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五百四十三章 踏天大聖  
   
第五百四十三章 踏天大聖

第三更!我繼續去碼,另外,強烈呼喚月票!

————

柳瘋一聲暴喝,震撼全場.

一個滾字,如此霸道,連冰釋天這尊天仙都不放在眼中,那等睥睨之色,令得所有人都呼吸一窒,面露駭然之色.

就連甄流晴等人,也都被震住了,渾沒有想到,這個平常脾氣乖戾,邋邋遢遢的糟老頭,竟會有這樣霸氣的一面,簡直讓人不敢置信.

"你這是在跟我話?"冰釋天臉色陰沉,目光冰冷得直欲殺人.

"廢話,若是你的本尊來,老夫或許會忌憚三分,但是現在,老夫完全有信心抹殺了你."柳瘋眼皮一翻,不屑道.

"你真以為躲藏在人間界,就無人制得了你了?"冰釋天眸中翻湧起憤怒火焰,這一次,他徹底動了真怒.

他是誰,他是高高在上的天仙,何曾受過這樣的待遇?

然而卻有一只螻蟻,一而再再而三地挑釁自己尊嚴,如今,又蹦跶出一個糟老頭,更是對自己出不遜,這一切都讓冰釋天快要出離憤怒.

帝王一怒,流血漂櫓.

天仙一怒,甚至能毀掉一方世界!

雖冰釋天如今只是一道分身,但若是拼命的話,那等毀滅力量,絕對是在場所有人都不敢想象的.

"哦?你真的要試一試?"柳瘋踏步上前,須發飛揚,整個人暴湧出一股令天地都黯然失色的恐怖氣息.

那是屬于天仙的殺機,天發殺機,斗轉星移,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翻覆.而天仙的殺機,足以毀掉整片天地.

"哼,果然是無知者無畏啊!"冰釋天冷笑,抬手一番,掌中浮出一塊符詔,金光燦然,釋放熾烈仙霞,甫一出現,竟有一種至高無上的威嚴,令人恨不得跪倒就拜,虔誠去祈禱.

"仙界符詔!?"柳瘋眼眸霍然暴湧出一抹冷芒,有些震驚,似沒想到這等寶物,怎會出現在冰釋天手中.

"不錯,這次降臨人間界,我肩負仙界使命,查探三界動亂之禍源,而這件寶物自然就落入我的手中了."

冰釋天哈哈大笑,聲音卻是冰冷之極,"對于別人而,這塊符詔只是一件仙器,不算什麼,可你就不同了,你乃是'棄天者’,符詔一出,你又能躲藏到及時?"

柳瘋面色終于變了,冰釋天的不錯,那天仙符詔上,烙印著仙界獨有的無上意志,像他這樣羽化為仙,而沒有飛升的仙人,一旦遇到天仙符詔的召喚,不出一炷香時間,就會被強制引渡至仙界.

"好,很好,你冰釋天竟有此寶物,的確是令老夫大開眼界,不過……"柳瘋冷笑,神色中閃過一抹狠色,"你以為在我被引渡之前,殺不了你?"

冰釋天神色一滯,嘿然冷笑不已,"要不你試一試?"

氣氛劍拔弩張.

這兩尊大人物之間的對抗,令得四周眾人一個個被驚得心驚膽顫,毛骨悚然,根本就插不上任何話.

就連那些玄寰域使者,都一個個面色凝重,心驚不已.

此時,眼見一場屬于天仙之間的戰斗就要一觸即發,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眼,亡魂大冒,恨不得現在扭頭就逃之夭夭.

原因很簡單,一旦兩者對手,這片天地只怕都要被打破,若波及到他們,絕對是死無葬身之地.

而在這一片沉寂中,陳汐只是靜靜看著護在自己身前那一道枯瘦身影,心中又是溫暖,又是傷感,更多的卻是憤恨.

僅僅只因為一個冰釋天,今天惹出了多少事,牽連同伴無法加入各大勢力,如今又將柳前輩牽連進來,這一切都讓陳汐憤怒到了極致.

"陳汐,還記得我的麼,你我聯手,有三成的把握將其拼成重傷甚至抹殺,你可以考慮一下."在陳汐心中憤恨交織間,鼎的聲音,倏然在其心中響起.

三成!

聽到這個極其之低的把握,陳汐那原本要被怒火沖垮的理智,頓時清醒了不少,他雙眸血,死死盯著那面帶冷笑的冰釋天,突然開口:"柳前輩,這次多謝您的好意了,若有機會,晚輩再去報答您.現在,請您暫時避開,將此事交由晚輩來處理吧."

陳汐突然開口,聲音在這沉寂緊張的氣氛中顯得極為突兀,下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過來,驚疑不定,這……難道要犧牲掉自己,換得柳瘋的周全?

"什麼胡話!你給我老老實實呆著!"柳瘋皺眉低喝.

