也不定啊.

但不管人們怎麼感慨,消息就是這般殘酷,無法改變.

"哈哈哈……"大秦,大晉等王朝的人都大笑不止,站在他們的角度考慮,陳汐必須除掉,若任由其活下去,那才是最大的危害.

"都讓他逃亡半個月了,這一次,一定要畢其功于一役,徹底誅殺于他!"雪虹,天狼,東夏王朝的一些人神色冷酷,這般道.

這一次,他們損失慘重,進入隕寶之島的同伴全部被陳汐所殺,讓他們在太古戰場中都快抬不起頭來了,這是一種恥辱.

"走,展開行動,該去將此獠誅掉了!"諸多勢力一起出動,帶人尋找到了那片沼澤之地.

事實上,除卻他們之外,還有很多王朝勢力也都追了過來,接近這片沼澤.

"上一次只差一點我就抓住他了,這次絕對不能讓他逃脫!"一名身披鶴氅的青年冷聲道,眼眸如電.

旁邊,另一個身穿銀袍,器宇軒昂的青年笑道:"藍荀你別不服氣,上次可是我和其他幾位道友先重創了他,幾乎將他劈為兩半,可惜還是讓他逃掉了."

"哼,,那這一次就看一看誰先摘下他的頭顱!"藍荀冷哼道.

"走著瞧!"銀袍青年也被激起殺性,哈哈大笑道.

兩人不再多,帶著其他數人,鑽入到那片沼澤當中.

上篇:第四百七十四章 涅槃真諦     下篇:第四百七十六章 群雄來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