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六百五十六章 階下之囚  
   
第六百五十六章 階下之囚

厚土之域.

黃沙漫天,大地沉渾,到處都是肆虐的沙暴,行走其中,猶如肩上扛著一座山岳,充斥著一股奇異的重力場域.

尋常人若是進來,只怕瞬間就會被壓迫得血脈逆流,七竅流血,爆體而亡.

這種奇特的重力場域,就是由厚土氣息所釋放出,源自那土之大道的磅礴力量.

所謂坤者,厚德載物,君子以自強不息.土之大道,乃是大地之皇者,同樣也是五行大道中最為厚重沉凝的存在.

在厚土之域中央,矗立著一座雄渾萬丈的巨山,磅礴大氣,若龍盤虎踞,山體四周,洶湧著一股極為驚人的力量波動.

那是磅礴而又可怕的土之大道氣息,厚重之極,只一縷氣息,都足以壓垮山脊!

而眼前這座巨山,上上下下都充斥著那可怖的土之大道氣息,令人根本就不敢輕易靠近,生恐被那厚重的力量給擠爆了身軀.

此時,在那巨山附近,已圍攏了不少修士,一群又一群,分布在巨山四周的要害之地,嚴防死守,蓄勢以待.

並且遠處空中,不時還有大批的修士趕來,加入到其中,人數也是越來越多,其中不乏一些名震天下的頂尖強者.

在場所有人修士都清楚,眼前這座巨山中,必然埋藏著一塊大道碎片,烙印著土之大道,快要出世了.

不過,他們此次並不僅僅只是為此而來,而是另有目的.

"哼,那個該死的混蛋還真有耐心啊,都這時候了,還能忍住不出現,難不成早已見機不妙,逃之夭夭了?"

"放心,他肯定會來的!"

"不錯,我就不信他會放任同門師兄弟的性命不顧,若他真敢這麼做,九華劍派都放不了他!"

"嘿嘿,如此再好不過了."

各種議論聲響起,大多數的目光,都時不時掃向同一個方向,一副不懷好意的模樣.

在那個方向,只孤零零立著一男一女,男的高大英俊,器宇軒昂,女的美若天仙,氣質空靈剔透.

正是龍振北和安薇.

被這麼多人重重包圍,兩人神色也都有些凝重,尤其聽到那四周傳來的議論,簡直就是肆無忌憚地將他們二人當做了待宰羊羔,令兩人心中都是憤怒不已.

修行至今,他們何曾享受到過這種待遇?

"真恨不得殺了這些混蛋!居然敢如此待我們,等脫困之後,我再一個個收拾他們,不把他們蹂躪得哭爹喊娘,我就不姓龍!"龍振北神色陰郁,直恨得牙癢癢.

他身為九華劍派種子弟子中的頂尖人物,以往走到哪里都備受歡迎和敬慕,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而如今,卻像階下囚般,被人脅迫,被人指指點點,肆意踐踏尊嚴,這種強烈的逆差,讓他直恨不得奮起而殺人.

"此時這些又有何用?在場眾人,來自玄寰域不同勢力,為了擒下陳汐師弟,他們早已不在乎咱們是不是九華劍派弟子."安薇搖頭,唇邊也不由泛起一抹苦澀.

提及陳汐,龍振北也不由苦笑不已,感慨道:"以前,我還只當陳汐師弟是個走了狗屎運的家伙,不值一曬.哪曾想,這家伙居然在這蒼梧秘境中鬧出如此大的動靜,讓各大勢力之人都恨得幾欲抓狂,這可也算是一種本事啊,尋常人,又有哪個能比得了他?"

看似調侃,聲音中卻是帶上一抹欽佩,一副以陳汐為榮的驕傲模樣.自從上次陳汐救了他一命之後,他已從心中接納了陳汐這個師弟,再沒有任何的芥蒂.

"陳汐師弟的確非尋常人可比."安薇深以為然.

旋即,她那古典而清美的玉容上泛起一抹堅定之色,"龍師兄,此次你我被困,那些家伙皆都把咱們當做誘餌,企圖守株待兔,讓陳汐師弟自投羅網,若此事一旦發生,別陳師弟,就連你我都必將有死無生."

"那安師妹覺得,咱們該如何做?"龍振北問道.

"趁陳汐師弟沒來,你我聯手,殺出去!"安薇沉默許久,緩緩道,一對眸子里已是帶上一抹冷冽殺意.

"好!就這麼辦,我會全力而戰,哪怕戰死,也要將安師妹送出去!"龍振北深吸一口氣,神色堅定,睥睨而霸道,一字一頓道.

"龍師兄你……"安薇一怔,似沒想到龍振北居然會這麼.

龍振北灑然一笑,打斷道:"安師妹不用多,我這麼做,不止是為了你,為了陳汐,也是為了咱們九華劍派!"

"為了宗門?"

