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五百一十八章 地仙之威  
   
第五百一十八章 地仙之威

感謝兄弟"海的微笑","只是偷偷看看"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商雀的淒厲聲音在天空中回蕩著,刺耳之極.

"什麼!全死了!?"那被稱作靈崖的灰衣老者臉皮一翻,怒喝出聲,就像一輪太陽爆發,釋放刺眼之極的盛輝,震得在場眾人渾身一顫,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靈崖老祖臉色鐵青,氣息暴虐,像一頭凶威可怖的洪荒野獸,下一刻,一對鷹隼似的眸子綻放冷冽電芒,利劍似的朝陳汐的人掃視而去.

一瞬間,陳汐,卿秀衣,甄流晴三人呼吸一窒,感受到一股可怕無比的威壓,連血液都像被凍僵掉.

那種感覺,就像地面上一只螻蟻面對翱翔天空的蒼鷹般,渺無力.

陳汐雖看不透這靈崖老祖處于地仙何等境界,不過感受著其釋放出的威勢,就知道厲害無比,就算自己施盡手段,也不可能是對手.對付這種人物,沒有半點勝算.

一個是修士,一個是仙!

雖然是地仙,但畢竟也是仙,境界和修為完全不在同一個層次中,單單從其釋放出的令天地都顫抖的威壓中,就知道地仙和修士之間的差別了.

這就是地仙強者,擁有著足以傲立在修行界最巔峰的強大力量,俯瞰天下,威勢滔天.

陳汐雖曾見過諸多地仙老祖,但畢竟不曾與之正面抗衡過,如今被這靈崖老祖冷冷一盯,頓時就清晰察覺到自己和地仙強者之間的差距,簡直就是天壤之別,無法逾越.

"一個涅槃初境的家伙和兩個涅槃四煉的女娃娃而已,怎麼可能滅殺掉你們這麼多人?你莫不是在蒙騙我?"靈崖老祖冷冷道,他目光一轉,望向一側的商雀.

"老祖!弟子所句句屬實,絕對不敢蒙騙于您,那陳汐看似只有涅槃初境修為,但卻渡過了涅槃鳳凰劫,擁有成為至尊的潛質,並且如今已成為武皇戰魂碑上的第一人!"

商雀被靈崖老祖目光盯得渾身一哆嗦,亡魂大冒,連忙飛快解釋起來,"而那兩個女人,一個是天仙轉世之身,掌握光明大道,一個是遠古水靈之體,掌握黑暗大道,並且還悟通了太極大道,實力同樣厲害之極啊!"

聞,那靈崖老祖怔了怔,旋即眼眸中爆出一團神芒,霍然再次朝陳汐三人打量而去,目光迫人,泛著奇異的光,仿似任何秘密都逃不開他法眼.

就連他身邊那白發俊美少年,也都饒有興趣地朝三人打量而去,尤其當望向卿秀衣時,那仿佛曆經過無數滄海桑田的眼眸中,竟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奇異光澤.

而陳汐三人的感受則不同了,被兩大地仙目光凝視,那種迫人的壓力就像一座大山壓在心頭,令他們臉色也變得凝重無比.

遠處觀戰的眾人見此,神色變得複雜起來,感覺陳汐他們運氣太背了,剛脫離危險,又遭逢玄寰域使者駕臨,其中更有洛水商氏一族的老祖在場,這次只怕再難逃過此劫了.

雖在以往的太古戰場中,罕有玄寰域使者出手滅殺這些王朝子弟的例子,但誰又能保證這樣的事不會發生?

尤其是……這洛水商氏已差不多被殺了個乾淨,面對這等淒慘一幕,難保那靈崖老祖會不會不顧一切就大打出手.

靈崖老祖枯瘦的臉頰上鐵青一片,他已經相信了商雀的話,但正因如此,卻愈發刺激得心中殺機沸騰,怒不可遏.

他來自玄寰域一方大勢力禦心劍齋,代表禦心劍齋來這太古戰場擇選門徒.

但同樣,他也是洛水商氏之人,千年前也曾參加過太古戰場曆練,有幸進入玄寰域禦心劍齋修煉,方才擁有了如今的成就,不過,雖然身處禦心劍齋,但他可從沒忘記,自己是洛水商氏之人!

這次能夠成為使者,抵臨太古戰場,他原本還希望將自家族內的子弟全都招納進禦心劍齋,讓他們能夠在自己庇護下,享受到最優越的待遇.

哪曾想……如今自己的這些晚輩除了那商雀一人,其他人竟然全都被殺害了!

面對這血淋淋的殘忍一幕,靈崖心中之憤怒也就可想而知.

殺!

一定要殺了這三個孽障!

靈崖眸中殺機一閃,身影突然暴起,右手探出,遙遙朝陳汐三人一抓.

轟!

一瞬間,陳汐三人所在的地方,開始塌陷,濃縮,四面的空間產生擠壓,轟然崩碎成一個巨大的黑洞,猶如虛空中突然出現一張血盆大口,要將陳汐三人吞噬掉.

