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七百五十一章 人到齊了  
   
第七百五十一章 人到齊了

東華峰是四大真傳山峰中的第一峰,不僅意味著門下有真傳弟子數千人,還在于東華峰的財力也首屈一指.

像這座練武場,就修築得規模宏大,占地千畝,由菊紋藍晶鋼鋪砌的地面光滑如鏡,堅硬之極,附近還開鑿了一百零八道靈泉,不是陣法,僅僅是為了弟子修煉之余飲用,由此就知道東華峰弟子的修行生活有多麼豪奢了.

此時,東華峰上下一眾弟子在冷秋,龐舟的帶領下,氣勢洶洶而來,黑壓壓若烏云壓頂,浩浩蕩蕩,人多勢眾,甚是駭人.

他們已得到消息,前來踢場子的只有陳汐和火莫勒兩人,火莫勒只會打鐵煉器,武力太挫,可以忽略不計,只有陳汐才當得起他們的重視.

不過,也僅僅只是重視而已.

雖然陳汐如今的確很強,躋身神華峰核心種子之列,名聲更是如日中天,但畢竟,他只是一個人!

而他們這邊可有數千人,無不是涅槃境的真傳弟子,他們自信,就是使用車輪戰,人海戰,也都能把陳汐給淹沒了!

所以,他們來的來勢洶洶,摩拳擦掌,望向陳汐的目光更充滿了挑釁,憤怒,怨恨,得意等等神色.

一般況下,在這個時候,哪怕對手再強悍,也會流露出一些凝重,或者不安之色,更不堪點甚至會直接嚇得逃掉,或者哀求認輸……

他們甚至已開始思忖,若是陳汐認輸,那該怎麼辦?是狠狠羞辱他一番放了他?還是打斷了他一雙狗腿,讓他爬著滾出東華峰?

這個問題……還真是讓人糾結啊.

雖然糾結,卻讓他們越想越興奮,躍躍欲試,目光愈發不善起來.

然而——

陳汐的反應,卻出乎了他們所有人的預料,他不僅沒有流露凝重,不安之色,也更沒有被嚇得有逃掉,或者認輸的沖動,甚至神都沒有一絲變化!

最令人發指的是,他居然在這種時候了一句很欠揍,也很荒謬的話——人都到齊了嗎?

聽到這句話,他們所有人都愣了愣,差點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難道這子瘋了!?

瞎子都能看出眼前的局勢對誰有利吧?或者,他以為自己等人不敢真的傷了他?

一個尖嘴猴腮的瘦子突然嗤地一聲笑出來:"**,陳汐師兄,你要不要不那麼搞笑?你當你誰啊?"

另一個鼠目獐頭的矮子也嘿嘿直樂:"想不到,陳汐師兄居然也挺會逗樂的嘛,來,要不要給兄弟們再逗一個?"

眾人哄堂大笑,囂張跋扈,不像修行者,倒像是街頭的地痞流氓在調戲少婦似的,不出的得意和猖獗.

沒辦法,陳汐如今實在太有名了,之前也把他們東華峰得罪的太慘了,如今他居然傻乎乎送上門來了,這些東華峰弟子哪會放過如此絕佳的欺負人的機會?

當然,敢如此猖獗的,一般實力都不太強,一些實力強的早已不動聲色地躲在人群深處,冷眼旁觀.

這些人,雖然未發一語,可望向陳汐的目光也不禁帶上一絲異樣,這家伙哪里來的自信?難道他以為憑他一個人就能橫掃東華峰?

要知道,就是神華峰核心種子弟子第一人沈琅琊,可都不敢這麼做!

就是退一萬步,這家伙真能橫掃全場,可難道他不怕引出門派高層?不怕惹起大人物們的不滿,從而插手此事,懲治于他?

這家伙……還真是讓人捉摸不透啊!

眾人心思不一,不過卻都一致認為,陳汐此來,純粹就是找死,簡直是沒把他們東華峰,沒把宗門高層放在眼中!

"看來,人的確都到齊了……"孤身而立的陳汐突然開口,神色平靜,聲音也不起一絲波瀾.

眾人又是一陣哄然大笑,這家伙看來是嚇傻了,只會重複一句話.

只有冷秋和龐舟的眼睛猛地一縮.

下一刹,陳汐人從原地消失,戰斗轟然爆發!

……

轟!

億萬符文交織,若星河倒卷,似驚龍出淵,激蕩四野,橫推八方,一瞬間,十多人直接被震飛出去,七竅流血不止,徹底喪失戰斗力.

他們臉上兀自殘留著一絲得意的笑容,可人卻已昏厥過去,因為陳汐的動作實在太快,快得讓他們根本反應不過來!

轟隆隆!

又是一陣猶若彗星隕落般的符文席卷,若神魔手中揮舞的大道鎖鏈,所過之處,一片又一片的東華峰弟子像皮球似的被抽飛,血雨飄飛,淒厲慘呼此起彼伏想起.

現場大亂.

而此時,那些弟子甚至沒有發現陳汐的身影究竟在哪里!

