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六百零一章 領取任務  
   
第六百零一章 領取任務

白乾所帶來的玉簡,是一枚音訊玉簡,甫一激活,一縷輕柔清潤的聲音便即嫋嫋響起,令陳汐有一種久違的熟悉感覺,正是白婉晴的聲音.

"陳汐,當你收到這一枚玉簡時,肯定已進入玄寰域了,我本打算和你見上一面,可惜由于種種變故,你我終究緣鏘一面,暫時無法得見……"

"放心,我一切安好,短則三年,長則五年,必然會回來與你相見.在此期間,你安心修行就是,有柳劍瓻e輩照顧,我很放心."

"切記,玄寰域和大楚王朝不同,門派林立,廣袤無垠,你孤身前來玄寰域,務必要心謹慎,切不可貿然犯險."

"我知道,你心中牽掛父母行蹤,不過,我如今只能告訴你,你的父親陳靈鈞還好好活著,而你的母親左丘雪也同樣如此……"

聲音中透著一絲急促,似是在匆忙之下所留,只幾個呼吸之間,就已悄無聲息,那枚玉簡也瞬間碎裂成粉末.

而陳汐,卻已怔然不語.

他第一次知道,柳瘋子原來叫柳劍.

同樣,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原來竟叫做陳靈鈞!

很荒謬嗎?

但這卻是事實,從到大,他的爺爺就從不曾提及過他的父親的名字,每當他問詢時,就會看到爺爺的臉色瞬間陰沉,暴怒發作,狠狠訓斥于他.

換句話,在他的人生中,父親的名字就像一個禁忌,沒有人知道,他也從不敢再過多詢問.

如今,當得知自己父親名字的那一刹那,陳汐心中驀地升起一片無法抑制的波瀾,有激動,有傷感,還有著一股陌生.

"陳靈鈞……陳靈鈞……"

陳汐喃喃,仿似要從這個名字中,窺伺到有關父親的一點一滴,可最終卻發現,自己對父親的印象竟是一片空白.

父親的模樣,父親的秉性……自己都不知道!

"只要活著就好,見到你時,我會親口問一問,為什麼拋下我和弟弟不管不顧?為什麼連爺爺的生死你都可以不顧,為什麼……"

陳汐心中有太多的為什麼了,但他知道,也只有親眼見到父親時,才能得知這一切的答案.

很快,他就平複心中劇烈起伏的緒,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木屋.

白婉晴留下的這枚玉簡,只交代了一件事,那就是她如今因為某種無法抗拒的原因,不得不離開了紫荊白家.

若想見到她,也要等到三到五年之內了.

不過,陳汐如今已感到很滿足,因為他知道,自己的父母都還活在世上,讓他重新堅定了信心,明白只要努力走下去,終有一天能夠和他們相見!

……

呼!

回到自己的木屋,還不等陳汐稍作休息,只覺渾身精血如沸,隱隱有一種要打破桎梏,破境而上的感覺,連忙深吸一口氣,盤坐調息起來.

他知道,之前因為在戰斗中悟道,體內汲取了磅礴的靈力,精氣神也達到空前熾烈的高度,才促成了眼前這一幕.

然而,還不等他心生欣喜,卻驀地發現,當自己將全身氣機都疏導一遍之後,那種欲要破境的感覺卻一下子又消失了.

難道進階時機還沒到麼……

陳汐皺眉,感覺邁向冥化境這一步,著實有些太過艱澀了,雖不曾降臨任何劫數,但卻是他修行至今,所遇到的最難以逾越的一道關卡.

冥化之境,乃是打破身體桎梏,于體內開辟混洞,化涅槃輪為世界的一種大境界,到那時,修士的生命本質,周身力量,精氣神魄……全都會發生一個質的蛻變.舉手投足之間,已能夠與萬化冥合,與天地相融,爆發出無窮的潛力和戰力.

同樣,這又是一道極其難以跨越的關卡,世界大多修士,幾乎都止步在這一道關卡之前,最終因為壽元枯竭,含恨而終.

即便是在這玄寰大世界中,冥化修士的存在,也足以稱得上是大人物了.而達到這等境界的修士,往往都會被尊稱為大修士!

