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四百七十七章 威勢無雙  
   
第四百七十七章 威勢無雙

藍荀一方和秦逍一方對峙相爭,氣氛頓時劍拔弩張起來.

"這樣吧,咱們先聯手誅殺陳汐,然後私下去商討如何分配其身上寶物如何?"最後,裴羽出聲,怕時間耽誤過長,引發變故.

畢竟這里可不止他們兩方勢力,還有其他人馬,都在快速接近中,再有片刻功夫,只怕就要加入進來,要求分上一杯羹了,那樣的話,變故就愈發多了.

"好,那就先誅殺陳汐,然後我們再商量如何劃分寶物."藍荀旁邊的銀袍青年點頭道.

"如此再好不過了."裴羽嘴上笑著回答,心中冷笑不已,飛快傳音給秦逍和畢靈韻:"一群普通王朝的混蛋也敢和自己競爭,還真是找死啊,咱們暫且先忍耐三分,到時候有他們好看的!"

秦逍和畢靈韻也暗怒不已,毫不猶豫就同樣了裴羽的注意.

"放心,等洗劫掉寶物之後,咱們就逃之夭夭,太古戰場這麼大,就不信他們還能追殺上咱們."銀袍青年也經驗老道之極,傳音給藍荀等其他人.

就這樣,兩撥心懷鬼胎的勢力圍攏,向前走去,一個個殺氣澎湃.

偏偏,陳汐似無動于衷,眼眸中的譏誚之意愈發濃了,看在這些要收割獵物,志得意滿的狩獵者們愈發憤怒.

那是什麼眼神!?

無論怎麼看,都像在斜一群可憐蟲一般,根本沒有一絲緊張,難道他還以為可以向往常一樣逃脫掉?真是找死啊!

眾人直恨得咬牙切齒,臉色陰沉不定.

"怎麼,明知必死,所以開始肆無忌憚囂張起來了?我告訴你,這次你想死都很難,我要讓你明白,得罪我天狼王朝的下場有多淒慘可怕!"一名天狼王朝的強者猙獰大喝.

"有多可怕?"陳汐反問.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人指著陳汐,森然陰笑道.

"哦?看來我這次似乎真的在劫難逃了?"陳汐突然抬手,一巴掌隔空拍去,噗的一聲,天狼王朝那位強者爆碎,直接被拍得化成一灘肉泥.

"什麼!?"所有人都大吃一驚,這家伙一巴掌就要了一條人命?那可是天狼王朝的一位天才強者啊.

"大家不要慌,此獠已是強弓之末,根本撐不下了,沒看到此前那一戰的表現嗎?他已生機破敗,油盡燈枯,根本活不了多久了."有人出聲大喝.

"哦,這也能被你看出來?那你要不要也來試一試?"陳汐繼續反問.

"哼,還想使詐麼?別再強撐著了,全身生機破敗,就是仙丹都救不了你,你這麼做只會讓我繼續看你.更何況,你頭頂劫雷未散,只怕我等不殺你,你也堅持不了多久了吧?"裴羽在一旁冷笑開口.

眾人聞,皆神色一振,是啊,那涅槃劫雷可依舊存在呢,這家伙明顯是在虛張聲勢,不定之前那一擊,就已經將其所有力量都耗盡了.

"我並不想躲為難你,交出火翎扇,給你一個痛快,如何?"畢靈韻清眸流轉,凝視陳汐,淡然道.

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這麼想.

天狼王朝的藍荀眼眸閃爍,看向一側的銀袍青年,道:"韓柏,我們之間的賭約還算數嗎?"

"自然算數,誰先殺了他,其寶物就歸誰所有."銀袍青年韓柏毫不猶豫答道,眼眸燃燒殺機,開始向前靠近.

不過,為了以防發生萬一,他們並沒有親自動手,而是讓其他人開始出擊,要以雷霆手段,迅速斬殺陳汐.

同一時間,秦逍,裴羽等人也出手了,毫不猶豫祭出半仙器,施展出最強大的武學,務求在一擊當中就徹底解決掉陳汐.

"等不及了?不過也好,如今已看盡了你們的丑陋嘴臉,那就送你們上路!"就在這時,陳汐神色一肅,眼眸明亮如閃電,其背後隱約浮一輪驕陽似的神輪,散發無盡赤霞盛輝,氣息恐怖到極致,讓人震撼.

所有人都呼吸一窒,心顫不已,感覺像面對一尊無法逾越的山岳,浩大巍峨.

"怎麼回事!他渡劫涅槃成功了?"一位強者驚恐大叫,明明劫雷懸空,為何他卻顯現出涅槃強者才能擁有的可怕氣息?

"轟!"

陳汐四周形成一片域場,罡煞之力席卷四周,絞碎虛空,震蕩四極,顯露出可怕無比的威勢.

"噗!"僅僅一眨眼間,沖上來的人全部都炸開,四分五裂,血水飛灑,而後被那滔天赤色霞光焚燒一空,化作劫燼,不能靠近!

這種威勢,頓時震撼住所有人,每一個人都驚得心神巨震,神魂顫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甚至包括那些攻來的武學神通,也全部被崩滅炸開,潰散消失,連那一件件法寶都被震得哀鳴不休,暗淡無光,墜落半空.