這簡直就像神之手,簡簡單單一抓之下,涵括八方,虛空塌陷,不含一絲煙火氣息,別是陳汐三人,就是冥化修士在此,也看不出其中蘊含的奧妙,就更遑論去對抗掙紮了,連閃避的機會都沒有.

這就是地仙老祖的手段,已開始掌控天地法則,一舉一動看似簡單,但卻皆都有無窮奧妙相伴,非同等級別的強者,根本無法勘破其中玄妙.

事實也的確如此,哪怕陳汐三人早已嚴陣以待,戒備萬分,可是面對這一抓之力,他們卻有一種無可逃遁,無可抗衡的無力感.

眾人皆驚,誰都沒有想到,靈崖竟會突然出手,不顧儀態,不顧尊嚴,並且一擊之下,就欲要將陳汐三人置于死地!

商雀卻是大喜,興奮激動得都恨不得仰天長嘯,他今日被陳汐蹂躪得實在太狠了,憋了一肚子怨氣和仇恨無處宣泄,此時見自家老祖出手,他心中的亢奮也就別提了.

"靈崖道友,以大欺,未免有點不好吧!"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溫和清朗的身影響起,伴隨聲音,整片天地一下子變得安靜起來,狂風,亂流,破碎的虛空,呼嘯的真元……所有的一切都變得沉寂不動.

而那宛如血盆大口般的塌陷虛空,也瞬間恢複如初,仿似剛才一刹那所產生的可怖景象只是幻覺一樣.

出法隨!

簡簡單單一句話,卻仿似能號令天地,令萬法順服,令萬物稱臣,這等近乎神跡般的手段,令在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敢置信.

商雀臉上的興奮之色也陡然凝固,像被掐住脖子的雞鴨般,驚得眼珠差點掉下來,怎麼會這樣!?

旋即他就看到,那身穿粗布長袍,白發如雪的俊美少年,不知何時已立在了陳汐三人身前.

他眼眸深邃清澈,卻流露出一絲歲月的滄桑,身姿卓然,給人以笑看天地風云,一切都風輕云淡的疏朗感覺.

他氣度無雙,任何高手在他面前,仿似都會自慚形穢.

這時候,陳汐三人也反應過來,死里逃生,令他們皆暗自松了口氣,不過當望向身前那一道卓然而立,白發如雪的身影時,卻不禁心生疑惑,此人為何會出手救助自己?難道他和靈崖老祖不是一伙的?

"云瀾生!你為何阻攔于我!?"見到自己必殺一擊被攔下,靈崖枯瘦的臉頰不禁一沉,冰冷道.

"靈崖道友,身為玄寰使者,你應該明白進入太古戰場之後的規矩,你這麼做,莫非想挑戰眾多勢力一起制定的規則?"白發俊美少年淡然道,風姿灑然,自有一股令人心折的氣度.

"荒唐!"靈崖眸中冷光乍現,"這三人殘殺我洛水商氏如此多子弟,手段狠辣殘酷,難道就不應該受到懲罰?"

"那是輩之間的事,技不如人,死了就死了,這是太古戰場的規矩,誰都違逆不得,難道就因為死的是你洛水商氏的子弟,就可以肆意破壞規矩了?"云瀾生如雪白發飄舞,聲音淡然,卻透著一股不容違逆的味道.

"規矩是人定的,人是活的,讓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靈崖神色陰冷,暴喝道,他周身氣息轟鳴,溝通天地,湧散出一股可怖無比的氣勢,仿似已成為這片天地的主宰,氣焰迫人之極.

"你確定要和我動手?"云瀾生抬頭,那一對仿似飽經滄桑的眼眸里,泛起一縷令人心悸的電芒,他如雪白發飄舞,衣衫獵獵,驚動八方風云.

兩大地仙強者竟然對峙起來了!

一時之間,氣氛壓抑沉悶到了極致,令人幾欲窒息.

誰都沒有想到,失態竟會發展到這種地步,兩位玄寰域使者竟會產生摩擦,劍拔弩張.

"云瀾生,你來自上古淨土天衍道宗,和這三個孽障毫無瓜葛,為何獨獨要偏袒于他們?你這麼做,難道不怕引起我禦心劍齋的憤怒?"靈崖眸光變幻不定,大喝道,氣勢卻是弱了少許,顯然,他對這白發俊美少年的實力也有著一絲忌憚.

"告訴你也無妨."云瀾生沉默許久,一指旁邊的卿秀衣,聲音中竟泛起一絲傷感,"你可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靈崖怔了怔,不悅道:"一個女娃娃的名字,與我何干?"

"你當然不知道,若你知道,只怕根本就不敢這麼做."云瀾生搖了搖頭,歎息道:"你可還記得我天衍道宗曾有一人,在一夜之間,連破九重天劫,舉霞飛升的事?"

靈崖眸中一凝,望向卿秀衣,失聲道:"難道是她?"

上篇:第五百一十七章 玄寰使者     下篇:第五百一十九章 有客來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