一個"大"字,已將冥化境所代表的高度和威勢表達的淋漓盡致.

"罷了,時機未到,強求也是徒增煩惱,一切隨緣法吧."很快,陳汐就調整好心,靜心修煉起來.

和白乾這一戰,令他收獲良多,尤其是對道法的掌控和使用上,令他愈發深刻地認知到了道法的強大.

道法道法,得道之法,越是修煉,越是能體味到其中的奧妙和威力.

如今,他雖然對道法的認知只算作初窺門徑,還不曾達到爐火純青登峰造極的地步,可畢竟已跨入這一道門檻內,只要慢慢琢磨參悟,終究會達到圓滿無暇之地步的.

……

翌日一早.

陳汐剛從打坐中清醒過來,就離開西華峰,前往物華峰天工殿.

天工殿是領取宗門任務的所在,他要接替下青雨,將西華峰所欠下的所有任務,都徹底還上了.

嗖!

很快,陳汐抵達物華峰,憑借自己"真傳弟子"的令牌,通過了無數九華劍派的禁法,來到了天工殿內.

在九華劍派,有無數的禁法隱藏在虛空中,如果不是本門之人,就算是天仙也是寸步難行,若是一旦被發現,就會被禁法直接絞殺抹除掉.

這便是身為玄寰域十大仙門之一的底蘊了,像這等超級大勢力,外人想混進來簡直都不可能,就算是一群天仙攻打過來也是無濟于事.

氣勢恢宏的天工殿中,此時已聚集了上百名弟子,並且時不時有其他弟子趕了過來,倒也顯得頗有人氣.

陳汐踏入大殿時,就看到整座大殿浩大無比,寥寥上百名弟子在其中,根本就不顯眼.

他目光一掃四周,直接就朝大殿深處行去.

那里有天工殿的弟子坐鎮,領取任務和考核任務,統統由他們來負責.

"想要領取什麼任務?"

一張巨大的案牘前,數名白衣弟子端坐著,正在整理案牘上的一堆堆任務令牌,其中一名弟子聽到腳步聲,頭也不抬問道.

"考核任務."

陳汐答道,他如今已經知道,九華劍派的宗門任務,分成了兩種,一種是考核任務,是要求弟子在規定時間內必須完成的.

另一種是獎勵任務,誰都可以領取,只要完成,就可以得到相對應的獎勵.

一般況下,考核任務都是由天工殿直接派發給各大峰弟子的,極少會有弟子前來天工殿主動領取考核任務.

因為考核任務的難度都不大,並且除了能得到宗派的基本福利和資源外,再沒有其他獎勵.

而獎勵任務就不同了,依舊困難程度的不同,被詳細分作了九品,一品最次,九品最高,這樣一來,獎勵的多少自然也成了九個等級.

不過即便是最次的一品獎勵任務,所能得到的獎勵也比考核任務強上了十倍不止,所以前來天工殿領取任務的,大都是奔著獎勵任務而來.

像陳汐這樣領取考核任務的,不絕無僅有,但也算稀罕的了.

"考核任務?"

果然,那案牘後方的弟子聞,不由一呆,不過當他抬眼看見來者是陳汐時,頓時就明白過來,笑道,"原來是西華峰的陳汐師弟,對了,上次青雨師弟領取的任務可完成了?"

"已經完成."

話時,陳汐抬手一翻,掌心已多出一枚蜃影玉簡,遞了過去,上邊是殺死黑雉七妖時所留的景,根本做不了假.

"嗯,不錯,黑雉七妖悉數被誅."那名弟子瀏覽了一遍玉簡,確定無誤之後,含笑道,"那這次陳汐師弟要領取什麼考驗任務?"

話時,他隨手一撥,頓時案牘上多出近百塊任務令牌,那都是西華峰這些年所拖欠下的考驗任務,像一座山堆似的堆在那里.

"這些全部交給我吧."陳汐打量了那一堆任務令牌一眼,便即平靜道.

"什麼?全部領取!?"

案牘後方,那幾名弟子都抬起頭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雖考核任務的難度不大,可一下子領取近百個,也足夠讓人頭疼的了.

