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七百六十一章 狐姬為仆  
   
第七百六十一章 狐姬為仆

感謝兄弟"求玄書"30000的打賞捧場!

————

狐姬雪妍是冰釋天手下的一員得力干將,人比花嬌,魅惑天生,就是留在身邊,也賞心悅目.

但同時,她還是一名地仙強者!

這樣一個芳華絕代,地位高貴的人物,如今,居然像侍女般乖乖為陳汐斟酒,冰釋天若再不怒,那未免就太窩囊了.

他眸光若電,法則交織,虛幻迷離,心中一怒,頓時被這片天地的法則所感應,虛空震顫,氣流轟鳴,氣氛肅殺到了極致.

陳汐神色不動,飲酒,端杯,再次讓雪妍斟酒.

雪妍神色變幻不定,內心前所未有的掙紮,但最終,她還是走上前做出行動.

啪!

冰釋天手中的酒杯被捏碎,粉末飛灑,他的臉色已是鐵青冰冷之極,整座大殿,都仿若陷入一片怒氣的海洋,虛空,氣流,光線,所有一切都仿似在咆哮,在發怒,只能天仙一怒,就將流血漂櫓!

"冰特使,怒發沖冠,不見得是好事,血流成河,不定也會傷到自己,還請制怒!"

溫華庭驀地開口,聲若九天龍吟,又似大道梵音,悠揚徹響大殿,一瞬間,所有的異象一掃而空,變得甯靜,平和,井然有序.

"很好!"

冰釋天長身而起,身姿若頂天之柱,人若掌控八方之帝王,目光如電,霍然一掃大殿眾人,這才淡淡道:"今日,諸位還真是給冰某一個驚喜,禮尚往來,來日有機會,冰某也當有所表達!"

罷,他踏步而出,法則相隨,一步已來到陳汐身前,居高臨下,靜靜凝視了陳汐很久,最終未發一,轉身離開.

"雪妍,跟我回去."

他赫然是要離開了!

"大人,恕難從命了,我已投誠陳汐,不願再跟隨你身邊,自此以後,你我再無瓜葛,還請見諒."

雪妍站在原地掙紮了很久,最終一咬銀牙,顫聲出了聲,聲音低沉沙啞,帶著一絲磁性,透著一股決然.

大殿外,冰釋天的身影沐浴在日光之下,背影如山,誰也無法看清其神,他駐足片刻,便即大步離開:"雪妍,記住你今天的話!"

聲音隆隆,若神祗在宣布判決,還未落下,他人已消失不見.

看見冰釋天離開,大殿眾人皆都不自禁暗松了一口氣,像送走了一尊瘟神般,只有雪妍花容慘淡,黯然不語.

只有她最了解冰釋天的秉性,今日在九華劍派吃癟,來日他必不會干休了,而身為"叛徒"的自己,下場只怕會更慘……

片刻之後,大殿內的氣氛重新恢複如初.

一道道目光都不自禁凝聚在了陳汐身上,這個晚輩,今日可是讓他們這些地仙老祖們都大開眼界,甚感驚詫.

甚至有點意外,敢如此面對冰釋天,爭鋒相對而不落下風,這樣的弟子,連他們心中都不禁暗暗欽佩.

他們很確信,陳汐必然比他們更了解冰釋天的來頭有多大,實力又有多高,但卻敢如此做,並且做的如此之妙,別是一個冥化境修為的年輕人,就是活了一把歲數的老怪物,都不見得能做到這一步!

"陳汐,你和那卿秀衣真的有一個兒子?"溫華庭忍不住心中好奇,問道.

若冰釋天是個誰都不敢無視的大人物,那麼卿秀衣就是誰都不得不驚豔的存在了,當年的她,可是號稱整個玄寰大世界獨一無二的天之驕女!

她一夜連破九重天劫,卻未曾羽化登仙,而是選擇了百世輪回,震驚天下,如今強勢回歸天衍道宗,化解百世業果,一旦成功,必將震驚三界,成就無上道途!

這樣一個驚豔,傳奇,擁有無雙風華的女子,居然和自家門下的弟子產生了青絲,種下了根,這也容不得溫華庭不好奇了.

別是他,在座這些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怪物們,也都好奇不已,這樣的事,可著實太過驚人,那種感覺就像九天之上的天仙,嫁給了俗世一個窮子,所產生的強烈震撼力,絕對是無與倫比的.

就連雪妍,居然也從惶恐不安的複雜緒中清醒,支起了耳朵,神色間,也帶著一抹無法掩飾的好奇.

面對于此,陳汐心態很平和,只是點了點頭.

滿座震驚,無.

……

這一天,冰釋天欣然登門九華劍派,卻滿懷怒氣而歸.

也同樣是這一天,天衍道宗中流傳出一個消息,九華劍派的東華峰之主,高層大人物岳池長老失蹤,有可能背叛師門.

