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七百一十五章 跋扈少爺  
   
第七百一十五章 跋扈少爺

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另外祝賀"求玄書"兄弟晉級白銀盟主!今晚無論寫到什麼時候,會四更的!

——

醉仙樓作為離火城最負盛名的酒樓,能夠在這里消費的,非富即貴.

換句話,也只有有底蘊有實力的人,才能消費得起這里的昂貴菜肴和酒水.

而有底蘊,有實力的人,往往都極為注重禮節和儀態,矜持而驕傲,就是相互交談,也不會像市井人般亂吆喝一通.

就像之前,大廳中的氣氛很平靜,交談聲也有,但卻無一人喧嘩,也只有燕十三抵達時,才產生了片刻的喧囂.

但也僅僅只是片刻,當燕十三坐進蘇輕煙那一桌之後,氣氛就又恢複到那一種平靜之中.

然而現在,居然有人還沒走進大廳,其聲音就傳達進來,還如此響亮,頓時引得許多人神色頗為不快.

"胡鬧!醉仙樓是什麼地方,這里是誰都能來的嗎?"有人皺眉,表達不滿.

"聽聲音,似乎底氣十足,莫非是哪個大勢力的人物來了?不過這麼嚷嚷,未免太過不顧儀態了."有人若有所思.

"怎麼又是這家伙……"陳汐卻是有點頭疼,光聽聲音,他就知道來人是誰了.

大廳中,許多道目光都望向了大廳門口,想要看看來人究竟是何方神聖,居然敢如此肆無忌憚地打擾別人.

很快,一襲錦袍的白顧南大步走進了大廳,神采飛揚,手中還拿著一把描金白玉扇,扇面栩栩如生地描摹著十八美人的圖案,邊走邊扇,旁若無人,很是騷包.

"白……白公子!?"

"誰?"

"還能有哪個,紫荊白家的白顧南,修行界赫赫有名的跋扈少爺,人稱'鬼見愁’,驕縱囂張的不得了."

"原來是他,怪不得,怪不得啊."

眾人見到白顧南,頓時恍然,心中的芥蒂不翼而飛,面對白顧南這樣的主兒,他們哪還敢有一絲不滿?

這就是人的名,樹的影,只不過白顧南的名氣,卻是體現在跋扈,囂張這等方面,也算是修行界一朵奇葩了.

"喲!這麼多美人啊."白顧南甫一進來,還沒來得及掃視四周,就看見了蘇輕煙那一桌一群的嬌美少女,頓時眼睛一亮,但旋即,他目光又是一凝.

因為他看到,燕十三居然坐在那里,這可是個嗜戰如狂的瘋子,他白顧南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遇上不要命的瘋子.

白顧南人雖跋扈,但那份眼力勁還是有的,要不也不可能囂張到今天,當即就放棄了和那些美少女搭訕的心思.

他扭頭一掃,頓時看見了陳汐他們,抬腳就走了過去.

"嚇死我了,聽這白顧南囂張跋扈,人又好色,剛才見到他望向咱們這邊,我還真擔心被他纏上了."

蘇輕煙那一桌,一名少女松了口氣,笑嘻嘻道.

"怕什麼,你沒見他離開了麼?"

文師姐眼波流轉,瞥了一眼燕十三,笑盈盈道:"當然,這一切都是因為有燕師兄在,也只有燕師兄這等人物,才能壓上白顧南一頭."

聲音中的恭維之,溢于表.

燕十三輕輕一笑,云淡風輕揮手道:"事而已,更何況有我燕十三在,也決不會讓其他人欺負到諸位師妹."

文師姐吃吃笑道:"我看燕師兄是不會讓別人欺負到蘇師妹吧?"

燕十三笑了笑,並不否認,只是目光看向了一側的蘇輕煙,毫不掩飾自己的欣賞.

蘇輕煙默不作聲,容如止水,像沒有察覺到這一切般.

……

"陳兄,你果然在這里."另一邊,白顧南已笑吟吟來到了陳汐一桌前.

"找我何事?"陳汐皺眉,已懶得起身相迎了.

"唉,陳兄,其實我一個人來這離火城,也很寂寞的,好不容易遇上了你一個熟人,自然要暢快地痛飲一番."白顧南著,一屁股就坐在了陳汐身邊,好不見外.

"你不是一個人來的吧?否則哪能活到現在?"陳汐揉了揉眉毛,有點頭疼,這貨簡直像個狗皮膏藥,走到哪里都能被他找到.

"呃,的確帶了一些屬下."白顧南尷尬一笑,下一刻他就皺眉道:"陳兄,怎麼沒點'各顯神通’那一道菜,這可是醉仙樓的一絕,不嘗嘗就太可惜了."

"侍者沒了,這一道菜限量的,我們享受不了特殊待遇."一旁,岑搶先開口道,她人鬼大,直到現在還記得剛才的一切.

並且,她在聚寶樓時,也見識過白顧南的跋扈和囂張,所以靈機一動,就把一切都了出來.

