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六百一十七章 不知死活  
   
第六百一十七章 不知死活

神華峰,青云大殿前.

看著那一眾弟子對自己指指點點,目光戲謔,陳汐突然感覺,自己就像進入到了野獸縱橫的野蠻叢林.

一切規則和約束,都建立在實力為尊的基礎上,修為低下的,只能夠忍辱負重,忍氣吞聲,而修為高的,就可以得到更多的資源,站得更高,更為有地位.

簡單點,就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立足和發之地!

"走吧,跟在我後邊,沒誰敢在這里找你麻煩."烈鵬長老也注意到了這一幕,卻是毫不意外,只是輕聲囑咐道.

"那如果您離開了,他們是否就會立即找我麻煩?"陳汐突然問道.

"這……"烈鵬一怔,卻是默認了.

"烈長老,您回去吧,接下來的事由我自己來,畢竟我如今也已是一名種子弟子,面臨各種競爭也是遲早的事."陳汐微笑抱拳道.

"你可知道,若是無法立足,只會被逼出神華峰,落魄點的,甚至只能在內門,外門中擔任長老,一輩子就這樣完了?"見陳汐竟拒絕了自己的好意,烈鵬不禁皺眉提醒道.

"烈長老放心,想讓我陳汐灰溜溜離開,也需拿出些真本事才行."陳汐笑道.

"那好,我也不再勉強你."烈鵬沉吟半響,突然啞然笑道,"我怎麼忘了,你和尋常新晉級的種子弟子可不同啊."

話畢,烈鵬深深望了陳汐一眼,轉身離開.

……

"喲,這個新人居然拒絕了烈鵬長老的好意,貌似很囂張啊?"

"哼,大約他還以為自己能夠成為種子弟子,也是個極其了得的人物,真是可笑,這是什麼地方?九華劍派真正的核心重地,只有宗門老古董和種子弟子才能居住的天賜福地!"

"這家伙應該不是東華,南華,北華三峰的弟子,否則應該會有人出來接應才對,按此推算,他難道是西華峰的?"

"西華峰?哈哈,那可是各種廢物堆積的妙地啊,看來,必須得讓他知道知道厲害,要不別人還以為咱們神華峰什麼垃圾都收呢."

"對,新人嘛,總是要吃點苦頭才會老實,必須狠狠收拾他一番,以後讓他干什麼就干什麼,就像以前對待西華峰的弟子一樣,當做咱們的仆役來使喚,最好不過了."

"嘿嘿,那就讓我先來見識見識,這位從西華峰廢物集中營走出的新人,實力又有幾斤幾兩吧!"

就在陳汐剛要踏入青云大殿時,一個身材高大魁梧,燕頜豹目的紫袍青年身影一閃,擋在了陳汐身前,徹底將前路堵死.

尤為囂張的是,這紫袍青年擋住陳汐之路後,腰脊一挺,余勢不減,居然要和陳汐對撞在一起,一副要將陳汐給硬生生撞飛出去的剽悍模樣.

轟!

一撞之間,紫袍青年體內倏然暴湧出一股可怖氣勢,如山如岳,氣勢霸道雄渾,周圍的虛空都被震得嗡嗡哀鳴,幾欲碎裂.

這分明就是一種以"威壓"為手段的一種厲害道法,若是換做尋常人面對這一撞,會瞬間產生一種被山岳鎮壓的無力渺感,下場必然是淒慘無比.

從中也可以看出,這個故意找茬的紫袍青年,也是一位冥化大修士,參悟掌握了道法,厲害之極.

"滾!"

陳汐眸中爆綻冷光,大喝一聲,劈手就是一耳光,狠狠抽了過去.這一記耳光,暗含了冥濤萬浪掌的奧妙,看似平淡無奇,但卻蘊含無上巨力,威力層層疊加,摧山裂地,剛猛雄渾之極.

砰!

紫袍青年嘿地一聲冷笑,身體一縮,就待避過這一擊,然後一巴掌將陳汐掃飛出去,哪曾想,還不等他有所反應,陳汐那一掌竟似瞬移般,瞬息已劈到面門來,想要躲避已是來不及,直接就被劈在右臉上,整個人被打得飛了出去.

"啊——!"

他淒厲慘叫著,像斷了線的風箏似的,噗通一聲,跌落百丈開外,像一條死狗一樣趴在地上大口吐血不止,右臉頰都被抽得塌陷下去,異常可怖.

身體上的疼痛還不算什麼,關鍵是內心的恥辱氣得他快要瘋掉了!

他掙紮著要站起來,卻猛地感覺,一只腳狠狠踩在了自己身上,如十萬大山壓身般,壓得他渾身骨骼都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斷裂聲,這一下,又疼得他連慘呼的力氣都沒了,口吐血沫,渾身顫抖,好像發了羊癲瘋一般.

"什麼!熊師兄竟然被抽飛了?"

"熊師兄出身荒古萬族中的'赤羆一族’,天生神力,並且早把道法《大力崩天撞》臻至大成境界,一撞之間,萬丈雄山都要被撞得粉碎,怎麼可能被一巴掌抽飛出百丈遠?"

