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五百八十九章 罪愆滔天  
   
第五百八十九章 罪愆滔天

感謝兄弟"MaBed","風格和德國","王發財"投出的寶貴月票,和"悲傷的豬哥"的捧場支持!

——

來人一襲如火裙,清稚妍麗,身材高挑,腰肢盈盈一握,膚色雪白晶瑩,靚麗活潑,正是北華峰女弟子安珂.

她飛掠而至,見到陳汐之後,就急匆匆道,"我剛在天工殿領取任務,聽其他師兄,青雨師弟被困在了石國雉神嶺,莫裕長老讓我通知你,速速去救人,若是晚了,青雨師弟只怕會遭遇不測了."

"弟子落難,宗派難道不管麼?"

陳汐眉頭一皺,心中也是擔憂不已,靈白可是和青雨一道外出的,以靈白的手段,都無法帶著青雨突圍,其敵人又該有如何強大?

"這是宗派的考核任務,一切後果由自己承擔,咱們九華劍派高手雖多,可也管不了每個弟子的安危啊."

安珂飛快解釋道:"更何況,考核任務的難度並不大,憑咱們宗門弟子的實力,幾乎罕有人會碰上危險了,青雨師弟被困,只能太罕見了……"

"原來如此."陳汐略一沉吟,立刻打定注意,要親自走一遭.

他扭過頭,朝木奎吩咐道:"木奎,你留在西華峰,我沒在的時候,若有人膽敢冒犯,你盡管出手,生死勿論!"

"主人,您放心去吧,西華峰的一切都交給的了."

木奎肅然答道,這時候他也明白事態緊急,西華峰上不能缺少人,陳汐外出救人,那他就必須留下,看守西華峰上下.

陳汐點點頭,再次朝火莫勒等人道:"諸位師兄,你們安心留在西華峰,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將青雨師弟安全帶回來的."

"師弟,你可要心點啊."火莫勒等人都叮囑道.

陳汐笑了笑,道:"放心,有靈白在,青雨師兄應該不會出現性命危險."

"陳汐師弟,這是青雨所領取的任務內容,或許對你有幫助."

安珂著,素手一翻,多出一枚玉簡,交給了陳汐,無奈道,"峰試馬上就要開始了,師尊已下達指令,禁止我北華峰弟子外出,所以,這次我可能沒辦法和你一起去營救青雨師弟了,你可要多加心啊."

陳汐接過玉簡,認真道:"師姐,多謝你了."

"好啦,不用謝我,你趕緊去吧,誰讓柳師伯臨走時交代,讓我照顧你呢."安珂脆聲道.

陳汐笑了笑,當即縱身飛掠而起,離開了西華峰.

……

"那子離開了?"

東華峰,空闊恢弘的星穹大殿中,岳池猛地從座椅中站起身子,臉色有著一抹興奮之色閃過.

"回稟師尊,那陳汐的確剛離開不久."大殿外,一名弟子恭敬道.

"很好,你做的不錯,暫且退下吧."

待那名弟子離開不久,岳池深吸一口氣,喃喃自語:"冰釋天啊冰釋天,機會我給你了,接下來……就看你們是否能抓住了!"

……

石國,靠近九華山脈外圍的一個型國度.

不過雖是外圍,但距離九華劍派的宗門,卻足足有千萬里之遙遠,若徒步而行,沒個三年五載,根本就抵達不了.

哪怕以陳汐那星空之翼的速度,不吃不喝全力飛行,也需要四五天之久.

幸好,和世界不同,在玄寰大世界,設立著許許多多的傳送陣,只需足夠的靈力,就足以一瞬間跨院三山五岳,穿梭千萬里之外.

九華劍派身為十大仙門之一,自然也擁有傳送陣直通石國.

所以,只片刻功夫之後,陳汐已立在了石國之外,一座巨大的廣場上.

廣場上熙熙攘攘,人很多,許許多多的修士進入傳送陣,又有許許多多的修士從傳送陣中走出,顯得熱鬧非凡.

這還是陳汐進入玄寰域之後,第一次外出,目光所及,各色各樣的人物都有,衣飾打扮也不盡相同,甚至不乏奇形怪狀的妖族,氣息迥異的其他種族之人,皆都來往穿梭于廣場之上,光怪陸離.

甚至,他還見到一只皮毛如銀,凶猛無匹的大虎,懶洋洋盤臥寶輦中,旁邊有漂亮的女婢服侍它飲酒吃肉,連那拉車的傭人居然都是一群漂亮的人族少女!

"玄寰域自古就有萬族林立,強者云集之美譽,如今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啊……"陳汐在心中暗暗感慨.

實話,他挺反感人族給其他種族為奴為仆的,感覺這就像在踐踏身為人族的自尊,極為令人不爽.

不過,當看到附近人那早已習以為常的神時,他頓時明白,這種況,只怕在玄寰大世界極為普遍,自己想管都管不過來.

沒有再過多感慨,陳汐眯著眼,打量了一番遠處的石國,便抬步走入其中.

