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五百九十二章 強勢登門  
   
第五百九十二章 強勢登門

感謝兄弟"牛大灣的魚"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紫風門只是一個二流門派,剛剛崛起不過數百年時間,其修為最高的也只有門主伍知崇一人,是冥虛境界.

門中長老的修為,卻皆都在涅槃境左右徘徊.

至于其門中弟子,則幾乎清一色都是金丹境以下的修為,不過人數倒是極多,足有上萬之數,雖良莠不齊,但傳出去倒也能威懾不少人.

像這樣的二流勢力,在石國境界成千上萬,多不勝數,相較而,紫風門還算是二流勢力中名氣比較大的一個.

關鍵就在于,其宗主伍知崇的身份有些特殊,他乃是十大仙門天衍道宗的一名棄徒,雖如今和天衍道宗已毫無瓜葛,但這一重背景,卻令任何人都不敢覷.

畢竟,那天衍道宗可是上古淨土,道統悠久無比,更位列十大仙門之一,名震整個玄寰大世界,威名赫赫.

那伍知崇雖是一名棄徒,可好歹伍當年曾在天衍道宗修行過,認識的人物必然不少了,在這等況下,誰還敢覷于他?

尤其是在這月拓城,紫風門絕對是至高無上的統治者,屹立至今數百年,沒有任何人和勢力能夠撼動.

紫風門的地盤很大,幾乎占據了月拓城整個東南區域,建築鱗次櫛比,高大恢弘,雖非修建于深山靈脈之上,但自有一股巍峨雄渾的氣象,甚是不凡.

遠遠一望,整個紫風門簡直就像一個獨立的城池般!

此時夜幕降臨,紫風門內燈火通明,宛如白晝,其內隱隱傳來各種喧嘩聲音,顯得好不熱鬧.

"二師兄,你們回來了?今天外出可碰到了相好的姑娘?"

"哈哈,北苑的七師兄也回來了,快請進,師伯正有事找您呢."

紫風門那雄偉的正門前,正有三三兩兩的弟子朝門內行去,旁邊看守大門的弟子連忙欠身問好.

"嗯?你是誰?快快離去,若想拜師,明天一早再來!"

頓時有守衛看到了遠處陰暗中走來的一道身影,見他沒有絲毫止步的態勢,當即喝道,"快快止步!沖擊我紫風門,可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這一聲大喝甫一傳出,頓時在那大門上方城樓上湧出一排黑衣弟子,身披寶甲,手執各色寶物,目光凝煞,面露不善之色.

嗖!

那人正是陳汐,他忽然一飛沖天,直接就沖上了那巍峨的城樓上,周身轟然湧散出一股可怖的氣浪,掃蕩而出,原本在城樓上的那一排黑衣弟子,只感覺渾身一震,直接就被沖擊拋飛出了城樓.

一瞬間,城樓上只站著陳汐一人.

那些黑衣弟子摔下去,一個個跌得鼻青臉腫,慘呼不已,渾身骨骼都斷了不知多少塊,癱在地上一爬不起來了.

其實他們皆都是有修為在身的,單單從城樓上摔下來完全不可能受傷,主要是措手不及之下,被陳汐身上那一股可怖氣流沖擊到,這才吃了大虧.

"這……發生了什麼事?"

"他,他……難道要孤身挑戰我紫風門?"

門前一種守衛呆滯地看著城樓上的陳汐,不敢置信,一個年輕人竟敢趁著夜色,跑到他們紫風門的地盤上撒野.

唰!

下一刻,陳汐已掠空而起,直接出手,無視這些人,探手拍出一只釋放熾盛神霞的大手,磅礴無比,轟隆一聲,拍向那宏偉的門樓.

這門樓有大陣守護,布滿了符文,可在陳汐這一擊之下,卻像紙糊的一般,瞬間分崩離析,轟然崩塌.

這可是紫風門的正門,代表著一種威嚴,如今居然被人一掌拍得稀巴爛!

這等異變,頓時引起了附近一些修士的注意,震撼無比,這是什麼人?竟敢將紫風門的大門給徹底拆了?

陳汐立在半空,衣衫獵獵,長發飛舞,冷冷大喝:"速速交出我青雨師兄,否則今日紫風門將從今天起,永遠在修行界除名!"

聲如驚雷,滾蕩四野,宛如神魔發出的怒吼,原本在城樓周圍的那些守衛和一些過路者一個個都痛苦捂住耳朵,紛紛朝四周逃竄潰散.

這一道聲音之大,甚至傳達到了整個月拓城的每一處.

守衛紫風門附近的高手愕然,徹底呆住了,要將紫風門從修行界除名?這得有多麼的強勢,才敢出這樣的話?

要知道,這可是堂堂紫風門,整個月拓城的掌控者!

誰敢來此胡鬧!?

所有人都傻眼了,難以置信,一個年輕人而已,他活膩歪了嗎?

"你……是什麼人,不想活了嗎!"紫風門那些守衛皆都大聲喝斥,這也太過分了,拿他們紫風門當成什麼地方了?

他們用這種咆哮來宣泄心中的驚愕和怒火.

"不想死的話……滾開!"

