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五百零四章 逆轉乾坤  
   
第五百零四章 逆轉乾坤

陳汐的聲音透著一股決然,一抹殺意,令得皇甫長天和于軒塵臉色都微微一變.

轟隆!

就在這時,呂天澤突然探手一招,神霞沖霄,旋即九座巨山虛影鎮壓半空,這九座山岳各有不同,或孤峻,或雄偉,或清秀,或嶙峋,皆都釋放各種璀璨盛光,呈現九宮之勢鎮壓院四周.

頓時之間,整個院仿似與外界全部失去了聯系,猶如深陷囹圄之中,給人以壓抑窒息的感覺.

九乃數之極致,這"九岳鎮天河"甫一出現,所顯現的異象無不顯示中極致的鎮壓和封鎖氣息,身處其中,讓人有一種插翅難飛的絕望感.

並且陳汐清晰感覺到,這大陣釋放的霞光,竟然能夠壓制到真元的運轉,令自己只能發揮出不到八成的力量來.

"大不慚,我倒要看看你在我的九岳鎮天河大陣之下,還能蹦跶到什麼時候!"呂天澤冷笑連連,在他眼中,陳汐已經是瀕臨死地的困獸了.

"哦?那就試一試吧!"陳汐眉心中央,倏然湧現出一只豎目,眸子深邃漆黑,竟有日月飛旋,星河倒卷的異象映現而出.

唰!

神通"神諦之眼"掃視蒼穹,幾乎瞬間就看穿出那大陣中的一個破綻,爾後手中長劍振臂斬出,一道浩瀚劍氣轟湧而出,爆發出幾欲毀天的氣息.

轟隆一聲,整片院都在搖動,刺目的劍氣將這里淹沒,震得那半空中鎮壓九宮的九座山岳竟劇烈顫抖起來.

轟!

最終一聲大響,天崩地裂般,這片院炸開,駭得所有人都倒退,快速躲避.

"咚"的一聲,像是一尊天神降世,陳汐一步踏出,直接來到蒼穹之下,探手一抓,掌心頓時浮現九件璀璨生光的陣盤.

"怎麼可能!一擊就毀了我的鎮殺大陣,這即便是地仙老祖也辦不到啊!"呂天澤面色驟變,驚得大吼出聲.

其他人也是面色狂變,上一刻他們還以為勝券在握,哪想到僅僅一瞬間,陳汐竟然將他們最大的依仗給破掉了!

一些人甚至都不可遏制地產生了一絲欲要逃亡的心思.

"論及符陣之道,你們之中又有誰比我更清楚?用一座破綻百出的陣法就想困住陳某,你們不是蠢貨是什麼?"陳汐冷冷道.

話時,他抬手一揮,九件璀璨的陣盤飛舞而去,重新化作"九岳鎮天河"大陣,將四周徹底封鎖了.

唯一不同的是,被鎮壓的對象換了.

見到這一幕,呂天澤等人面色又是一變,沒想到這才眨眼時間,陳汐竟將"九岳鎮天河"大陣給煉化成功,並且還將他們給鎮壓其中了!

陳汐實在太恨了,梵云嵐竟然被陷害入絕境,若非自己及時趕到,就差點性命不保,最為可惡的卻是那皇甫長天和于軒塵,助紂為虐,肆意胡為,簡直豬狗不如!

所以他從一開始動手,就用上了全力,劍是半仙器憐霄劍,神通是窺破萬物變化的"神諦之眼",再配合他對符道的理解,想要破掉這"九岳鎮天河"大陣,簡直就是信手拈來,不費吹灰之力.

"轟"的一聲,身在半空的陳汐探出一只大手,化出無盡雷暴漩渦,籠罩前方,震裂大地,席卷八極.

"啊……不!"皇甫長天大叫,驚恐不安,他竟發現自己連掙紮的力量都沒有了,是那麼無助.

直至這一刻,他才深深明白了自己和陳汐之間的差距有多麼大,簡直就像一只螻蟻和一頭巨象的差別!

陳汐隔空將他拘禁了過來,一把拎住他,冷冷道:"我現在不殺你,你不是認為一流王朝很強麼?那好,你就老老實實的呆著,我讓你看看他們究竟是一些什麼貨色!"

"啪!"話時,陳汐一巴掌抽了過去,打得皇甫長天滿嘴牙齒全部脫落,夾雜著血液,飛出了嘴巴,下巴都被打得碎裂掉了.

他整個人被這一耳光抽的橫飛了出去,跌落地面,煙塵沖起,毫不淒慘.

"老實呆著,否則你會立刻就死掉."陳汐漠然道.

皇甫長天披頭散發,嗚嗚的叫著,眼中充滿驚恐,當年在大楚王朝時,雖然知道自己和陳汐之間有不少差距,但也不曾懼怕過.

然而現在,他真的恐懼了,害怕了,連掙紮都不敢,因為他知道,那是徒勞的,陳汐這家伙從來都是一不二,只要他過的話,就沒有辦不到的.

"你也一樣."陳汐目光一瞥另一側的于軒塵,冷冷警告道.

