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六百三十七章 強勢揍人  
   
第六百三十七章 強勢揍人





感謝兄弟"貓行地下""開心的胖人"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這時候,大殿眾人也認出了來人身份,一個個都皺眉不已,也終于明白,為何這青年敢如此跋扈了,有紫荊白家這棵大樹做依仗,的確讓人很頭疼.

畢竟,紫荊白家可是出了名的護短,無論對錯,惹到他們的人,都免不了遭受一些牽連和懲治.

此刻,這名叫白顧南的青年,儼然就成了一頭洪水猛獸,誰見誰頭疼,擔心麻煩纏身.

",你沒聽到嗎!?"在其身旁,一人道,顯然以這個白顧南馬首是瞻.

陳汐已懶得廢話,眸一掃,身體爆發出一股狂暴的氣息,如一頭真龍從深淵呼嘯而出,殺戮氣息滔天,僅僅一瞬間,幾人被震得氣血翻滾,蹬蹬蹬倒退,除卻為首的白顧南之外,全部都面色一白,差點咳血.

所有人都吃驚,沒想到面對紫荊白家的人,陳汐居然不管不顧,直接就動手了!並且還如此剽悍,直接震得那些人踉蹌倒退,如風殘柳般,狼狽不堪.

這可比之前抽打蛟鯊四兄弟更直接,更干脆利落,儼然就是一副沒把紫荊白家之人放在眼的模樣.

"居然敢傷我的人,這次你死定了,天上地下沒有誰能夠救得了你!"白顧南眸光若電,暴戾大喝.

陳汐冷哼一聲,猛地站起身,探出大手,符翻滾,凝聚為一枚古樸符號,轟隆一聲鎮壓而下,直接將對方抓住,而後噼里啪啦一頓狠抽.

大殿眾人都一陣悚然,陳汐這下可惹了大禍,竟敢這樣抽白顧南的嘴巴,者若是被紫荊白家知道,非把他們也牽連進去不可.

原因很簡單,他們深知,紫荊白家很護犢,霸道之極,這白顧南雖然實力比不得一些頂尖之輩,但之所以敢一直如此跋扈,就是因為他乃是紫荊白家一尊老古董的直系孫,因而無人敢惹.

甚至就連魔門人,也很頭疼紫荊白家的弟,沒辦法,像紫荊白家這樣護短的霸主級恐怖大勢力,實在太少見了,是睚眦必報也不誇張.

惹上他們,簡直就是鬼見愁,不死也得脫層皮!

不過,這一切對陳汐而,卻沒有任何威懾力,甚至起來,這個囂張跋扈的家伙很有可能還與他有一些比較遠的淵源.

要知道,白婉晴可是紫荊白家族長的親妹妹,不僅對他照顧有加,更和他的父母都關系匪淺,連他這個做兒的對父母的了解,甚至都沒有白婉晴了解得多.

並且,他之所以前來玄寰域,就是為了和白婉晴見面,從她那里獲取父母的線索,有了這層關系,此刻見到這白顧南沖犯到自己頭上,他又豈會客氣了.

更何況,數月之前,紫荊白家的另一位弟白乾,抵達西華峰時,都被他毫不客氣地打得主動認輸,更別眼前這白顧南了.

惹了自己?照揍不誤!

"你居然敢向我動手……"白顧南被放開後,眼凶光閃爍,震怒無比,他是何等身份,長這麼大,都是別人被他欺負,哪有他被別人欺負的?

"你在外邊這麼跋扈,你父母知道嗎?"話時,他抬手再次將白顧南拎了過來,又是一頓狠抽,耳光響亮,響徹大殿.

"既然犯在我手,活該倒黴."

所有人都呆住了,陳汐瘋了嗎?這可把紫荊白家徹底得罪慘了,就是擁有華劍派做靠山,只怕也難保周全了……

龍振北倒吸一口涼氣,張大嘴巴,即便以他的身份,也不敢輕易和紫荊白家的弟起沖突了,陳汐倒好,居然直接就大嘴巴抽上去了!

"放手!"

白顧南大叫,神色憤怒,腦袋都被打得有些發懵了,自到大,依仗家族威勢,他何曾遇到過這等狠人,簡直比他還要囂張,還要肆無忌憚,這讓他差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他的那些同伴也有些發呆,平日里,他們跟在白顧南身邊,沒少去禍害別人,縱意逍遙,快活無比,就是碰上硬茬,可只要報上自家名號,對方也會退避,百試不爽.

哪曾想,今日居然遇到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狠人,一動手,根本就不在乎他們所代表的身份!

啪!啪!

趁此機會,陳汐又是接連幾耳光落下,白顧南口鼻噴血,臉頰腫得不成樣.

一側的冷禪兒都感到有些驚悚了,不知道白顧南的來曆也就罷了,知道的話誰敢觸犯?可偏偏陳汐就這麼做了.