陳汐冷冷回應,再次抬手,依舊是強勢而霸道,遮天大手一拍而下,轟隆一聲將附近千丈內的建築震碎,磨盤大的石頭四飛,煙塵沖天.

紫風門弟子頓時呆住了,這也太囂張了,當紫風門是什麼?想拆就拆?

"大家一起出手,殺了此人!"一聲暴喝聲響起.

轟隆!

下一刻,各種法寶沖霄而起,各種武學光芒閃耀翻滾,映照得天地之間如同白晝.

然而,陳汐手掌一翻,僅僅朝下一按,這片虛空中暴掠縱橫的各種攻擊全部都湮滅掉,潰散四周,根本無法傷到他一根毫毛.

"好強!"眾人驚懼,終于開始感到一絲不安.

不過,這一切並沒有令他們止步,再次沖了上來,倒也頗為悍勇,他們堅信,只要拖上片刻,門中長老必然會聞訊而來,將此子誅殺掉.

"咚!"陳汐並未將這些人放在心頭,飛落而下,腳掌一踏,用力在地上跺了一腳!

周圍的大地猛地震蕩起來,附近其他地方的建築出現了大量龜裂裂痕,大量的碎石落下,放眼望去,紫風門十分之一的建築,都開始塌陷垮掉,就像遭受了強烈的地震般.

並且這種余震,還在不斷朝四面八方蔓延,一片片的裂縫像蛛網般擴散,將一片片建築化作廢墟.

此時的紫風門內,到處都是倉促奔逃的人影,到處都是驚怒無比的怒罵聲,雞飛狗跳,亂糟糟驚慌一片.

"三個呼吸,若我見不到青雨師兄,後果自負!"

面對這慌亂如末日降臨般的一幕,身為當事人的陳汐卻是漠然之極,他再次出聲,警示紫風門所有人.

在之前行動時,陳汐已思慮清楚,哪怕青雨師兄不在紫風門,但其失蹤也必然和紫風門逃不開干系.

原因很簡單,黑雉七妖中的三妖呂銃膽敢大搖大擺地在月拓城出現,這紫風門卻熟視無睹,兩者之間,必然有著不可告人的關系.

哪怕這次呂銃的出現只是一個巧合,但神雉嶺就在月拓城不遠處,紫風門豈會不知道自己身邊有這樣一群為禍四方的妖孽存在?

這兩方勢力,能夠相安無事地並存至今,私底下必然已達成了某種協議,甚至不定早已形成了盟友關系.

再加上呂銃臨死前所的一切,都讓陳汐確信,青雨的失蹤,必然和紫風門有所關系!

而這,也同樣是令他憤怒的原因,一個二流門派,卻敢打九華劍派弟子的注意,簡直是虎口拔牙不知死活啊.

三個呼吸!

聽到陳汐的警告,在場所有紫風門弟子,都禁不住心中一寒,忙不迭立即向里稟報,因為經曆過最初的驚怒後,他們已察覺到,這件事不簡單,雖然對方只是一個少年,但也可能會惹出天大的麻煩.

……

伍知崇正在一間密室中會客.

所謂密室,就是極其隱秘且安全的地方,不虞會擔心泄露出什麼消息,也不用擔心會被竊聽發現到什麼.

不過,他現在卻是眉頭緊皺,臉色有些陰沉,掃視著對面那五個渾身煞氣滔天的家伙,不悅道:"若不是我一心庇護你們,你們覺得,神雉嶺能夠延存至今嗎?"

不錯,對面那五人,正是黑雉七妖中的五個大妖,除了老大焦良,老三呂銃,其他五妖都到齊了.

"哼,不就是一個九華劍派的弟子嗎?吃了就吃了,伍掌門你未免太大驚怪了."二妖尹雄滿不在乎道.

"吃了!"

伍知崇氣得暴跳如雷,咬牙道,"一個九華劍派的弟子並不算什麼,可你們知道我在為誰辦事?是天衍道宗!那子對天衍道宗的行動大有用處,你們竟敢吃了!簡直就是……就是愚蠢!"

天衍道宗!

聞,這五個大妖皆眼眸一凝,他們可都知道,伍知崇這老貨乃是天衍道宗的棄徒,若他所是真,還真有些麻煩了.

天衍道宗若想滅殺掉他們,隨便伸出一根手指,都足以令他們死無葬身之地了.

不過,當他們一想到自己大哥焦良正在籌辦的那件事時,卻再懶得理會什麼天衍道宗了,很光棍地聳聳肩:"沒辦法,吃都已經吃了,總不能讓我等把他的肉再吐出來吧?"

"你們……簡直是混賬啊!"

伍知崇氣得肺都快炸掉,他可是知道,此事不僅關系到天衍道宗,還和九華劍派中的某位長老有著瓜葛,若是處理不當,自己只怕都難逃一劫!

"門主,不好了!有人揚,若不交出一個名叫青雨的家伙,就要踏滅我紫風門,如今,咱們門中一眾弟子都已快要招架不住了……"

便在這時,一抹傳音傳入密室,落入伍知崇的耳中,這簡直就像一個晴天霹靂,驚得他魂都差點飛出來.

九華劍派的人找上門來了!?RS

上篇:第五百九十一章 一劍驚鴻     下篇:第五百九十三章 必殺無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