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六百六十九章 仙釀神漿  
   
第六百六十九章 仙釀神漿

造化神殿.

空蕩蕩的大殿內,如今只剩下陳汐一人,他並不焦急,舉目四望,在那四周千百個門戶上端詳了片刻,這才問道:"前輩,您覺得我該選擇哪個門戶?"

沉默片刻,鼎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你可知道,自太古時期至今,前來此地的修者有多少人?"

陳汐怔然,不知該怎麼回答.

太古時期,畢竟太過遙遠,遙遠到就像一個傳,傳聞中,那是一個混沌初開,三界初定的歲月,一片蠻荒混亂的氣象.

那時候,萬物生而有靈,神魔縱橫,諸聖爭霸,創造了一個個驚天動地的神話,許多三界至高無上的大能者,就是在那個時期所誕生.

而蒼梧之淵,就是由太古時期一株貫通仙界和人間界的神樹所化,距今已有不知多少萬載的歲月,誰也無法確定,這無盡歲月以來,又有多少生靈踏足其中.

"其實很少,因為自太古至今,蒼梧之淵也只出現過三次而已."

"蒼梧之淵第一次出現在太古時期,當時曾爆發一場波及三界的神罰之劫,三界陷入大亂,諸神隕落,眾聖道消."

"第二次出現時,恰逢神魔之劫降臨,當年縱橫萬古,睥睨天下的神魔一族,悉數遭劫,徹底湮滅曆史長河中,子那以後,世上已再尋覓不到一位真正的神魔後裔,那個時期,又被稱作荒古時期,距離太古已有百萬年歲月."

"第三次出現時,是萬年之前,不過卻只短短不到三個時辰,就離奇消失,以至于竟無人能進入其中.傳當時有一位登臨大道盡頭的大能者降臨,親自出手將蒼梧之淵封印."

"而現在,就是蒼梧之淵第四次出現."

鼎的聲音平淡而沒有感,像在訴一件無關緊要的事,徐徐在陳汐心頭升起,嫋嫋彌散.

然而落入陳汐耳中,卻不亞于一道驚雷,令他心神搖曳,泛起驚濤駭浪,久久無法平複心.

蒼梧之淵第一次出現,三界降臨神罰之劫,諸神隕落,眾聖道消!

第二次出現,三界降臨神魔之劫,強大無匹的神魔一族,自從湮滅在曆史長河之中!

第三次出現時,雖未曾引動大劫,卻有一位大能者降臨,將蒼梧之淵封印!

而如今,是蒼梧之淵第三次出現,這,又意味著什麼?

該不會……和即將爆發的三界大亂有關?

一想到這,以陳汐的鎮定,也不禁倒吸一口涼氣,感覺頭皮都有些發麻,前兩次是諸神隕落,眾聖道消,神魔一族湮滅,那這一次呢?又會產生何等可怕的變故?

陳汐不敢想象,連諸神,眾聖,神魔一族這等通天般的存在,都躲避不開一場又一場的三界劫難,更何況是那芸芸眾生,億萬生靈?

"我怎麼感覺,這蒼梧之淵就像是禍亂之源,每一次出現,都伴隨著三界動蕩,未免太過不可思議了……"

陳汐喃喃,這種事,看似離自己很遙遠,可當真正發生時,誰又能保證自己不被波及到?

但旋即,他就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此時此刻,眼見距離那眾妙之門就一步之遙,為何鼎突然跟自己起這樣一件事?

"等時機到了,你自會明白."鼎似乎看破陳汐心思,了一句很奇怪的話,"因為,你和別人不一樣."

這句話看似很平常,但從鼎口中出,卻令陳汐總感覺有點不尋常,這是一種難以喻的感覺,令他很難來形容.

他很想問問,自己又哪里和其他人不一樣了,但最終還是硬生生忍住,他知道,鼎若是不願意,就是自己再問,只怕也得到任何答案.

"蒼梧之淵,三界大亂……莫名其妙地又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樣,還真是讓人難以琢磨啊."陳汐心中輕歎不已.

"走,有蒼梧幼苗相護,這些門戶中,你可以隨意挑選一座進入,一直前行,就可以抵達造化神殿的核心區域……"

鼎指點道,"至于那所謂的至尊強者傳承,我卻無法指點于你,畢竟,我也只能感知到混沌神晶的存在."

陳汐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徹底清醒過來,這才點了點頭,隨意選了其中一道門戶,便縱身朝內行去.

……

甫一進入那一道門戶,映入眼簾的,就是一條幽邃無比的甬道,有混沌氣息彌漫,顯得神秘之極,更不知道隱藏了多少危險和凶惡.

嗚嗚嗚,嗚嗚嗚……

當陳汐剛抬腳前行,那幽邃的甬道中,突然旋轉起來,憑空飛起了無數刀劍漩渦,一陣爆射,其中甚至衍化出一些鬼神的虛影,猛烈咆哮,力量如山一般的壓迫.

