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六百七十章 推星挪月  
   
第六百七十章 推星挪月

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這里是造化神殿,是蒼梧之淵中最為神秘的三大寶地之一,傳聞埋藏著一位太古至尊強者的傳承.

那石桌上的玉壺,玉杯能夠出現在這里,又豈是凡物,極有可能就是那一位至尊強者所飲用的神漿仙釀.

試想,到了那等境界,有什麼寶物得不到?釀酒所用的東西也許就是天地一等一的神珍聖藥,甚至會融入一些三界奇物!

要知道,此間的主人,那可是太古年間的一位至尊,比肩蒼梧神樹,是真正超凡入聖的大能者,無論是其所用的器皿,還是飲用的酒釀,絕對超乎世人的想象.

砰!

十多位強者的道法撞在一起,將大殿籠罩在一片熾盛的光芒中,茫茫一片.

法寶飛舞,光霞轟鳴,白骨魔宗的強者和朱厭一族的強者激烈交鋒,厮殺慘烈,為了爭奪那石桌上的神物竭力而戰.

幸好,此地乃造化神殿深處,到處密布禁制,守護著這片領域,使之始終不朽,固若金湯,否則換做任何一個地方,只怕早被轟殺得稀巴爛了.

"嗯?那是什麼寶物?"

"好驚人的仙氣,那玉壺中肯定承載著萬古罕見的天地瑰寶,咱們聯手,一起將它奪進手中!"

"沖!"

一陣破空聲響起,更多的人發現了這里的況,蜂擁而至,揮舞法寶加入爭奪中,戰斗規模愈發恐怖了.

躲藏在暗處的陳汐這才發現,通往此間大殿的路徑,似乎不止一條,在其他幽邃無比的地方,還有不少甬道通往此地.

像現在沖殺進來的一群人,就是從另外的甬道中飛掠而出.

"都給我閃開!"

一聲驚天大喝,赤陽子須發飛揚,沖入戰局,道袍一揮,轟隆一聲,紫霞擎空,宛如雷湧,將一群人震散,其中更有四五人撞在石壁上直接橫死當場.

他大步邁入大殿,眸光如電,氣勢如排山倒海,神威無雙,探手連連拍打,不斷有人被其震飛昏厥過去.

這令所有人駭然,不敢置信這位出身十大仙門之一抱真觀的高徒,實力居然如此威猛絕倫,簡直如驚龍出海,霸臨人間.

"這多半是……七倍戰力!"有人大叫,充滿震駭.

這個級數的存在,在同輩中幾乎已可以橫掃一方,只要出世,便如同日月當空,光芒萬丈,無人敢輕易攖其鋒芒.

陳汐也是心中訝然不已,這赤陽子的修為,似乎和那燕十三也不逞多讓,也是一個蓋世天驕般的存在.

"赤陽子師兄好樣的!"一些抱真觀的弟子發出歡呼,儼然已把那石桌上的神物視作必得之物.

砰砰砰……

有人不服,橫擋在前,卻被赤陽子連連擊垮,橫飛出去,重傷的重傷,慘死的慘死,那等摧枯拉朽的氣魄,的確當得上是所向披靡,令人心悸.

"好熱鬧啊,看來此物必然是難得一見的奇珍了,若真是由那一位太古至尊強者所留,那可真是逆天了,讓我先瞧一瞧!"

就在這時,一柄金色的神兵利劍出現,森然無匹的劍意讓這里如汪洋起伏,劍芒如濤,淹沒這片大殿.

所有人都變色,來人劍意貫空,凌銳無匹,目光猶若冷電,掃視所有人,宛如一尊絕代劍修,睥睨四方.

正是禦心劍齋的高徒聞道然,此人的強勢與可怕盡人皆知,人如其劍,霸道凌厲,也是一個了不得的天驕人物.

唰!

金劍橫空,劍意暴湧,猶若無堅不摧的波浪擴散而出,直接將諸多強者震得倒退出去,狼狽不堪.

這一股劍意太可怕,簡直能撼動星河,碾碎蒼穹,霸道無匹,一群人齊上也攔不住,反而被直接震得潰散.

聞道然大步而前,睥睨掃視眾人,探手就朝石桌抓去.

"想要寶物?經過我的同意沒有?"赤陽子冷哼,袍一振,裹挾出一片燦然神芒,若銀河倒卷,朝聞道然殺去.

"哈哈哈,很早就聽,你赤陽子乃是抱真觀不可多見的奇才,今日聞某倒要見識見識,看一看是否真的名副其實!"

聞道然仰天大笑,滿頭濃密長發飛舞,威風凜凜,一劍劈下,劍勢滔天,顛倒陰陽,逆亂乾坤,頓時將對手攻勢瓦解一空.

並且那無匹的劍氣四處震蕩,宛如風暴之眼,將赤陽子籠罩.

這一招劍勢,簡直具備毀天滅地之威,乃是禦心劍齋的鎮派劍法——乾坤錯亂劍,一經施展,劍勢如風起云湧,讓人有種上下顛倒,左右錯亂的感覺.

禦心劍齋.

禦劍,先馭心.

心之所向,鋒芒所及,方能無物不破.

這乾坤錯亂劍,使用者心如冰凝,古井不波,但落在敵人眼中,卻錯綜複雜,光怪陸離,充滿錯亂顛倒的感覺,令人無所下手,無處反抗.

