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四百八十七章 五火七靈扇  
   
第四百八十七章 五火七靈扇

第一更,感謝兄弟"ddip","**ailong","Agner"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陳汐一眼就看到,那遠處飛掠而來的,正是皇甫清影和周四少爺.

皇甫清影容顏精致,秀發飛舞,明眸皓齒,神色間有一抹神采在飛揚,氣息比之前強大了許多,明顯從秘境中得到了不少好處.

周四少爺的氣質也變化許多,愈發凝練,不動如山,舉手投足之間,淵渟岳峙,沒了之前的跋扈囂張氣焰,反而顯得愈發不容覷了.

並且陳汐已經看出,兩人周身的氣機已達到圓滿地步,隨時隨刻都能進階涅槃境界,所欠缺的只是一場劫數罷了,對現如今的兩人來,完全可以游刃有余地做到.

這一切都明,兩人在那秘境中,必然各自獲得了一番大機緣,這讓陳汐感到由衷高興,朋友安然無恙,並且變得愈發強大起來,這難道不值得高興麼?

"稍等片刻,待解決了他們,我再回來找你們."目光一掃,發現秦逍和裴羽二人竟趁自己不注意,朝遠處逃去,陳汐飛快交代了一句,轉身就追了上去.

朋友再次重逢,的確讓人開心,但該解決的事還是徹底解決一下最好,放虎歸山可不是陳汐的風格.

眨眼間,陳汐已消失不見.

皇甫清影怔了怔,輕咬著潤的櫻唇,不滿道:"這家伙太混蛋,咱們是來幫忙的,可不是來當累贅的."

"就是,等他回來,一定好好修理他一頓."周四少爺附和道.

他們兩人從那秘境離開,就聽現在的隕寶之島上,各王朝的天才強者都在滿世界的追殺陳汐,兩人心中頓時焦急起來,顧不得其他,就追了上來.

可是當他們趕到這片沼澤時,正好看到陳汐橫掃群雄,離開那里,結果一路追下來,始終差了一段距離,每次都只能看到他留下的殘跡,將一個有一個敵人斬殺,橫尸遍野,血腥撲鼻.

直至這一刻,他們才算跟上了陳汐的步伐.

可是還沒等兩人開口話,陳汐就又離開,去追殺秦逍等三人了,令兩人很是郁悶.

兩人本以為從秘境中獲得傳承之後,以自己如今的實力,完全可以幫上陳汐了,哪想到在陳汐眼中,自己似乎仍舊幫不上什麼忙,跟累贅似的.

"走,咱們也一起過去,讓陳汐知道咱們的厲害."皇甫清影撅嘴,不服氣道,那模樣就像一個想要通過證明自己來獲得表揚的女孩似的.

"對,追上去,讓他知道咱們的強大."周四少爺摩拳擦掌,興奮道.

當下,兩人不再遲疑,沿著陳汐的蹤跡,追了上去.

"走,咱們也去看一看,想不到啊,這皇甫清影和周四竟然從秘境中出來了,也不知得到了多大的好處……"遠處觀戰的眾人一陣嘩然,也展開身影追了下去,他們和陳汐無冤無仇,自然敢去觀戰.

可是,等眾人趕到,再次見到陳汐時,不禁都倒吸一口涼氣.

他似是剛誅殺掉裴羽和秦逍,正在搜刮戰利品,秦逍的半仙器化岳印,衍龍黃金甲,裴羽的憐霄劍,都被他拎在了手中.

附近山岳盡毀,大地焦黑,龜裂一片,剛經曆了一場大戰,紊亂的氣流還未平息,發出嗚嗚的刺耳聲音,卻再也尋覓不到裴羽和秦逍的身影.

場中只剩下陳汐一個人……不,還有一只青色的凶禽.

凶禽染血,渾身如青玉般的羽翼破損不堪,此時正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嘴邊溢血,明顯遭受重創,站不起來了.

這他媽真逆天了啊!

群雄震撼,兩位一流王朝的太子被抹去性命,奪走法寶,連絕世凶禽畢方,都重傷倒地,奄奄一息,徹底喪失戰斗力.

皇甫清影和周四少爺也呆住了,徹底熄滅了在陳汐面前證明自己實力的心思,他們這才發現,無論自己在努力,獲得的機緣再大,似乎怎麼也跟不上陳汐的步伐……

陳汐清理完戰利品,朝皇甫清影二人點點頭,示意兩人稍等,然而轉身,看向地上那氣息奄奄的畢方,打算將它的那一只單足先割下來,研究其骨骼中先天烙印的大道奧義.

這凶禽雖然化作人形長得清麗無雙,傾國傾城,但陳汐可深知它的凶性,自不會有任何的憐惜.然而還不等他動手,遠處倏然傳來一聲聲音,打斷了他的行動.

"陳兄,請手下留."遠處一道身影破空而至,聲音響起時他還在數千里之外,聲音剛落下,他人已來到陳汐身前,速度奇快無比,顯露出極為強大的實力.

這名男子看上去頗為干瘦,臉龐蒼白,眼窩深陷,一對眸子里隱隱有著一絲詭異的森白之色,給人一種鬼氣森森的陰冷感覺.正是凌魚的哥哥,那位來自大唐王朝的天才強者凌澤.