……

石國雖只是一個型國度,但卻有三百六十座城池,占地一千六百萬余里,境內多山脈湖泊,而境內的修行勢力,則以二流門派居多.

和其他國度不同,石國並無主政之人,境內地盤皆由各大門派把持,秩序混亂,因而聚攏了諸多罪愆深重的惡人,邪修,邪妖,魚龍混雜.

而黑雉七妖,所盤踞的的神雉嶺,則位于石國東南部,一座名為"月拓"城的城池之外.

半天之後.

一名身姿峻拔,氣質飄然出塵的年輕人,趁著暮色進入到了月拓城中.

"按照《玄寰經》上所,這月拓城是由一個名為紫風門的門派所掌控,門派勢力只屬于二流,修為最高者,也不過冥化境界……"

"而那神雉嶺,則位于月拓城之外三千七百里之外,黑雉七妖在此盤踞,無惡不作,常掠奪凡人為食,罪愆深重……"

這年輕人正是陳汐,一路上,他已大致將月拓城的勢力布局,以及神雉嶺上的況大致了解.

"古怪,神雉嶺毗鄰月拓城,紫風門卻不管不顧,任由黑雉七妖為禍四野,莫非這兩者之間還有什麼關系不成?還是,以紫風門的勢力,根本不足以將這些妖孽剿滅?"

一邊思索,陳汐一邊翻開玉簡,玉簡中,是青雨所領取的宗派任務的消息內容.

任務:石國,神雉嶺,誅殺黑雉七妖.

惡行:殘害凡人,以靈魄為食,罪愆深重.

實力:最高者涅槃五煉修為,最低者涅槃初境.

任務難度:普通.

考核准則:徹底誅殺.

建議:由真傳弟子領取.

"不管了,先找個客棧,打探好消息再."

陳汐搖了搖頭,沿著城中青石道路,朝內飄然行去.

月拓城的環境並不怎麼好,道路坑坑窪窪,兩側的店鋪看上去也頗為陳舊,似乎很長時間都沒有修理過,簡直不像個城市,而像個鄉野村鎮.

並且,城中的人數,也頗為稀少,此時剛剛暮色降臨,大街巷上,只有三三兩兩的行人,顯得很冷清,處處都透著一股蕭瑟的氣息.

當然,陳汐倒不在意環境差,他來的目的是救助靈白和青雨,不會在此多逗留.

月拓城中央,有一座三層高的酒樓,燈火通明,人聲鼎沸,杏黃色的酒旗在晚風中招展搖曳,煞是醒目.

這里,或許就是月拓城最為熱鬧的地方了,而人多的地方,往往意味著消息也多.

陳汐在酒樓一層大廳坐了下來,只要了一壺酒,自斟自飲.

"聽了嗎,前些日子,九華劍派的一名弟子,前往神雉嶺執行任務時,被困住了,如今都不知道生死."

"不會吧?九華劍派可是十大仙門之一,威勢無雙,誰敢動九華劍派的弟子?這不是在虎口拔牙自尋死路嗎?"

"哼,兄弟,你是第一次來月拓城吧?難道不知道,神雉嶺上有七位大王,一個個心狠手辣,無法無天?別是九華劍派的弟子,就是其他仙門的弟子來了,也是有去無回."

"切,不就是幾個占山為王的妖修?九華劍派若想滅他們,一根手指都足以碾滅他們了."

"唉,你啊你,還是太天真,在這月拓城內,什麼肮髒事沒發生過?"

一陣交談聲響起,聲音雖然低微,但卻一絲不落地都被陳汐聽進了耳中.

"看來,青雨師弟他被困住的消息果然是真的了……"陳汐心中一沉,升起一抹焦慮,有點坐不住了.

"哼!何方鼠輩,敢在背後議論爺爺?"

不過,就在陳汐打算起身離開的時候,那酒店大門外,驀地響起一陣陰冷聲音,一個身穿褐色衣服的中年大步走了進來.

他一頭狂野的長發披在肩上,手掌骨節粗大,面容更是恐怖,布滿了縱橫交錯的刀疤,唯有一雙眼睛精光四射,散發出狠戾暴虐的氣息.

隨著他進來,酒樓內的喧嘩聲頓時消失,變得鴉雀無聲,落針可聞,每個人臉色都不可抑制地湧出一抹驚恐之色.

甚至,有人渾身都禁不住哆嗦起來,恐慌一片,恨不得掉頭就離開這里.

"嗯?好濃重的煞氣!好濃重的罪愆光暈!"

陳汐抬眼打量了這名魁梧中年一眼,目光不禁一眯,他神魂何其龐大,一下就察覺到,這魁梧中年身體四周,泛著一縷縷的烏黑光暈,濃得幾乎如同實質般.

那是殺的無辜凡人太多,所造成的罪孽太大,從而形成的罪愆光暈,而看這魁梧中年身上的罪愆光暈,死在其手上的無辜凡人起碼有數十萬之數!

絕對能用罪愆滔天,流毒四海來形容了!

上篇:第五百八十八章 玄磁之翼     下篇:第五百九十章 借你項上人頭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