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五百五十八章 都給我滾  
   
第五百五十八章 都給我滾

感謝兄弟"舊夢失","問好a"的打賞捧場支持!

——

聲浪如潮,擴散西華峰上下,將那滾滾云海都震碎潰散,山間珍禽異獸嚇得瑟瑟發抖,四下逃竄,雞飛狗跳.

西華峰占地數萬里,何其龐大,簡直堪比人間一個型國度,然而此刻,陳汐的聲音卻能夠清晰無誤地傳達山峰上下每一寸空間,令人驚歎.

被斷了一臂的冬啟正在慘呼,聞聲,忍不住渾身一顫,頓時止住聲音,面若死灰,這家伙竟要以一己之力驅逐西華峰上下所有人!

這一刻,他總算明白,自己這次提到鐵板了.

而其他人,更是被震得心驚膽顫,再不敢有任何逃掉的念頭,心中叫苦不迭,西華峰怎麼跑出來這樣一個殺星?

這簡直就是羊群中竄出的一只猛虎,讓人防不勝防啊!

大師兄火莫勒等人也都被驚住了,新來的師弟橫空殺出,威勢迫人,令得他們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

"妙哉,師弟其音若驚龍出世,威懾八方,似戰場之鼓,殺伐由心,這等音波,非心志如鐵之輩,絕難發出."

二師兄盧生撫掌贊歎,他來自荒古萬族中的百靈族,以音入道,深諳各種音律的妙用,陳汐這一句話中蘊含著的殺伐果決之意,他自聽得出來.

"不錯,不錯,師弟的到來,絕對是咱們西華峰之幸事,有師弟在,以後只怕再無人敢覷我西華峰弟子了."其他師兄也都贊同不已.

他們雖然與世無爭,醉心于自己所擅長的領域當中,但卻並非愚笨之人,自然看得出,西華峰有了陳汐之後,或許還真將一改從前萎靡之態,煥發新的生機.

陳汐的聲音剛落下,下一刻,一道道的遁光,倏然從西華峰上下飛掠而起,密密麻麻,起碼有上百道之多,蔚為壯觀.

"誰?何人敢在此喧嘩?"

"找死,竟敢打擾我清修!"

"什麼?讓我等所有人滾出西華峰?好大的口氣,誰這麼大膽子?"

"真是混賬啊,老子好好一爐丹藥,被這一打擾可全毀了!"

"在那邊,洗劍池之畔!"

"走,大家一起去,我倒要看看,誰這麼大膽子,竟敢要咱們全都離開西華峰!"

一陣亂糟糟的怒罵聲響起,顯得頗為惱火,很快,眾人很快就發現了陳汐的所在,一個個氣勢洶洶朝這邊掠來.

這上百人聚攏在一起,就像烏云般橫空而至,氣勢倒也頗為懾人.

然而,當他們抵達洗劍池之畔,看到斷掉右臂的冬啟以及他那些模樣狼狽的同伴時,所有人的神色都是一凝.

"冬啟師兄,發生了何事?在咱們九華劍派地盤上,誰敢將你右臂斬下,簡直無法無天了!"有人不解,憤憤出聲.

冬啟張了張嘴,卻又緊緊閉上,心中苦澀不已,這些混蛋,難道還沒看明白局勢嗎!

見冬啟這般模樣,眾人心中又是一凜,目光從火莫勒等人身上一掃而過,很快都落在了陳汐身上.

在他們心中,火莫勒,盧生,青雨六人就是一幫廢柴,軟弱之極,給他們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動手傷人,那麼答案就很簡單了,將冬啟傷成這樣的,肯定就是那模樣陌生的年輕人了.

"子,剛才是你出聲喧嘩的?"有人質問道.

"怎麼,你有意見?"陳汐冷冷道.

他如今已經清楚,這些家伙皆都是其他峰弟子,尤以東華峰最多,在他們的地盤上混不下去,就跑來西華峰占山為王,予取予奪,霸占各種洞府,靈田,靈材,簡直就跟一幫蝗蟲沒什麼區別.

大師兄火莫勒他們心底善良,收容他們本是出自一片好心,哪會想到這些人不知感恩圖報,反而得寸進尺,變得愈發囂張跋扈,逼迫得大師兄他們一個個苦不堪,簡直就是一幫人渣!

這叫什麼?叫好人得不到好報,惡人得不到報應!

如今,既然自己來了,他自不能容忍這些混蛋繼續為禍下去.

"不是我有意見,是我們大家都有意見!"那人抱臂冷笑,暴喝道"你算什麼東西,也敢插手西華峰之事?"

啪!

陳汐身影一閃,下一刻人已來到那人身軀,一巴掌抽出去,直接將此人抽得口中噴血,整個人被一股大力狠狠抽下天空,像一根木樁似的"栽"進了地面,雙腿抽搐了一下,人已經徹底昏厥過去.

而這時,陳汐早已回到了原先的位置,出手之果決,身法速度之快,簡直已達到駭人聽聞的地步.

嘶!

眾人只覺眼前一花,那人已栽進了地面,昏厥了過去,皆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心中吃驚無比.