突然之間,她有些明白之前陳汐為何會如此堅決地拒絕自己的好意,面對冰釋天大人的對賭也寸步不讓了.

單單是這種暴打紫荊白家弟的這份勇氣,都非一般人物能夠做到,或許也正是因為心無畏,方才如此果敢吧?

"住手!"早先被震退出去的那幾個紫荊白家弟終于反應過來,暴喝著沖上前來.

陳汐抬頭,眸冰冷,一股無形的力場轟鳴而出,像是萬鈞重錘砸在這幾人身上,再次朝後跌飛了出去,咳血不止.

眾人一驚,這是何等磅礴的威壓,身體未動,光憑一股氣勢就直接震飛了數名紫荊白家的弟!

"哼,幾個酒囊飯袋而已,若非是紫荊白家弟,我也足以做到這一步."遠處,龍振北心冷哼不已,很不爽陳汐在眾人面前大出風頭.

"放開我!"見到這一幕,那白顧南也是驟然色變,終于知道,自己這次碰上狠角色了,敢這麼肆無忌憚朝自己動手的,必然是有所依仗.

"滾吧,以後再不學好,見一次打一次,直到改掉身上的毛病為止."

陳汐見好就收,也無意過多為難對方,畢竟是紫荊白家的弟,不看僧面看佛面,欺負得太狠了,反倒不過去.

眾人又是一怔,這話怎麼聽都覺得像是一個長輩教訓後輩,未免也太強勢了,他真的不畏懼紫荊白家的報複嗎?

白顧南又是羞惱又是憤怒,在自己追求的冷禪兒公主面前,在這大庭廣眾之下丟臉到這一步,讓他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牙齒都快要咬碎,心已是恨透了陳汐.

",你給我等著!"白顧南幾個人拖著傷體,急忙離去,臨走前這才敢撂下一句狠話,可見其心對陳汐有多麼忌憚了.

冰云閣最高層大殿一片安靜,很長時間都沒人話.

這陳汐究竟是何方神聖啊?不僅和卿秀衣,冰釋天這等大人物有糾葛,如今更是肆無忌憚地暴打紫荊白家的弟,簡直霸道到無以複加的地步了!

這一刻,所有望向陳汐的目光都變得有些不一樣了,這等厲害的狠角色,偏偏之前不被人們所熟知,隱藏得可真夠深的.

冷禪兒星眸閃動,凝視陳汐,像是第一次見到他一般,露出奇異之色,"我承認,之前有些覷了你,不過,光憑這點本事,距離擊敗冰釋天大人依舊差得太遠了."

"那就走著瞧好了."陳汐拿起酒杯,一飲而盡,神色平靜鎮定.

"呵呵,那你祝你好運了."冷禪兒見這家伙油鹽不進,也懶得再多什麼,嫣然一笑,如鮮花初綻,嬌豔奪目,"不過,你我相見,便是有緣,有些事我不得不提醒你,剛才你痛打白顧南,可是惹下大禍了,我勸你還是趕緊離開為好,不然紫荊白家的強者可能會找你麻煩."

"多謝提醒."陳汐端起酒杯,敬了冷禪兒一下,再次一飲而盡,不過,卻是沒有任何打算離開的跡象.

見此,冷禪兒當即起身,臨走前,突然以傳音的方式了一句古怪的話,"天衍道宗此次前來探尋蒼梧之淵的,可不止你眼前所能看到的幾個人."

罷,香風嫋嫋,她人已翩然返回自己座位.

陳汐笑了笑,不以為意.

自從上次外出曆練,誅殺了紫風門掌教伍知崇後,他就清楚一件事,自己華劍派的長老岳池,已和冰釋天秘密勾結,為的就是對付自己,手段卑劣之極.

所以,這次外出前來蒼梧之淵,他早已做好准備,警惕著冰釋天再搞出什麼動靜,現在冷禪兒的一席話,只不過是讓他更確認了心想法罷了,遠遠談不上有什麼畏懼的.

轟隆!

就在這時,一陣烈風呼嘯而至,妖霧滔天,席卷整片大殿,讓整個冰云閣最高層都一陣搖晃.

旋即,一道匹練般的烏光沖入大殿,瞬息已化作一名瘦削男,龍行虎步,大步而至,周身凶煞滔天,殺意澎湃.

"蛟鯊一族的強者!"眾人一看,頓時就知道,他肯定是來為蛟鯊四兄弟報仇來了.

"剛才就是你傷了我那四位師弟?"瘦削男盯著陳汐,目光森寒,殺氣騰騰,渾身黑霧籠罩,殺意如潮,簡直如一尊妖神般,令虛空都哀鳴起來.

見又有人前來找事,這一刻,陳汐真的感到有些厭倦了,自進入這座大殿,就一直麻煩不斷,令他也有些煩了,決定離開這是非之地,再不回來.


上篇:第六百三十六章 又見挑釁     下篇:第六百三十八章 被迫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