果然,白顧南聞勃然大怒,手中羽扇指著一旁侍者的鼻子:"去,准備十份'各顯神通’,敢一個不字,本公子砸了你家酒樓!"

那女侍者頓時慌了,連忙一溜煙離開.

這一幕,看得四周那些食客都暗自咂舌不已,這紫荊白家的公子哥果然是個混世魔王啊,還揚砸掉醉仙樓,這該有多囂張才敢這樣的話?

"這些混蛋,簡直是狗眼看人低,還他媽特殊待遇,真是欠抽!"白顧南冷哼了一聲,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

不過對上陳汐時,他臉上又湧出了一抹燦爛笑容,笑嘻嘻道:"陳兄,不是我你,就這破酒樓,都配不上你的身份,換做我是你,敢受到這種待遇,早拆了他酒樓了!"

"是啊,我也這麼覺得,可是偏偏有人,陳汐大叔的本事太,根本不配在這里消費,還他自欺欺人."岑眼珠滴溜溜一轉,閃過一絲狡黠之色,又開口道.

"什麼!"

白顧南愕然,目光直勾勾望著陳汐,"陳兄,這種恥辱你都能忍?"

陳汐瞪了岑一眼,岑嘻嘻一笑,乖乖閉上了嘴巴,一副乖巧聽話的模樣.

"這算恥辱嗎?"陳汐淡淡反問道.

"當然算!"

白顧南一臉正色,道:"陳兄你胸中有溝壑,自不會在意這些事,但是既然我知道這件事了,一定幫你討回個公道來!我倒要看看,誰吃了雄心豹子膽,居然敢欺負到咱們兄弟頭上了!"

陳汐愕然,什麼時候……自己成了白顧南的兄弟?

著,白顧南已站起身子,目光暴戾,冷冷掃視四周,似乎要把罪魁禍首揪出來一樣.

他們之間的對話,並未用傳音,早就清晰傳入了其他人耳中,一個個都在心中暗歎,這白顧南還真是鬼見愁,沒事……他都能找出事兒來.

當然,他們也只能在心中想想,絕不敢出口的,畢竟,以他們的身份,也根本得罪不起白顧南這樣的紫荊白家子弟.

不過事總有例外,那文師姐早已注意到這一切,剛才也正是她出嘲諷陳汐和岑的,白顧南那些話,簡直就是罵給她聽的,這讓她如何不著惱?

就是她的同伴,也都面面相覷,皺眉不已,感到極為不悅.

在他們看來,陳汐一行人進城時,都還穿著簡陋的獸皮,哪像是有身份有地位之人?雖然現在一個個都換了一套嶄新的衣飾,可在她們眼中,陳汐他們的骨子里還是那樣,沐猴而冠而已.

這就是先入為主的觀念造成的印象了,同樣,以貌取人,也是絕大多數人的通病,就是修士也不能免俗.

所以,就是在見到白顧南和陳汐他們坐在了一起,她們也只是微微一驚訝,卻是並未放在心上.

可現在,白顧南居然跳出來,要幫那些土老帽出頭,這就讓文師姐她們心驚之余,也不由暗自惱怒,感覺這白顧南簡直太囂張了!

這里可是離火城!是她們九天洞寰宮的地盤!

難道這家伙還以為,這是他紫荊白家?

"剛才,誰罵我兄弟的?給本公子站出來,否則被我親手抓住,下場可不是誰都能承受得起的!"

白顧南神色暴戾,驕橫之極,大聲喝道.

這一下,文師姐再也按捺不住,拍案而起:"這里是醉仙樓,不是你紫荊白家的地盤,你最好放尊重點!"

她這麼也是有底氣的,一來這里是九天洞寰宮的地盤,二來身邊還有一個頂尖強者燕十三坐鎮,她自是有信心和燕十三對抗.

"咦,你們是九天洞寰宮的弟子?"白顧南訝然,這才從文師姐她們身上穿的紫氅中,認出了她們的身份.

"不錯!"文師姐抬起雪白的下巴,驕傲且矜持.

"那剛才就是你罵人的了?"白顧南皺眉,目光中閃過一抹暴戾之色.

"我沒有罵人,只不過了個事實而已."文師姐唇角泛起一抹不屑,淡淡道.

"你這個娘皮,簡直是找死!"得到確定答案,白顧南一下子翻臉,暴喝道:"誰給你這麼大膽子!找抽是不?"

隨著這一聲暴喝,大廳中的氣氛,頓時變得有點劍拔弩張了.

大廳眾人早已齊刷刷把目光聚集在了這邊,心中皆都暗暗吃驚,難道這次白家公子要和九天洞寰宮的女弟子對抗嗎?

這可是大事,不容錯過!

這兩方,無論是哪一邊,都是背景雄厚的嚇人的勢力,一旦對持,還真不好誰壓誰一頭.

——

PS:只差幾票,躋身月票前十名,寫書到現在還沒進過,兄弟們,送俺上去看一看更高位面的精彩吧.

上篇:第七百一十四章 道侶糾紛     下篇:第七百一十六章 震驚滿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