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五百三十八章 戰後余波  
   
第五百三十八章 戰後余波

大戰落幕,以幽帝離隍身死,降臨太古戰場的三位異界強者盡誅而告終.

來自各王朝的強者,以及玄寰使者們早已回到住處休整養傷,偌大的太古之城內,靜悄悄的,只有凜冽的風在呼嘯.

一切都重新恢複到了甯靜之中.

太古之城,東北區域.

一間寬敞的屋子里,當陳汐醒來時,已是第二天傍晚.

他從床上爬了起來,揚了揚胳膊,依舊有些發虛,這是力量過度虧損的現象,好在他體質足夠強悍,沒有出現氣血枯竭,本源壞死的現象,否則想要愈全,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旋即,陳汐猛地想起什麼,抬手朝胸口摸去,發現鼎還在,這才長松了口氣,之前發生的一幕幕景,清晰湧上腦海.

那天,鼎釋放神輝,帶著他殺上九天,與幽帝離隍四人為戰,那時候,他的意識還在,只不過是身軀被鼎控制了而已.

換句話,他看到了那天發生的一切,鼎那無所不能的通天手段,摧枯拉朽般的滅敵手法,都令他感到無比的驚豔和震撼.

但最讓他感到震驚的還是鼎的身份,他從沒想過,自己無意得來的一件寶貝,來頭竟然如此之大,不僅親眼目睹了太古諸神征戰的全過程,甚至就連這太古戰場,都是由它一手所締造,簡直就像創造一方世界的主宰般,令人不敢置信!

"這次,多謝你了……"陳汐的掌心輕輕摩挲著鼎,低聲喃喃,這次並沒有得到鼎的回應,它就像當初那樣,陷入到了沉寂當中.

但是陳汐知道,鼎並沒有離開自己,他能感覺的到,鼎的意識還在.至于當日眾人看到的那一道離開的虛影,只不過是鼎擔心給陳汐帶來禍患,故意這麼做的.

畢竟,那天與幽帝離隍等四人為戰,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件玉鼎,也感知到了鼎的存在,若是仍留在陳汐身上,絕對會引起別人的覬覦.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這樣一件擁有通天之威的寶物,一位親手締造出整個太古戰場的強大存在,若是傳出去,甚至有可能引起三界大能者出手搶奪!

所以鼎這麼做,絕對可以是用心良苦,無形中幫陳汐化解了諸多的麻煩.

這也讓陳汐對鼎很是感激,雖鼎總會以等價交換的原則來幫助自己,但這等幫助絕對是別人打破腦袋都享受不到的待遇,陳汐又怎可能不明白了.

推開房門,陳汐來到了院子內.

院子里荒蕪依舊,野草堆里零星開著幾株野花,在凜冽寒風中怒放,別有一番錚錚鐵骨的倔強味道.

咚!咚!

在院子里面站了片刻,外面傳來敲門聲.

收起目光,陳汐道:"進來吧."

很快,一行人推門而入,是甄流晴,梵云嵐等人.

"陳汐,沒事了吧?"甄流晴含笑打量了一下陳汐,見他精神不錯,一抹喜色湧上眉梢.

陳汐微笑,目光從他們身上一掃而過,道:"沒事了."

這次在死靈大軍的攻擊下,他們大楚王朝這邊並沒有出現任何傷亡,一方面是因為有云瀾生坐鎮,但最重要的還是柳瘋子的幫忙.

似乎出于愛屋及烏的關系,在昨天與死靈大軍對戰時,柳瘋子特別留意了他們這些人,有他這尊強大的地仙老祖相護,自不可能會發生傷亡的事.

不過其他王朝的子弟可都慘了.

昨日大戰結束後,有人清點了一下人數,發現如今還存活下來的各王朝強者,竟然只剩下了一百余人,傷亡人數達到了七成左右!

就連三大頂尖王朝和古國世家的子弟也都損失慘重,而能像大楚王朝這般無一人傷亡的,可謂是絕無僅有,只此一家.

"沒事就好,嘿嘿,這次咱們每個人都可以順利進入玄寰域了,起來,這還多虧你這家伙的功勞啊,要不是你昨天將那異界強者盡數誅殺,咱們只怕都玩完了."周四少爺在一旁興奮道.

其他人也都含笑點頭,昨日那一幕太恐怖,至今想來都讓他們遍體生寒,而陳汐的出現,可謂是挽救了他們所有人的性命,令他們很是感激.

起來,如今還存活在世的各王朝強者,以及那些玄寰域使者,甚至就連天仙冰釋天,也都得感激陳汐這次的出手相助.

畢竟,若沒有他在最後一刻力挽狂瀾,只怕腳下這座城池,以及城中所有人的性命,早已毀滅在異界強者手中了.