"乾坤錯亂劍?哼,你也試一試我抱真觀的'龍虎青罡斬’!"赤陽子冷哼,手中多出一件長二尺,寬四指,通體漆黑如墨,泛著幽冷光澤的鐵尺狀法寶,劈砸而去.

"真我不動,抱元守一!青罡萬法,龍虎共生!"

轟!

青罡奔湧,衍化龍虎之形,猶若彗星呼嘯而至,勢大力沉,根本不理會那錯綜複雜的劍芒,直奔聞道然而去,干脆利落,悍猛絕倫.

兩者激戰,若兩輪驕陽當空對撞厮殺,爆綻光芒,神威無匹,將這片大殿都籠罩,氣勢可怖無比.

旁邊,不少人被余波震得悶哼倒退,嘴角淌血,有人甚至被直接震飛出這座大殿,駭然眾人無不再次退避,全力抵抗.

有一些膽大的還想尋機奪取那石桌上的神物,結果當場就被兩者激戰的余波炸開,血肉橫飛.

這讓所有人都悚然,再不敢輕舉妄動,他們都極為清楚,除非兩者交戰結束,否則硬闖進去多半要含恨殞命.

嗖!

然而,就在眾人避閃,不敢上前之際,突然間,一道流虹沖出,猶如一柄尖銳,生生撕裂進戰局中,眨眼已來到了那中央石桌之前.

自始至終,居然毫發無損!

此人是誰?

居然敢如此堂而皇之地出現,在眾目睽睽之下要奪取那神物,難道不怕遭到那兩位強者的報複?

眾人呆滯,有些不敢置信自己的眼睛.

"陳汐?!又是你這家伙,殺了我商雀師弟還沒跟你算賬,如今你居然還敢搶我寶物,簡直就是找死!給我放手!"聞道然怒吼,看見陳汐探手將石桌上的玉壺,玉杯一掃而空,直氣得他目眦欲裂.

"陳汐!念在你師兄龍振北的面上,速速把寶物留下,否則殺無赦!"赤陽子也是臉色一沉,冰冷呵斥!

兩人幾乎同一時間停止交戰,怒吼聲中,直接朝陳汐鎮殺而下,那模樣,就像突然從生死仇敵,化作了並肩而戰的同伴.

因為他們都很清楚,若任由陳汐將寶物擄走,他們的交戰根本就毫無意義,只有殺了陳汐,才能令他們都心安.

轟隆隆!

兩人含恨出手,那等聲勢,簡直可怕到了極致,猶若兩輪烈日鎮殺而下,光是那一股沛然威猛的氣勢,都能震散諸多強者了.

"這家伙,只怕要完了……"

眾人瞳孔收縮,聞道然和赤陽子二人聯手,太過可怕,他們雖然未曾參與其中,依舊感到渾身發寒,如墜冰窟.

"天地寶物,有緣者得之,誰規定這就是你們的了?簡直是可笑!"

陳汐霍然扭頭,眸光冷電激射,符文翻滾,身影如龍,穿梭虛空,整個人繚繞熾盛霞光,一掌橫推而出.

轟隆隆!

這一刹那,虛空都像被一股巨力碾爆,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音爆尖嘯之聲,遠遠望過去,陳汐就像腳踏星辰,雙手推著日月而行,氣勢浩大到了極致,令人幾乎難以呼吸.

砰!砰!

猶如被一座十萬大山撞在身上,在一道道震驚的目光注視下,聞道然和赤陽子兩人直接被震飛出去,身影踉蹌,差點栽倒在地.

"你……"聞道然面色劇烈變幻不定,像盯著一個怪胎般.

"居然能做到這一步!你師兄龍振北都遠遠不如你!"赤陽子也是驚詫,望著對面那一個清俊年輕人,就像第一次認識一般.

而大殿其他人,更是面容僵固,眼珠都差點掉出來,這也太逆天了,居然一擊之間將聞道然和赤松子二人齊齊震飛了!要知道,這兩個可無一不是蓋世天驕,實力強橫,同輩之中甚少能有與之匹敵者!

"看來,我燕師兄果然也是敗在了你手中啊!"突然,大殿外傳出一聲交呼,透著一抹無法掩飾的震驚.

眾人側目望去,就見那天衍道宗的冷禪兒,不知何時也已抵達大殿之外了.

不過,當品味出冷禪兒話中的意味,在場眾人頓時如遭雷擊一般,一個個頭皮發麻,燕師兄?那不就是天衍道宗最有名的瘋子燕十三?

他居然也敗在了陳汐手中!?

這一下,就連聞道然和赤陽子的臉色也是再次一變,望向陳汐的目光第一次露出一抹忌憚之色.

要知道,就是他們對上燕十三這個難纏無比的勁敵,也不敢妄必勝,陳汐居然將其擊敗,豈不意味著比燕十三還要更強大?

——

很累,這幾章是蒼梧之淵的關鍵,很難寫,從下午碼字到現在,雖然只有幾千字,看似就那麼點東西,但已經讓俺筋疲力盡,耗光了力氣,抓耳朵揪頭發都憋不出來了.

若是能寫,肯定不會在月末最後三天掉鏈子的!因為,俺還想爆了上邊大神的菊花啊啊啊啊!明天,一定多爆發一些!

請伙伴們理解俺一下,拜謝了先.RB!

上篇:第六百六十九章 仙釀神漿     下篇:第六百七十一章 神漿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