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五百七十七章 無法無天  
   
第五百七十七章 無法無天

感謝兄弟"青東""悲傷的豬哥","肥龍媽媽"的打賞捧場支持和靜思妹紙投出的寶貴月票!

————

空間的奧義,只有地仙強者才能夠掌握.

虛空之外,究竟是什麼,也只有地仙強者最為清楚.

不過相傳,在整個玄寰大世界的天地之間,並非只有表面一層,而是層層疊疊,一層一層隱藏著不知多少的空間,里面隱藏了無窮無盡的奧秘.

這時,突然之間從西華峰上邊的虛空中,探出一只恐怖大手,明顯已打破了空間的界限,這般手段,也只有地仙以上的修為才能掌控!

轟!

云層崩碎,虛空被撕裂,這只大手,繚繞無盡神霞,仙罡繚繞,仿似能摘星斗,撈皓月,有一種毀天滅地的浩大氣勢.

甫一探出,直接將陳汐覆蓋!

砰!

這恐怖大手劇烈的仙罡波動,更是直接將那一縷"禁法之光"輕易齏粉掉,擴散四周,摧垮虛空之經緯,震塌蒼穹之脊梁!

四周所有修士都感覺呼吸一窒,驚魂大冒,忙不迭朝遠處躲去.

這麼恐怖的大手,已經不是涅槃境的手段,也不是冥化境修士能夠掌握,分明就是勘破空間奧義的地仙老祖才能施展而出!

一抹極度危險的氣息倏然湧上心頭,巨大的恐慌,籠罩了陳汐所有的靈識,這一刹那,他就察覺到這只大手中的沛然殺機.

明顯是要一舉抹殺掉自己,根本不給自己一絲反應掙紮的機會!

嗡!

在死亡的刺激下,陳汐那眉心的神諦之眼內,日月湧蕩,演繹萬般天機變化,如倒映宙宇萬物,流溢著一縷縷令人洶洶如燃的禁法之光.

這時若是有個尋常修士與陳汐豎目對視,必然會有一種面對深淵地獄似的心悸感,靈魂都要沉淪其中.

這一刹那,陳汐眼前一切景物,一切時間,空間變得愈發緩慢起來,風吹草動,都像蝸牛在緩慢爬行般.

他看到,杜軒那原本驚恐的臉色,在見到這只大手破虛空而來後,重新燃起一抹希望,甚至唇角浮起了一抹得意冷笑.

他看到,遠處的冷秋,龐舟倏然停頓身體,神色一松,皆都暗松了口氣,顯然,他們兩人之前已做好了救助杜軒的打算,不過在見到這只大手出現後,便當即收手.

他看到,許多弟子臉上,有駭然,震驚,疑惑……旋即,這些複雜神色皆化作憐憫之色,不忍直視,似乎已認定,自己必將慘死在這只大手之下.

他同樣也看到,大師兄他們一個個悲憤驚怒的模樣,這讓他心中不禁一暖,求生的**愈發強烈.

然而,令他心冷的是,面對這只從天而降的恐怖大手,感受著從其上彌散而開的仙罡之力,他竟生出一股深深的無法抗衡感覺.

甚至,連掙紮的余地都被剝奪!

怎麼辦?

陳汐不自覺握緊了胸口鼎.

鼎很神秘,當日在太古戰場,面對冰釋天的威脅時,鼎就曾,有三成機會重傷到冰釋天.如今面對這只大手,陳汐也只能將希望寄托在鼎身上,孤注一擲了.

眼看那只恐怖大手就要抓下,就在危機萬分的關頭,就在陳汐打算催動鼎時,突然遠處的虛空砰的一聲炸開,一只修長***的大手,也飛了出來,直接抓向了那恐怖大手.

轟!

兩尊破空而至的大手,在陳汐頭頂交鋒,甫一碰撞,爆綻出無窮仙罡光雨,就像一輪璀璨的太陽炸開了,其聲震耳欲聾,沖擊十方.

這等力量間的博弈實在太可怖,僅一瞬間而已,四野狂風大作,光芒如星河,仙力如交織閃電,將這片蒼穹淹沒.

轟隆!

這里是西華峰上空,身為九華劍派九座主峰之一,西華峰上下同樣被布下無數禁制,此刻遭受威脅,驀地爆綻出無窮盛光,死死抵擋這場對撞所產生的沖擊.

而那觀戰眾人早已退的足夠遠,但依舊覺得勁風撲面,光芒刺眼,震得他們身軀搖搖欲墜,氣血翻騰不休.

"快退!"

人們大駭,這等境界的力量交鋒,實在太逆天了,令人心神劇顫,如墜冰窟.

而與此同時,陳汐只覺一股柔和的力量裹挾住自己,整個人頓時就被帶飛出去,落在極遠處之地,堪堪避開了這一場驚天動地的交鋒.

一刹那間,兩只恐怖大手化作滾滾氣流四散,就像是太陽風暴般肆虐而出,將這一片蒼穹都撕裂出無數觸目驚心的裂縫,千溝萬壑,可怖無比.