與此同時,九華劍派中同樣也流傳出一個消息,天衍道宗冰釋天之得力屬下,純血九尾狐雪妍投誠九華劍派,徹底和冰釋天恩斷義絕!

這兩個消息,簡直就像兩道天降驚雷,震撼整個修行界,引起無數世人嘩然.

甚至大多數人都已隱隱猜到,這只怕是天衍道宗和九華劍派爭鋒的一種結果.

畢竟,兩道消息出現的時間太多巧合,同一天,兩方勢力各自有一個大人物背叛,這其中的味道可就值得讓人玩味了.

就像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腳一樣,針鋒相對,只不過都發生在暗里地罷了.

總之,這兩件消息,也讓修行界看到,天衍道宗和九華劍派的關系,如今只怕已是形同水火了.

……

當回到西華峰,陳汐第一時間找到了二師兄盧生他們.

之前,已經有宗門長老親自出手查探,盧生他們身上並沒有被暗地里不下什麼陰損禁制,只需休養一天,就能徹底恢複過來.

這也讓陳汐長松了一口氣,這才離開房間,找到了阿秀.

"這是怎麼回事?"陳汐指著跟在自己後邊亦步亦趨的雪妍,皺眉問道.

"唔,她感覺留在你身邊,比留在其他人身邊要更有安全感,所以就留下來了唄."阿秀脆聲道.

她正坐在碧湖前,將一雙雪白玉潤的腿探進湖水中,羊脂玉似的白嫩腳丫正在拍打碧綠的湖水,濺起一圈圈的漣漪.

白魁躺在她懷中,正在咔嚓咔嚓吃著一顆黃澄澄的靈果,一臉的歡快和陶醉.

花蝶飛舞,鸞鳥清啼,一只只珍禽在附近優哉游哉踱步,青裙少女坐于碧湖之畔,沐浴透明陽光之下,懷抱雪白獸,宜嗔宜喜的臉頰上一片光輝,畫面美好的讓人不忍睹視.

但陳汐卻是眉頭一皺,完全無視了這美好的畫面,在他看來,身邊多了一個雪妍,總讓他感覺有些不妥,無法輕易就接受.

原本,雪妍因為自己的無奈背叛,心已是很低落,很彷徨,又有一種深深的屈辱感,對未來感到無比絕望.

可見到陳汐居然這般表時,她心中又禁不住升起一股怒火,老娘豔驚天下,魅惑傾城,多少人恨不得拜倒老娘石榴裙之下,就是地仙,天仙見到老娘的絕代風華,也都眼熱垂涎不已,你……這是什麼表!?

一想到自己以後就要跟隨在一個無法欣賞自己美麗的混蛋身邊為奴為仆,雪妍禁不住心生無盡幽怨,直恨不得掩面淚流.

"呀,給你一個純血九尾狐為仆,還不滿意麼?"阿秀驚訝道:"我可是費了好大功夫,才把她調教成這般聽話的."

聞,雪妍禁不住渾身又是一顫,調教?多麼屈辱的一個字眼……

陳汐眉毛皺得愈發厲害,有些不知該如何安置雪妍了.

"唉,既然你這麼不樂意,那你隨便找個人,把她送出去就行了."阿秀揮了揮手,渾不在意道.

"別!"

雪妍脫口而出,花枝顫抖,實在被嚇得不輕,若真被陳汐轉手送人,那簡直就是把自己的尊嚴徹底糟蹋一空,那樣的話,她真有想抹脖子自殺的沖動了!

"你看,我調教的咋樣,根本都不樂意走了呢."阿秀笑嘻嘻道.

"唉."陳汐歎了口氣,只能接受.

看見兩人這般模樣,雪妍只覺一股熱血沖到嗓子眼,憋屈的差點吐血.

……

翌日.

二師兄盧生,三師兄奕塵子,四師兄段易,五師姐阿九,六師兄青雨,相繼清醒過來,見到火莫勒和陳汐,都是又哭又笑,激動無比.

他們萬萬沒想到,這輩子還能重回西華峰,還能和一眾師兄弟團聚.

此時相見,心之激動也就可想而知.

當夜,陳汐他們一眾師兄弟飲酒,聊天,其樂融融,只是唯獨缺少了木奎和靈白,令眾人很是遺憾.

陳汐沒多,心中卻很肯定,兩人肯定會回來的!

他囑咐了一些事宜之後,決定閉關,靜心修煉一番.

這一夜,二師兄盧生他們,也先後認識了蒙維,莫婭,和那些九幽部落的少年們,當然,還有阿秀和雪妍.

陳汐相信,有阿秀在,西華峰無憂矣,而自己閉關也就不虞再擔心什麼了.

星辰世界.

陳汐盤膝坐于其中,祭出蒼梧神樹的本源之力,開始一一汲取和煉化其上的大道奧義……

他要完善大道奧義,沖擊屬于自己的至尊級冥化境之路!

到那時,自己的戰斗力又能提升多少?

陳汐很期待.

上篇:第七百六十章 天仙一怒     下篇:第七百六十二章 煉化法則