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六百七十一章 神漿熬身  
   
第六百七十一章 神漿熬身

孤身一人,一擊震退聞道然和赤陽子兩大蓋世天驕,奪下石桌上神物,陳汐此舉,當場震撼大殿所有人.

冷禪兒的到來,卻是遲了一步,但不經意泄露的一句話,就像火上澆油,讓在場所有人再次認識到了陳汐的強大.

任誰也沒想到,天衍道宗最著名的瘋子,一個天賦異稟的絕世猛人,居然也惜敗于陳汐之手!

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寂靜,鴉雀無聲.

每個人望向陳汐的目光,都已帶上了深深的忌憚.

陳汐瞥眼,同樣看到了冷禪兒的抵達,但他注意最多的,卻是冷禪兒身旁的一個身穿白袍,身材高大,白發如雪的清癯老者.

老者雙手負背,眸光淡然,但渾身卻流轉著一股仙靈之力,如淵如海,給人以深不可測的心悸感覺.

這赫然是一名地仙老祖!

陳汐眼眸不易察覺地微微一縮,心中暗道:"果然如此,這些仙道,魔門,荒古萬古的勢力,必然各自都有地仙老祖帶隊,眼前這白袍老者,只怕就是出身天衍道宗的大人物了!"

當陳汐目光瞥向那老者時,後者的目光同樣抬頭,朝他掃視而去,目光幽邃,冰冷,若一口利劍爆綻,倏然鎖定陳汐,目光鋒利得仿似能把人的靈魂都切碎!

"不好!這老家伙似乎對自己動了殺機!"陳汐心中一凜,敏銳從老者目光中捕捉到一絲不易察覺的殺機.

雖然一閃即逝,可其中所醞釀的殺意,卻是昭然若揭,就像盯著一個必死之人般,冰冷的可怕.

唰!

幾乎沒有任何遲疑,陳汐全身運轉玄磁之翼,下一刻,人已朝大殿深處暴掠而去,猶若一抹流虹,快的不可思議.

這座大殿,由許多都可以通入此地,不過,在那最深處,卻還有一個一直緊閉著的青銅大門,鏽跡斑駁,表面烙印著一些古老而模糊的紋理和圖案,仿似曆經了無盡歲月的打磨一般,古老悠悠.

在抵達這座大殿之前,陳汐已得到鼎提示,此門之後,就是造化神殿最核心之地,再往後就是那神秘莫測的眾妙之門了.

而此時,陳汐則將這一道門戶當做了逃生的路線!

沒辦法,他地仙老祖不經意流露出的一抹殺機,令他嗅到到了極為危險的味道,若此時不走,只怕就徹底走不掉了.

畢竟,這可是一位地仙!

地仙,稱呼中已帶了一個仙字,雖比不得天仙,但卻足以傲視人間界所有修士,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乃是仙界之下最巔峰的存在.

面對這等可怖的存在,陳汐哪還敢存一絲僥幸的心思?

陳汐突然撤離,太過突兀,令在場所有人都是一怔,有些不明所以,不過那白袍老者可一直緊盯著陳汐,見他逃離,也似沒有感到意外.

"輩,既然來了,就給老夫留下!"下一刻,白袍老者袍一揮,突然打出了一道紫光色的雷霆,爆殺而去.

嗚嗚嗚!

這一道紫色雷霆,稍一運轉,無數黑洞就產生了,這些千百黑洞產生一股可怖的拉扯之力,使得陳汐四周的虛空都開始劇烈扭曲,發出震耳轟鳴.

"不好!"

僅僅一刹那,陳汐就感到一股悚然心悸的寒流湧上心頭,幾乎下意識,收回所有的力量,一層一層,守護住自己的身體,頻頻施展無窮妙法,籠罩在自己身體四周.

即便如此,他依舊有些不放心,再次運轉混洞世界,瘋狂轟鳴,更是將玄磁之翼合攏身後,全力運轉.

轟隆!

紫色雷霆炸開.

陳汐只覺眼前一陣刺痛,四周一切似乎都在毀滅,遭遇到了大劫,末日降臨,處處都是混亂煉獄,所有的防禦道法,被一層層破壞轟開.

僅僅一瞬,他的身體就遭受重創,幾乎破碎,甚至是紫色的雷霆,滲透進了他的混洞世界!

"蒼梧幼苗,千百妙諦,混元如一,燃燒修複!"在這危急關頭的時刻,他的混洞世界猛地一陣轟鳴,蒼梧幼苗所化的神樹,噴吐出如潮仙靈之力,刹那間運轉了成千上百次,終于把那些滲透的紫色雷霆,驅除了出去,但是他的體內經脈,髒腑,已經是遭受了重創,滿目瘡痍.

噗!

陳汐再忍不住,哇地噴出一口血來,臉色瞬間蒼白透明到了極致.

好可怕!

這就是地仙老祖的威勢嗎?

相較于渾身的重創,陳汐更感受到一股驚駭,旋即,他心頭再次湧上一抹極度危險,出于一種本能,他唰的一下,挪移到了另一邊.

