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六百六十章 異變連連  
   
第六百六十章 異變連連

巨山一側,足有近千的各勢力強者,陳汐雖連連沖殺,也只不過斬敵上百人而已.

畢竟,這些強者無不是冥化境界以上修為,實力強大,非尋常人可比,陳汐能夠做到這一步,若傳出去,已足夠震驚天下了.

孤身一人,于千軍萬馬中,斬殺上百同境界修者,這等凶殘的事,放眼整個玄寰大世界也沒多少人能夠做到.

轟隆隆!

大戰繼續,蒼穹血光激射,光霞如潮翻滾,慘烈而可怖的對撞厮殺聲,猶如天崩地裂,火山爆發,可怖之極.

陳汐橫沖其中,血劍如電潑灑,每一擊都如若裹挾鬼神之力,收割一條條性命,威猛剽悍,迅捷若電,殺伐果決.

鮮血,將他的衣衫,長發染,宛如魔神,腳踏乾坤萬物,氣吞日月星河,兵鋒過處,所向披靡.

一件件法寶被他劈碎,一種種道法被他破除,一個個敵人在慘呼中被他斬殺,化作斷肢殘臂墜落,血染九天之上,浸透碧落黃泉.

那般場景,猶如煉獄!

最為令人駭然的是,隨著時間一點一滴流逝,他那勇猛無雙的氣勢,居然毫無衰弱,反而越戰越勇,節節攀升,仿似永不知疲憊的戰神般,震撼世人.

這怎麼可能!?

從戰斗至今,他居然沒有一絲油盡燈枯的跡象,世上怎會有這樣的怪胎?

風劍白瞳孔擴張,之前的得意頓時被一抹無法喻的驚悚取代,嘴皮子都忍不住哆嗦起來,他無法想象,在這等局勢下,竟然還奈何不得陳汐!

同樣身為冥化修士,他極為清楚,發揮出成倍的戰力,對自身的真元消耗究竟有多麼的大,哪怕混沌世界再堅固,再宏大,也終究枯竭的時候.

除非吞服靈藥補充真元.

可是,他可清清楚楚看著,自始至終,陳汐都沒有吞服靈丹的機會,他又怎可能堅持到現在?

"這家伙……居然已成長到如此可怖的地步了麼?"風劍白喃喃,感覺和陳汐一比,自己簡直就像個廢物般,再無法追攆上他的步伐?

不過,下一刻他就從紛亂的思緒中驚醒過來,因為他看到,陳汐居然朝自己沖殺而來,那冰冷無的目光,直驚得他亡魂大冒,哪還敢再胡思亂想.

他連連逃竄,躲避在人群後方,唯恐被陳汐鎖定,面對這個手段殘酷的殺神,他已是再無任何的斗志.

"大伙要堅持……"

風劍白再次嘶聲大呼,然而不等他完,就駭然發現,不知何時,陳汐居然出現在了他身前!

啪!

陳汐神色冰冷,化出一只無形大手,符文翻滾,猶若實質,散發熾盛光,一巴掌將風劍白給抽飛.

只一擊,都打得風劍白口鼻噴血,渾身不知斷了多少根骨頭,像一條死狗一般不斷抽搐慘呼.

畢竟,他和陳汐一樣,半年前才抵達玄寰域,拜入十大仙門之一的抱真觀門下,也才剛進階冥化境不久,甚至連冷秋,杜軒等人都不如,又哪可能是陳汐對手.

怎麼可能?

風劍白被抽得腦袋嗡鳴,眼冒金星,猶自不敢置信眼前這一幕,他目光余光一瞥四周,頓時如遭雷擊.

原來不知何時,那來自各大勢力的強者,都早已四下逃竄,被陳汐那無法撼動的氣勢徹底摧垮了斗志,竟無人再敢上前冒犯.

即便沒有逃離的,也都紛紛躲避一側,不敢像之前般沖鋒,畢竟陳汐所展現的戰斗力太可怕,他們哪還敢再拿命拼殺?

這些混蛋!簡直就是一群烏合之眾,不堪重用!

風劍白直氣得目眦欲裂,心死如灰,可惜他忘了,他並非是一名號令全軍的統帥,而是一個只會躲在暗處煽風點火的人罷了.

更何況,那些強者皆都來自玄寰域各大勢力,一個個桀驁不羈,各有各的心思,又豈會聽從他的調遣.

所以他這時候再去埋怨其他人,簡直就是可笑之極.

"陳汐,你不能殺我!我現在可是抱真觀的種子弟子,難道你想和我抱真觀為敵嗎?你想要九華劍派和我抱真觀開戰嗎?"

見陳汐再次踏步而來,風劍白直嚇得渾身一哆嗦,連連嘶聲大叫."更何況,我赤陽子師兄如今可也在蒼梧之淵,你殺了我,你也活不了多久!"

"開戰?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連睚眦一族的生靈我都敢殺,你又算什麼東西?"

陳汐踏步上前,神色冰冷而漠然,抬手又是一巴掌抽在風劍白身上,打得他牙齒脫落,五官飆血,血肉模糊一片,慘不忍睹.

"你這是在找死!像你這樣的魔頭,玄寰域沒有任何人能容得下你!"風劍白淒厲尖叫,驚恐得渾身都顫抖起來.