當然,他們其實也都知道,昨日救下自己的,其實並非是陳汐本人,而是一尊強大得令人心顫的神秘人物,但這又有什麼不同?

陳汐能被那尊大人物看中,本就是一場天大造化,別人想得到都不可能,如今那尊神秘大人物離開了,這份感激,自然得由陳汐承受了.

眾人喝了點茶,隨便和陳汐聊著天,盤桓片刻,就告辭離開.

令陳汐遺憾的是,卿秀衣孑然立在人群中,自始至終都保持著沉默,沒有跟自己一句話.不過想一想,陳汐又釋然了,她能夠來看自己,本身就是一件令人振奮的事了,還要求那麼多做什麼?

更何況,以她那超塵脫俗的秉性,只怕也不會當著眾人直面,跟自己噓寒問暖了,那不符合她的風格.

並且和眾人聊天,也令陳汐了解到,明天清晨時,來自玄寰域各大勢力的使者們,將會宣布一些事宜,而後就將開啟空間通道,帶著他們這些來自各王朝的百多名強者離開,前往玄寰域!

卿秀衣,甄流晴他們前腳剛走,大漢王朝的蘇輕煙,淮陰薛氏的薛燃辰,和大唐王朝的凌澤也來了.

他們此來,一方面是表達對陳汐的感激,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和陳汐結下一個善緣,畢竟陳汐昨天的表現太過驚人了,這等人物,必須要早早與之結好,若等他成長起來再去結交,那黃花菜都涼了.

因為彼此王朝之間並無仇怨,陳汐對他們的到訪也很歡迎,多結交一些朋友明顯要比多一些敵人要強上許多.

更何況,這些頂尖王朝的子弟和玄寰域各大勢力也都有著密切聯系,與之結交也算得上是有益無害.

很快,再次有人來拜訪陳汐,是一些陳汐完全不認識的其他王朝的強者,他們也和蘇輕煙等人一樣的心思,陳汐同樣以禮款待.

總之,這一天的陳汐家門口,絕對是門庭若市,迎來送往,顯得異常熱鬧.

至于那些與大楚王朝有仇怨的勢力,卻一個都沒來,像云空風氏,洛水商氏都在這時候保持了沉默.

不過陳汐倒也不放在心上,只要他們不來搗亂就行了,並且他也根本不願意見到這些仇敵一個個上門來釋放善意,化解仇恨.

有些仇恨,既然已結下,已絕非三兩語能夠化解得了的.

像洛水商氏的商雀,像云空風氏的風劍白,都已上了陳汐的黑名單,若有可能,他甚至想現在就去滅了這兩人,以絕後患.

直至深夜來臨,陳汐送走了最後一位客人,總算長松了口氣.

然而,還不等他稍作休息,柳瘋子突然來了,神色中帶著一絲凝重,見到陳汐,開口就道:"子,你們大楚王朝的子弟,處境有些不妙啊."

陳汐心中一凜,皺眉道:"前輩,此話怎講?"

"之前,冰釋天將所有的玄寰使者召集了起來,秘密商談了許久,雖老夫沒能參與其中,可大致還是能猜到,矛頭似乎指向了你們."

柳瘋子灌了口烈酒,咂嘴歎息道,"你也知道,太古戰場最後的考驗已經結束,而明天,你們就可以順利進入玄寰域了,老夫擔心,那冰釋天會在那時整出什麼幺蛾子,對你們不利啊."

"昨天,我可救了他一命,即便他再看我不順眼,也不能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吧?"提到冰釋天,陳汐的眉頭皺的愈發厲害起來.

"他可不會這麼認為!"柳瘋子不屑道,"一尊天仙,卻差點被異界強者打死,本已經夠丟人的了,如今更被你一個輩所救,你覺得他會感激你麼?"

"不會!"不等陳汐回答,柳瘋子就直接道,"冰釋天只會認為,是附身在你體內的那一尊神秘大人物救了他,而不是你.更何況,他肯定不會在明面上對你們不利,那只會有損他的形象."

"也就是,冰釋天會暗地里做一些手腳,令我等無法順利進入玄寰域了?"陳汐皺眉道.被一尊天仙算計到頭上,令他心中極為不舒服.

"不錯,老夫擔心的就是這些."柳瘋子點頭道,面對一尊天仙的算計,他也感到有些棘手了.

陳汐皺眉沉吟許久,最終搖了搖頭:"罷了,明天清晨,我倒要看看他冰釋天會做出何等陰損的事,太過分的話……"

柳瘋子忍不住問道:"你會怎麼做?"

"奉陪到底唄."陳汐聳了聳肩膀,無奈攤手道,話雖如此,他眸中卻有一抹狠色劃過,似做出了什麼重大決定般.

上篇:第五百三十七章 落下帷幕     下篇:第五百三十九章 暗流湧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