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六百五十章 老祖之死  
   
第六百五十章 老祖之死

爆氣弑神功!

一部源自太古凶獸睚眦的天賦道法,此功一經施展,能夠將渾身精氣神凝聚,繼而令自身整體實力暴漲一倍!

和冥化境修士所掌握的成倍戰力不同,如果施展此道法者,本就掌握了六倍戰力,那麼就能發揮出幾乎十二部的戰力!

太古年間,凶獸睚眦曾屠戮過真正的神靈,闖下絕世凶名,所憑借的,就是這種近乎逆天的可怖道法.

不過,此功雖然厲害,驚動天地,但也有一個極大的弊端,每施展一次,就會消耗巨量的精氣神,需要花費極長的時間才能恢複過來.

並且一旦頻頻施展此道法,甚至會出現爆體而亡的況!

就連凶獸睚眦那等強悍無匹的體魄,一般況下也不會無故使用此功,而是當做一種殺手锏,在性命受到威脅時才會動用.

總之,這爆氣弑神功乃是一部優點和缺點都極其突出的道法,雖然會損耗巨量精氣神,但卻可以充當殺手锏,在危急關頭拿來救命用.

噗!

陳汐沒有任何猶疑,拎著劍箓就開始剖解地上的睚眦死尸.

他已看出,這頭純血睚眦只怕存活了近萬年歲月,實力強大無匹,一般地仙老祖都不可能是其對手,換做尋常,他遇到這等存在,別剖解其尸體了,只怕早就扭頭逃竄,有多遠逃多遠.

但現在則不同,這頭睚眦已油盡燈枯,徹底死絕,成了一具死尸,再無任何威脅,儼然就成了一個能夠令任何修士都搶破腦袋的巨大寶藏.

面對這等機會,陳汐又怎可能錯過了.

甚至為了不浪費,他還拿出一個寶瓶,先是心翼翼將睚眦體內的精血搜集一空,而後才開始剝皮,抽筋,挖骨……

早些年充當靈廚師的經驗,讓陳汐的動作顯得極為利落,精准,干脆,在他眼中,這睚眦儼然成了一個絕佳的食材,浪費一點,都是巨大的損失.

"唔,這些巨爪,利齒,鱗片,皮毛,筋脈……絕對是充當升級劍箓的絕佳材料,有了它們,倒是省了自己不少功夫去搜集材料."

"嗯,至于這些精血,同樣可以拿來煉制成無上丹藥,品質必然絕佳之極,等以後搜集一些丹方,或許能夠派上大用處."

"可惜啊,其內腑已失去靈力,成了廢物,否則可以烹飪成美食,光是嘗一嘗,只怕都是一種無上享受."

陳汐一邊手腳麻利地搜集各種材料,一邊評頭論足,神色中難掩興奮.

這絕對是天降橫財,誰又能想到,在這茫茫云海中的一顆星辰上,居然會有一頭剛死不久的凶獸睚眦?

很快,他就找到了睚眦的本命之骨,巴掌大,瑩白如玉,入手溫潤清涼,極為舒服,它表面烙印著繁密若星河般的骨紋,透著神秘神聖的氣息.

那是有關"爆氣弑神功"的大道奧義,只要徹底參悟,就足以將其化為己用.

陳汐端詳片刻,就將這塊睚眦之骨收起來,旋即目光就落在了睚眦口中銜著的那一柄血色濃稠的利劍上.

這口利劍,邊緣呈現鋸齒狀,森寒滲人,通體如血般赤,散發出妖豔而冰冷的光澤,令人心顫.

而劍柄位置,依稀篆刻著一個古樸殘缺的字跡,隱約像是一個"誅"字,但卻缺了一半,令人無法辨別.

嗡!

當陳汐將這柄血劍握在手中時,一股滔天的暴戾殺意透過劍身,轟然湧入其識海,一瞬間,陳汐仿似看到了尸山血海,白骨森森的煉獄慘景,可怖之極.

那股濃稠的血腥殺意,甚至張牙舞爪欲要侵蝕他的心魄,攪得他渾身血液一陣暴躁,陡升一股暴戾殺意.

轟!

陳汐一劍斬出,一抹血光劍意沖霄,直接將千里之外的一座巨山一斬為二,地面都被撕開一道深不可測的巨大裂縫.

"好可怕的殺意!我沒有動用任何力量,完全憑借此劍之勢,都能造成如此可怖的破壞,此劍只怕比半仙器都要厲害許多!"

陳汐深吸一口氣,以"殺戮道意"與之抗衡,這才將這一股暴戾的血腥氣息徹底鎮壓,抹殺,驅除體外.

待心神徹底恢複清明,他這才重新審視起手中這柄妖異而可怖的血劍,腦海中不禁又想起一個有關睚眦的傳.

傳聞中,身為太古真龍子嗣的睚眦,嗜殺好戰,暴戾成性,報複心極強,不過他還有另外一個嗜好,那就是搜集劍器!

睚眦並非從一而終之輩,每搜集到一口好劍,就會將之前所用的寶劍毀去,一生的目標就是尋覓到能夠稱得上是三界第一的劍器.

