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六百五十九章 八景困仙  
   
第六百五十九章 八景困仙

見陳汐一不合,就大打出手,並且還是拿他們睚眦一族的聖器來對付自己,氣得列峰等人差點吐血.

太欺負人了!

自己睚眦一族一直以有仇必報而名震天下,如今自己都主動做出讓步,只是索回老祖宗的本命骨而已,這家伙居然連拒絕都沒有,直接開殺了!

他媽的,難道這混蛋不知道"睚眦必報"這個成語怎麼來的嗎!?

列峰等人感覺這世界太瘋狂了,居然有人比他們睚眦一族的人還狠,搶了東西,還敢如此理直氣壯地對自己下狠手,簡直就是無法無天了!

不過憤怒歸憤怒,面對陳汐這殺伐果決的一擊,列峰等人可一點都不敢怠慢,全都毫不遲疑地施展出自己的絕招.

因為他們可是知道,自己族中這件聖器的威力有多麼強大,當年,可是曾飽飲過聖人的鮮血!

轟!

血光滔滔,滲透出無窮殺意,衍化出尸山血海般的恐怖異象,甫一出現,直沖九霄,將天地都染得通.

那等濃烈滔天的血腥殺意,幾乎欲要弑神滅天!

只一瞬間,列峰等人的攻勢就被輕易瓦解,若非躲避的快,只這一擊都差點要了他們的命,驚得他們都是勃然色變,駭然不已.

好恐怖的劍道修為!

他們分明察覺到,這一劍不僅達到了"劍氣化絲"那等超高境界,居然還蘊含著最為純粹的殺戮大道奧義!

劍氣化絲,這是只有將劍道臻至宗師境界,才能掌握的一種劍道法門,比劍心通明更要可怕!

上萬劍修中,也難有一人掌握至這等境界.

而那殺戮大道更是罕見和可怖,尤其是通過他們睚眦一族的聖器施展而出,簡直就像珠聯璧合一般,能夠爆發出更強大的威力!

"這家伙居然是一個厲害的劍修!"列峰悚然,他知道,光憑他們幾人之力,已不可能是陳汐的對手.

所以,還不等陳汐再次動手,他已扭頭就走,打算先混入人群中,再審勢而行.

可惜,還是晚了.

陳汐已展開殺戮,又豈會放任自己的對手離開,尤其是深知這些睚眦一族的強者一個個報複心極強,一旦被其逃離,那以後絕對是個無窮隱患.

轟!

血光席卷,劍意如潮,這柄來自睚眦一族的聖器威勢的確可怕,遠超半仙器,除了沒有器靈,已足以和真正的仙器媲美.

此刻被陳汐以殺戮奧義施展而出,頓時如血神出世,漫天血光激射,橫掃而出,不僅將列峰等人攔腰斬殺,連附近其他強者也遭受波及,隕落不下十余個,血雨如瀑般,撲簌簌墜落,場景血腥而慘烈.

眾人頓時震驚,心頭狂跳,這也太可怖了,自戰斗開始至今,陳汐幾乎是所向披靡,未曾遭遇任何阻礙,儼然一副橫掃**,大殺八方的氣勢,強大得離譜!

許多還為沖殺向前的強者,皆都禁不住止步,艱難地吞了吞吐沫,猶疑著是不是該掉頭就跑,以免飛蛾撲火,落得之前那些人的淒慘下場.

一時之間,陳汐附近居然產生一個真空地帶,再無人敢上前了!

"這家伙,簡直太讓人意外了!"

龍振北忍不住狠狠揮舞了一下拳頭,振奮不已,他同樣為陳汐那可怖的實力而震驚,但更多的卻是興奮,猶如瀕臨絕地之人看到了希望,心激動得難以表.

"的確,他的實力比之和王重煥對抗時,起碼變強了數倍!"

安薇清眸流轉,望著半空中那一道浴血而戰宛如魔神無法撼動的身影,目光中泛起異彩漣漪,她可以是在場唯一一個見證陳汐強勢崛起的人,也正因如此,她心中的震驚甚至要比其他人更為強烈.

從加入九華劍派,陳汐就展現出迥異于其他人的風采,每次都被人不看好,但每次總能創造一個令人意外的奇跡.

仿佛,這世上似乎沒有任何事能夠阻擋他的步伐,只能成為他的墊腳石,讓他走得更高,走得更遠!

"我們也動手,陳汐都已為我們而戰,我們又豈能無動于衷?"龍振北目光如電,周身湧現無窮戰意.

他不是弱者,也並非坐以待斃的可憐蟲,相反,他掌握五倍戰力,距離六倍戰力也只差一步之遙,放眼全場,能夠讓他心生顧忌之人,一只手都數的過來.

"好!"安薇點頭,清美的玉容也湧出一抹肅殺,她早已等得不耐.

"靜靜看戲多好,何必要插上一腳呢?"