當光芒散去,那交鋒之地,已多出一群身影,一個個大翩然,繚繞仙靈之氣,赫然是九華劍派的一眾長老.

而那為首之人,正是掌教溫華庭.

見到掌教和一眾長老齊齊現身,遠處眾人心驚之余,全都不由自主暗松了口氣,要知道,之前的一幕著實太過可怖了,若再持續下去,他們很擔心自己會否被波及到.

陳汐卻沒有這等劫後余生般的感慨,他目光一掃掌教溫華庭等人,最後落在了那岳池身上.

之前那一只恐怖大手,必然是由這些宗派高層中的某個人施展而出,而膽敢肆無忌憚欲要將自己一舉抹殺掉的,也只有岳池一個人!

原因很簡單,此人一直和柳瘋子不對付,並且是那杜軒的師尊,見自己欲要懲治杜軒,他自不會容忍這等事的發生.

"岳池師兄,你這是何意!?"

溫華庭沉聲開口道,此刻,他那溫煦如玉般的臉龐上,已帶著一股慍怒之意,眸若冷電,令人心悸.

這一下,在場所有人都明白,之前那向陳汐出手之人,赫然是岳池長老!

明白歸明白,岳池此舉卻是令在場大部分人眉頭一皺.

因為眾所周知,岳池是東華峰之主,此刻卻插手進弟子之間的戰斗中,之前那一掌,更是要將陳汐一舉滅殺掉,這等霸道行徑,自然令人心中極為不舒服.

今天是陳汐,明天若換做自己呢?

大家都是九華劍派弟子,憑什麼杜軒受到欺負了,就必須滅殺掉陳汐?若如此的話,以後誰還敢和東華峰弟子切磋交流?

"掌教師弟,難道你沒看出,此子手段毒辣,欲要滅殺掉杜軒嗎?這等歹毒弟子,自當受到一些懲罰才對,否則日後不定惹出什麼禍患來."

岳池卻是神色平靜從容,輕描淡寫道,一點愧疚都沒有,仿似之前他對陳汐所做的一切,只是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罷了.

掌教溫華庭眉頭一皺,眸中閃過一抹深深的不悅之色,正待開口,卻被陳汐搶先了一步.

"敢問岳師伯,宗門可是規定,高層人物不得插手弟子之間的爭端?"

在那一道道驚訝的目光注視下,陳汐突然踏步上前,冷冷開口質問道,他身姿峻拔,衣衫獵獵,神色平靜而無畏.

見此,眾人心生都不禁升起一抹欽佩,敢這麼跟門中長老話的,只怕陳汐是頭一個吧?不過陳汐所,也正是他們心中所想.

是啊,早在之前,他們便已知道,門中高層已規定,日後再不會插手宗門子弟之間的競爭中,誰曾想,這一道指令發出還不到一天,岳池長老就違逆了這一條規定?

"大膽,你身為一名弟子,竟敢以下犯上,簡直是無法無天了!"岳池眼眸一凝,大聲呵斥道,威勢駭人.

身為門中長老,東華峰之主,地位崇高,身份尊貴,他哪曾被一名弟子如此毫不客氣的質問過?

這簡直就是在挑釁他的尊嚴!

"誰無法無天?岳師伯,我敬你是長輩,你可千萬別信口雌黃!"既然已撕破臉皮,陳汐哪還會客氣,自更不會被岳池的氣勢給嚇到了.

他再次踏步上前,一指杜軒:"我且問你,此人率領同伙,沆瀣一氣,肆意搶掠我西華峰,更連連羞辱我那些師兄師姐,手段卑劣,跋扈囂張,你為何不管?"

"杜軒與我對戰,幾次心生殺機,欲要滅殺于我,你為又不管?"

著,陳汐聲音越來越大,清越激昂,震蕩八方,甚至已帶上一股咄咄逼人的味道,"身為宗門長老,你不問青皂白,就出手對付于我,又是何等居心?"

三個質問,猶如一道又一道驚雷炸空,震得在場眾多弟子腦袋都是一陣發懵,不敢相信陳汐竟敢這麼和門中長老話!

就連掌教溫華庭和其他長老,神色也都是微微一愕,沒想到陳汐這家伙的秉性,竟如此的剛烈,錚錚不屈.

旋即,他們就釋然了,因為在他們看來,陳汐剛剛死里逃生,心神只怕受到了極大刺激,這才將一腔憤懣全都發泄了出來.

而岳池的臉色已是陰沉一片,幾欲滴出水來,陳汐這連續三個質問,簡直就是當著所有人的面,去一次次挑釁他的尊嚴,跟打臉都沒什麼區別了!

這令他心中動怒不已,恨不得現在就拍死了這個尖牙利嘴的家伙.

然而,還不等他開口,陳汐已再次冷冷大喝質問道:"身為宗門長老,不知自愛,踐踏門規,放縱弟子,為禍宗門!如今更不顧儀態,以大欺!岳池師伯,你這才是真正的無法無天啊!"

上篇:第五百七十六章 禁法之光     下篇:第二更寫廢了,明天一起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