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七百三十三章 滿座震驚  
   
第七百三十三章 滿座震驚

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以及兄弟"求玄書"20000打賞捧場支持!

——

心猿意馬?

從字面上看,就是心如猿猴,意如奔馬,的是人心浮氣躁,安靜不得.

但對修士而,這句話就耐人尋味了,直指道心,道心不定,無以論道,道若不存,無以論修行.

簡單點,就是想要修行,必須先令道心堅固,道心不穩,一切都是妄談.

不過,若是把此四字,烹飪進入一道菜肴之中,將其意境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那種難度,絕對超乎想象.

面對這個題目,大殿中的一眾靈廚師皆是一呆.

他們原本就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思,想要看一看陳汐這個渾水摸魚的家伙是如何當眾出丑的,可當目睹這個題目,他們一個個卻陷入了沉思.

這個題目很難,虛無縹緲,光從其意蘊中,很難把心猿意馬和一道菜肴聯系起來,可以,這是複試進行到現在最難以琢磨的一個題目了.

若是自己抽中這個題目,又該如何去做?

一眾靈廚師沉吟不語.

宮殿上首,饕餮一族的一眾長老皆都冷笑不已,心中更是痛快到了極致,若非顧及儀態,他們直恨不得仰天長嘯一番.

對天發誓,他們也絕對沒想到,陳汐居然會抽出了這個題目!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陶震天卻是眉頭一皺,心中苦笑不已,這次複試的題目,只有他一個人清楚,其他長老根本接觸不到,這也杜絕了任何作弊的可能,可他同樣萬萬沒想到,陳汐竟然如此倒黴,抽中了這複試之中最難的一道題目.

他甚至有些擔心,陳汐會心生懷疑,認為是自己暗中操作,故意為難他……若是這樣,那個就太冤枉了!

因為這一百道題目中,其中九十九個都是由他所出,偏偏就是這最後一道"心猿意馬",不是他出的!

就在大殿眾人心念如飛之際,陳汐放下紙箋,開始行動.

他開始挑選自己所需要的食材,只有寥寥數種,青幽靈果,百褶火參,金斑玉液,以及一塊靈狍肉.

然後,回到廚台前,開始動手處理靈材.

他的動作一絲不苟,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動如山,動靜相宜,嫻熟流暢,暗含一種奇妙難的韻律.

單單是這一系列動作,就吸引了不少目光的注意.

在場都是眼光毒辣之輩,在廚道上浸浮了不知多少年,一眼就看出,陳汐所展現的一切,都已達到爐火純青的造詣,根本做不得假.

這也令不少人對陳汐的印象有所改觀,起碼,只從這一點上看,陳汐的表現已不遜色于一名真正的七葉靈廚師了.

"他這是在做什麼?只選了四種靈材,就想烹飪出一道'心猿意馬’來?"有人低聲喃喃,有些疑惑.

"青幽靈果,百褶火參,一種味道甘冽清冷,一種辛辣沸熱,宛如一水一火,按照食材屬性搭配,乃是相沖之物,似乎有些不妥啊."

"還有那金斑玉液,屬性極陰,而那靈狍肉則屬性極陽,一陰一陽,同樣也是屬性相沖,如此搭配……呵呵."

"唔,的確很古怪,若非見他處理食材的手法精湛之極,我真懷疑他對廚道一竅不通,天下靈廚師,哪有如此搭配食材的?"

一眾靈廚師低聲竊竊私語,都看得一頭霧水,不知陳汐在做什麼.

"諸位還是莫要過早下定論,還是先聽聽丘奉大師如何吧."有人開口,恭恭敬敬朝一側的老者拱了拱手.

"唔,對,丘奉大師可謂是咱們之中對廚道最有研究的,技藝超凡脫俗,陳汐是否真材實料,由他老人家點評一番,就能分辨得出來."

話時,眾人都把目光落在了那名老者身上.

老者一襲寬大白袍,白發如銀,仙風道骨,聞,略一謙讓,就沉吟開口道:"依老夫看來,此子選材,應該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一水一火,一陰一陽,不通廚道之人,決然難選出這樣的食材了."

頓了頓,他繼續道:"若是由老夫來烹飪,這四種食材同樣也可以烹飪出一道'心猿意馬’,只需水中含陰,火中取陽,以烈火烹百褶火參,靈狍肉,以寒冥之火烤炙金斑玉液,清幽靈果……"

"最終,靈狍肉烹百褶火參,居中央,金斑玉液煮清幽靈果,分布四周,形成水中生火火不散,陰中抱陽陽沖天的格局,其味道之佳,足以令人心猿意馬,不可自制了."

丘奉大師侃侃而談,宛若信手拈來,聽得那附近靈廚師目癡神迷,無不嘖嘖稱奇,由衷佩服不已.

不愧是大師,三兩語就解決了水火相沖,陰陽不容的難題,將寥寥四種靈材的靈力發揮到了極致,用心巧妙,令人匪夷所思.