"前輩,以後晚輩或許會遇到比現在更危險的況,那時候您若不在,晚輩又該怎麼辦?"陳汐平靜道,"讓我來吧,他冰釋天是我的敵人,若連對抗他的勇氣都沒有,我這輩只怕也難以成仙了."

"你……"柳瘋原本要動怒,可一接觸到陳汐的眼神,心中沒來由一顫,竟怔怔不出話來.

這是怎樣一種眼神?

冷靜清澈如冰雪,眸光深處卻有決然堅定之色,就像一位戰場上無畏的戰士,哪怕前方荊棘遍布,刀山火海,也不能令他眉頭一皺.

"哈哈,你以為這樣就能保全你們所有人?"冰釋天突然大笑,聲音中透著濃濃不屑,"我已決定,今天不光是你,就連你的同伴,統統都無法進入玄寰域!"

什麼!?

四周眾人倒吸一口涼氣,心中明白,因為陳汐的再次挑釁,冰釋天只怕已動了必殺之心,此話一出,必然已無法再改變了.

"陳汐,沒關系,哪怕今日就是死,我們也支持你的決定!"面對這一幕,皇甫清影等人卻顯得鎮定之極,紛紛開口支持陳汐,顯然,他們這一刻也已做好了必死之心.

陳汐扭頭,望著皇甫清影他們臉上的堅定之色,心中愈發堅定了剛才那個念頭,"放心,今天誰都阻攔不了咱們進入玄寰域!"

"哼!大不慚,我倒要你一個螻蟻,又有何能耐敢如此大話!"冰釋天冷笑連連.

陳汐不再多,深吸一口氣,心中緩緩道:"鼎,這次就靠你和我並肩作戰了."

"等等!"然而就在陳汐要拼命之間,鼎突然道,"有人來了,或許另有轉機."

陳汐一怔,正自疑惑間,耳畔猛地響起一陣雷鳴般的腳步聲,震得他頭腦發脹,耳膜都快要炸裂.

轟!轟!轟!

就在這時,在場其他人也都聽到這驚天動地般的腳步聲,一個個面色一變,朝那極遠處望去.

那里的天空,不知何時裂開一個長達千丈的裂縫,一道頂天立地的身影,從中大步走出,每一步落下,都震得虛空崩碎,大地顫抖,聲勢駭人之極.

這一道身影實在太高了,天邊云層,只堪堪遮掩住他的腰脊,而他的上半身,全都在云層之上!

尤為令人心驚的是,他周身湧動著濃濃的黑霧,所過之處,到處都化作一片黑暗,像陷入到了永夜當中.

看見這一道身影,連冰釋天和柳瘋都面露吃驚之色,似猜到了什麼,又不敢確信.

嘩啦!

這道比肩天地的身影很快來到了太古之城外,然後城市上空的云層突然裂開,探進來一個巨大頭顱.

這頭顱甫一出現,所投下的陰影都將半個太古之城遮蓋,他的一對眼眸,就像兩座巨大的湖泊,倒映星河,長達千丈的胡須濃密地遍布頜下和兩鬢,像垂落而下的漆黑瀑布,雙眉如橫亙大地的山巒,面向粗獷,威儀無比.

尤為令人心驚的是,他的頭顱兩側,竟生著一對漆黑長角,如利劍般撕破蒼穹,泛著令人心悸的光澤.

這般模樣,簡直就像一頭太古時期斗天戰地的強大妖魔!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呼吸一窒,心中憑生一種如螻蟻般的渺感覺.

"踏天大聖!?"冰釋天和柳瘋幾乎同時認出了此人.

而聽到兩人驚呼,那些玄寰域使者,也都一個個反應過來,面色變幻不定,眸光中更是透著一股深深的驚懼之色.

踏天大聖,一尊來自玄寰域不可知之地的強大牛魔,存活了也不知多少歲月,據其曾殺死過天仙,無法無天之極,就像一尊混世魔王般.

原本,所有人都認為這只不過是一個傳,可當親眼目睹這一道比肩天地的身影出現時,眾人這才發現,這個傳即便不是真的,只怕也沒差多少了.

單單是這尊身影所散發出的氣息,都令他們感到呼吸困難,比面對冰釋天時還要令人心悸.

"唔,終于及時趕到了."踏天大聖血輪似的眼眸一掃眾人,連冰釋天和柳瘋兩人也被其忽略掉,最終,目光落在了陳汐一側.

那里,站的是甄流晴,被踏天大聖如此注視,令她也感到一種無所不在的恐怖壓力.

不過令她感到疑惑的是,這踏天大聖身上所散發的氣息,竟讓她有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覺.

"師妹,你果然在這里,哈哈哈……"踏天大聖突然開口大笑,聲如滾滾炸雷,震得整個太古之城都顫抖起來.

上篇:第五百四十二章 天仙之罰     下篇:第五百四十四章 羽化聖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