"想依靠人多威脅我?真是其心可誅."陳汐淡然道,旋即他眼眸一掃眾人"我知道,讓你們現在就滾,你們肯定不服氣,不過等你們看完這份玉簡之後,再做決定吧."

著,他翻手拿出一枚蜃影玉簡.

嗡!

亮光一閃,一抹幻影活靈活現映現半空中,畫面很簡單,是陳汐掐住一個人的脖頸,狂抽耳光的景.

"杜冠師兄!是東華峰的杜冠師兄!"眾人瞳孔驟然擴張,不敢置信地望著這一幕.

杜冠是誰?

是五大真傳弟子之一杜軒的弟弟!

無論身份,還是修為,都要比他們在場任何人更高,性格也更跋扈囂張,他們只能呆在西華峰欺負欺負火莫勒等人,而杜冠可是敢在東華峰都肆意妄為!

甚至,他們之中都有不少人受過杜冠的欺負,如今,見這樣一個無法無天的主,竟然被陳汐揍成這般模樣,他們心中的震撼也就可想而知了.

畫面一閃,再次出現的是杜冠的同伴們,朝青雨道歉的那一幕.

杜冠的這些同伴,有男有女,也皆都是東華峰頗為跋扈的弟子,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能跟著杜冠一起混,背景自然也不會相差到哪里.

相較于這些人,他們這些在西華峰作威作福的弟子差了不止一個檔次,所以見到這一幕之後,在場所有人心中再次一震,久久無.

可怕!

太可怕!

把杜冠揍成這般模樣不,又逼迫杜冠的這些同伴紛紛道歉,這該有多強悍的實力,才能做到這一步啊.

蜃影玉簡一閃即逝,畫面消失,被陳汐收了起來.當時揍杜冠時,為了以防門中長老問責,他特意留下了這枚蜃影玉簡當做證據,卻也沒想到,竟會在此時派上用場.

"現在,你們是否已做好了決定?"陳汐淡然問道.

眾人皆都如夢初醒般,從震驚中清醒過來,再次望向陳汐時,目光中已帶上一股深深的忌憚.

可讓他們選擇就此離開,卻又極為不甘心,因為東華峰上,根本就沒有可供他們修煉的洞府,哪像西華峰這樣,隨處都是洞天福地?

並且在西華峰,還無人能約束得了他們,山上的靈田,靈藥,各種寶物隨便他們采擷都沒人敢管,何其的逍遙快活,如今要他們就這麼離開,又豈能甘心了?

"這位師兄,我等保證,以後絕不胡作非為,可否能容我等在此潛修?"有人出聲問道,滿懷希冀地看向陳汐.

"可笑,這些年爾等霸占我西華峰,肆意搜刮了多少靈材?掠奪了多少靈藥?我讓你們安然離開,已給足了面子,竟還敢恬不知恥提出這等要求,莫非你覺得你比杜冠還要狂?"陳汐冷冷道.

那人臉色頓時變得陰晴不定起來,敢怒不敢.

"好,我等這就離開."其他人見此,徹底熄了留下來的念頭,盡管不甘心,可面對陳汐這個臉杜冠都敢揍的猛人,他們也只能認了.

"現在就滾!誰敢帶走我西華峰上一草一木,他就是你們的榜樣!"陳汐著,一指遠處的冬啟.

冬啟一呆,抱著斷臂,羞憤得恨不得鑽進地縫中,媽的,太侮辱人了!不過他也只敢在心中咒罵陳汐兩句.

"我等回洞府中去收拾東西,難道不應該麼?"有人鼓足勇氣道,沒辦法,他那洞府中藏著這些年搜集的一些寶物,若不帶走,那等損失絕對讓他幾年內都緩不過勁來.

"是啊,我等收拾自己的東西之後,立馬走人,再不踏足西華峰一步."其他人也都紛紛出聲,聲音中甚至帶上一抹哀求之色.

"三個呼吸,若你們還沒有消失在西華峰,那就永遠留下來吧,我西華峰如今恰缺少一些仆從去挖礦石."陳汐置若罔聞,顯得冷酷無之極.

見這家伙油鹽不進,眾人心中怨憤無比,恨不得群起而上,將他給活剮了,然而,一想到之前所見到的蜃影玉簡,他們也只能咬牙咽下這口氣.

"一個呼吸."

陳汐的聲音響起,落在眾人的耳中,卻像催魂的鍾聲般,令得他們再不敢停留,扭頭就朝遠處掠去,速度一個比一個快.

"你們要留下做仆從麼?"陳汐扭頭,望向冬啟等人,嚇得他們臉色一變,也忙不迭縱身而起,飛也似地離開,惶惶如喪家之犬.

見到這一幕幕,大師兄火莫勒等人皆都被震撼得無以複加,已找不出任何詞彙來形容自己的心了.

他們只知道,自己西華峰有了師弟加入之後,必然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

ps:還有一章,補上個月欠下的,不過只能凌晨後發了,等不及的兄弟明天看.

上篇:第五百五十七章 一網打盡     下篇:第五百五十九章 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