"可笑,只允許你殺人,就不允許人殺你?"陳汐搖了搖頭,聲音中盡是不屑,已懶得再廢話,血劍擎空,劈斬而下!

見到這一幕,那些還沒逃離的各勢力強者,心中又是一哆嗦,陳汐這家伙簡直太冷酷,實力強大,又不在乎任何威脅,若等他成長起來,那還了得?

唰!

然而,就在陳汐甫一出手,一抹冰冷森然凜冽之極的殺意,倏然從其背後爆綻而出!

僅僅一刹那,陳汐視野中,全都是白茫茫一片,一股顫粟的危險氣息,直逼心頭,如芒在背.

這一擊襲殺,可謂是刁鑽狠辣之極,恰是趁陳汐出手斬殺風劍白那一瞬,換做尋常人,只怕根本已來不及躲閃,只能眼睜睜坐以待斃.

"嘶!那是……"

眾人震驚,倒吸涼氣,從他們的角度看去,恰可以看到,一抹虛無身影猶如憑空出現在陳汐背後,一劍刺出!

所有人都悚然,這等刺殺,簡直太過可怖,無蹤無影,仿似之前就埋藏那里般,悄無聲息出現,換做他們,根本就躲閃不開這一擊.

"終于忍不住出手了?等你很久了!"

然而,讓人更吃驚的是,陳汐就像早已知曉會出現這樣一幕,幾乎在襲殺出現那一刹那,他已霍然轉身,身影暴沖,血劍橫掃而出!

砰!

兩相交鋒,爆出刺眼光霞,聲震九天十地,刺得人耳膜幾欲炸裂.

蹬蹬蹬……

那一道突然出現的身影,被陳汐那橫掃而出的一劍劈得朝後倒退不已,每退後一步,都將虛空踏得粉碎,可見其遭受的力量又何等之狂暴.

直至退出十余丈,他這才止住身軀,而此時,眾人也已看清楚,那一道身影身影的模樣,瘦削的身姿,漆黑的面具,一對紫色眸子泛著妖異的光澤.

"幽!冥化境頂尖刺客!"

"竟然是他,據此人的刺殺技巧,放眼整個玄寰域,都足以排進前十名,從未失手,乃是一名神秘而又強大之極的存在."

"老天,連幽這等人物,居然失手了!光憑這一點,都足以讓陳汐名噪天下了!"

眾人震驚,認出那名刺客的身份,一個個都都露出不敢置信之色,似沒想到這樣一個神秘人物,竟會出現在這里,並且還在自己眼皮底下,刺殺失敗了!

唰!

一擊不中,幽也是微微一怔,而後身影倏然變得虛無,爆綻出縷縷烏光,倏然就要轉身離開.

不過,陳汐早已有所准備,眉心睜開一只豎目,爆射出一縷"禁法之光",直接就將幽立身之地的虛空禁錮.

禁法之光,禁滅萬法,既可以滅殺乾坤,又可以禁錮敵人于無形,比之"大囚禁術"更多了一份獨有的殺伐之力.

修煉到極致,一縷光,就足以橫掃天地千般道法,萬般神通,滅殺萬物于無形!

幽本欲逃離的身影頓時就是一滯,猶如被冰封水中的魚兒,粘在蛛網中的蟲子,劇烈掙紮.

"一而再再而三地偷襲于我,莫非欺我無能?"陳汐眸光如電,冷冷鎖定這個連續偷襲自己兩次的卑劣者,心中火氣蹭蹭上升.

上次在云海之中,他措不及防之下,差點就被襲殺,絕對是命懸一線,九死一生,這樣的經曆,讓他再不想體會第二次了.

所以,自從抵達這里,從決定戰斗時,他就以神諦之眼四周,果然就發現了這個鬼鬼祟祟的混蛋.

而之前他斬殺風劍白時,故意拖那麼久,就是為了造成一種假象,以此來引出這個擅長行走于黑暗中的刺客.

幽抿嘴不,哪怕被禁錮,依舊冷靜之極,施展全身修為,劇烈掙紮,欲要打破桎梏,脫身而出.

"爆!"陳汐神色冰冷,肅殺一片,唇中輕輕吐出一個字.

轟!

幽立身之地的虛空,轟然爆碎,化作一團亂流,瞬間在其身上切割出無數道可怖傷口,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不過,此人也極為厲害,雖遭受如此重創,但依舊冷靜果決,甫一脫困,立刻騰身,化作一抹虛無陰影,就要沖霄而去.

"想走?給我留下命來!"陳汐眼眸一凝,也不得不承認,這家伙果然強橫,化作尋常人,只怕早在這一擊中死去.

唰!

心中雖如此想,他的動作卻不慢,玄磁之翼一振,下一刻,已出現在幽背後,豎目再次爆出一縷禁法之光,同時手中血劍一轉,劈斬而去.

然而,便在這時,異變再生——

一只大手破空而來,遮蔽天日,五指皆巨大無比,化成烏黑之色,形似一座黑色的五指山,橫亙陳汐的去路,一抓而下!

上篇:第六百五十九章 八景困仙     下篇:第六百六十一章 掌中火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