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五百八十章 窮追猛打  
   
第五百八十章 窮追猛打

陳汐此時竟拿杜軒性命為賭注,要挾長老岳池!

見到這一幕,四周眾人都被震得心神起伏不定,感覺陳汐簡直就更失心瘋了一樣,霸道到了極致.

就連掌教溫華庭等人都眉頭緊皺,心生慍怒,若非知道陳汐是這數千年來第一個登臨蓮台之上的弟子,他們早已出手懲治于他了.

身為一名弟子,竟敢拿同門的性命來威脅師門長輩,這簡直就是大逆不道!

"這家伙,似乎比柳師伯還要記仇啊……"安珂喃喃自語,有些不能理解,為何陳汐不見好就收,反而一意孤行.

"他應該不像是個不知分寸的人,還是先看看再吧."安薇也有些看不透,陳汐打的什麼主意,難道他就不知道,這麼做,只會讓自己陷入不利的局面之中?

"好!很好!剛加入宗門就學會要挾長輩了,以後還如何了得!?"岳池已被氣得渾身直哆嗦.

他最得意的弟子被當眾逼迫下跪,又被陳汐拿來要挾自己,這一幕幕,都像一柄柄的利刃般,戳得他心髒隱隱作痛,憤怒到極致.

"掌教師弟,此時此刻,你們還要袒護于此等劣徒嗎!?"岳池轉頭,朝掌教和諸位長老質問道.

聲音中,已是透出無盡肅殺狠戾之色,顯然動了殺機,欲要獲得掌教的首肯之後,就出手將陳汐擒下.

"岳池長老,此差矣,之前宗門早已下令,日後諸位長老不得插手弟子之間的爭端,而杜軒,之前挑釁于我,接受一些懲罰也是應該的!"

不等掌教溫華庭等人開口,陳汐便冷冷道,"並且在場諸位也都看到,這杜軒率領一眾同伴,踐踏我西華峰,羞辱我那些師兄師姐,試問,這等行徑難道就不該接受懲罰?

陳汐此合合理,別其他,就是現在,眾人也都能看到,那西華峰上下,一片片靈田被踐踏,一塊塊藥圃被洗劫,滿地狼藉,一片烏煙瘴氣.

而其中,赫然立著東華峰的一眾弟子,瞎子都看得出,這一切都是這些人干下的好事.

並且,之前杜軒與陳汐為戰,也的確是處處羞辱陳汐,若非最後一刻陳汐施展出禁發之光,只怕此刻跪下的,就是陳汐了.

所以在聽到陳汐這一番話後,四周眾人倒也頗為理解陳汐的心,所謂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大致便是如此了.

不過理解歸理解,他們可不敢公然表態去支持陳汐了.

畢竟,陳汐只是一名剛加入宗門的弟子,卻表現得如此強勢霸道,竟拿杜軒性命威脅去岳池長老,這就有點太過火了,只怕會遭劫了.

而此時,掌教溫華庭和那一眾長老之間,正在用意念傳音,似乎是在商議著什麼.

"陳汐此子秉性狠辣,眦睚必報,若是任由他這樣下去,只怕那杜軒會被活活氣死,要不要出手阻止?"

"我倒是並不這麼覺得,陳汐自始至終都並未觸逆門規,雖然行為略顯唐突,但卻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柳師兄剛離開,他西華峰就遭受此等踐踏,換做誰,只怕也不會善罷甘休了."

"算了,這對那杜軒也許是個好事,如果他能夠承受住這次打擊,知恥而勇,會是一個巨大的突破,對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這樣……未免就太縱容陳汐了吧,剛加入宗門一天,就拿杜軒性命威脅岳池師兄,這等行徑,未免太過驕縱跋扈了."

"關鍵是岳池師兄他也是有錯在先,若非他之前出手欲要對陳汐不利,局面應該不至于鬧到眼下這般地步."

"唉,真是頭疼,若是不插手阻攔,就會引起岳池師兄不滿,若是出手阻攔,卻又會引起陳汐的不滿,畢竟他也是為西華峰好啊."

"各位長老,你們可看出陳汐之前所使用神通?"見諸位長老議論紛紛,商議不出所以然來,掌教溫華庭當即開口道.

"神通?"眾位長老都是一怔,旋即似意識到什麼,一個個眼眸都是一凝,流露出一抹震撼之色.

"你們也猜到了?"掌教溫華庭輕歎,"神諦之眼,那可是一種早已湮滅無盡歲月的可怕神通,早在遠古神魔縱橫的年代都赫赫有名,威勢冠絕天下,陳汐此子竟能獲得此神通,明顯是一個又大福緣的弟子啊."

"這麼一,此子的確不容覷了,之前他都已登臨蓮台之上,肯定也獲得了一部咱們九華劍派開派祖師親手所留的道法,這等逆天似的機運,簡直就是萬年罕見."

