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七百二十八章 阿秀的憤怒  
   
第七百二十八章 阿秀的憤怒

囚牢被毀,陳汐探手將大師兄火莫勒救出,輕輕背負身上.

大師兄渾身傷痕累累,明顯遭受到極大傷害,其一身的修為更被禁錮,這樣的狀態下,簡直比一個凡人還脆弱.

"……師弟."火莫勒虛弱開口,聲音干澀沙啞.之前見到陳汐時,他又是驚喜,又是不敢置信,直至此時,他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一對虎目中熱淚滾滾而下.

實在很難想象,這樣一個疏闊豁達的漢子究竟遭到了何等折磨,才會如此悲愴和激動.

陳汐沒來由鼻頭一酸,道:"大師兄,放心,我會幫你報仇!"聲音到最後,像從牙縫中擠出來一樣,冰冷肅殺到了極致.

這聲音落在火莫勒耳中,卻如此的鎮定和平和,讓他一下子安靜下來,不知不覺,竟已酣然睡去.

陳汐背著大師兄,一步步走至陶坤身前,神色漠然,像一柄出鞘的利劍,每一步跨出,身上的殺意就暴漲一截,到得最後,他整個人四周,都湧動著一片片漆黑符文,映襯得他宛如從黑暗中走來的魔神.

陶坤還在嘶吼,跪在地上無法掙紮,神色扭曲而鐵青,當眾跪倒在大街上,令他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恥辱,幾乎要瘋掉.

他是誰?

饕餮一族的奇才,二長老陶陌的長子,天衍道宗的核心種子弟子!

如今,居然被人鎮壓跪地,這等羞辱他何嘗體會過?

"你明知他的身份,還敢以囚籠禁錮折磨于他,此罪,當死!"

平靜淡漠的聲音在耳畔響起,讓正怒火攻心的陶坤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整個人像被澆了一盆冷水,渾身直冒寒氣.

"你……居然要在我族領地內殺我?"陶坤面露驚恐,不敢置信.

"你覺得呢?"陳汐冰冷反問,抬手就要滅了此人.

然而就在此時,遠處空中,驀地傳來一聲充滿威儀的暴喝:"住手!"音若炸雷,響徹八方,震得人耳膜都嗡嗡作痛.

唰!

這一道聲音剛響起,一道高大的人影就撕裂虛空而來,袍一揮,將陳汐拍下的一掌拂開,輕松就幫那陶坤化解了殺身之禍.

陳汐眼眸一凝,退後數步,這才站定身軀,抬眼望去,就見高大威儀的中年立在陶坤身前,他一襲火長袍,面容剛毅,眸光如淵如海,甚是懾人.

"族長!"

陶坤死里逃生,差點喜極而泣,連連大叫:"族長,快,快殺了這家伙,他居然敢在我饕餮一族的地盤上殺人,簡直是喪心病狂,無法無天!"

陳汐眼眸一眯,這才知道,原來這威儀中年就是饕餮一族的族長,陶震天,一位早已渡過七重天劫的地仙老祖!

此時,另有十余道身影抵達于此,皆都是饕餮一族的元老,一個個氣息強大,周身繚繞仙靈之力,單單是身上那滔天氣勢,都讓人心悸不已.

不過,他自始至終倒也並沒有打算徹底殺死陶坤,畢竟,這里是饕餮城,是饕餮一族的地盤,他還要參加靈廚金榜大比,還要完成馬老頭和庸大師的心願,所以哪怕他再憤恨,也不得不將這一份怒火強自按捺在心中.

並且,他有種直接,憑借陶坤這種貨色,也根本不可能敢對大師兄動手,充其量這家伙也不過是個幫凶而已.

原因很簡單,大師兄火莫勒修為再低,終究是九華劍派的弟子,就是給陶坤天大的膽子,也不得不考慮得罪九華劍派的下場!

"坤兒!你怎麼成了這樣子,誰把你打成這樣的!?"一個面容陰戾的中年見到那陶坤的淒慘模樣,禁不住滿臉怒容,大喝不已.

他是陶坤的父親陶盧霄,也是饕餮一族的二長老,權柄滔天,著,他的目光已冷冷掃向陳汐,森然冰冷,直欲殺人.

"父親,您也來了."陶坤滿臉羞愧,旋即臉色一獰,指著陳汐,"父親,殺了他,今日千萬別讓他逃了,否則將有大禍!"

這時候,不用陶坤指點,陶震天等人已將目光落在陳汐身上,目光無不蘊滿怒火,一個年輕人,竟敢在饕餮城內放肆,光沖這一點,就足以將其滅殺了!

陳汐卻是神色不動,漠然看著身前一眾氣勢滔天的地仙老祖,沒有任何的膽怯畏懼,相反,眸光冰冷而平靜:"諸位也不問問,你們族中這個敗類究竟干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陶震天等地仙老祖眉頭一皺,感受到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眼前這年輕人太鎮定了,像是有所依仗般.

陶坤卻是面色一變,焦急暴喝道:"父親,快,不能讓他再,等殺了他,孩兒再向您和各位族老解釋一切!"

"哦?打算殺人滅口麼?"陳汐冷笑,還待些什麼,異變陡升.

轟!

