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六百八十九章 授業  
   
第六百八十九章 授業

陳汐回到自己的房間,盤膝坐在床上,想起之前和老祭祀的交談,他的神色漸漸變得凝重起來,陷入沉思.

按照老祭司的法,此地名為九幽,與世隔絕,是一個被天道所遺棄,被三界億萬眾生所遺忘的荒蕪之地.

但在太古時期,此地卻是赫赫有名的一片道場,一座由神靈坐鎮,受萬眾膜拜的神聖之地!

那一位神靈,就是九幽一族的祖先.

後來,三界爆發大亂,十位域外聖皇率領異族大軍入侵,與三界眾生征戰,血染長天,隕落了不知多少神靈和聖人,最終將那異族大軍全部驅逐出三界,那九位域外聖皇也被徹底鎮壓.

自從那時起,三界重新陷入平靜,但曆經大劫之後,這一片由神靈坐鎮的九幽之地,卻化作一片廢土,荒蕪一片,萬物死絕,遭受到了無法修複的傷害.

最終,隨著時間的流逝,九幽之地被天道所摒棄,被三界億萬眾生所遺忘,與任何界面都格格不入,上天無路,下地無門!

而九幽部落,則成了這片土地上唯一生存的族群,不是他們不願離開,而是從他們記事起,已再難走出這片死絕之地.

原因很簡單,他們尋覓了不知多少歲月,也根本找不出通往外界的出路,這種況,一直持續了不知多少萬年.

到了後來,他們幾乎快忘記了"外界"的存在.

不過,萬事總有例外,事的轉機,就發生在三個月前,九幽部落所在的祖地,突然坍塌崩碎,界壁被人從外打開.

而後,一群模樣古怪的域外異族湧入,一個個猶如魔鬼般,掀起一片血雨腥風,原本足有百萬人口的九幽部落,最終卻只剩下老祭司,蒙維,莫婭他們存活了下來.

在老祭司的帶領下,蒙維,莫婭帶著一支上千人的護衛,護送著這近百名的幼童和少年,開始了艱辛而凶險的長途跋涉.

這一路上,他們被追殺,被圍堵,曆經了不知多少的風雨和血腥,到得現在,上千人的護衛已只剩下**人.

老祭司也身受重傷,已瀕臨油盡燈枯的邊緣.

慶幸的是,隨著逃亡的時間推移,一路上,追殺他們的敵人,已漸漸稀少,以前幾乎天天都會被敵人追攆上,但現在,十天半月也見不到敵人的蹤跡了.

這讓老祭司他們長松了口氣,但他們的跋涉依舊艱辛無比,由于缺乏食物和藥材,他們這一路上,幾乎都是餓著肚子在前行,每一粒食物都不敢浪費掉.

相較于食物和藥材的短缺,更讓老祭司憂心忡忡的卻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如何離開這九幽之地,讓他們能夠徹底安頓生存下來.

是的,生存!

九幽部落上百萬的族人,用鮮血和性命,為他們的逃亡提供了一線生機,如今只剩下老祭司他們百余人,若無法生存繁衍下去,他們九幽一族必將徹底湮滅于世間,那樣的結果他們誰都承擔不起.

就是在這內憂外患的局勢下,陳汐突然出現了,雖然重傷將死,可卻讓老祭司重新看到了一絲希望!

因為他看出,陳汐不是九幽部落之人,也絕非那些入侵的敵人,而是來自外界!

而他們這次長途跋涉的最終目標,就是前往外界.

甚至,老祭司很堅定地認為,只有陳汐,才能帶領他們九幽一族離開這里.

在這種況下,為了報答老祭司的救命之恩,陳汐最終也只能答應老祭司的請求,接掌了整個九幽部落,暫代首領一職.

"域外異族打開壁障,入侵九幽之地,害得這九幽部落百萬族人幾乎全部犧牲,所圖的又是什麼?"

陳汐皺眉,猛地想起,在眾妙之門內,祭台之前,那個白發神秘人曾,這三界之中,除了蒼梧之淵外,還有九處神秘之地,圍困著他的幾位同伴,如今也快要脫困了.

"這九幽之地,有域外異族入侵,該不會就是那九處神秘之地中的一個,圍困著一位域外聖皇吧?"

如此一想,陳汐心中愈發沉重.

他可是見識過域外聖皇的強大,就是在力量衰弱的況下,居然差點將鼎鎮壓,那等可怖的威勢,想一想都讓人心中發寒.

"看來,必須要心行事,盡快恢複實力了……"陳汐深吸一口氣,摒棄腦海中雜念,不再多想,開始檢查自己的身軀.

體內,在蒼梧幼苗噴吐的仙靈之力滋養下,那破損的經脈已經修複愈合,可惜的是,丹田內,被毀的道基已經沒有任何好轉的跡象.

而道基不在,也就意味著他根本沒法修煉,更別重塑混洞世界了.

相較而,還是肉身的傷勢愈合比快,如今,已漸漸恢複了一絲生機和血氣,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修煉《周天星戮鍛體之術》,重新凝聚出巫力!