砰!

一道雷電劍芒,從他剛才挪移的地方劈下來,在地上犁出一道深深的溝壑,觸目驚心.

陳汐沒有理會這些,這一刻的他,就像被逼入絕境的凶獸,雙眼通,咬牙拼盡全身所有力氣,渾身血液,精氣都仿佛在瘋狂燃燒!

下一刻,已化作一抹流虹,撞開那大殿深處的門戶,終于沖了進去.

"老狗,這筆賬我記住了!來日定取你狗命!"轟隆一聲,青銅大門重新緊閉,傳出陳汐那充滿無盡憤恨和殺意的聲音.

"哼!"白袍老者冷冷一哼,卻是並未追趕,而是留在原地,神色略顯陰沉,似也為陳汐能躲開自己的攻殺而感到有些意外.

而大殿其他人早已呆住了,猶若泥塑的木偶.

這一切都發生太快,從陳汐逃離,到白袍老者出手,再到最後陳汐身受重創逃離,這一系列動作,都發生在一瞬間,快得令所有人都還沒反應過來,陳汐的身影已消失在那青銅大門之後!

用電光火石都不足以形容這一刹的交手!

尤其是,這種交手,還是發生在一名地仙老祖和一個冥化修士之間,那等場景,只想一想都讓在場所有人都遍體生寒,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太過可怕!

面對一位地仙老祖的背後襲擊,雷霆一擊,陳汐居然躲避了過去,成功脫身了!

眾人捫心自問,若是換做自己是陳汐,這一刻只怕早已被轟殺成渣,死得不能再死了,而這也是他們感到最為震撼的地方.

要知道,放眼整個玄寰大世界,能夠從地仙老祖手中脫身的冥化境修士,別現在,就是回溯到以往無盡歲月,也是如鳳毛麟角般罕見.

他們都很清楚,此事若傳出去,肯定會讓陳汐名聲大噪!

"褚景師伯,您這麼做似乎……"半響之後,冷禪兒怔怔問道.

"有點不顧身份?"被叫做褚景的白袍老者淡淡一笑,眸中卻是冰冷十足,"對于陳汐此子,此次必須將其擊殺于此!不止是我,換做門中其他長老前來,也會如此做,原因……你應該比我清楚."

冷禪兒一怔,唇邊泛起一抹苦澀,她自然知道,如今的天衍道宗,因為卿秀衣師祖的緣故,早已把陳汐視作眼中釘,肉中刺,恨不得將其抽筋拔骨,挫骨揚灰.

可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長輩,居然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去偷襲一個輩,這讓她心中也是感到有些不舒服.

在她看來,陳汐和冰釋天大人競爭,本就是以卵擊石,不自量力,就是要對付他,似乎也不必如此不擇手段?

這若是傳出去,只怕不僅會引起各大勢力嗤笑,甚至若傳入九華劍派耳中,還會引來不的波折啊!

"哈哈,那子已身受重傷,我這就去將其擊斃,將寶物奪回來!"

一個天衍道宗的弟子卻是哈哈大笑,頗為得意,興沖沖就要沖入那一道青銅大門,追殺陳汐.

"不用追了."

褚景突然開口,淡淡吩咐,"那大門之後,充斥無盡凶險,其他勢力的地仙強者,之前就已進去,卻被困在了其中.那輩被我一擊重傷,進去也是有死無生."

這一下,大殿其他勢力的強者都不淡定了,面色大變,其他勢力的地仙老祖?不就是的他們嗎?

一想到自家老祖如今被困在那青銅大門之後,生死未卜,他們心中都一陣發寒,那其中,究竟存在何等凶險,居然連地仙老祖都無法脫身?

"走,這造化神殿中,除了這一道青銅大門之內,應該還有不少玄妙在,仔細搜尋,不難獲得一些機緣."

褚景掃了大殿其他人一眼,冷冷一哼,帶著冷禪兒等人,轉身離開.

他身為地仙老祖,自不會對這些晚輩動手,那就有些太不顧儀態了,更何況,這些晚輩一個個都背景強大,他倒也不敢去殺人滅口了.

至于剛才出手對付陳汐……那只是個特例,不能一概而論.

"我們也走,去其他地方探尋一番."赤陽子歎了口氣,有些意興闌珊,搖了搖頭,也是帶著抱真觀的一些強者,轉身離開.

"走,老祖都被其中,咱們進去只有死路一條,擔心也沒用!"聞道然沉默許久,最終作出決定.

很快,這些來自仙門,魔門,荒古萬族的強者相繼離開,沒有一個膽敢只身闖入那青銅大門之內.

似乎,那青銅大門內就是一片煉獄絕境,有死無生!

————

ps:今天保底4更!月票只要給力,5更也不是不可能!月末最後2天,求兄弟們給力,距離前邊大神的菊花只剩2票,兄弟們,狠狠爆上去!

上篇:第六百七十章 推星挪月     下篇:第六百七十二章 神漿熬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