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五百九十章 借你項上人頭一用  
   
第五百九十章 借你項上人頭一用





一片寂靜.

魁梧年陰冷一笑,看向了旁邊一桌的幾名修士,"剛才,就是你們幾個在爺爺的壞話的?"

那幾名修士,早已嚇得面如土色,直欲癱坐在地,聞,身體更是猛地一哆嗦,連連擺手:"不是,不是,我等絕……絕對沒有前輩的壞話."

他們牙齒咯咯作響,話也是斷斷續續,明顯被嚇得不輕.

"哼,到了這時,還蒙騙爺爺我,真是罪該萬死!"

魁梧年冷然一哼,渾身煞氣暴湧,烏光流溢,整個人就像從尸山血海走出一般,單單是那濃郁的殺氣,都令人如墜冰窟,呼吸困難.

然而,就在眾人以為他要出手的時候,他猛地扭過頭,瞥向了一側,"你是誰?似乎盯了我很久?"

那是一名錦袍青年,聞,下巴微微一抬,桀驁道:"你就是黑雉七妖的三妖呂銃?"

"沒錯."魁梧年舔舐了一下嘴巴,陰冷笑道.

"看來我的運氣不錯,進入月拓城就碰上了你,很好,殺了你之後,我就可以回宗門交接任務了."

錦袍青年輕描淡寫道,"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是你自己引頸自刎,二是由我親自動手,兩個你選一個."

聞,酒樓內所有人都是一呆,好狂傲的年輕人,竟敢要斬殺黑雉七妖的三妖呂銃?簡直就是自尋死路啊!

他們大都是月拓城本土修士,對呂銃的實力清楚無比,他不僅有著涅槃四煉的修為,關鍵是為人陰狠毒辣,嗜殺成性,有傳,死在他手的人都有十多萬之數了!

這樣一尊殺神般的狠角色,又豈是誰都能殺的?

而陳汐,如今也終于確定了這魁梧年的身份,心也如同那錦袍青年般,感覺好巧,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哈哈哈……"

呂銃猛地大笑起來,尖利陰冷,刺人耳膜,目光殘忍竟泛起一抹憐憫:"可憐,真他媽可憐,一個的涅槃四煉人類,也敢口出狂,簡直就是活膩歪了!看你這身打扮,應該是云水宗核心弟,可惜,今日就是你師門長輩來了,也救不了你!"

他殺人如麻,經常被各大宗門的弟追殺,但依舊能安然活到現在,所依靠的便是那刀口舔血的豐富經驗和狠辣果決的戰斗實力,可不是只有運氣那麼簡單.

"既然你冥頑不靈,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忘了告訴你,我叫方行舟,水云宗核心弟,死在我手,也算是你的福分."

名叫方行舟的錦袍青年站了起來,身姿瀟灑,辭間透著一股驕傲之色.

"哼!"呂銃冷哼一聲,突然面色一變,眼睛死死盯向了方行舟後方,似乎那里有什麼讓他重視的人.

方行舟一怔,也瞥眼望去.

",你還真嫩啊!"

便在這時,呂銃臉色露出一抹得意獰笑,縱身一躍,骨節粗大的右手裹挾著一抹洶湧烏光,一掌朝方行舟天靈蓋拍去.

"卑鄙!"方行舟大怒,措不及防之下,下意識反手拍了過去.

轟!

兩掌甫一碰撞,一股恐怖的沖擊力席卷八方,大廳內的桌椅地面全都被震碎,一些實力低淺的修士來不及躲閃,直接被震得七孔流血,慘死當場.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這座月拓城最熱鬧的酒樓,最終沒能抗住這股可怖的沖擊力,轟然倒塌,煙塵彌散.

而這時,樓內的食客,早已亡命似的躲避了出去.

方行舟也出去了,不過卻是被呂銃一掌拍飛出去了,身影狼狽地落在外邊的街道上,面色已是蒼白之極.

這措不及防的一掌,明顯令他吃了不的暗虧.

"大血魔掌!"

下一刻,呂銃已緊追而來,根本就不給方行舟喘息的機會,端的是老辣無比,從也可以看出,此人的戰斗風格有多麼的狠辣果決,不計手段.

一只血色大手,橫空而出,釋放出邪惡,陰冷,暴虐之極的氣息,如山岳般鎮壓向方行舟.

在這等掌力籠罩下,方行舟全身真元和氣血都變得凝滯起來,幾乎不能呼吸.

"可惡!你這是在找死!"

關鍵時刻,方行舟大吼一聲,猛地咬破舌尖,氣勢猛地暴漲一倍有余,縱身而起,雙掌裹挾刺目的青光,轟隆隆硬撼了過去.

轟!

兩者相撞,虛空猛地扭曲起來,緊接著,強烈的青光爆發,欲要碾碎血色大手,奈何那血手凝固無比,堅如山岳,且帶著一股驚人的腐蝕力量,青光甫一碰上,就像雪融于水般,紛紛融化潰散,崩碎瓦解掉了.

