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五百二十三章 祭煉寶物  
   
第五百二十三章 祭煉寶物

感謝兄弟"船長1982","回首又見她","吳上阿蒙"的打賞和月票支持!

——

陳汐終于明白柳瘋子所的"敵"是怎麼回事了.

想一想,還真挺荒謬的,卿秀衣前世的師弟,竟然是一尊天仙,並且曾狂熱追求過卿秀衣.

而在今世,卿秀衣卻成了自己的女人,還為自己生下了一個孩兒……

如今,那冰釋天即將抵達太古之城,必然會見到卿秀衣,這前世今生的又一次重逢,又會產生怎樣的波瀾?

那冰釋天還會對卿秀衣念念不忘嗎?

而卿秀衣呢,在她心中,那冰釋天又占據著什麼樣的位置?

一想到這,陳汐心中就升起一股複雜緒,身為一個正常的男人,他自然不希望卿秀衣再和其他男人有任何的瓜葛.

"子,別苦著一張臉了,不想被人搶走女人,就努力干敗一切敵不就完了?"柳瘋子嘿嘿怪笑道,"老夫可以負責任告訴你,前世的卿秀衣可是驕傲的很,還沒有哪個男人能進入她的眼中,那個冰釋天也不例外."

"哦?"陳汐精神一振,卿秀衣竟然連冰釋天都看不上?這的確夠驕傲的啊!

"其實老夫也想不明白,卿秀衣那麼驕傲的一個人,怎會看上你這個傻子了,竟然不吭不響就抱得美人歸,簡直就是一場天降豔福啊,若傳到玄寰域,絕對會引起一場大轟動."柳瘋子嘖嘖稱奇道.

陳汐摸了摸鼻子,想起自己和卿秀衣之間的坎坎坷坷,倒也的確挺意外的.

甚至起來,他還要感謝那洛水商氏的商坤才對,沒有商坤搞出這麼多令人仇恨的事,自己哪可能搞出這麼大動靜,令卿秀衣改變自己的態度?

總之,這一切都仿似冥冥中早已注定,有過怨恨,有過敵對,有過碰撞,曲折離奇,驚心動魄,但如今想來,則都已化作一種美好回憶.

"不過你可得心,你這位敵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現在的你,也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若萬一他因愛生恨,欲要對你不利,你可得防備著些."柳瘋子的神色變得嚴肅起來,認真提醒道.

顯然,面對冰釋天這位天仙,同樣也給他帶來不的壓力.

陳汐點頭,旋即皺眉道:"不過身為天仙,以他的身份,應該不會做出有**份的事吧?"

"那可不好,之一字,自古以來誰又能勘破了?"柳瘋子搖頭歎息道,"總之,你還是心一些為好.到時候若真發生沖突,老夫自然不會坐視不理."

陳汐萬萬沒想到,柳瘋子竟會出如此魄力十足的話.

要知道,那冰釋天可是一尊天仙,完全已傲立在人間界最頂端的位置,至高無上,換做其他地仙老祖,別與天仙對抗了,只怕連這樣的心思都不敢想.

然而柳瘋子卻這樣了,辭看似輕描淡寫,但其中對陳汐的維護之意卻如此堅定決然,令陳汐也不禁為之動容.

"多謝前輩!"陳汐深吸一口氣,認真道.

柳瘋子來自玄寰域九華劍派,實力強大,連地仙八重境的云瀾生都忌憚不已,這次前來太古之城,雖他是受白婉晴之托,但以他的身份,其實完全可以不必這麼做,完全可以想出各種辦法來推辭.

甚至根本就不必和陳汐這個晚輩這樣的話.

但他還是這麼了,這等舉動,怎能不令陳汐感動?

"多少次了,不要叫老夫'前輩’!"柳瘋子怪眼一翻,又恢複了那副桀驁乖戾的模樣.

陳汐莞爾,發現這老家伙看似邋遢之極,脾氣也古怪之極,但其實……也是一個滿腔熱血的性中人啊.

……

陳汐回到住處,這是一處占地廣闊的庭院,獨門獨院,橋流水,假山噴泉,還有一片蓊郁的園林.

不過這庭院早已荒廢不知多少歲月,無人打理,處處荒草蔓生,苔蘚遍布,彌散著古老氣息,蒼涼且幽靜.

像這樣的庭院,在太古之城中隨處可見,並不算稀罕.

但如今,想要一個人占據這樣一套庭院,卻根本不可能了.

隨著太古戰場最後考驗的臨近,越來越多的王朝勢力,安全抵達太古之城,人數也隨之飆升,想要在城中尋覓一個落腳地,自然也變得困難起來.

甚至因為搶奪落腳的地方,爆發了數起流血事件.

慶幸的是,陳汐他們早已將這東北區域控制,每個人都有一套供自己潛修的庭院,倒也不虞為此而煩惱.

並且有云瀾生和柳瘋子兩大地仙強者坐鎮,也沒哪個不長眼的敢在東北區域尋釁生事了.