要知道,這些考核任務中,不僅有誅殺邪修的,還有尋找寶物,押送貨物,采集材料等等,千奇百怪,想要由一個人完成,幾乎就不可能.

更何況,這些天工殿弟子都知道,西華峰此次所拖欠的任務期限,只有一個月,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陳汐他要一個人去獨自完成近百個任務,可能嗎?

"陳汐師弟,你可要知道,領取了這些任務,若無法按照期限完成,可是要遭到宗派的懲罰的,嚴重者甚至要被監禁起來."有人忍不住道.

"交給我吧."陳汐笑了笑,袍一揮,已將案牘上所有任務令牌收走,轉身離開了天工殿.

"這家伙,難道就不知道再過不到兩個月,就要展開峰試了麼?他不安心修煉,卻要去完成考核任務,未免有點自暴自棄了吧?"

"那你讓他怎麼辦?莫裕長老可是下達死命令,西華峰一個月內若無法償清所有考核任務,就將進行懲罰,而眾所周知,那西華峰上除了這剛加入宗門的陳汐,其他弟子都不值一曬,在這種況下,這些事也只能由陳汐去完成了."

"這麼一,還真是挺難為陳汐的."

"罷了,先不討論這些,我反而擔心,陳汐他想要在一個月內完成這所有的考驗任務,希望可是渺的很……"

"唉,是啊,若是無法完成,只怕他連即將來臨的峰試都無法參加了,畢竟若是懲罰下來,他只怕會被剝奪了參加峰試的資格."

望著陳汐離開,那幾個天工殿弟子皆都忍不住議論紛紛起來,話里話外,都極其不看好陳汐此次的行動.

"陳汐果然來了,我也只得去將此事稟報給師尊了."天工殿一處角落中,辛如海目睹了剛才的一切,不禁搖頭歎息了一聲.

不過他沉吟片刻後,還是轉身朝大殿深處行去,那里,正是掌管天工殿的長老莫裕的潛修之地.

……

東華峰,星穹大殿內.

岳池端坐在中央座椅中,眉頭緊蹙,臉色也是陰沉如水.

陳汐安然從月拓城回來,讓他頓時明白,紫風門以及那狐姬雪妍的行動,只怕已經徹底失敗.

岳池並不擔心這些,他擔心的是在這個行動中,自己的身份是否暴露,被陳汐給知曉了.

畢竟,正是他提供的消息,才能令紫風門和雪妍的計劃有條不紊的展開,也正是他囑托天工殿的長老莫裕,方才能把陳汐給逼得不得不前往月拓城.

"真是一群沒用的廢物!"

岳池心煩躁莫名,再忍不住在心中狠狠咒罵了一句,他實在很難理解,以雪妍那等實力,又怎可能會失手了.

"岳兄,在為何事發愁呢?"便在這時,一道沉渾的聲音從星穹殿外傳了進來.

"原來是莫兄,快快請進."岳池一怔,很快收攏心神,起身道.

來者,正是掌管天工殿的長老莫裕,他笑眯眯打量了岳池一番,道,"莫某這里有個好消息,不知岳兄想聽不想聽?"

"哦?什麼好消息?"岳池笑問道.

"陳汐,如今已領取了所有考核任務,將要外出執行,這對岳兄而,不就是一個大好的消息麼?"莫裕道.

"你是……他已領取任務離開了宗門?"岳池一怔,急忙問道.

他心中卻是暗自松了口氣,陳汐居然沒有表現出任何異常,這豈不是,他至今還不知道,正是自己和天衍道宗達成協議,針對他進行報複之事?

"正是."

莫裕敏銳察覺,岳池的緒似乎有些失常了,不過他還以為,岳池是聽到了自己所的消息高興所致.

"那就好……那就好啊!"

得到確切的答複,岳池心中的煩悶幾乎一掃而空,自己的行徑沒有暴露,而陳汐也被逼得只能外出執行任務,無法再安心修煉下去.

若是他完成不了任務,自己完全有借口,剝奪了他參加峰試的資格,從而起到打壓他的目的,然後一步步將其驅逐出九華劍派!

——

ps:四千字大章,求一切鼓勵!

上篇:第六百章 被虐的好慘     下篇:第六百零二章 幽鬼魂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