轟隆!

陳汐看也不看,運轉混洞世界,轟湧出一股蒼梧神樹的氣息,一路向前.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那些刀劍漩渦,鬼神虛影,猶如遇到皇者駕臨,紛紛退避而開,全都煙消云散.

甚至連那些繚繞甬道內的混沌氣息,也消散一空,令視野頓時清晰開闊起來.

陳汐這才看到,那甬道的牆壁,居然全部都是由五行之精,混合各種奇異神石澆築而成,密布著無數禁制,就連地面,也都有各種天才地寶鋪砌,烙印神秘禁制,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氣息.

"我來試試,這甬道的材料,能不能夠被收取?"陳汐拎出睚眦一族的聖器血劍,施展無上劍道,劈斬而下.

砰!

火花四濺,被陳汐一劍劈斬,那甬道牆壁居然紋絲不動,根本沒有半點反應,根本就無法被收取.

陳汐心中一凜,自己這一劍,就算是半仙器本體,都恐怕免不了有損傷,這甬道的牆壁難道比半仙器還堅固?

旋即,他就釋然了,自古至今,進入此地的大人物何其之多,若是如此容易被收取,只怕早在不知多少年前,都被人搜刮一空了.

沒有再耽擱,陳汐施展玄磁之翼,朝甬道深處飛掠而去.

這甬道的確是危機重重,步步殺機,隨著他深入,不知見到了多少凶險殺招,有的類似絕殺大陣,能夠彙聚出凶靈,彌漫甬道,狠戾無比,實力更是強大,一個個都不亞于頂尖級別的冥化強者,令人心顫.

甚至,陳汐還見到一些奇異的鐵甲傀儡,它們身披銅甲,全身鐵刺,猛惡猙獰,手持各種凶惡兵刃,如鉤,叉,斧,鉞等等.

最為令人駭然的是,這些鐵甲傀儡身上,銘刻了一種種蘊含詛咒之力的符文,邪惡霸道,到處彌散,強大無比.

除了那狠戾無比的凶靈,猛惡殘暴的鐵甲傀儡,還有其他許許多多可怕的殺機,一波接著一波,充斥在甬道四周,簡直就像無窮無盡一般.

若非有蒼梧幼苗相助,連陳汐都不敢確定憑自己如今的修為,能否闖過這一條凶險無比的甬道.

路上,陳汐也見到不少尸骸,有的似遭受可怕的重擊而碎裂一地,有的像遭受劇毒侵全身漆黑,死相千奇百怪,有的甚至早已化作骨灰堆積了一地.

顯然,這些尸骸存在的時間應該很漫長,不定就是上一次蒼梧之淵現世時,

"也不知其他人選擇的門戶中,又是否存在如此多凶險?"陳汐突然就想起了赤陽子,冷禪兒,聞道然那些人.

"找死!這座洞府是我們朱厭一族先找到的,其內的寶物,自然應當是我們的!"

"哼,那也得看你們有本事搶下沒有!"

"卑鄙!"

"敢罵我白骨魔宗卑鄙?殺,給我殺光了他們!"

就在陳汐思索之間,甬道深處,突然傳來一陣激烈的戰斗聲,其中不時響起一陣暴喝,似在爭執什麼.

"朱厭一族?白骨魔宗?這不就是之前和自己一起進入大殿中的兩個勢力麼?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那里?"

陳汐訝然,他可清楚記得,這兩批勢力,選擇的門戶都不相同,並且和自己所選的門戶也不一樣,而現在,他們居然彙聚到一起了!

難道這些門戶內的甬道,都是相通的不成?

陳汐沉吟片刻,身影一展,收斂氣息,悄無聲息靠近了過去.

這是一座頗為宏大的殿宇,充滿了霞光,寶氣流溢,到處都是濃稠得快要液化的仙靈之氣.

不過大殿中卻是空蕩蕩的,只在中央位置,擺置著一座石桌,桌上擺置著一些玉壺,玉杯,皆都流動神曦,一看就不是凡物.

而此時,正有十余道身影在其中對決,道法橫沖,光芒激射,皆都在搶奪那石桌上的玉壺和玉杯.

戰況激烈之極,明顯都在拼命了.

當陳汐抵達此地時,也不由心中一振,目中泛起一抹灼熱,那石桌上的玉壺和玉杯,猶如碧玉所雕琢,寶光瑩瑩,四周居然有光雨飛灑,顯得神異無比.

空氣中,更有一股令人心醉的酒香彌散,只嗅上一口,就讓陳汐渾身血脈奔騰,血漿洶湧,神魂都有些飄飄然,似要被熏醉般.

寶貝啊!

玉壺中難道承載著仙釀神漿?

陳汐一瞬間就明白,那玉壺和玉杯,雖然罕見珍惜,但若論價值,肯定比不得其內承載的如若仙釀般的神珍!

上篇:第六百六十九章 門戶林立     下篇:第六百七十章 推星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