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一劍驚鴻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一劍驚鴻

感謝兄弟"陽光的二貨"投出的寶貴月票和"悲傷的豬哥"的捧場支持.

借你項上人頭一用?

聞,周圍那些觀戰修士都是倒吸一口涼氣,面面相覷,這口吻……簡直比那水云宗的方行舟還要狂啊!

這年輕人是誰?

又來自哪里?

莫非也和那方行舟一樣,來自一方大宗門?

在這月拓城,每天不知有多少年輕的宗門弟子前來,欲要誅殺掉黑雉七妖,要麼是為了揚名立萬,要麼是為了完成宗門任務.

可這麼多年過去了,那黑雉七妖還好好活著,而那些宗門弟子則還沒成名,就已徹底消失在天地間,尸骨無存.

而眼前這年輕人,只怕也難逃這等淒慘的下場吧?

眾人皆都有些不看好陳汐,甚至已有些不忍直視了,驕狂是年輕人的資本,可有時候,太過驕狂,可是為招來殺身之禍的……

呂銃的臉皮卻是狠狠一抽搐,他的感受和其他人不同,對方那從容不迫的語氣,令他感受到些許危機,似乎將會有什麼可怕的事發生.

不過很快,他就否定了這個念頭,怎麼可能?一個年輕人而已,或許是在虛張聲勢也不定.

想到這,呂銃咧嘴獰笑道:"子,我的頭顱就在這里,就看你是否有這個本事取下了!"

轟!

話時,他人已騰空而起,周身轟湧出無盡洶湧血光,翻滾咆哮,一掌就朝遠處的陳汐狠狠按去.

那掌風,極其殘暴血腥,腐蝕虛空,肆虐八荒,其中甚至衍生出鬼神哭嚎,萬妖暴動的可怖氣象,將這片天地都仿佛籠罩在一片令人心悸的森羅血海之中.

"血靈萬妖印!"

"這是呂銃浸浮多年的一部殘缺道法,已非尋常武學能夠抗衡."

"快退!在血靈萬妖印之下,人鬼不留,神魂俱滅!"

周圍眾人見此,都面色狂變,毫不猶豫扭頭就跑,唯恐稍慢一分,就被這可怖的掌風給波及到了.

轟隆!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街道兩側方圓千丈范圍內,所有的建築都崩塌碎裂,千瘡百孔,逃得稍慢的人群,直接被那滔滔血光吞噬掉,連慘呼都沒來得及發出,就徹底消失不見.

再看陳汐所立之地,那里早已化作了一個宛如深淵似的裂縫,深不見底,死絕一片,再無任何生機.

"哈哈哈,就這點本事,也敢跟爺爺叫囂?真是不知死活,下輩子投胎做人,招子一定要放亮點!"

呂銃仰天大笑,暢快無比.

他之前還擔心陳汐有什麼殺手锏,所以一出手,就全力施展出自己的絕招血靈萬妖印,哪曾想,那子竟然一招都沒捱下,直接被轟成渣,徹底死翹翹了!

唯一可惜的是,對方被轟殺之後,身上的寶物什麼的肯定也沒有了,令呂銃很是遺憾地歎了口氣.

見此,退到遠處的一眾修士面面相覷,心中皆都暗歎了一聲,果然,這又是一個送上門尋死的雛鳥,竟然連一招都擋不住,就尸骨無存了.

不過,他能夠死在呂銃那血靈萬妖印之下,倒也不虧,畢竟以前其他宗派弟子,可是連逼出呂銃施展此招的機會都沒有,直接就被虐殺了.

唰!

然而,就在呂銃正准備去搜刮方行舟身上寶物時,他整個身體卻陡然僵硬,如同一尊泥塑般.

在他的瞳孔中,一抹刺目炫亮之極的劍光突然爆綻而出,入目處,身子峻拔的陳汐如同一抹流虹,悄無聲息出現,以完全媲美瞬移的速度從眼前一閃而過.

噗嗤!

一抹猩滾熱的血花飛濺而起,淒美而驚心.

"你……沒……有……死……"呂銃睜大瞳孔,雙手緊緊扣住脖頸,神中盡是驚怒恐懼之色.

尤為令人心顫的是,他每一個字,脖頸處就會迸射出一股血泉,當到最後一個字時,他那項上人頭,就像熟透的瓜果,直接就墜落下來,旋即身體也轟然倒地.

嗒!

一只手探出,直接抓住了呂銃那血淋淋的頭顱,陳汐瞥了一眼地上的無頭尸體,不禁搖了搖頭,淡然道,"我同樣忘了跟你,我早已進階涅槃圓滿境界了……"

可歎呂銃狡猾譎詐,謹慎了一輩子,到頭來仍舊因一時的麻痹大意葬送掉性命.

當然,不管他如何謹慎,在陳汐決定斬殺他的時候,他的命已經不屬于自己,這就是絕對的實力,絕對的優勢,無法彌補.

那四周眾人,頓時被驚得目瞪口呆,張大嘴巴.