那熾盛的赤色火焰中,陳汐黑發披散,眼眸深邃,背後一輪驕陽似的神輪虛影緩緩旋轉,衍化無窮奧妙,透著一種難以表的威嚴.

他孑然立在山崖上,衣衫獵獵,自始至終都沒有挪動一步,頭頂那赤色劫雷翻滾狂舞,如雷暴汪洋咆哮,炫亮刺目的電光閃爍,映襯得他宛如一尊魔神.

"為什麼會這樣,發生了什麼事?!"眾人嘴皮子都哆嗦,毛骨悚然,內心恐懼到了極致,這種威勢如何抵擋?

"大家一起出手,就不信斬殺不了此獠!"天狼王朝的藍荀嘶聲大喝.

然而,還不等他話音落下,陳汐周身熾盛無比,一招手,藍荀的身體就不受控制地倒飛了過來.

"啊,怎麼會這樣?"藍荀驚恐大叫,他是誰,天狼王朝的天才強者,比狄萬樓都要強橫,然而此刻,卻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了.

陳汐神色漠然,如同魔神,探手將藍荀隔空攝了過來!

藍荀身在半空劇烈掙紮,但一切掙紮都徒勞無功,在如今的陳汐眼中,他實在太弱了,就是未凝聚涅槃輪之前,都可以輕松殺死這樣的角色,更何況是現在?

所有人都駭然,這也太嚇人了,那藍荀雖然出身普通王朝,可好歹也是一名天才強者,結果卻這般不堪,跟陳汐一比,簡直跟土雞瓦狗般,弱的可憐!

"我剛才聽到你和別人競爭看誰能先誅殺了我,真是無知者無畏啊."陳汐抬手攥住藍荀的喉嚨,咔嚓一聲脆響,直接扭斷掉,果斷而無,迅速抹殺掉其性命,那等輕松的模樣,宛如殺雞宰猴般.

"啊不!"天狼王朝眾人大叫,難以接受這樣的一幕,藍荀可是他們這群人中極重要的天才強者,實力強悍,潛力無窮,竟然就這般死掉了,而且還死得如此窩囊.

"唰!"一柄森然無匹的飛劍爆射而至,但卻被陳汐抬手夾住,如探囊取物般輕松,這就是涅槃金身的強大可怕之處了,尋常飛劍,根本難以再傷到陳汐分毫.

這柄飛劍是那銀袍青年韓柏使出,而此時他已架起遁光,朝遠處逃去,陳汐太可怕了,連和他勢力相當的藍荀都慘死其手中,他還怎敢多停留一分?

"你的同伴死了,你還活著何用?"陳汐冷喝,聲如黃鍾大呂,威嚴肅殺,反手將掌間的飛劍甩出去.

唰!

這柄飛劍用在陳汐手中,威力強大了何止一倍,甚至能夠清晰看到,這柄飛劍似承受不住陳汐的力量,劍身赤如燒,產生了融化的痕跡,"砰"的一聲直接洞穿韓柏的胸膛,將其心髒破開一個碗口大的血窟窿,血雨飛灑,慘叫落地而亡.

眾人心神顫粟,亡魂大冒,這是怎樣一種威勢?反手一劍,直接後發先至,將一名天才強者直接鎮殺!

"啊……"

所有人都膽寒,恐懼大叫,沖向四面八方,就要四散而逃,他們實在感到害怕了,渾身寒冷,陳汐的威勢太過滔天,不可擋,不可抵抗.

"既然來了,就都留下吧!"陳汐輕語,聲音淡然,但卻有一種可怕的威嚴,仿佛一尊魔神下了一道旨意.

"轟!"

以他為中心,無盡雷暴漩渦爆發,絢爛熾盛,璀璨奪目,如潮水般鋪天蓋地,席卷八方,籠罩向所有人,禁錮了方圓千里之地.

那等浩瀚的聲勢,讓人幾乎以為是蒼穹上的雷劫爆發了一般,瞬息籠罩而下,竟令虛空都陷入一種凝滯狀態.

眾多強者身處其中,宛如陷入泥沼當中,被一股磅礴浩大的吞吸之力所牽制,身影搖搖欲墜,逃亡的步伐頓時遲緩起來.

"這他媽是什麼神通!怎會有如此可怖的吞噬之力!"眾人驚駭欲絕,嘶聲驚呼,瘋狂掙紮起來.

然而,這一切都注定只是徒勞,下一刻——

"轟!"

無數雷暴漩渦吞噬而下,一具又一具身體被碾壓爆碎,而後被雷暴漩渦齏成肉泥,飛灑漫天,血腥之氣刺鼻.

只一擊,除了寥寥數十人動用禁術逃脫雷暴漩渦舒服,其他人全部付誅!

場面血腥,陳汐卻看也沒多看一眼,神色漠然,通體繚繞燦然赤霞,飛馳向沼澤之外,他要複仇,至于蒼穹之上的涅槃雷劫……任由其跟隨自己的步伐吧,理他作甚?

——

還有一章,等不及明天看哦.

上篇:第四百七十六章 群雄來犯     下篇:第四百七十八章 十方皆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