那陶盧霄居然直接動手,根本不給他再開口的機會,身影一晃,十指如利爪般撕裂虛空,直接朝陳汐天靈蓋狠狠抓下.

這一擊,太過突然,簡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一尊地仙老祖的強勢展現得淋漓盡致,若是被其抓中,必死無疑!

盡管陳汐早有防備,面對這一擊,依舊感到一抹心驚,渾身汗毛都豎起來,根本沒有任何猶疑,周身真元轟鳴,就要施展玄磁之翼先避開.

然而就在此時,一抹璀璨的星光,猶如憑空浮現般,倏然橫亙在陳汐身前,光霞瀲灩,猶若美麗到極致的銀色漣漪.

砰砰砰……

陶盧霄的一抓,何其恐怖,足以翻江倒海,撕毀陰陽,可擊打在這片星光上,卻只濺起一連串的熾盛火花,卻是根本無法撼動一分!

見此,陳汐徹底松了口氣,第一次感激起那個沒心沒肺的少女來.

而陶震天等一眾地仙老祖卻是面色驟變,那一抹璀璨的星光,出現的太突兀,以他們的修為,居然沒有一個察覺到!

尤其是陶盧霄,心中更是一緊,要知道,他之前一擊可是拼盡了全力,務求要在一擊之間滅殺陳汐,就是換做一名地仙老祖,只怕也得遭受一定傷害.

可現在,這一擊竟然被一抹憑空浮現的星光給擋住了,這出手之人的實力,又該有多強大?

"何方道友,駕臨我……"陶盧霄目光一掃四周,揚聲道,然而,他話到一半就戛然而止.

因為那一抹璀璨星光倏然一抖,化作漫天銀絲,像迷離而虛幻的銀色絲雨般,穿梭虛空,下一刻已出現其頭頂,籠罩而下!

"哼!既然不願現身,老夫就逼你現身!"

陶盧霄冷冷一哼,周身一震,祭出一件赤葫蘆,壺口噴吐一道刺目的火焰,直沖九霄,將虛空都焚化一空,駭人之極.

這是一件半仙器,名為離陽葫蘆,乃是蘊生在離陽神火中的靈物,被陶盧霄祭煉了上千年之久,威力比一般的半仙器都要厲害三分.

尤其是那離陽神火,霸道之極,足可焚化蒼穹,燒毀萬物!

這是陶盧霄的得意法寶,然而接下來一幕,卻令他面色大變,差點嚇得魂飛魄散.

他的離陽葫蘆,非但沒破開那一片如細雨般的星光,反而被切斷了和自己的聯系,倒飛而去!

噗!

孕養千年的寶物失去,令陶盧霄心神也遭受波及,猛地噴出一口老血來.

不過他卻顧不得這些,展開身形,就要去抓回那離陽葫蘆,這可是他最為珍貴的寶貝,一旦落入他人之手,那對他而絕對是一個無法承受的慘重損失.

唰!

一抹星輝彌散,浮現一個綽約窈窕的身影,素手一招,就將那離陽葫蘆抓在手中,她一襲青裙,肌膚似雪,烏發如瀑,正是阿秀.

"還我!"

陶盧霄怒吼,寶物落入他人之手,直讓他心中滴出血來,徹底被怒火沖昏了腦袋,直接朝阿秀沖殺而去.

阿秀青絲飄舞,猶若一抹游走虛無和現實之間的流光,探出白皙修長的手掌,五指翩躚一攏,結出一個古怪的手印,一拍而下.

沒有熾盛的光,沒有驚天動地的氣勢,簡簡單單一拍,不含一絲煙火氣息,卻直接將陶盧霄拍飛,像斷了線的風箏似的,倒飛出去.

砰!

陶盧霄落地,胸口都被拍塌陷一個大坑,臉色慘白,咳血不止,整個人已遭受到一種重創.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令在場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陶盧霄已在一擊之中被震飛,重傷倒地!

全場震驚.

就連饕餮一族的族長陶震天,一擊那些地仙老祖們都面色一變,望向阿秀的目光已是凝重無比.

陳汐卻是很平靜,他見過阿秀斬殺一只地仙境金翅大鵬鳥的場景,對于阿秀能擊傷陶盧霄自然不感到奇怪.

唰!

阿秀毫不留手,綽約的身姿一晃,就繼續朝那重傷的陶盧霄殺去,一副欲要趕盡殺絕的模樣.

"姑娘!一不發就大打出手,未免太不把我饕餮一族放在眼中了!"陶震天暴喝,威儀的容顏上盡是肅殺之色.

旁邊,一眾饕餮一族的地仙老祖也都殺氣騰騰,面露不善,這少女太囂張,我行我素,竟似是根本沒有把他們任何人放在眼中!

話時,他們皆都攔在了陶盧霄身前.

阿秀抬起頭,那一張宜嗔宜喜的秀美臉頰上,此時卻是一片憤怒,像被激怒的獸般,冷冷道:"他剛才動手,可曾給陳汐話的機會?今日,誰若攔我,我便殺誰!"

——

ps:金魚這一段時間真的很拼,很努力,竭盡所能在更新,生活都變得一團糟,實在不知道該再如何拼,才能換一張月票了……算了,心莫名低落,明天見.

上篇:第七百二十七章 當街殺人     下篇:第七百二十九章 退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