之前,他們還以為陳汐已被轟殺,尸骨無存,哪里能想到,這才一眨眼的功夫,陳汐不僅完好無損地出現了,反而那呂銃的頭顱掉了下來!

甚至,他們都沒看到陳汐是如何出劍的!

那等速度,簡直已超出了他們所有的想象,令人不敢置信.

一劍之下,人頭落地,這是何等的干脆,何等可怖的劍法?就像來自地獄中的死神,在你措不及防之際,已帶走了一條亡靈!

"這年輕人,很可怕!"一名修士面色凝重道.

"呂銃縱橫逍遙了這麼多年,卻在這一擊之中徹底隕落,這該有多強大的實力,才能做到這一步?"另一人也是震驚道.

"你,此人該不會是九華劍派的高徒吧?我在他身上仿佛看到了杜軒的影子,同樣的年輕,同樣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殺人."

"杜軒?那可是九華劍派五大真傳弟子之一,冥鴉一族的天才強者,眼前此子真有那麼強嗎?"

"即便沒有杜軒強,也差不到哪里."

……

周圍眾人竊竊私語,議論紛紛.

陳汐自然聽到了,不禁有些好笑,這些家伙,若是知道杜軒都敗在自己手中了,也不知該做何感想?

同時,也也深深明白了九華劍派的影響力,連杜軒這樣的弟子,名聲都能傳達到這千萬里之外的一座偏遠城市中,由此就可知,九華劍派的威勢有多麼強大了.

很快,他就像注意力放在了呂銃身上.

如今的呂銃,雖然成了一具無頭尸體,但元神還在,並且由于此人殺孽太重,罪愆光暈濃郁如同實質,像這等惡人,連六道輪迴都不會收容于他,自然不可能轉世投胎了.

當然,呂銃還可以奪舍一具身軀,重活過來,但可惜,陳汐是決不會令他如願以償的.

嗡!

下一刻,陳汐探手一抓,一只無形大手飛出,直接從呂銃尸體上"撈"出一條虛影,正是呂銃的元神.

"混賬!趕緊放了爺爺,否則被我那些哥哥知道,定將你抽筋扒皮,挫骨揚灰,徹底鎮殺掉,不得好死!"

呂銃元神尖聲嘶叫起來,然而任憑他如何掙紮,卻被陳汐牢牢攥住,再沒有一絲逃逸的可能.

"嗯?"

陳汐眉頭一皺,感覺呂銃雖無法逃脫,在其元神上,卻有一股烏黑的罪愆之力朝自己身上湧來,似是想要腐蝕吞化掉自己的精血和神魂.

"蓮台妙法,品品如一,神光如洗,蕩滅萬邪!"

下一刻,陳汐手中,驀地打出一座璀璨奪目的蓮台,釋放熾盛無比的金光,有一種洗濯天地,滅殺萬惡的至聖氣息.

這是來自《大羅真解》中的一部道法,名為"十二品蓮台渡厄道法",能夠鎮殺邪惡,專破陰邪無比的功法.

在星辰世界閉關的那一年多的時間中,陳汐已領悟掌握了不少道法,這"十二品蓮台渡厄道法"便是其中之一.

據此法修煉至最高境地,施展而開,能夠消除天地災禍,蕩除邪念,鎮殺罪愆,神聖浩瀚無比.

嗤啦!

就像朝火鍋里潑油,那呂銃的元神甫一被蓮台上所釋放的璀璨金光籠罩,頓時劇烈顫抖起來,烏黑的罪愆光暈,被紛紛焚化,灼燒掉,疼得呂銃發出一陣陣淒厲無比的尖叫,連連求饒不已.

罪愆光暈一消除,他元神也將徹底枯竭,被抹殺掉靈智,消弭于天地之間,別奪舍重生,就是轉世投胎都不可能了!

這才是真正的永生永世不得超生,無論對修士,還是對其他種族的修者而,皆都是無法承受的最壞結果,比鎮殺了他們還難受.

"告訴我,前些日子前來月拓城的九華劍派弟子,現在在哪里?"陳汐冷冷問道.

"你……你是九華劍派的弟子!?"呂銃嘶聲驚呼道.

"你若再廢話,可別我不客氣了."陳汐瞥了一眼手中的蓮台,漠然道.

"我了,你能放過一條生路嗎?"呂銃哀求道.

陳汐不再多,再次以蓮台鎮殺呂銃的元神,直疼得後者慘嚎連連,最終扛不住這種無與倫比的痛苦,把一切都和盤托出.

砰!

得到了自己所想知道的一切,陳汐抬手就將呂銃的元神給抹殺掉,而後縱身一躍,離開了現場.

片刻後.

月拓城東南區域,紫風門所在之地.

"按照呂銃所,青雨師弟如今竟被困在了這里,這未免也太古怪了……莫非這是呂銃明知必死,故意使計,將我引來至此的?"

一道峻拔的身影,趁著夜色,悄然來到了附近,眺望著遠處那燈火通明的恢弘建築群,喃喃自語,"不過,哪怕是龍潭虎穴,看來也只能走一遭了……"RT

上篇:第五百九十章 借你項上人頭一用     下篇:第五百九十二章 強勢登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