這讓陳汐暗自松了口氣,雖然煉氣修為不在,不過只要煉體修為能夠恢複,安全方面也不用再過擔心了.

旋即,他拿出一個猶若羊脂美玉雕琢而成的玉壺,飄灑光雨,芬香撲鼻,正是他從造化神殿中所獲得的那一壺仙釀神漿.

這半個月以來,由于傷勢太過嚴重,脆弱無比,他根本不敢拿什麼靈丹妙藥來調理傷勢,畢竟,那等藥力對現在的他而,太過狂暴和龐大,吞服了反而有害無益,嚴重的甚至有可能會致命.

所以,他也只能靠岑喂食一些碎肉,湯藥來補充水分和力量.

打開玉壺,一股沁人靈魂深處的芬芳鑽入鼻中,令他渾身肌膚都感到一陣舒適,充滿了對力量的渴望.

不再猶豫,他拿出一只玉杯,心翼翼倒出了一滴仙釀,一飲而盡.

轟隆!

一股浩蕩無匹的熱流湧入體內,在四肢百骸內洶湧,所過之處,一片火辣辣的刺痛感覺,但很快,就被他以煉體之法,悉數引導進了血肉皮膜內.

僅僅只是一瞬間,他的肌肉,骨骼,渾身每一寸皮膚,都重新煥發出一抹光澤,就像龜裂枯竭的土地,受到甘霖滋養一般,蘊生出一股股充沛的生機.

藥效驚人,堪比能活死人肉白骨的稀世聖藥!

而這一切,陳汐置若罔聞,只是專注心神,運轉功法,一遍又一遍地孕養著體魄,形成一個奇妙的循環,把這一股磅礴藥力發揮到極致.

嘩啦啦!

許久之後,一股久別重逢的巫力蘊生,像流淌的河流般,在他渾身血肉內循環運轉,每一個循環,都讓他那遭受嚴重創傷的肉身強大一分.

若按照這種恢複速度,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恢複涅槃圓滿境的煉體修為!

……

翌日一早.

陳汐起身,精神奕奕,眉宇間的萎靡之色一掃而空!

他舒展了一下臂膀,感受著渾身涓涓湧動的沸騰巫力,唇邊不禁泛起一抹欣喜之色,沒有什麼比力量失而複得更讓人激動了.

尤其對修者而,失去力量,簡直就像從神壇上一下子跌落下來,變成了一只渺的螻蟻,那種巨大的落差感,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掀開帳篷,陳汐走了出去.

他昨天離開時,曾吩咐,讓營地中那些孩們聚集,由他來傳授和指點他們習武.

其實起來,他也挺佩服老祭司的安排的,哪怕是在這凶險艱辛的逃亡之路中,老祭司依舊堅持讓這些族中少年日夜習武,這份魄力可不是誰都能夠做到的.

然而,當陳汐來到營地中央,卻不禁一怔,因為在他身前,只有寥寥三四個幼童,年齡都在十歲以下,其中一個還是岑,其他少年居然都不見了蹤影.

他神識一掃四周,頓時就了然于心了,也不點破.

"陳汐大叔,岑你講的故事比莫婭阿姨講的還好聽,是真的嗎?"一個鼻涕娃吮著手指頭,仰起臉問道.

"是啊,陳汐大叔,今天你要講什麼故事呀."另一個屁孩也問道.

陳汐愕然,看了一眼岑,後者的臉登時漲得通.

岑惱羞扭過頭,睜圓了大眼睛,惡狠狠瞪了兩個屁孩一眼,"再亂,我撕爛你們的嘴巴!"

"可是,岑姐姐你不是陳汐大叔要講故事麼,早知道這樣,我就不來了……"鼻涕娃一臉委屈,弱弱道.

這一下,陳汐頓時明白過來,眼前這三四個幼童,肯定是被岑"誘騙"過來給自己捧場的.

這讓他啼笑皆非,略一沉吟,就笑道:"好啊,你們想聽故事,就好好修煉,只要完成我指點的任務,我不僅給你們講故事,還給你們做好吃的."

還有好吃的?

一群屁孩眼睛一亮,立即嚷嚷道:"陳汐大叔,你的是真的?"

陳汐點點頭:"當然."

一個屁孩眼珠一轉,很是古靈精怪,搖頭道:"不行,空口無憑,眼見為實,陳汐大叔必須先拿出好吃的讓我們看一看才行."

陳汐微微一笑,似早已猜到,攤開手掌,掌心已多出一串瑩瑩的靈果,龍眼大,氤氳起縷縷如霧靈氣,一股撲鼻的濃郁清香也是隨之徐徐散開,擴散四周.

咕嚕咕嚕……

一群屁孩眼睛登時發直了,狂吞口水,肚皮都不爭氣地咕咕叫起來,像一條條餓狼似的.

"好了,現在開始上課!"陳汐掌心一翻,收起靈果,笑吟吟道.

……

PS:陳老師第一堂課要開講了!另外,明一下,"上課"這個詞兒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已存在的,民間私塾叫"上課",官方點叫"授課","授業".所以不要感覺很現代化哦.

上篇:第六百八十八章 接掌九幽     下篇:第六百九十章 朱顏血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