就連那一眾饕餮一族的長老,也都聽得暗暗點頭,這樣的烹飪之法,的確是匠心獨運,妙至巔峰.

"咦,他似乎另有想法啊."一人驚訝道.

眾人一怔,皆都抬眼望去,果然就發現,陳汐的確已開始烹飪,不過所用方式,卻和丘奉大師所完全不一樣.

"哼,他若是做的和丘奉大師所給出的答案一樣,那豈不是,他的廚藝也能夠和丘奉大師媲美了?可能嗎?"有人反駁道.

"也對,他這般年輕,就是掌握廚道,也絕對沒辦法和丘奉大師相比."

"呵呵,我已經能預料到,只要饕餮一族不暗箱操作,此次的複試,此子必敗無疑!"

"這麼來,此次複試當屬丘奉大師為魁首了?"

"這還有懷疑嗎?"

眾人議論,心思已不再關注陳汐的一舉一動,而是相互探討起此次複試的最終結果了,無不對丘奉大師極為看好.

丘奉捋須含笑,連連謙虛,心中也不禁得意,躊躇滿志.

他閉關二十載,精研廚道,距離靈廚宗師只差一步之遙,此次參加靈廚金榜,一來是觀摩一下廚藝,二來也是為了揚眉吐氣一番.

依據眼下的局勢來看,他完全可以輕松晉級最終決賽,這點已是毋庸置疑,唯一讓他關心的就是第一的名次,究竟會花落誰家.

咦!

就在此時,他目光不經意一瞥,當看清楚陳汐的烹飪手法,頓時眼眸一縮,臉色的微笑也凝滯許多.

此時,不僅是丘奉,坐席上首的族長陶震天同樣眼眸一凝,目光緊緊鎖定在陳汐身上,面露一抹驚容.

很快,那些正在興高采烈議論複試名次的靈廚師,也都發現了丘奉大師的異常,微微驚愕之余,也不由把目光投向了陳汐,然後,他們臉上的笑容也是一僵,露出吃驚之色.

這種詭異的氣氛,像無聲的浪濤般蔓延,擴散整個大殿,幾乎是片刻功夫,大殿內已是鴉雀無聲,靜悄悄一片.

氣氛,沉寂之極,只有陳汐烹飪時,靈火發出的嗤嗤聲音.

……

陳汐心思空靈,專注在眼前的廚台上,磅礴的神識猶若章魚怪的千百只觸手,靈敏流暢地操控著靈火的變化.

他的動作更像是尺量過一般,精准,乾淨,簡簡單單,卻有著一種行云流水的流暢,庖丁解牛的韻律.

靈火,食材,廚具……在他一雙大手的掌控下,產生出一種奇妙的變化,不像在烹飪,倒像是在完成一件藝術品,充滿美妙的視覺享受.

嗤嗤!

鐵鍋內,熱氣騰騰,油光流竄,發出嗤嗤的碎音,一縷縷仿似能鑽入靈魂深處的誘人芬香彌散而開.

他是如此的專注,偏偏在腦海中,卻不時浮現一幕幕往事,松煙城學藝,南蠻山試煉,滅李家,潛龍榜大比,滅蘇家,群星大會,太古戰場,拜入九華劍派,蒼梧之淵……

往事悠悠,動蕩且艱辛,刀光與血水飛舞,死亡與淚水交織,這一路的坎坷荊棘,磨礪的僅僅是修為嗎?

不!

還有一顆向道之心!

古來聖賢,三界諸神,若問如何得道,唯有降服其心!

心若靜,萬千思緒紛飛起,也不過寒潭鴉影,井中映月,萬物不能擾.

意若定,他人眼中煉獄地,于我卻是極樂天,清靜如一,精騖八極.

陳汐如今的心境,已稱得上是機盡心猿伏,神閑意馬馳,隨心所欲而不逾矩,自*逍遙,無拘無束,浮躁虛幻,不擾其心.

……

不到一刻鍾.

一道菜肴呈現而出,菜式很簡單,就像普通的青椒炒肉,不過一眼望去,那菜肴上空,卻彌散著兩幅迥異不同的異象.

一個是森然恐怖的魔域,其中天魔飛舞,冤魂嘶鳴,更有血河白骨,有煉獄等慘烈景.

一個是宛如仙境似的淨土,黃金鋪地,天花亂墜,龍鳳呈祥,地湧金蓮,到處都是光明輝煌之象.

兩種異象,並非格格不入,而是相互轉化,猶若陰陽循環,水火交融般,有一種震撼人心的視覺沖擊力.

滿座皆驚,大殿一片死寂.

隱約能聽到一絲若有若無的梵音道聲——

心不淨,仙魔難分.

意不定,善惡難明!

——

ps:第二更9點,第三更11點,第四更凌晨1點左右.

上篇:第七百三十二章 心猿意馬     下篇:第七百三十四章 九妙仙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