"狠人啊!一巴掌抽飛熊師兄還不算,更是一腳將熊師兄踩在地上無法動彈,難怪敢孤身一個人前來青云大殿,原來也是有真材實料的."

"呵呵,這下有趣了,一個西華峰來的新人都敢如此凶悍囂張,肯定會驚動咱們神華峰上的一些絕代天驕了……"

這一切都發生太快,電光火石之間,這紫袍青年已被徹底鎮壓,看得四周其他種子弟子都一個個瞪大了眼睛,議論紛紛起來.

"再敢走路不長眼,定將你一對招子給廢了!"陳汐冷冷瞥了一眼地上的紫袍青年,這才緩緩轉身,目光橫掃四周,幾個原本准備欺壓他的種子弟子紛紛躲避開他的目光,再不敢前來挑釁.

"看來果然如烈鵬長老所,在這種子弟子中,只有表現得更霸道強勢,才能安然立足了,要不然只會被欺負,被打壓,最後淪為仆役般的存在."

經過這件事,令陳汐愈發深刻地認識到,種子弟子之間的競爭有多麼的激烈,若沒有強大的實力,根本就難以在此生存.

"你竟敢!竟敢趁我不備,偷襲于我!簡直是找死啊!"

陳汐剛轉身欲走,那地上的熊師兄一下跳躍起來,渾身血光暴湧,眼眸赤,大手撐開,從背後朝陳汐撲殺而來.

竟然是要拼命了!

轟隆!

熊師兄這一擊,明顯全力以赴,大手一抓,無數的血云沸騰而起,血光沖霄,其中更衍生出尸山血海,白骨堆積,血染大地等等可怖異象.

"血羆裂天手!"

"這是赤羆一族的天賦道法,熊師兄居然要拼命了,前不久的一次任務中,他剛把一個邪道冥化修士給直接撕裂了,可怖之極!"

一些弟子見到此幕,紛紛後退,生怕被波及到了.

"西華峰的垃圾,也敢羞辱于我,給我跪下!"

熊師兄飛沖而至,整個人挾帶一股滔天血光,猶如戰場上驍勇善戰的戰士,腳踏尸山血海,血染萬里山河,威猛暴戾到了極致.

"不知死活!"

陳汐扭身,雙手負背,也不出手,只是一步踏出,施展出道法"逆亂九步殺",殺氣噴湧,攪亂陰陽,轟然擴散而去.

轟隆!

那所有的血云,血光直接被震碎潰散,那尸山血海,白骨森森的一種種異象給事被摧枯拉朽般瓦解掉,湮滅于虛無之中.

那熊羆飛沖而至的身軀,更是直接被一股暴亂的殺戮之力切割得滿身傷痕,血流如泉,慘叫一聲直接從半空中跌落掉地面,氣息奄奄,已是身受重傷,瀕臨危境,想要完全恢複起碼要一年半載的時間.

"不知好歹,若非念在同門之,早抹殺了你的性命."陳汐看也不看地上的熊師兄一眼,直接邁步走進青云大殿.

"那是……什麼道法?一步跨出,殺意奔湧,居然直接破掉了熊師兄的天賦神通?"

"如此凶殘霸道,他還是新人嗎?"

"想不到,實在想不到,走走走,趕緊通知去通知其他師兄弟,這次咱們神華鋒居然來了這麼一位厲害新人,想必大家都很感興趣."

見到這一幕,那些種子弟子再也呆不住了,四散而去,唯恐陳汐發狠連他們也收拾了,畢竟這新人太凶殘了,他們可不想落得和熊師兄那樣的下場.

陳汐也不管這些,徑直進入青云大殿,目光一掃,很快落在大殿深處一個方向.

那里,正端坐著一些神威浩蕩的長老,他們同樣看到了之前那一幕幕,見陳汐進來,對這個新人都是嘖嘖稱奇,明白這家伙也是個狠角色.

"剛才,是誰動傷熊師弟的!?"

就在這時,大殿外突然傳來一道聲音,空靈而飄渺,一聽就使得人心生清甯之氣,如聆聽聖賢闡述大道奧義一般.

緊接著,一道神虹倏然而至,飄灑金光,光雨紛飛,走出一個身穿藍衣的青年,他背著一口道劍,頭發烏黑,飄揚在腦後,眉宇凌厲,自有一股逼人的氣息.

尤為令人驚奇的是,這藍衣青年的眼眸竟是白金之色,旋轉之間,爆綻出縷縷金燦燦的聖光,如刀似劍,切割虛空,令人不敢逼視.

"云野師兄!"

見到此人出現,青云大殿內的一些種子弟子皆都眼眸一縮,露出一抹發自肺腑的敬畏之色.

顯然,此人絕對是種子弟子中的大人物,否則絕對受不到這等禮待了.

————

PS:第二更有可能很晚……

上篇:第六百一十六章 青云大殿     下篇:第六百一十八章 白帝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