噗!

方行舟張嘴噴出一口鮮血,不可置信地倒飛出去.

呂銃哪會放過這等大好機會,緊追而上,陰冷大笑道:"一招錯,步步錯,自以為修為了得,經驗卻奇差無比,像你這樣的雛鳥,老都不知殺了多少個了!"

"混賬!你真以為我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你宰割嗎?"方行舟知道,自己此次大意了,若不能速速扭轉局面,必定會橫死當場.

所以話時,他手多出一枚丹藥,赤如火,綻放霞光,晶瑩剔透,隱隱有龍吟虎嘯傳出,品相極為不凡.

毫不猶豫吞下丹藥,下一刻,方行舟渾身爆綻出滾滾精光,刺目炫亮,整個人的氣息更是節節攀升,一瞬間,竟仿似已從涅槃四煉提升到了涅槃五煉的地步.

顯然,這枚丹藥能夠輔助修士在一瞬間,暴漲修為!

"云水宗的三元凝真丹!?"呂銃大吃一驚.

"不錯,想不到你還有點眼力,吞服此丹之後,一刻鍾內,我的實力將會暴漲至涅槃五煉的地步,之前的傷勢也會全部被壓制下來,這一下,我看你如何跟我斗!"

方行舟冷冷一笑,大喝一聲,居然主動朝呂銃殺了過去.

砰!砰!砰!……

掌風呼嘯,霞光沖霄,兩者交戰在一起,兩旁的建築物轟然垮塌,崩碎,地面更是被轟出一條條巨大的裂縫溝壑,激烈無比.

在此之前,圍觀的人已不少,其不乏一些前來月拓城執行任務的宗門弟,見到這一幕之後,神色都變得凝重起來.

而陳汐的身影,也赫然立在人群.

"想不到,不止是我華劍派將黑雉七妖列為了任務目標,其他宗門也同樣如此……"陳汐若有所思.

"就算你服用了三元凝真丹又如何?給爺爺死來!"呂銃尖聲暴喝,周身轟然湧出一片血光,如同裹挾著一條血河,從天而降,欲要將那方行舟給淹沒了.

"哼,想殺我沒門!"方行舟實力大增,信心十足,身影如利箭般,沖霄而上,探手如抱日月,打出一片璀璨青霞神拳.

砰!

拳掌碰撞,光霞四散,余波擴散四周,撕裂虛空,發出嗚嗚咽咽的聲響.

"啊——!"

然而下一刻,一聲慘厲的痛呼傳出,那方行舟整個人竟被狠狠轟進了地面,渾身骨骼寸斷,大口咳血不止,已是氣若游絲,瀕臨垂死.

"卑鄙!你竟然隱藏了自己實力!"

"哈哈,爺爺我忘了告訴你,早在半個月前,我就已進階涅槃五煉地步!"呂銃仰天大笑,看向方行舟的眼神,一副貓戲耗的模樣,殘忍而戲謔.

"下輩,我也決不會放過你的……"方行舟怒目圓睜,不甘心地咽下最後一口氣,臨死那一刻,他其實已經後悔了.

後悔沒有直接逃跑,後悔結下這個任務,後悔碰上呂銃這個陰險譎詐的邪妖,如果有來生,他一定不會為了所謂的名氣和財富而冒險,最終丟掉自己的性命……

咔嚓!

見方行舟已死,呂銃猶不放心,抬手凌空一掌,直接拍爛了對方腦袋,這才走上前,准備搜刮財物.

他可是知道,身為水行宗的核心弟,這方行舟身上必然攜帶了大量的寶物,不占為己有,難道還能便宜了別人?

"心狠手辣,陰險狡猾,不擇手段……遇上這樣的敵人,靈白他們倒的確有可能被算計了……"人群突然傳出一聲輕聲喃喃.

"誰!"

呂銃耳目何其靈敏,頓時止住腳步,循著聲音望了過去,臉色陰沉狠戾,瞬間就鎖定了目標.

那是一名年輕人,清秀俊逸,飄然出塵.

見此,呂銃頓時冷笑道:"看來想殺我的兔崽可不少,剛解決了一個水云宗弟,又冒出一個來,怎麼,你也想和他一樣暴尸街頭?"

話雖如此,他心卻不禁升起一抹驚疑,他居然感知不到眼前這年輕人,修為究竟達到了何等地步,這……可有點蹊蹺了.

",你究竟是來干什麼的?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不待陳汐開口,呂銃便狠聲問道,他要探一探陳汐的虛實,再做決定.

那年輕人正是陳汐,他在一道道詫異目光的注視下,抬步不疾不徐地走出人群,神色平靜,不起波瀾,淡然道:"我只想借你項上人頭一用."

————

PS:狀態糟糕,卡殼的厲害,這感覺好痛苦~~


上篇:第五百八十九章 罪愆滔天     下篇:第五百九十一章 一劍驚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