"怎麼,凌兄要為這頭孽畜?"陳汐皺眉道,他對凌澤頗有好感,但好感歸好感,若凌澤阻撓他殺畢方,他也決不會答應.

"陳兄,此女殺不得,這可是絕世凶禽畢方的後裔,此次進入太古戰場,早已被南浮淨土的渾天大聖注意到,點名要收其為傳人."

凌澤目光一掃四周,傳音提醒道:"陳兄或許有所不知,那南浮淨土可是玄寰域一方古老勢力,底蘊可怕之極,而那渾天大聖則是南浮淨土中的一位老祖,擁有通天之能,你若得斬殺此女,無疑得罪了一個可怕的敵人,得不償失啊."

陳汐怔了怔,搖頭道:"凌兄,這孽畜當日聯合其他人攻擊我,欲要奪走我的寶物,如今成了俘虜,就這樣放走,以後豈不是人人都敢來對付我?"

他當然相信凌澤的話,畢竟這家伙可是來自三大頂尖王朝的大唐,消息靈通之極,自不會蒙騙自己,不過就這樣放掉畢靈韻,他卻極不甘心.

凌澤也愣了愣,似沒想到陳汐得知了此女的身份之後,竟然還能如此硬氣,心中不禁升起一絲欽佩,嘴上卻苦笑道:"實話,我大唐王朝雖然貴為頂尖王朝,和玄寰域中的一些大勢力也有一定聯系,但是對上南浮淨土這等勢力,也只是螻蟻般的存在罷了.陳兄,你的路還很長,犯不著因為一時仇恨,而給自己惹下天大的麻煩."

"凌兄,她想殺我,若是換做你,能輕易這麼放她走嗎?"陳汐認真道.

"這……"凌澤猶豫了,也感覺挺麻煩的.

"我可以補償你,肯定會讓你滿意的."地上,奄奄一息的畢方突然掙紮著站起來,搖身已化作一名清麗傾城的少女模樣,不過臉色蒼白一片,顯得虛弱不堪.

見陳汐沉默,她直接取出一份玉簡,道:"這是上古神兵仙器五火七靈扇的煉制秘法,我想這份玉簡完全可以補償你了."

"五火七靈扇!?"凌澤瞳孔一縮,望著那玉簡的目光中也不禁帶上一絲熾熱,雖然一閃即逝,但還是被陳汐捕捉進了眼中.

其實只聽聽名字就知道這玉簡的不凡了,竟然記載著煉制一件仙器的秘法,若傳出去,其價值絕對無法估量,只想一想都讓人心動.

"我之所以欲要奪走你的火翎扇,其實就在于這件法寶乃是由一支孔雀冥王的火翎羽煉制,其中蘊含著三昧神火,同時,它也是煉制五火七靈扇的主材料之一."畢靈韻已經徹底認栽了,將自己的心思全盤托出,想以此來換取陳汐的諒解.

陳汐心中也頗為震撼,半仙器火翎扇,竟然僅僅只是煉制五火七靈扇的主材料之一,真不敢想象這件上古神兵煉制成功之後,威力該有多恐怖.

不過他沉吟半響,還是搖了搖頭,道:"這只是煉制之法而已,而不是真正的寶物,即便給我,也不知何年何月能夠煉制出來,意義不大."

畢靈韻呆了呆,似沒想到自己將自己最珍貴的東西都送了出去,陳汐仍舊不為所動,她看了看旁邊的凌澤,有些不知所措.

凌澤也沒想到陳汐會不為所動,略一沉吟,似突然想起什麼一般,眼睛一亮,道,"陳兄,我這里還有一份消息,想必你肯定會感興趣的,就當是畢姑娘的補償了,如何?"

"哦?"陳汐眉頭一挑.

"關于卿秀衣和甄流晴的,她們和你一樣,來自大楚王朝,我推測你們的關系應該也不錯,所以才會這麼."

頓了頓,凌澤繼續道,"這消息也是我剛剛得到,並且確保只有極少數人才能知道這消息,當然,我這麼做絕不是為了要挾你,而是為了表達我的誠意,真心希望你能放過畢姑娘一馬."

"好,成交."陳汐毫不猶豫答道,這消息竟然和卿秀衣,甄流晴有牽連,容不得他不答應.

凌澤倒也痛快,當下把畢靈韻的玉簡,和記載著有關卿秀衣二女的消息的玉簡,一起交給了陳汐,道:"陳兄,你還是先看看玉簡吧,若沒有問題,那我和畢姑娘就要離開這里了."

陳汐點了點頭,直接翻開一枚玉簡,細細查閱起來.

見到這一幕,凌澤眼眸中再次流露出一絲欣賞之色,因為他清楚看到,陳汐並沒有翻看五火七靈扇的煉制之法,而是首先關注起卿秀衣二女的消息.

顯然,在陳汐心中,煉制仙器的秘法再重要,也比不得自己的同伴重要,這也充分明,陳汐是一個重重義的人,值得自己深交.

上篇:第四百八十六章 故人重聚     下篇:第四百八十八章 太古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