陳汐盤膝坐在房中,從進入太古戰場就緊繃起來的心神,終于能夠放松起來,感到一種久違的踏實感覺.

但他不敢就此而懈怠,一個月的時間,對修士而也是轉瞬即逝,甚至都不夠靜修一次的時間.

陳汐自不會在這時候尋求修為上的突破,他開始清點所得,然後將劍箓徹底祭煉一番.

嘩啦!

一大堆的寶物出現在房間中,流光溢彩,將房間都映得繽紛起來.

這些寶物中有靈材,靈藥,以及各種罕見的材料,品相都極為不凡,密布著絲絲縷縷的道之紋理,屬于"道品"的級別,放在外界,足以稱得上是可遇不可求的寶貝了.

像陳汐剛抵達太古戰場,所獲得的那一株雷元紫蘭花,十二片花瓣中已有六片衍生出道之紋理,若等其全部都生出道之紋理,完全可以當做主料,煉制出一顆蘊含雷霆大道的道意元丹!

總之,這麼一大堆寶物中的每一件,都極為不凡和珍貴,價值無法估量.

這些寶物有的是他從蠻荒之海上尋來,有的是從對手尸體上搜刮而來,琳琅滿目,各種材料都有,用以祭煉劍箓,完全可以將其品質提升一個品階了.

當然,其中一大部分還是本命元珠,這些近似修士金丹的寶物,是在蠻荒之海上獵殺海妖時所獲得,足有數萬顆之多,其內不僅蘊含著海妖一身修為的精華,還有著一絲絲的道意力量蘊含其中,價值也是驚人之極.

用以煉制丹藥,其效用比太清玉液丹都要高出一籌,已能被稱作天階靈丹了.

用了半天時間,陳汐將這一大堆的寶物都分門別類清理出來.

祭煉劍箓的歸為一類.

煉制丹藥的歸為一類.

一些罕見靈藥,靈材暫時用不上,就種植在浮屠寶塔內,寶塔第二重四象境的青木森林中,已被他開辟出一塊藥田,乙木之氣濃郁十足,極為適合靈藥的滋長.

最終,陳汐身前只剩下了一堆海妖的本命元珠.

他如今身上的丹藥,早已在諸多慘烈厮殺中消耗的七七八八,亟需補充,否則一旦再發送戰斗,單憑他如今的修為力量,堅持不了多久,真元就會消耗枯竭.

而他就是要利用這些本命元珠,煉制出一爐丹藥.

遺憾的是,他手頭並無什麼珍貴丹方,他能夠做的,也僅僅只是將這些本命元珠內蘊含的煞氣和雜質給煉化掉,能夠供自己吞服補充真元就行了.

這也是沒奈何的事,太古戰場可不比其他地方,並無售賣丹藥的商鋪,除非掌握一手精湛的煉丹法訣,否則也只能如此將就著來了.

嗡!

劍箓橫空,劍身表面驀地飛出一尊赤爐鼎,通體火光繚繞,符紋湧現,散發著一股熔煉萬物的滔天氣勢.

鼎名"離火焚虛鼎",通體由數千種火行符紋構成,來自赤帝火皇神箓之內,並不是真正的爐鼎,但其效果卻比真正的爐鼎更好,用以熔煉各種材料,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這就是神箓的妙用了.

劍箓內刻畫的五尊神箓,每一尊都像是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庫,用途極多,涵蓋眾廣.

爐鼎騰空,火光流轉,符紋如霞,彌散熾盛光輝.

陳汐手指一劃,一顆顆本命元珠飛起,徐徐注入離火焚虛鼎內,旋即,整座爐鼎驟然轟鳴,火光滔滔,直欲透體而出.

隨著時間的流逝,可以看到,那一顆顆本命元珠被無盡火焰包裹,其內絲絲縷縷的煞氣和雜質被一點點融化掉,變得晶瑩剔透起來.

三天後.

一股濃郁的清香在擴散而出,彌散整個房間,那精純如稠的靈氣,令凡人嗅上一口都能百毒不侵,長壽延年了.

嗅著這撲鼻清香,陳汐唇邊不由泛起一絲笑意,探出一個法訣,那離火焚虛鼎"嗡"的一聲,驟然靜止不動.

旋即,一道似銀河似的匹練飛出爐鼎,仔細看去,那匹練赫然是一顆顆的本命元珠組成的,晶瑩剔透,光霞繚繞,像有生命般發出似心跳般的韻律聲.

陳汐袍一揮,將這些已和靈丹沒什麼區別的本命元珠一股腦裝進浮屠寶塔內,粗略一數,竟有四萬多顆,足夠堅持到太古戰場最後的考驗結束了.

"接下來,該是煉制劍箓的時候了,只要品階再次提升,威力比之半仙器究竟孰強孰弱?"陳汐長長伸了個懶腰,眸光湛然,充滿期待.

上篇:第五百二十二章 冰釋天     下篇:第五百二十四章 鼎異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