便在兩人將要動手之際,一側岩石上,那一直緊閉雙眼,仿佛對四周一切不聞不問的燕十三,倏然睜開眼睛,目光中居然翻動熾熱火焰,猶如兩片火海在洶湧,駭人之極.

話時,他抬手一招,砰砰砰一陣鏗鏘巨響,八杆洶湧火光的大旗飛起,狠狠插進四周地面,立刻形成一個玄奧困陣,將龍振北和安薇困在其中.

"這是八景困仙陣,由八件半仙器組成,地仙老祖進入其中,也難以脫身,你們就安心待在其中,看在同為十大仙門弟子的份兒上,我不會為難你們."

燕十三淡淡完,便即重新閉上眼睛,自始至終,都沒有給安薇二人話的機會,平靜中蘊含著無與倫比的強勢和驕傲.

事實上,他的確很強,輕描淡寫之間,居然能夠將龍振北和安薇一起困住,連給對方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由此就可知其有多麼強大了!

一下子被困,龍振北和安薇頓時像失去了全身力氣般,又是驚怒又是惘然,都萬萬沒想到,燕十三這個天衍道宗最有名的瘋子,竟然比傳中還要強大.

唯一讓兩人安心的是,燕十三似並沒有為難他們的意思,而只是將他們困在了大陣中,沒有再起殺心.

不過,兩人卻是又為陳汐擔憂起來,有燕十三這樣可怕之極的家伙在一側虎視眈眈,陳汐只怕要危險了……

而此時,蒼穹下,戰斗已再次展開.

群雄避而不前,陳汐卻又怎可能就此收手,相反,他開始主動出擊.

手握那柄來自睚眦一族的聖器血劍,腳踏逆亂殺步,配合玄磁之翼那奇快若電的身法,將其映襯得宛如一尊游弋在虛無之間的魔神,屠戮生靈,血染蒼穹.

有些強者見此,被嚇得亡魂大冒,再不敢猶疑,掉頭就逃,惶惶如喪家之犬般,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

畢竟,機緣再大,可也得有命去享受.

天枰似乎開始漸漸向陳汐傾瀉.

"大家堅持住!此賊戰斗至今,已消耗了巨大體力,務必不能讓他補充真元,否則之前的努力可就前功盡棄了!"

風劍白扯著嗓子大喊.

他之前也是被陳汐那驚天的戰斗力驚得頭皮發麻,心顫不已,不過當目睹群雄隱隱有敗退而逃的跡象時,他頓時就坐不住了,開始繼續鼓噪起來,要以此調動士氣.

"距離手刃此賊,只差一步之遙,這時候放棄,等于是放棄了一場天大的機緣啊!富貴險中求,世上焉有不付出就像收獲的道理?"

"而現在,機會就在眼前!難道大家要就此眼睜睜放棄嗎?那可是五塊大道碎片啊!"

不得不,風劍白的確是個極擅長煽風點火的角色,寥寥幾句話,很快就安撫了那些強者的心神.

陳汐再強大,體力終究有限,只要逼得他無法吞服靈丹來補充真元,最終還不是會被活活耗死?

更何況,之前隕落的那些強者,可都用性命為代價為他們鋪好了路,陳汐再厲害,也只是冥化境界而已,必然已被消耗了巨量真元,這時候若放棄,的確就太可惜了.

一想到這,那原本打算逃走的強者們也都不逃了,那些還未動手的,也都決定趁機而動,局面一下子又像回到了之前.

"殺!"

"為了大道碎片,拼了!"

"先搶到先得,慢一步,可連湯都喝不到了!"

群雄怒吼,再次沖殺而至,一個個殺氣騰騰,神色亢奮,仿似陳汐即將死去,而那大道碎片也即將唾手可得一樣.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句話果然是自古至今都顛撲不破的至理,放眼四海而皆准.

見到這一幕,風劍白暗自松了口氣,唇邊重新浮起一抹得意笑容,若如此再殺不了陳汐,那可真叫沒天理了!

畢竟,之前可足足有上百號來自各大勢力的強者慘死,並且這些慘死的強者可絕非尋常人物,可都是冥化境大修士,在外界都足以開宗立派了,如此驚人的犧牲,又怎可能沒有給陳汐造成任何損耗?

陳汐卻是鎮定從容之極,夷然不懼,或者,根本沒把風劍白的挑撥和眾人的反應放在心上.

想拿人海戰術耗死他?

簡直就是可笑!

要知道,他體內的蒼梧幼苗,可是時時刻刻都在噴湧出如潮水般的仙靈之力,補充著他那不斷消耗的真元的.

有此神物在手,怎麼可能會出現真元枯竭,被活活耗死的事發生?

"這風劍白,還真不是東西啊!"

陳汐雖然不在乎,可不代表他會放過了風劍白,下一刻,他的目光已鎖定後者,朝其沖殺而去.

——

第四更!拜求月票,明天月票破10,依舊爆發!

上篇:第六百五十八章 殺戮如燃     下篇:第六百六十章 異變連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