于軒塵頓時激靈靈打了個寒顫,雙腿都不受控制地哆嗦起來,太可怕了,陳汐這家伙簡直就是一尊魔神,根本不能以修為的高低來度量他.

從陳汐破陣,再到掌摑皇甫長天,出聲警告于軒塵,整個過程只發生在幾個呼吸之間,然而就在這極短的時間內,局面卻徹底被扭轉了過來.

陳汐所展現出的種種手段,都讓呂天澤他們感受到一種無法抑制的壓力,他們終于明白,自己哪怕准備的再充分,仍舊還是低估了陳汐的實力.

"殺!大家一起動手,先殺了那女人!"呂天澤面色陰沉,眼眸閃爍不已,不經意瞥見遠處的梵云嵐,頓時眼睛一亮,冷喝出聲.

唰!

呂天澤聲音一落,其身旁的四道身影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暴掠而出,這四人之中,有兩人已踏入涅槃三煉的層次,剩余二人,也有涅槃二煉的修為,這等陣容,擱在一個一流王朝當中,已經算是相當不弱了.

四人一起出手,一股股磅礴真元擴散而開,強大的壓迫力直接籠罩向梵云嵐,他們顯然明白,只有擒住梵云嵐,才能威脅到陳汐,所以一出手,就施展出了最強的武學攻勢,道音轟鳴之間,撕咬耳膜的肅殺之音爆轟而出.

而幾乎同時,呂天澤和剩下的**人全都朝陳汐出手,欲要聯手將陳汐困住,不讓他前去營救梵云嵐.

然而他們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還沒等他們靠近陳汐,就駭然發現,那虛空中留著的僅僅是陳汐的一道殘影,而他的人早已出現在了梵云嵐身前!

這等近乎瞬移般的速度,駭得遠處不敢動彈的皇甫長天又是一哆嗦,面如土色.

轟!

狂暴的真元如同奔騰的山洪呼嘯而來,然而就在這些攻擊快要抵達梵云嵐身前時,半空中的空氣,突然猛烈的炸開,一道黑影帶著凌厲磅礴的壓迫呼嘯而下,一柄璀璨長劍裹挾無窮劍意,掀起一道殘影,硬生生將那所有攻勢轟爆,斬碎,潰散消失.

那出手的四人,頓時被陳汐的速度和實力驚了一下,不過他們身為大玄王朝的涅槃強者,見識倒也不弱,並沒有因此而驚慌失色,而是一咬牙,再次沖殺而上.

唰!

陳汐身影一晃,全力施展星空之翼的他,速度已經完全可以和瞬移媲美,一閃之下,蘊含著各種道意的劍影,直接出現在一名大玄王朝的強者面前.

這突如其來的攻擊,頓時令得那人駭然變色,幾乎下意識催動真元,周身防禦法寶釋放霞光,在身體表面形成一道金色光罩.

然而,面對這樣的防禦,陳汐唇邊卻是泛起一絲不屑冷意,手中憐霄劍攻勢不變,直接狠狠劈在那道金色光罩上.

砰!

一聲爆碎聲響徹,然後就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那堅固無比的防禦光幕,頃刻之間暴烈轟碎,而光罩中的那人則直接被從頭顱當中劈成兩半,鮮血橫流,花花綠綠的內髒墜落一地,死相淒慘無比.

一劍抹殺一名涅槃強者,陳汐神色漠然,並沒有絲毫停頓,趁著其余四人因此而愣神的瞬間,三道凌厲的劍意幾乎在同一時間撕破虛空,如三道隕落的彗星般,干脆利落的劈碎三人手中寶物,而後橫掃其胸膛上.

噗噗噗!

三道沉悶響聲想起,那三名涅槃強者被攔腰斬殺,下場不必第一人好到哪里去.

"混賬!"這時候,呂天澤終于徹底回過神來,神色變得猙獰陰郁無比,一眨眼,四名涅槃強者隕落了,這等損失,即便是他大玄王朝也承受不起.

其他人也是勃然變色,有驚怒,有恐慌,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一個涅槃初境的家伙,怎會爆發出如此可怖的戰斗力.

唰!

不過還不等他們含怒出手,陳汐那如同鬼魅般的身影,已是再次暴掠而至,手中憐霄劍嗡鳴長吟,仿似迫不及待要飽飲敵人鮮血.

這件來自大晉太子裴羽的半仙器,如今在陳汐手中爆發出了無窮潛能,論及威勢,比劍箓還要更厲害一籌,用以滅殺敵人,簡直就是一件無物不破的大殺器.

除非擁有同樣級別的法寶,或者在戰力上完全勝過陳汐一頭,否則只有被其宰殺的份兒了.

不過遺憾的是,半仙器並不多,甚至能用鳳毛麟角來形容,哪怕是在一流王朝的強者中,也只有那些最核心的強者才能擁有一件.

————

ps:腦子里亂糟糟的,越想寫好,越是卡文,哎~

上篇:第五百零三章 那道背影     下篇:第五百零五章 霸氣側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