安薇心中大受觸動,恍惚不已,是啊,在宗門內,或許他們彼此誰都不服氣誰,彼此爭執不休,可一旦離開宗門,他們所代表的,就是九華劍派!休戚與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自當為宗門榮耀而戰!

"不錯,為了宗門!"龍振北點頭,神色前所未有的堅定和執著.

"哼,打算拼命了?"

就在這時,突然有一道冷笑從遠處傳來,頓時就打斷了兩人的思緒,抬眼望去,就見一個白衣年輕人施施然走來.

這是一個俊朗男子,身材修長,步履沉穩,肌膚白皙如玉石,一對眼眸深邃若星空,滿頭發絲烏黑而濃密,披散胸前和腦後,有一種特別的氣質.

"風劍白?你這卑劣人還敢來見我?"

見到此人,龍振北眸中泛起一絲濃濃殺機,他知道此人,來自抱真觀,是那赤陽子的師弟,實力卻是給赤陽子提鞋都不配,更遑論是自己的對手了,這樣的貨色,他輕松都可以抹殺十七八個.

安薇也是秀眉一皺,眸中泛起一抹深深厭憎,他二人之所以來到這厚土之域,完全就是受了此人蒙騙.

原因很簡單,此人畢竟是十大仙門之一抱真觀的弟子,再加上他打著赤陽子的旗號,又揚知道陳汐藏身之地,要帶他們前來和陳汐彙合,可讓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前來此地之後,居然落入了一個早已埋設好的圈套之中!

"龍師兄,據我估計,陳汐很快就會來和你們彙合,我這不算是蒙騙吧?"風劍白攤手道,一臉無辜.

"到了這時候還狡辯,真當我不敢殺了你!"龍振北皺眉,目光如電,冷冷鎖定風劍白,氣勢迫人.

"龍師兄,你若一旦動手,只怕這輩子也見不到陳汐了."風劍白毫不動怒,聳了聳肩,話之間,他目光瞥了一下另一側.

那里,正有一個黑衣青年,盤膝坐在岩石上,閉目靜坐,不動如山,整個人像融入了這片天地,散發出一種莫名的氣韻,看似平靜,卻給人以深不可測的心悸味道.

就像一頭養精蓄銳的猛虎,一旦觸怒它,必然將遭到致命的鎮殺.

龍振北也注意到了這名黑衣青年,目光不禁微微一眯,臉上卻是並無懼色,他知道,這家伙就是那個天衍道宗最為有名的瘋子——燕十三!

這絕對是一個血液里充斥著無窮戰斗欲念的變態,四處找人挑戰,罕有敗績,在同輩之中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剽悍凶殘之極.

龍振北雖不懼此人,可卻是清楚,自己想要擊敗對方,也沒多少勝算.

"這麼,你的行動,不僅得到了你師兄赤陽子的同意,更聯合了天衍道宗,以及其他勢力,欲要徹底致我等于死地?"安薇突然開口問道.

"哼,什麼聯合不聯合,莫名其妙!"風劍白一怔,冷笑不已,此事無論真假,他也決不會承認,以免貽人口實.

見此,安薇已大致確定了自己的推測,心中愈發沉重起來,在這等局勢下,連抱真觀,天衍道宗也插手進來,明顯是不打算留活口了.

"我勸你們兩人還是老實呆著為好,如今聚集此地的勢力,不下十多個,足有數百人,其中不乏頂尖人物,你們覺得自己能殺出一條血路?"

風劍白笑吟吟掃了兩人一眼,聲音中威脅味道十足,話剛完,他便轉身離開,再不理會兩人一眼.

"一個抱真觀的螻蟻,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揚威,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啊."龍振神色陰郁之極,直恨不得什麼也不顧了,先大殺一場再.

"稍安勿躁,不到最後一刻,誰又敢確定沒有一線生機呢?"

安薇深吸一口氣,努力按捺下心中的煩悶和焦慮,輕聲道,"哪怕等到最後也沒有任何希望,咱們也不能就這麼死了,起碼……也要拉幾個人墊背!"

龍振北點頭,已做出拼死而戰的准備.

隨著時間流逝,前來此地的修士越來越多,已快有上千之數,無不逡巡在巨山四周,時不時望向遠方,似是皆都在等什麼人出現.

氣氛,也是變得越來越緊張,風雨欲來.

局已布下,那該死的賊子會來嗎?

所有人的耐心都在一點點消退,變得不耐,變得暴躁,連看向安薇和龍振北兩人的目光都變得越來越不善起來.

PS:昨夜本打算四更的,但實在太累,腦袋卡殼的厲害,很痛苦,這一章算補昨天的第四更.另外,繼續求月票,月末了,月票榜越來越凶殘,大神都在發力,求兄弟們助俺一臂之力,爭取不要被爆菊花啊!

上篇:第六百五十五章 連連突破     下篇:第六百五十七章 孤身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