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六百七十九章 搶奪寶物  
   
第六百七十九章 搶奪寶物

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沒精華了,下周俺一一加精!

————

嗤啦!

八極玄光,將整片祭台每一寸空間籠罩.

玄者,黑也,這種詭異的黑光,詭異,陰森,但卻充斥著一股極為灼熱的力量,仿似能熔煉天地,將萬物都焚化作灰燼.

甫一出現,就將那虛空燒得嗤嗤作響,劇烈扭曲翻滾,原本籠罩在祭台四周的禁制,全都被觸動,轟隆隆爆發,洶湧出熾盛恐怖氣流,橫掃四周,令天地都色變.

太過可怕!

這種大陣之力,幾乎有齏粉日月,壓爆蒼穹之力,突然橫空籠罩而下,頓時打得那些地仙老祖措不及防,狼狽躲避不已.

"這是?"

"該死!咱們中了埋伏!"

"好可怕的大陣,這玄光居然如此歹毒,連血肉,神魂都會被侵蝕!"

"不好!這是域外玄光界的玄焱魔光!出手的是域外異族之人!"

這些地仙老祖一個個不知活了多少歲月,見多識廣,人老成精,幾乎一瞬間就看出,這種突然而現的玄光大陣,竟然是域外異界獨有的一種可怕力量!

換句話,他們這是中了域外異族強者的埋伏了!

域外異族,有多少歲月不曾出現在三界之中了?上一次出現時,也是百萬年前的荒古時期了,距今實在太悠久,悠久到三界都幾乎忘了這些異端的存在.

然而現在,這眾妙之門深處,祭台之前,居然再次有域外異族強者出現,難道三界果然要大亂了嗎?

一想到這,一眾地仙老祖皆都面色大變,再顧不得那祭台上的諸多聖藥和神珍,周身仙罡轟鳴,祭出各種可怕法寶和神通,全力抵抗著四面八方侵蝕而至的可怕玄光.

轟隆隆!

仙罡橫沖,如驚龍擺尾,各種熾盛光霞沖撞,猶如一座座火山碰撞爆發,震得天搖地動,虛空爆碎,陷入一片大混亂之中,儼然就像是一副大劫降臨,滅世末日的景象.

這一刻,面對域外異族強者所設下的埋伏,這些地仙老祖沒有一個再敢有任何保留,全都施展出自己最強大的手段,一個個身姿偉岸,宛如神尊般,指天打地,每一擊都幾乎擁有滅殺一座城池之威力.

然而令他們感到沉重的是,這座大陣居然可怕之極,凝聚他們十余地仙之力,居然無法將其摧垮!

要知道,憑借他們眾人之力,在竭力拼命的狀態下,就是一座仙陣都要被摧垮,破壞,可現在,卻奈何不得眼前此陣,如何不讓他們心驚?

甚至,那些歹毒無比的玄光,愈發狂猛,衍化出許多古怪的虛影,像無數頭猙獰嗜血的魔頭般,將他們團團圍困,一股欲要啖其神魂,飽飲鮮血的暴戾模樣.

這一下,這些地仙老祖心中都快要沉入谷底,大感不妙,極為清楚若如此下去,他們這次只怕得不到神珍,甚至有可能徹底隕落在這眾妙之門內.

"該死!這些域外異族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怎會躲過了三界天道法則的探知?"

"此時再這些已是無用,諸位道友,如今形勢對咱們極為不利,甚至有性命之危,若再不竭力反抗,只怕……"

"殺!拼了!就是豁出命,也要殺了這些域外的狗雜碎!"

"殺!"

在死亡的刺激下,一眾地仙老祖一下子眼了,須發怒張,狀若瘋魔,暴喝沖殺,一副拼命一搏的狠辣模樣.

果然,那玄光大陣在他們的拼殺下,已開始劇烈震蕩起來,搖搖欲碎,快要被摧垮.

"哼,一群土著!進了我八極玄光陣中,還想活命?"

然而,還不等他們欣喜,突然一道陰森冷厲的聲音倏然傳出,伴隨聲音,一個身披金袍的男子倏然出現在大陣中.

他身姿高大,面容俊秀,金袍上繡著許許多多古怪扭曲圖案,映襯得他氣質愈發詭秘而森冷起來.

這金袍男子赫然就是那玄辰,他甫一出現,伸出白皙頎長的手指,當空一劃,一抹漆黑陰邪的烏光,劈斬而出.

這一道烏光,彌漫著一股晦澀冰冷的可怖氣息,仿似能裁決萬物,審判萬靈,甫一出現,就如同瞬移般,出現在一名地仙老祖身前,輕輕一抹.

噗嗤!

一顆染血頭顱飛灑半空,脖頸中噴出一股猩血柱,連慘叫還沒發出,整個人就轟然倒地.

僅僅只在一擊之間,居然抹殺了一名地仙老祖!

尤為令人心寒的是,那名地仙老祖死後,其渾身肌肉,骨骼,五髒六腑被焚化一空,而那血水則汩汩流淌,被大陣中的玄光全部吸吮汲取掉,只一瞬間,這大陣的威勢居然再次提升了一大截!