"那……掌教師兄的意思是不處罰陳汐了?"

"見機行事吧."

這些高層大人物,瞬息之間交流,也就是幾個呼吸之間的事.

這個時候,杜軒一直跪在陳汐身前,被封印鎮壓住,連連掙紮,卻始終無法爬起來.

雖跪倒才只片刻功夫,但對他而,卻像一個世紀那麼漫長,感覺四周眾人都在觀看自己的丑態,指指點點,這一切都像火焰般灼燒著他的心,氣得他七竅生煙,臉色扭曲,快要爆炸.

陳汐卻懶得搭理他一眼,只是把目光望向掌教他們.

而此時,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望向了掌教溫華庭等人,等待他們的商議結果.

"陳汐,懲治了杜軒之後,你是否就會就此收手?"在這萬眾矚目之下,掌教溫華庭緩緩開口,目光落在了陳汐身上.

話雖然是對陳汐的,但落入其他人耳中,卻不亞于一道驚雷,令得他們心中都是巨震不已.

他們哪會聽不出掌教的意思,分明就是在,你既然已懲罰了杜軒,是不是應該收手了?若是收手,或許一切都可以既往不咎.

這就太讓人意外了!

要知道,陳汐之前可是拿杜軒性命去威脅了岳池長老,換做其他弟子,只怕早已被狠狠懲罰一番了,然而現在,陳汐竟然就這麼輕易地逃過了一劫!

然而更讓人意外的,卻是接下來一幕.

面對掌教溫華庭的問話,陳汐幾乎毫不猶豫就答道:"不會,那些肆意踐踏我西華峰的弟子,也要接受懲罰,否則,日後我西華峰只怕再威勢可."

霸道!

無邊的霸道!

眾人都震驚得呆滯住了,掌教都不打算追究于他了,他反而得理不饒人,要窮追猛打到底,這該有多大的膽子,才敢出這樣的話啊!?

"掌教師弟,此子跋扈囂張成這般模樣,你還要縱容他到什麼時候?"岳池的聲音,就像是從胸腔中一點點擠出來一樣,沙啞而低沉,透著濃烈無匹的憤恨.

掌教他們之前作出的決定,令他感到意外,感到憤怒,而陳汐的反應,則讓他心生無窮殺機,直恨得牙齒都癢癢,恨不得現在就將此子抽筋扒皮,挫骨揚灰了.

是的,他已經憤怒到極致,就像一座活火山,隨時都有可能徹底爆發了.

溫華庭眉頭一皺,卻是繼續問道,"那你打算如何處置他們?"

"回稟掌教,其實很簡單,杜軒必須跪地向我那些師兄師姐道歉,而那些踐踏我西華峰的弟子,則必須歸還十倍的寶物,補償我西華峰的損失!"陳汐平靜答道.

"不可能!讓我向那些廢物道歉,除非我死了,否則門都沒有!"杜軒瘋狂嘶吼起來,陳汐這句話,簡直就是在踐踏他心中最後一道底線和尊嚴,比殺了他還難受,他怎可能接受得了?

而那些兀自立在西華峰上的東華峰弟子,則一個個面色變得難看到了極致,十倍補償?就是讓他們傾家蕩產,只怕也拿不出如此多寶物啊!

惡魔!

這家伙簡直就是一個惡魔!

這一刻,陳汐在他們心中,已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惡魔,令他們驚怒不安.

他們又哪曾想到,只不過是跟著杜軒一起洗劫了西華峰一番,就會釀下如此苦果?若早知如此,打死他們都不會踏足西華峰一步!

就連四周其他弟子,也都感覺陳汐的要求,有點太讓人難以接受了.

先是連連出質問岳池長老,又將杜軒逼迫跪地,如今,又提出這般要求,這簡直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令人甚至都懷疑,陳汐的膽子究竟是如何做成的,難道就沒有一絲半點的敬畏之心嗎?

對于這一切,陳汐都漠不關心,他只是把目光望向掌教,神色平靜,波瀾不驚,那種鎮定從容的氣度,令人很難把霸道,跋扈,囂張這樣的字眼按在他身上.

"掌教師弟!"

岳池憤怒大吼,眼睛都了,若是被陳汐得逞,不止是杜軒那些弟子,連他這個當師尊的,也將顏面盡失.

"罷了,西華峰之上的損失,由東華峰補償于你西華峰,至于杜軒……"掌教溫華庭皺眉許久,才緩緩道.

"掌教,我冥鴉一族有無上尊嚴,我的身上,有冥鴉一族獨特的血脈,士可殺不可辱,若要我跪地道歉,我甯死不屈!"

不等溫華庭完,杜軒已嘶聲大叫起來,聲音決然,透著一股慷慨赴義的味道,語氣之中,還帶著一股深深的威脅.

上篇:第五百七十九章 給我跪下     下篇:第五百八十章 形勢逆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