"該死,這家伙居然敢動手,大家一起上,徹底鎮壓了這混賬!"

"兄弟們,跟我來!"

"殺!"

驚怒的嘶吼聲徹響天地,震蕩在東華峰上下,因為陳汐的動手,徹底點燃了這些弟子的怒火和憤怒.

一瞬間,整個練武場上,各種道法,寶物如煙花般綻放,熾盛絢爛,密集若狂風暴雨,光霞熾盛,徹底將這里淹沒.

這是數千名真傳弟子一起動手,聲勢之浩大,令天地色變,日月無光,密布在東華峰上下的重重禁制徹底被激發,否則光是這一場對決,都足以將此地徹底鏟平,毀掉了.

殺!

陳汐身影如梭,玄磁之翼頻頻閃爍,周身翻滾億萬符文,大道轟鳴,整個人猶若一抹由無數串符號組成的流光,所過之處,人仰馬翻,所向披靡!

他神色漠然而肅殺,眸光冰冷而深邃,不含一絲感,像一個無的儈子手,以最凶殘的方式,最精准的手法,演繹出一場血腥和慘嚎交織的大戲.

這場大戲,是給火莫勒大師兄看的,也是他用以發泄心中郁積許久的憤怒和仇恨的一個通道.

是的,他需要發泄!

他從沒有像這一刻那樣迫切渴望發泄,這些日子以來,因為冰釋天,因為岳池,他心中的怒火早已積攢到了極致,再不發泄,他害怕自己會瘋魔!

殺!

陳汐渾身氣機澎湃,如燃燒的火焰,如沸騰的熔漿,各種巔峰級道法被他以符文的力量傾瀉而出,綻放無量光,釋放無窮威.

所過之處,無人攖其鋒芒!

他人若符道的化身,掌控六倍戰力,以五大神箓鎮守混洞世界,借蒼梧幼苗源源不斷補充真元,所發揮出的戰力,又豈止是六倍?

那是對他自己而的六倍戰力,對敵人而,他的實力早已能碾壓同輩之中絕大多數對手,近乎無敵至尊!

之前,九倍戰力的沈琅琊,被他揮震飛出試劍台.

來自不朽靈山掌握不朽奧義的頂尖弟子陸平,被他徹底鎮壓.

就連地仙一重境強者雪妍,也被其冒險一搏,最終擒拿.

這一系列的事實無不在無聲地證明著陳汐實力的強大,證明著他的天賦,修為,戰力又是何等的卓絕和驚豔!

這些東華峰真傳弟子,除了冷秋和龐舟,其他人才只涅槃境而已,雖然擁有數千之數,但又怎可能是他的對手?

人海戰術,車輪戰,統統對陳汐沒用,自戰斗至今,還無一人能夠阻擋陳汐的步伐!

因為他的速度太快,猶若瞬移,在九幽之地時,連將相級強者云素施展空間挪移之術,都沒能追上陳汐,被其成功逃離九幽之地,眼前這些弟子又怎可能攔得住他?

一片片東華峰弟子倒下,血水不斷飚灑,猶若一道道血泉,在練武場上不斷噴射,淒厲的慘呼聲,咒罵聲,驚怒嘶吼聲不絕于耳,將這東華峰渲染得猶如煉獄之地,觸目驚心.

陳汐于此刻徹底詮釋了什麼叫摧枯拉朽,勢如破竹!什麼叫所向披靡,無人攖其鋒芒!

有人不甘心,轟湧著朝火莫勒殺去,要拿火莫勒來威脅陳汐,但還未曾靠近,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直接震昏過去.

沒有人能靠近火莫勒十丈以內!

因為陳汐並未離開,他一直逡巡在大師兄四周,像一道飄忽不定的風,又像一道無形的堅固堡壘,將火莫勒守護其中,無人能傷其分毫!

冷秋出手,被鎮壓.

龐舟出手,被鎮壓.

……

很快,這東華峰數千弟子,一半都躺倒在地,躺在血泊中淒厲慘嚎,喪失了戰斗力.

這一幕,太過震駭,令人感到絕望.

還未倒下的東華峰弟子,目睹這一幕,心中早已從剛開始的興奮和得意,化作了絕望和寒冷.

太可怕了!

誰能想到,才只過去數月時間,陳汐的修為已經成長到如此可怖的地步?

誰又能想到,數千人一起出手,也奈何不得陳汐一絲一毫?

這是只有地仙老祖才能辦到的事,如今,卻被陳汐做到了!

這讓他們感到膽寒,目眦欲裂,心中的斗志卻像沒了根基的天柱,轟然倒塌,崩潰,被一股無盡的驚恐取代.

斗志喪失,距離失敗也就不遠了.

然而就在此時,遠處蒼穹,一道道遁光破空而至,氣勢如虹,映現出一道道氣勢滔天的身影.

原本已感到絕望無助打算潰散而逃的東華峰弟子,突然見到這一幕,簡直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一根稻草般,目光中重新燃起一絲希望.

上篇:第七百五十章 闖東華     下篇:第七百五十二章 今日這出戲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