這一幕,差點就把那些地仙老祖嚇得神魂出竅,萬萬沒想到,這個突然出現的域外異族強者如此強大,一擊就抹殺了他們一個同伴.

"哈哈哈,死吧,你們這些三界土著,早在無窮歲月以前就該徹底死絕了,能讓你們活到今天,已經足夠仁慈了!"

玄辰仰天大笑,聲音暴戾而嗜殺,宛如一尊魔神般,"現在,就讓我玄辰來終結你們的性命,以你們的血肉,為八極玄光之陣獻祭!"

話時,他踏著震蕩蒼穹的步伐,雙出了無數永夜一般黑寂的光芒,牽動大陣氣機,融合大陣之力為己用,直接朝那些地仙老祖撲殺而來.

"和他拼了!"一眾地仙老祖怒吼,目眦欲裂,在這等性命攸關的時刻,他們又哪肯坐以待斃.

轟隆!

大戰再次爆發,各種狂暴的光,將這里全部覆蓋.

……

另一側,在鼎的保護下,陳汐並沒有受到那八極玄光陣的攻擊,他此刻的心思,全都集中在那祭台之上的混沌神晶上.

嗖!

就在玄辰出現,和那些地仙老祖厮殺之際,他也動了,施展玄磁之翼,倏然飛臨祭台之上,探手就朝那混沌神晶抓去.

按鼎的法,只有獲取了混沌神晶,讓它吞服之後,就有足夠的力量,徹底解決掉這兩名域外異族,否則,以它現在的狀態,也只能將他們重傷,而無法徹底留下來.

畢竟,這兩名異族強者雖實力只能發揮出地仙境的水准,可那也是因為受到了三界的天道法則影響,否則他們若徹底爆發,實力比之天仙都不逞多讓.

砰!

然而,還不等陳汐靠近,一股恐怖無比的巨力猛地從一側襲來,震得他直接就倒飛出去,渾身筋骨都像散了架似的劇痛,口中猛地吐出一口血來.

甚至,若非他的身體四周有鼎的力量相護,光是這一擊,都足以要了他的命!

"咦,一個冥化修士,也能擋下我的一擊?"一道悅耳聲音響起,透著一抹訝然.

陳汐抬眼一瞥,就看見一個身披金袍,面容清秀絕倫的女子,不知何時,已出現在祭台一側,赫然是那域外異族強者之一!

他心中頓時就泛起一抹苦澀,還真是出師不利啊,只差一步就能成功,哪曾想半途殺出個攔路虎.

"你這土著修為如此低,卻能抵達這眾妙之門內,出現在祭台一側,居然還瞞過了我的探知,還真是古怪."

這女子,自然就是玄葵,她訝然地打量了陳汐一眼,目光幽邃,似想要窺破其身上所有秘密般.

"對于我來,你們這些域外異族之人出現在這里,才叫古怪."陳汐深吸一口氣,暗暗運轉混洞世界,周身傷勢很快恢複如初.

玄葵笑了笑,卻是不理會陳汐辭中的譏諷和厭惡,目光一瞥那混沌神晶,道,"此物是三界未開時,混沌中的一塊本源晶石,天生神物,你能從幾件寶物中選中這一件,眼力倒還算不錯."

陳汐抿嘴,默然不,心中卻是在飛快和鼎交流,"前輩,不若趁此機會,由我拖住她,您親自去取那混沌神晶,然後再徹底解決這兩人."

"你……可以嗎?"鼎猶疑.

"不試一試,怎麼知道行不行?"陳汐聲音中透著一抹堅定和決然.

"好,只要還有一口氣,我一定出手將你救活!"鼎罷,倏然化作一抹光,朝那混沌神晶撲去.

"嗯?居然敢在我眼皮底下耍花招?"玄葵眼眸一冷,袍一揮,朝鼎席卷而去,欲要截殺下它.

嗡!

然而,就在她出手之前那一刹那,那祭台之上,原本寂靜懸浮的破損龜甲,倏然一陣顫抖,像受到召喚一般,飛落而下.

這一幕,不禁讓玄葵微微一怔,手中的動作也是慢了一分.

"忘了告訴你,我的目標是這塊龜甲而已."陳汐輕笑,探手就朝那塊破損龜甲抓去.

這一下,玄葵再也顧不得截殺鼎,探出一道詭異烏光,直接殺向陳汐.

她已被眼前這一幕幕搞得眼花繚亂,猜不出陳汐話中的真假,不過她很清楚,只要殺了陳汐,這一切都將迎刃而解!

砰!

這玄葵的實力太過可怕,攻勢更像早已突破空間枷鎖,奇快無比,威勢可怕,陳汐還來不及反應,整個人都被轟飛出去,血肉爆綻,傷痕累累,骨骼都斷裂了不知多少根.

僅僅一擊,他已遭受致命重創,奄奄一息了!

————

月初,求保底月票挽尊……

上篇:第六百七十八章 八極玄光     下篇:第六百八十章 鎮天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