然而,三界劍器何止千千萬,厲害的劍器更是多如牛毛,就是在仙劍之上,都還有更可怖的存在.

這一切,都注定睚眦一生的目標極難實現.

不過,即便如此,睚眦搜集劍器的名頭,也是三界聞名,有目共睹,並且形成了一致共識——能夠被睚眦選中的劍器,幾乎沒有一件凡物!

眼前這頭睚眦,已延存近萬年之久,像這等存在,所搜集的這一口血劍,又怎可能是普通之物?

想到這,陳汐心中不可抑制地冒出一個念頭,難道這是一口仙劍?

"不對,仙器之中,都已衍生出器靈,此物看似與仙器相差無幾,但卻無器靈坐鎮,應該不是仙劍才對……"

旋即,他就搖頭否定,不過讓他疑惑的是,他很確信,這一口血劍的確要比半仙器要高出一籌,這又是何等品階的存在?

並且,這口血劍也和浮屠寶塔不同,浮屠寶塔乃是佛國聖器,遭到了嚴重破壞,器靈下落不知,如今也只能充當一個超大的儲物法寶來用.

而這口血劍,卻是完好無損,威力驚人,遠非浮屠寶塔能夠比擬.

陳汐嘗試著探索了一下血劍內部,果然發現,此劍內自成一片天地,乃是一片浩浩蕩蕩的血海,濃稠如漿,滾滾咆哮,景象極為可怖滲人.

"罷了,以後找靈白詢問一下就是了,這家伙乃劍靈化身,自荒古時期就生存至今,應該會對此劍有所了解……"

想不明白,陳汐當即摒棄腦海雜念,將這一口血劍收起,打算回到九華劍派時,向靈白請教一番.

接下來,陳汐又探尋了一下四周,卻再無任何發現,不再遲疑,騰身而起,離開了這一顆星辰.

如今他還沒有尋覓到通往蒼梧之淵的路徑,自然沒心在這無垠云海中多呆上片刻.

"我隱約感受到了混沌神晶的氣息."就在陳汐剛離開這顆星辰,鼎的聲音突然在心中響起.

"在哪里?"陳汐心中一振.據他所知,混沌神晶就在那蒼梧之淵內,鼎居然感受到了其氣息,那自然可以給自己指出一個通往蒼梧之淵的方向,而不必再像無頭蒼蠅似地在這云海中亂竄了.

"朝那邊走."鼎果然不負所望,指點給陳汐一個方向.

"走!"陳汐眼眸一亮,下一刻,人已化作一抹流虹,穿梭過重重云海,很快就消失不見.

……

嗖嗖嗖……

就在陳汐剛離開不久,那顆星辰上空,突然飛馳來幾道遁光,速度極快,眨眼就落在了那顆星辰上.

"哈哈哈,我睚眦一族為了接回被困于此的老祖宗,可足足等待了近萬年時間,如今,終于等到了蒼梧之淵出現,真是老天眷顧!"

"是啊,老祖宗若非當年為了前往那'造化劍域’尋覓莫須有的至尊劍器,不幸困在此地,我睚眦一族只怕早已雄霸荒古萬族,傲視天下了!"

"咱們睚眦一族,自從老祖宗離開之後,就再無一人修得'爆氣弑神功’,令得咱們的日子也極不好過,不過只要接回老祖宗,這一切都將徹底扭轉,不出百年,必然可以重現我睚眦一族往昔榮耀!"

這四五個身影,皆都高大魁梧,氣勢剽悍,散發出一股股暴戾嗜殺的滔天氣勢.他們一邊談笑,一邊在這顆星辰上探尋,似在尋找什麼一般,聽他們交談,赫然都是睚眦一族的強者.

"嗯?這是……"有人發現什麼,在遠處驚呼道.

其他人一愣,連忙趕了過去,當看清眼前那一幕,頓時一個個如遭雷擊,呆若泥塑,腦海一片空白.

這是一座光禿禿的巨山,巨山前,橫亙著一個白森森的巨大骨架,骨架旁邊,還有著一些早已干癟的髒腑,血淋淋,凌亂地灑落一地.

那景,就像有一頭凶獸剛被屠夫宰殺過一樣,將一些沒用的髒腑,骨架都隨手丟了,顯得很是血腥.

"這……這……"睚眦一族的一位強者哆嗦著嘴皮,睜大眼睛,不敢置信,連聲音都顫抖起來.

他幾乎一眼就認出,那骨架就是屬于老祖宗的,其上彌漫的氣息,也絕對蒙騙不了他的感知.

可是,他卻無法接受這樣一個現實,在自己心中神通廣大的老祖宗,還沒等被他們接回去,居然就罹難了!

這怎麼可能?!

——

ps:從上次病好,這些天連連熬夜,身體又快吃不消了,今天暫時2更,調整一下作息,爭取白天多更新一些.

另外,繼續滿地打滾求月票!月票越多,俺的碼字動力越足啊!這些天的更新量大家想必都已看在眼中,想讓俺繼續爆發,那就使勁拿月票砸俺吧!

上篇:第六百四十九章 睚眦凶獸     下篇:第649凶章 睚眦凶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